人际影响:皈依和个人接触
作者: 津巴多 / 2563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2月25日
来源: 《态度改变与社会影响》P4 标签: 社会心理学 社会影响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a,IS{;v#d0N!_f_

你很可能听说过文鲜明统一教派, 20 世纪70 年代一个极端的邪教组织的名称。这个组织是由一个自称为新救世主的韩国富商文鲜明发起的。文鲜明统一教派曾成为非传统宗教运动的先锋,它在大学校园和城市中心积极招募年轻成员,使上千人皈依旗下。接着读下去你会发现文鲜明统一教派在90年代仍兴盛不衰,很可能就在你的大学和中学招募成员。不同的是,这种招募是以一种新的比以往更为奏效和隐蔽的方式在进行。

8z6]M j @"aL0心理学空间enIv k7UTC

以下是统一教派招募的典型过程。首先教会成员在街道上接近一个可能的被征对象,并交给他一个小册子。招募人可能解释说她代表一个由“关注世界未来的年轻人组成的国际学生组织”。他们聊了一会儿,她对年轻人的敏感性印象很好,于是邀请他参加当天晚上的免费便餐。年轻人可能会问“晚餐何人提供?”她便会回答:“是CARP 原则研究大学联合会。”这个名称很好听,每个词或是整个名字都不让人反感。于是那个眉清目秀、着装整洁的年轻女性使你觉得这个聚会很有趣也充满意义,她在含蓄地暗示“如果你今晚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为什么不参加呢?”

%uh0Jw7b&y0心理学空间3` XDJI;b y!Q0~)S

假如他接受了邀请,这个招募对象便会在那个晚上走进一个装饰优雅的“参观者服务中心”同时到那里的有10 -20个年轻人,其中大约六七个人是和他一样的受邀者,而其余的,则是训练有素的影响者。晚餐惬意可口,环境优雅欢快,而且令人感到“无条件被接纳”。这就意味着对于来客的公开的热情和对他所说的任何事情的尊重。那些老会员——通常是大多数——则得心应手地引导着谈话的进程;描绘该组织如何行善世界以及现代生活中的不幸和苦恼;尽管这些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错综复杂,但其解决方法却可能很简单。心理学空间e#d4p4i#wsS

心理学空间8rKjr%t*IXZ*h

晚餐过后,杯盘收尽,接下来是吉他表演,充满节日气氛的歌舞持续一个小时左右,一个笑容可掬的老会员才开始正式的演讲。受邀者需要回答的问题诸如,你愿不愿意生活得更幸福,你所感受的目标渺茫和不满是不是由于你生活在一个被误导的不幸的社会环境中。如果他的回答正中这些人的下怀,他们的微笑和褒扬接踵而至。假如回答是否定或不确定,这些人便皱起眉头,目光移向别处,像是阴了天。有时候,受邀者可以意识到自己正被宗教运动的追随者们所包围,但这种感受很快消失,至少在此时此刻。幻灯片闪现得很快,上面出现的是快乐的人群在教会所拥有的美丽的农庄生活着。之后,他们便会邀请新来的人去那里度周末或是消遣一周。“我们有车今晚就启程!”大家彼此牵手,拥抱,一派亲密气氛。你究竟是想融入其中,还是拨脚离去,回到你自己那孤独寂寞、不受赏识、与世隔绝的处境中呢?这就是快乐的受影响者头脑中所能想到的问题。

N;g6l _N4h4J G FC0心理学空间)b/L-Tp J

如果我们的客人接受周末度假的邀请,就像一些其他客人一样,在驱车前往的路上,他们会很轻松地交谈宗教信仰的问题。接下来的两天则是从早晨八点钟到晚上十一点钟严格无间歇的日程安排。早晨被一群唱歌的成员唤醒,新来的客人和他们一起晨练,做清晨祷告,吃早餐,唱歌。接下来是两个关于统一教会的原则和信仰的讲座和午餐。午餐店是体育活动,歌曲练习,讲座,晚餐和晚上小组讨论。一切都进行得很快乐,就像重新回到从前最好的暑期野营,惟一不同的是没有私下交谈的机会。这是一种真正的快乐。在这里工作的正式成员们看起来都很心满意足,可是客人们也会在讲座或讨论会上听到严肃的话题——圣经、耶稣基督、人生的意义等等,强调的主题始终是爱、信任和道德;重点是这个社会己经走向歧途,而文鲜明式的哲学则可纠正这一切。

