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理解的Donald T. Campbell
作者: 潇湘剑客 / 4394次阅读 时间: 2016年1月22日
来源: 潇湘剑客的博客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h,w w*CC C3D

我所理解的Donald T. Campbell (1916-1996)-I心理学空间S;l0Q&[9s-?

tnvqY.W0b0

t'G4LGLSI0

v+j[1Z.Mv F E6fY0Donald T. Campbell是20世纪社会科学中少有的polymath,又是真正的大师级学者的人(如果允许,我更愿意称他为“巨匠”)。但是,我们知道他的人恐怕不多。Campbell也是少数一些成为美国科学院(NAS)院士的社会科学家(他当然也是AAAS的member),也曾经当选美国心理学协会(APA)的主席。【我有幸和他的一位杰出的学生Marilynn Brewer(Ohio State U)通过两次email。也算是沾点Campbell的仙气吧。Brewer也做过美国心理学协会的主席。】心理学空间1i._ F5rZ1X

YJ.|pBy^;`4JZY0心理学空间j&u)oZrx6C!h

.j9Qo m P0【相比另一位大家公认的polymath,Ernest Gellner,应该说Campbell要比Gellner更牛,尽管Gellner的名气更大。因为Campbell的每一个东西都很精到,但是Gellner通常是一个思想家,有许多洞见,但是不少东西只是蜻蜓点水,并不是很深刻。】心理学空间*H-t3r'UI6JY!D5eG#r/w

心理学空间~B-wS&I tir6B"re

心理学空间z?4T[/ED!D

'V KeW*Kdm Y0Campbell至少在以下四个方面都有卓越的建树:社会心理学(这是他的起点)、社会科学方法论、社会科学哲学(进化认知论及其他的讨论)、以及社会进化(是的,社会进化!)。在这个短文里,我先讨论他对社会心理学和社会科学方法论的贡献。另外两个领域,我下次再讨论(一部分为原因是因为:他对社会进化和对社会科学哲学的讨论是紧密相联系的。)心理学空间K t|.Ck$X

TU/^0m zQ/b p Mo0心理学空间 LA,^1qU

心理学空间K%q\6p q$q't]

特别推荐:在Campbell的1988年的集子Methodology and Epistemology for Social Science里,收录了Campbell本人在1981年对他自己的科学生平的回顾,非常有幽默感而有趣。他也算是“屌丝”逆袭:从一个community college进入UC Berkeley,获得博士学位后,拒绝了Stanford而选择了OSU。之后,去了Chicago,险些在Chicago要拿不到tenure!(他对Chicago当时的tenure制度颇有微词!哈),然后搬到Northwestern直到退休。心理学空间h#X:?p dSfxz

心理学空间IT(pu]

e^g#kr5QTv ejC0心理学空间0VP!j U6NC-p

第一次看到Campbell的作品是他1974年在讨论Popper科学哲学的文集里(The Philosophy of Karl Popper)的“Evolutionary Epistemology”。在这一篇文章中,Campbell第一次提出了“evolutionary epistemology”的提法。此文旁征博引,覆盖了到从Bain (1855)!到Popper1959[1937]以及更近的文献。而Karl Popper对Campbell这一篇文章的评价是这是一片显示了“prodigious learning”的文章。

,]7ul%~f7L ? Yx }0心理学空间0LR X"L-};k/i"P

!BK8e%o&|#uXVT)H'h:e0

"U:U*q.BL,X0【在我对杰维斯的Perception & Misperception一书的评介和导读的短文中,我忍不住抄袭了Popper对Campbell的这一个评价。有趣的是,Jervis在Perception & Misperception中有好几处引用了Campbell的工作,却唯独没有引用Campbell & LeVine对ethnocentrism的书,这恐怕也是Jervis的Perception & Misperception对许多认知偏差(bias)的讨论有所欠缺的一个原因吧。】【下次我把我对杰维斯的Perception & Misperception一书的评介和导读的开头贴出来,调调大家胃口。这篇小文是我最近写的文章开头最为“华丽”的一篇吧,几乎把我最喜欢的词汇都用上了。哈哈。】心理学空间4@NW B gu*F+Zpb

y5VM5WC4Jl#C3}.e0

R$m6b\R/y2|;Eh0心理学空间xKIJ2~.tG_@

之后,我在开始看关于族群中心主义的文献时候(Levine and Campbell 1972),发现这些“风牛马不相及”的东西居然是同一个人写的!心理学空间8TQ!o`~b

