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视野下的焦虑·张天布
作者: 张天布 / 3781次阅读 时间: 2016年4月11日
来源: 张天布心理空间 标签: 焦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Bm,{x s0

精神分析视野下的焦虑·张天布
北京首届精神分析系列培训项目第二次集训晚间公开演讲
心理学空间 K8J!VZ'AVg+QL EI sU

心理学空间 ls2b}0R

在这次演讲中,张天布老师详细解析了病人、怪人、脆人、苦人的鉴别和应对。强调焦虑是用于进入来访者内心的一条线,一条思路。沿着这路走的过程中有招可寻,去感受其内心的恐惧感,爱和恨的矛盾……心理学空间a8S9SHW(]T @

心理学空间B O-k)QJG4b

演讲嘉宾:张天布教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心理学空间s8b ]is4C;v\
嘉宾主持:郝滨老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委员心理学空间8~ F#G?\ FH

%t(F&vf*PD5Q6E6VGoY0主持人:(郝滨):各位同道大家好,刚听到举办方说今天报名的很多伙伴,有在山东的、内蒙的,都以为这场讲座是微课,所以他们报了名。然后经澄清才知道是北京的地面讲座,澄清了以后发现来不了,以至于留下了遗憾,由此也可知在我们的这个时代微课和网课是多么的盛行和流行。今天晚上是北京精神分析系列连续培训项目的第二次集训的晚间讲座,非常感激举办方的辛苦举办,和慷慨的愿意把这堂讲座开放给大家,使专业资源得以与大家共享。心理学空间3V{z#??T!f

W c I(Y{? O`0下面我来介绍今晚的演讲嘉宾张天布教授。在中国的精神分析界,有很多巨人,他们用他们的巨大的力量,在推动着中国精神分析的发展,也推动着心理治疗这个行业的发展,张天布老师无疑是其中之一。在我们中国的心理治疗师当中,在国际顶级的学术会议上,率先发表精神分析学术报告的,就是今天给大家带来讲座的张天布教授。那么我把宝贵的时间留给中国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陕西省人民医院的心理科主任—张天布教授。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和他的精彩讲座。谢谢大家。心理学空间%?0z2NJk(qT/s

心理学空间 u3d;n0TH}


(^{{'l(\XX3V0张天布:谢谢郝滨老师的介绍,也感谢大家今晚的到来。今天晚上网络直播这个事儿啊,郝滨老师给我一说呢,我马上就想我们是不是落后啦,我们还在骑着牛、赶着驴,是不是人家都开始坐火箭啦,坐飞机都跑啦?我当时就有一刹那间的一惊。其实这也是一个焦虑啦,就是我会不会时代给落下了?

-FXU/GC0心理学空间V pY}D dDh

今晚我们来一起给大家分享一下关于这个焦虑的话题。因为咱们今天在座的有学习班上的学员,学员呢,在报名的时候,我们都经过了筛选,都属于做心理咨询的,还有一部分呢,可能是今天晚上临时来的,我想知道在座的正在从事临床咨询或者治疗的人请跟我示意一下。(有一半人举手)那么有一半人,那么另一半没有举手的呢,是做什么工作的呢?比如说做医务工作的,有没有?比如医生啊、护士(有些人举手),那做教育的呢,老师啊(有些人举手),那还有就是做其它行的,是吧。那么你们今天晚上来参与这个活动的动机是什么?就是你今天晚上为什么感兴趣来听这个课?心理学空间a)i!t u5Sb]9x.?

{`;lQ:X9P&y0P3S {i0学员:(为遵守专业伦理及尊重个人隐私,此处略去学员一句话)

6o9R:O%C!V6SD$I t0

3@rL xRT0张天布:对,自己有焦虑感。还有呢?不管你什么样的目的,是关注自己也罢,还是关注你的孩子也罢,还是操心你自己的家人朋友也罢,肯定离不开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你能够体会到这个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对吧。那么刚才呢有一半以上的是在做咨询的,那么里头呢,医务人员占得比例呢只有两个,这就是个很好玩的现象,就是说今天晚上到场的,有医学背景的人很少,那大部分人都没有医学背景。心理学空间2y0{u"p.wgB~/Z g

V8h9_j7jL)D:D+p0而我们现在这么多人在关注心理健康的时候,我就想问你,如果你要去为改善心理健康的人群服务,或者想给他们一些帮助,你不为钱,你就是为助人,你能搞清楚你面临的对象,他属于什么程度的心理问题吗?你有没有这个信心。心理学空间u'Y-`!f*^ bx