.q iy;{wl0心理学空间pNO{*q%_~W8w

客人从来没有独处的时候,至少有一个教会成员——往往是颇具魅力的异性——会自始至终伴随。无论是小组讨论,还是进餐时,每个客人都至少会有一个会员陪同。如果细心观察,你会发现那些会员们在小心翼翼地引导人们的交谈会话——提出教会的信仰,尽量避免与主题无关的话题和意见,如果发现客人有消极迹象,会员则立即收起笑容;而对积极态度则大加褒议。总之,这些会员们会齐心协力地创造出一种和谐与睿智的表象,而客人则感到受到特殊待遇——被别人喜欢,成为“大家庭的一员“,参与分享重大事件。当周末即将结束的时候,他会被邀请多逗留一周或更长时间,以便“增进对我们的了解”,进一步探讨那些“我们还来不及谈及”的话题。心理学空间3^g C.?ox;l

~.o*U"CL fr0现在你可以看到整个过程有多么秘密。潜在的新会员与影响者进行长达几小时至几天的面对面接触,而后者的使命就是要改变前者的信仰和行为,使其加入到他们的组织中,成为异教的一分子。看起来似乎你正被邀前往天堂,远离你从前过的地狱一般的日子。听起来满不错的交易,对吧?你怎么可能出差错呢?

KxL&T}*p0

C6va:rC0大约三分之一的被邀请者在度过这个周末之后会接受主人的邀请逗留更长的时间,而大约十分之一的人会最终加入异教成为一名正式成员( Galanter, 1989) 。这些统计数字使你感到惊奇吗? 30% 和10% 可能看起来并不多,但任何一个广告商或是走门串户的推销员会很乐于接受这种依从的比率,因为假以时日经过继续努力,这些数字就会变成许许多多成功的案例。毫无疑问,这就是有组织的社会影响。那些皈依者入会后的典型行为表现是:弃学,为了原则信念放弃所有金钱和财产,背离家庭和朋友,全心全意地追求弃恶扬善即拉新人人伙。皈依的教徒们甚至情愿让教主来决定他们的婚嫁之事。1982 年,文鲜明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为2100新人主持了一个大型婚礼全是他“指定”的婚姻,并且很多对新人在此之前并不相识。

eSN!o$V j0

SpXO0qGM%{0心理学空间#EM6uQ"L8V

1982年7月l日, 文鲜明牧师为4000多名统一教派的信徒在纽约麦迪逊广场公园举行集体婚礼,所有这些年轻人接受了文鲜明为他们个人选择的配偶,有些人在婚礼之前根本就不认识。

*M0W]E`!x]0

$h;qznZ\2`cvf0皈依统一教信仰是一个很彻底的过程。20 世纪70 年代,异教被认为是对社会的威胁。它们被指控为“洗脑”。许多大学开设入学课程教育新生们如何抵制异教的拉拢,还有些家长想把自己已经皈依异教的孩子“绑架”回家,有时雇用武力强行将孩子从异教中解脱出来。因此一个新的服务项目应运而生,叫做反灌输。许多家庭参加了这个方案,一个系列高密度反影响教育要支付超过2 万美元的费用(而且不保证一定奏效)。一个被“抓回来”的新异教成员会被交到一个“反灌输者”的手里,后者则使用类似于统一教会所用的技巧去解除导致前者皈依异教的那些社会影响,从而翻新、改造前者而使其恢复原状。后来法庭决议已经减少了这种“绑架式反灌输”的活动。(《旧金山观察家时报》,1990年2月12日) 。

.Z)\3iFJD8z0心理学空间"]k OD5[j$k

回到未来。尽管这样的异教组织已不像以往那样流行,统一教会以及其他成百上千个异教仍然存在。事实上,我们前面对于异教招募新会员的描述来自1989年8月刊登在《旧金山时报》上的一篇主题文章,其作者就曾在1989年的夏天被“招募”过(Nix,1989)。统一教会从未从我们身边消失;它只不过是转换成一种更隐秘的形式以适应时代的变化。尽管他们的教化手段没有什么变化,但他们调整了言语措辞使其与今天年轻一代较为保守的观点一致,并用被主流社会尊重的光环作为掩饰。统一教会现在称自己为“统一主义者”。教会以前的青少年分会和城市分会早已从类似嬉皮士的名字,比如“创造性社区项目”,改换为更适应主流的名称,“道义研究学院联合会”。谁能对此名称吹毛求疵呢? 由于法律的原因,教会中那些具极端倾向的教育项目已被取缔。例如,会员们在招募过程中隐瞒身份,直到被招募人参加教会集会之后才揭晓的欺骗做法——称为“天堂的欺骗”——以及那些以睡眠及食物剥夺长达一周为手段的聚会改造。统一教会的现行政策是一种公开的保守主义。这个组织对保守派政治事业大量捐资,致力于国会政治游说,并自1982 年起拥有极端保守主义的日报《华盛顿时报》。