C7f(C7y`0pb'D ?0心理学空间$tVm-T9~T*X

心理学空间p2X1[GvP

更令人惊叹的是,Campbell对社会科学的方法论也有极其卓越贡献,这大概和心理学在很大程度上是实验科学,而且恐怕是最开始大量运用统计技巧的社会科学有关)。目前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些专业词汇,比如internal validity和external validity (Campbell, 1957, “Factors Relevant to the Validity of Experiments in Social Settings,” Psychological Bulletin),experimental vs. quasi-experimental design等等都来自Campbell,而且是非常早(1957,1959, 1963, 1974, 1979)。他甚至还在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上发表过关于比较方法的文章(Campbell 1975)。他和Fiske合作的“Convergent and Discriminant Validation by the Multitrait-Multimethod Matrix (1959)”同样是一篇真正的方法论经典。Campbell的这些论著对于通过实验、调查、访谈来研究行为以及研究社会(公共)政策的人士特别有用【这些方法论的文章都收在Campbell的1988年的集子Methodology and Epistemology for Social Science里。】

bQA%p d4Chp8e l-s0心理学空间S3~i%M)P$Q3q g FjB

^@*b\2_~5{O0心理学空间6lW!hx A2c [/]+\y0d

【顺便提一句:KKV(1994)在很多地方都没有参考Campbell的许多重要文章。Campbell对internal validity和external validity的讨论要大大好于KKV的讨论(这方面的讨论,见Brady 2004, pp. 60-62, in Brady and Collier 2004)。因此,大家读KKV的时候一定要持有批评眼光。这不是贬低KKV(1994)的意义:一定意义上来说,KKV(1994)很像Waltz (1979) 的Theory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对国际政治理论的影响(见我对Waltz1979的短文)。KKV(类似于Waltz)把方法论(特别是把定性方法)说的如此极端,以至于不仅搞定性的人群起攻之,而且连那些搞定量的人士都看不下去,也对KKV大加鞭挞。因此,整个政治学和社会学的方法论研究从九十年代初又开始蓬勃起来。其实,Ragin1987的书已经有了非常的开拓性,但是他的名声太小(加上最开始的时候,QCA还没有软件),以至于没人理会。借此,高度推荐David A. Freedman的遗著,STATISTICAL MODELS AND CAUSAL INFERENCE:A Dialogue with the Social Sciences (Cambridge 2010)。David Freedman干脆就是UC Berkeley的Professor of Statistics,所以KKV不能说他不懂统计吧。比如,Freedman直接就说,Gary King宣称“解决了ecological fallacy”的说法是“premature”。当然,King不同意。他们的辩论发表在Journal of American Statistical Association上。提醒一下:STATISTICAL MODELS AND CAUSAL INFERENCE还是对统计的数学理解有相当要求的,我不太啃得动。心理学空间_9jn_*dB ]"m$y3Ecc

a#lU!Dx0目前我看到的政治学方法论的书籍里,似乎只有Gerring 2007大量引用了Campbell。】

(c(Qqr/\8L_0心理学空间?-xO)~@-k

心理学空间u@1xC|5eK ]$Q4u M"N

.s;JV hO(AN v0关于Campbell对社会科学方法论的贡献,可以先从这个集子入手

B"V^!`*{HBh(E R[0

aY2p I0L+H01. Campbell, Donald T. 1988. Methodology and Epistemology for Social Science: Selected Papers. Edited by E. Samuel Overman.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心理学空间j(|6A){,m,ajPA

D]] E)y0b'Z3UL-F0

&ro7LV0T Z9P3T-~0

,S:lMtd0他的两本重要专著是:心理学空间%h y"y Xf7u:O J

TI4s@S2G0Campbell and Stanley. 1963. Experimental and Quasi-Experimental Designs for Research.心理学空间q ? K&TE;Y:~h

P;_#^#G3xY\|9s0Cook and Campbell. 1979. Quasi-Experimentation: Design and Analysis Issues for Field Settings.

bDfE.t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进化认识论——当代西方新思潮评介 33 坎贝尔 | Campbell
《33 坎贝尔 | Campbell》
倡导循证决策 促进社会发展——第九届Campbell年会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