心理学空间*@h-Vu.[6P

你看咱这个礼拜就连续发生两次在网上很火的话题,是不是,一位是上海的,一位是我们西安的,两个才子,相继自杀了。现在闹得沸沸扬扬,而在他们这个信息披露里头,有很明显的犹豫和徘徊在得到心理治疗帮助的门槛儿上的痕迹。那如果说你的工作中,也来了这样的一个人,那这个人你能认得出来吗?你的分寸能拿的住吗?想没想过这个问题?想过这个问题,是吧。那你怎么考虑的?就是心理障碍、心理困难,怎么来鉴别,怎么区分啊?我们肯定不要求大家像精神科医生一样的给一个明确的诊断,那么一个标签定位非常准确的诊断,这个肯定是不要求的,不要求不等于说你可以不懂,对不对?你不懂可能就埋下了地雷啦,哪一天不是炸了别人,就是炸了自己。那现在的话,我们第一个要讨论的,刚好因为这两天网上这么火,我一直也在关注这个话题,这个事情我们要讨论一下,你能不能拿得住分寸。

L Wc&RHz'Q'V&u0心理学空间L6A2S(yN*f

SjqE.q0

w1yw3Ec | |;Z01心理学空间M]LQ5J.r
眉毛和胡子要分清心理学空间tmzVS$}&e

心理学空间)JLoX@/VjN


:dy_ {;gmXTg/_0我看大家有点儿沉重啦,我说这话是不是有点儿欺负人的感觉呢,是不是?没有没有,我其实不是想欺负人,我是想把我的经验分享给你们,就是说如果我们来粗分一下临床心理专业帮助人的对象,你要粗分一下,你大概得有个类别,可不敢眉毛胡子一把抓,是不是你的菜,你都往你桌上端,吃不了就得兜着走,是不是,你得看什么是你的菜。那我们粗一点儿分,我们不是按DSM,也不是按ICD,按平时在做咨询的时候我们的经验性和感受性来分。 心理学空间#Z~g!i yR

/gCxPOQ+i0你要面临的这个对象,最严重的是病人,对吧,最重的是病人,那这个病人的“病”字是有特指的,这个指的是什么呢?是精神病性障碍。因为它跟那个神经症性的,它是一个连续谱啊,它只不过是在最重的那一端而已,从重的到稍微重的,再到差不多好像有点儿轻,再到很轻,这个之间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界限,对吧。所以我们从最重的先说起,最重的这部分我们说是精神病性障碍,精神病性障碍都包括什么样的类型病人?分裂症,对吧。然后呢?双相障碍,对吧。你一听这个分裂症、双相障碍,你就别往你自己的怀里揽,这就不是你的菜,对不对,你把他们揽到你跟前这不是惹事儿嘛。但问题是说,这样的病人难道就不需要心理咨询、心理治疗的帮助吗?是需要的,但是你不是主的,你是副的,对嘛。

4?(\u"xe3a7|0心理学空间px M)|J`of

还有一些呢,干脆就不是你的菜,什么样的不是你的菜?脑子进水了,对不对?脑子怎么能进水呢?脑子里头发炎啦,就水肿了,是不是?对嘛,器质性有问题啦,长肿瘤了,里头出血了,对不对,病毒感染啦,还有呢,吃错药啦,就是精神活性药物,很多药物,没有吃好,会得病,还有呢,耍酒疯喝多了,对不对,就是它这个酒啊、药啊,会引起精神错乱的。那这类情况需要干啥呢?那就正儿八经的需要针对病因治疗,你病因没治疗,就在这儿说七说八是不是有一点儿(没用)。

d1N1iu&A6?E0

[z^6|~0还有一类呢,就是躯体上有疾病,那么在躯体疾病的过程中呢,身体代谢发生了紊乱,那这个时候也是会有精神症状的。所以这些严格的讲都属于重的,都属于病人。但是他们的表现,有时候他首发的就是精神症状,我们经常在医院中会请求会诊,会诊什么样的病人呢?啊,这个病人昨天做手术的时候还好着呢,这怎么做完手术后“神经病”犯了。我过去看一下,“神经病”犯了,我把病历调出来,再检查一下化验单,我说赶紧紧急查一下电解质吧,电解质紊乱了,看你术后用的这个液体没讲究嘛,没有勾兑好,哦,灌液体灌错了,灌的这个比例不当,一查,电解质紊乱了,纠正过来就好了,这就不是精神病,对吧。这个类型的要知道确实有人得了病啦,但是呢他出现的是精神障碍。心理学空间)q;So,u[Sc1p }4K

