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夺不走价值与美德
作者: 迈尔克·加扎尼加 / 2343次阅读 时间: 2016年2月20日
来源: 《谁说了算》后记 标签: 加扎尼加 价值 科学 美德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kh?4zs4w\gQ

几年前,我看过一段令人难忘的BBC纪录片,故事情节还挺简单的。一名经验丰富的BBC记者到访印度,决定去找自己的印度朋友。影片中,摄影师和记者来到一处位于山坡上的棚户区,在充满淤泥和粪便的街道上艰难跋涉,终于来到朋友那7平方米大小的家。这位印度朋友看到自己的老伙计从英国来了,笑容满面。原来,他的家不光是他和妻子及两个孩子住的地方,还是他的工作间和商店。他是卖儿童网球鞋的,亮闪闪的那种。不知怎的,他们让这个小地方的一切运转自如。摄像师因为受不了难闻的气味想要赶紧离开的时候,厚道的印度人递给英国朋友一双鞋,要老朋友带回去送给孩子。他们住在西方人只能视为赤贫和悲惨的地方,但人类的交流超越了一切——故此,就是那一刻,定义了我们是什么人。这就是作为人的辉煌,我们都珍视、爱情,不愿科学夺走的东西。我们要感受自己的价值和他人的价值。

zaRME(v*G0心理学空间ngG#i v,An

我试着指出,从更完整的科学角度理解生命、大脑与意识,并不会侵蚀这种我们都珍惜的价值。我们是人,不是大脑。我们是意识(源自大脑)与大脑互动时的抽象产物。我们存在于这一抽象层面上,而遭到科学蚕食的也正是这一抽象层面。为此,我们拼命地想寻找一套词汇库来描述真正的我们。我们总在好奇大脑与意识是怎么运作的。环绕一切科学的宏观决定论观点,似乎带来了一种灰暗的视角,不管我们怎么为之打扮,我们归根结底都是某种机器,自动化地、无思想地充当着宇宙中各种确定力量(远比我们更加庞大的力量)的载体。所有人都不再宝贵。人人都成了无足轻重的过河小卒。

9wel,G{b/},\0心理学空间6SEc2~OS7kj~uA

走出这种困境的常用方法是无视它,从现象层面上描述生命何其美丽,名胜美景何其壮观,性爱多么曼妙,儿孙满堂多么幸福。我们欢愉,因为我们生来就是享受、喜欢这些东西的。这是我们的运作方式,就是这样,问题结束了。走吧,去来上一杯干邑马提尼酒,翘起双脚,读本好书吧。心理学空间:V;\U,Q%I*V#tp

心理学空间 H+J:Q~.q l7F]

我试图为这一困境提供不同的阐释角度。我的论点是,人生所有的经历,包括个人的和社会的经历,都影响着我们的突现心理机制。这些经历是经验,是调控思想的强大力量。它们不光限制了我们的大脑,也揭示出,是大脑和思想的双层互动创造了我们的意识现实和人生当下这一刻。揭秘大脑,是现代神经科学的任务。然而,完成这项工作要求神经科学思考,控制所有独立分布模块运作的规则和算法是怎样交织在一起创造了人类所处的条件和环境。心理学空间9V'ok9A5a$YA&l9D

心理学空间 U%]6n K ]:F

理解大脑的自动工作原理,遵循自然世界的法则,既令人振奋,也具有启迪作用。令人振奋的地方在于,我们得以确信,决策装置,也就是大脑,有着可靠的结构去执行行动决定。具有启迪作用的地方在于,它清楚地表明,有关自由意志的这一整套神秘问题,本身就是一个放错了地方的概念,它以人类历史上特定时期的社会和心理信念为基础,可惜当时的社会和心理信念尚未成熟,和现代有关宇宙性质的科学知识不相融合。正如约翰·道尔对我所说:

GH1m,PF+O:R:U0

不知怎么回事,我们习惯了这样的想法——若系统表现出前后一致、内直的功能和行为,必然是有着某种“本质”的重要中心或中央控制单元在负责。我们都是强烈的本质论者,我们的左脑会发现这一点的。就像你说的,就算我们找不到,我们也可以编造一个出来。我们把它叫做“小人”、心灵、灵魂、基因,等等……但从通常的简化意义上来说,并不存在这种东西……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没有某种“本质”的东西在负责,只不过,它是分布式的。它在协议里,在规则里,在算法里,在软件里。它是细胞、蚁巢、互联网、军队、大脑的真正运作方式。我们很难理解,因为它并不藏在某个地方的神秘盒子里,事实上,如果它真的藏在金子里,那倒是设计缺陷了,因为金子本身构成了“命门”,盒子失效,整个系统也失效。所以,重要的东西不在模块当中,而在于模块必须遵守的规则当中。

@9f6Gh2mtB"v l$H0

R c+T/iiGy9B0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视角有所调整。科学人生的本质便是如此。事实并未改变。但在像神经科学和心理学这种高度依赖阐释的学科当中,随着对自然之母不断积累的事实,理解事实的观念发生了变化。每天早晨,总有一个问题反复折磨着每一位科学工作者:我对某事所做的这种解释,是否真正抓住了情况的本质呢?没有人比观点的最初提出者最明白该观点的薄弱环节,也正因为此,最初提出现点的人始终站在高高的观察哨上张望风向。这不是一个特别容易保持的状态,我曾问过列昂·费斯廷格(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他是否也有觉得自己愚笨的时候。他回答说当然啦!你就是靠着这个保持警醒的呀! "心理学空间4W3I(j ?%^2fzs

心理学空间l3__'dy-Q:A2Z(?

在为本书核查素材时,我意识到,为理解意识过程约束大脑以及大脑约束意识过程时所发生的一切,必须建立一套全新的语言。动作发生在意识和大脑层面的交界处。用一种术语来说,它是由下至上的因果关系与由上至下的因果关系交汇的地方。用另一种术语来说,它存在于大脑与大脑彼此互动的空间当中。人的存在是分层次的,只有从这些分层的接口处着手寻找答案,心理学空间4_!~7u(r D+z![9~

d8|g5^G0jb0我们才能理解大脑/意识的关系。我们该如何进行描述呢?这一突现层面有自己独特的时间进程,它和行为发生是同步的。这个抽象的概念,令得我们和时间同步,真真切切,尽职尽责。站在不同操作层面的有利位置,所谓的“大脑在我们意识到之前就完成了动作”这一整套东西,就无关紧要了。故此,对我而言,如何构建一套适合这些分层互动的词汇库,是本世纪的一大科学任务。

#x [Uw0Z)E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加扎尼加 价值 科学 美德
«自由意味着什么 Michael Gazzaniga加扎尼加
《Michael Gazzaniga加扎尼加》
文化和基因影响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