/x+s!SQ8\ey%CH0

;o&[0F)M`W0然而招募活动一如既往。在美国有多达1 万名以上的信徒致力于以传统的方式招募新成员。另外有4~5 万名统一教会成员遍布全国各地,过着主流社会的生活,教会组织在韩国及其他国家正在不断壮大。心理学空间j?x"Q$u6^"d

\R0bi/ngP0极端正常的社会影响。是什么原因使得统一教会的征募手段如此奏效呢?并不是群体的催眠术或洗脑。统一教会的成员并不是木讷呆板的僵尸,教会中也不存在任何身体上的强迫。与某些流行的传言恰恰相反的是,统一教会的农场和聚会地点周围既没有尖刺的铁丝网,也没有武装的卫兵,更不见口念咒语,神通广大的演说家诱惑这些年轻人踏人此路。大多数被招募者从未直接接触过文鲜明本人,而他自己也并不具备与人交流的卓越才能。我们可以从正常的心理学过程来理解这种导致相当快速的宗教皈依的社会影响技巧。有两个原因使得这种皈依看起来具有戏剧性和“异常”。首先,大多数受到教化的年轻人都有一种被疏离和孤独的感觉,或是对自己的未来感到焦虑不安。的确如此,统一教会招募者所寻找的目标便是这些看起来孤独无望,无生活目标的年轻人,尤其是外国留学生以及假期旅行者,所以最可能被招募的对象往往特别容易接受任何关注和友爱的攻击,容易相信这个教会可以将他们引向更美好的生活。其次,这些招募手段的数量和多样性也有利于产生这种极端影响的效应。一般来说在一种特定场合,我们只遭遇到一种影响技巧。而统一教会的招募者则是将所有影响武器悉数尽用,全方位攻击其影响对象。

B]ptq0心理学空间5l$V'{F5`&vGZ U

在随后的章节中,我们将逐一细致地探讨这些影响手段的心理学内容。也许当谈到这些典型的招募手段时你已经意识到一些。这其中包括(1)从小小的许诺开始逐一升级,每一步升级,被招募者都必须为此找到借口(首先是晚餐,然后度周末,然后是逗留一周,最后是把你的钱都给我们);(2)屡次的具有说服力的论证为令人烦恼的个人问题提供明确易行的解决方法;(3) 强大的群体动力——包括这些令人愉快、可以和睦相处的会员的强大阵容和他们的吸引力;(4)使被招募者忙碌于信息交流和活动而无法顾及提出异议;(5)积极强化(微笑,美食,以及特别关注使人感到备受瞩目)等等诸如此类的技巧。

&Kb2Th@ F(G(_3LES@J0心理学空间5@']N7lI

这种对多种人际影响技巧的综合运用绝不仅仅局限于宗教组织。这种教会招募人员的方式与戒酒俱乐部帮助酣酒者与酒绝缘的做法极为相像(Galanter, 1989) 。在这个高度成功的自助组织中,有各种形式的宣誓仪式,群体对个人的说服使后者信奉严格的教义,改变个人的生活方式。而不利的一面则是,某些恐怖主义分子组织也奉行这个统一教会系统。心理学空间6{2]W-Px'Ds^!W

心理学空间f vg;D"GVgW

这种社会影响是否合法呢?宗教异教组织,尤其是统一教会,在1988 年又在新闻中隆重登场——话题则是有关加州最高法院对前统一教会成员戴维·摩尔科(David Molko) 和特雷西·利尔(Tracy Leal) 诉讼案件的裁决。这两个人曾分别被统一教会招募并灌输教义,其方式正如我们前面所描述的那样。他们作为自愿和积极的被招募者,在位于北加州的统一教会农场逗留数月之久,并最终成为该教会正式成员。他们前往不同的营地和村庄去接受专业性训练。俩人也都回到城市以沿街贩卖鲜花的方式为教会募捐。

? RrZT2^(D;P^0心理学空间/}mG0e9J:U

摩尔科27 岁,刚从法学院毕业,他参与教会活动6 个月,捐献自己的6000美金给教会头目,通过教会的赞助选修律师资格考试的复习课程,并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利尔是一名19 岁的大学生,加入教会4 个月。他们在执行教会任务的时候被其父母所雇的“反灌输”工作人员劫持。通过反灌输教育,两人都同意离开教会。随后他们决定起诉教会使用欺骗和洗脑手段引诱他们入会,非法地限制他们的活动,使他们遭受精神创伤

Q&i7V!o)t7|M0

?_ l:H U0法庭基于此诉讼违反宪法而不予审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禁止对宗教信仰和思想自由予以干涉。而统一教会作为一个真正的宗教,只是表达其宗教思想,以及招募会员。上诉法庭因此赞同上述决定。但是,加州最高法院在1988 年10 月推翻此项决定,法庭的裁决是摩尔科和利尔有权对教会欺骗行为和自己所受精神创伤起诉,但不可以对被非法限制行动起诉。法庭认为,教会所使用的“强制性说服或精神控制性的高强度的方式”,很可能造成了摩尔科和利尔“无能力作出不加入教会的选择” (Molko/leal v. Holy spirit Association , 1988 ,《旧金山时报》, 1988 年10 月18日)。

F7Q5x?!nG0心理学空间2OW!w/tI

这项裁决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什么构成“强制”?什么是“精神控制”?这项裁决向心理学家,同时也向一个民主社会的公民提出了一个共同的问题:什么情况下自由意志指导我们的选择?什么情况下不可抵制的情境势力决定我们的选择?仔细思考一下这个案例。不错,在摩尔科和利尔的被招募过程中,统一教会的活动主持者运用他们所谓的“天堂的欺骗”手法,并在被招募者询问时隐瞒其统一教教会成员身份。但是几天之后,他们已经被告知在与何人相处,而且继续逗留数月之久。两人在法庭上公开承认他们曾被告知可以自由离去。没有任何证据或认证表明教会曾对他们施用暴力强迫。摩尔科和利尔都回忆起当初如何对是去是留举棋不定,而最后做出逗留更长时间的决定。他们同时回忆当时面临很大的社会压力,而且承认在当时也意识到这种压力的存在。既然他们意识到是这种压力在驱使他们做出决定,难道他们没有理由去抵制这种压力吗?矛盾的是,他们最后离开这些“捕获”他们的人的过程却是强迫性的。心理学空间*X6{ iyWzg

心理学空间tz%FRuw%}

统计数据有时可以帮助展现事实。你可能还记得只有不到10% 的被招募者选择加入,成为统一教会会员。更进一步的研究显示,在这不到10%的人群中,相当一部分人在被招募前就已经倾向于类似统一教会的思想和生活方式( Barker, 1984) 。从这些事实很难推论摩尔科和利尔所遭遇的这种神秘的高压强制力量,会使几乎所有面对它的人不可抵御。由于惧怕对宗教自由的侵蚀,很多传统教会在这个问题上站在统一教这边。还有一些“法院之友”提起法律诉讼,力辩如果当事人没有受到身体上的限制或处于危及生命的境地,就不可能构成“强制性说服”。心理学空间+Wq}l)[!T

G ikG%bEd0尽管目前我们不会在高压强制问题上倾向任何一方,但是我们可以肯定地说,统一教教会很协调地运用了大量人际影响技术来争取皈依者。众所周知,这些技巧很是奏效,特别是当被巧妙地组织成一套和谐的程序时,可以在某种情形下诱使某些人产生极端性的变化。然而,统一教会的技巧并非什么“外来物”,也不是统一教会所独有。人们在很多的影响情境中使用这些技巧,极少人认为它们具有高压强制性,更没有什么“精神控制”。从高压推销,到协同努力劝说人们不要酒后驾驶,到拒绝毒品,到安全性生活,有效的社会影响技术被有意识地、大量地运用于几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心理学空间,L6a1O!|2Cl

心理学空间$~wR.u@x

争议的关键问题是(1)在什么情况下“典型和通常”的心理压力成为了异常和不公正的,或是过于强大以致常人不可抵御;(2) 当一个人没有受到身体上的限制时,我们可否说他或她在某种情境下失去抵制或逃避的自由?但是话又说回来,难道不正是对情境的主观解释(见解)指导着人们的行为,造成“天堂般的地狱或是地狱般的天堂”吗?随着你对社会影响过程的了解,这些都会成为值得深思的话题。而现在,摩尔科与利尔诉讼案的裁决突出了社会影响的潜在力量和复杂性。对此我们将在本书中进一步解释和阐述。

|%AxV"ls7V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社会心理学 社会影响
«《时间心理学》第一章 关于时间的悖论 津巴多 Zinbardo
《津巴多 Zinbardo》
专访津巴多:每个人都能成为一个英雄»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