心理学空间a.mK |6Z)mIe

那还有一些人呢,什么样的表现呢,就是跟谁都过不到一块儿,跟谁过,就要跟谁离,离完了之后还要找你的麻烦,对不对,完了以后呢再结婚,再离,离完以后再结,对不对,跟谁都过不到一块儿。还有呢,跟谁工作都搭不到一块儿,跟谁搭班子把谁给整的够呛,所以这样的人呢,别人都非常的烦,人际关系总是紧张,自己情绪也不稳定,谁都不待见他,他也看谁都不顺眼,你说这样的人,别理他,他有病,你可不敢大声说,你一说他有病,他听见了,跟你可没完,你说他有病吧,给他送医院去大夫还不收,大夫说他没病,这人还构不成刚才我们说的那些病人的诊断,那这属于什么样的对,对这就属于我们说的“怪人”,,对吧。你跟他计较什么呢,他就是跟谁都弄不到一块儿去的“怪人”嘛,他不正常,但是他没有到那个病人的程度,所以他夹在中间,这属于什么人,人格障碍类型的,所以人格障碍类型的突出特点就是什么啊,“怪”,对吧。他不是那个病,他是个怪,而且呢主要特征是什么呢,主要特征是人际关系的不和谐,跟谁也过不好,跟谁也搭不到一块儿,所以大家都非常的辛苦,所以人都不喜欢他,然后呢他自己也挺委屈,对嘛,这是一个类型。心理学空间G'YxoEU:Yyg

心理学空间 OY s,f:V5n

这种情况往往都属于性格有问题,性格有问题的话,那这种人属不属于咱的菜呢?算不算咱的菜?也算,但是呢,这盘是个硬菜,这骨头不好啃,对吧。人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你就掂量着吧,处理这类障碍的问题的时候啊,你要把握你的治疗目标,有时候不敢太理想化,对于这样的案例你处理起来不能太理想化,认为自己一定能够怎么怎么滴,所以你一定要在你的治疗过程中跟他去商量,看他到底能到什么份上,这是一个基本原则。如果你忽略了这个原则,你就会挺身而上,结果最后呢累死在半道上的一定是你。为什么呢?因为那些人格障碍的病人啊,他们的偏执,他们的偏态,已经时间很长了,人家偏在那儿,跟树长歪了一样是人家的天性,对不对,所以人家长的很自如的,偏态的平衡,他是一种偏态但自己能把自己平衡了,你非要去抗那个事情,结果你可能就要吃亏大了。所以在这个类型上呢,作为心理治疗来讲,他也是一个硬骨头,是要打持久战的,没有年为单位是不可能出现结果的。治疗倒不是说不可以,是有可能的,第一他需要很长时间,是以年为单位的,第二在解决的过程中你就要掌握分寸,对吧,你手艺很高啊,你能绣花啊,给你个麻袋你给我绣,把你的手艺都弄坏了,但是呢,你不能说人给你个麻袋,你就一点儿不绣,对不对,那怎么办呢?你不要拿丝线绣嘛,拿毛线绣,对不对,拿毛线在上面绣也能绣出来个花的形状,可是你就不能要求像丝线那么精致了,对吧,所以这类状况就属于人格障碍类型的,我们处理的时候也得把握大原则,对吧。第一,你要放长线,长程的处理;第二,你在跟他的目标的制定上不能太理想化,要商量着来,根据他的情况来确定治疗目标,这是第二个类型。拿这两个类型工作起来可是都有点儿费劲啊,都重啊。

~ EqNH9h)x0

x.r)?XN!I+uq0那么还有一个类型是什么呢?还有一个类型是自寻烦恼的人。什么是自寻烦恼的人呢?就是说貌似好人,为人还比较厚道,对人还比较虔诚,还总想担待点儿事,还总不想欺负人,有时候还愿意吃点儿小亏,但是小亏吃多了以后呢,心里又划不来,心眼儿又有点儿小,装不下,就捣鼓来、捣鼓去的,这种人往往是什么样的人呢?对嘛,神经症性的人,就是他不欺负人,不欺负人的意思是什么?攻击性不向外,他不去破坏,他总想把事儿往好里整,内心有一种力量就是总想去协调事儿,但是呢,他那个协调能力到一定时候呢,就跟那个内存一样,就满啦,人家那个能力强的人,人家再往里头运行几个程序都运行得开,而这样的神经症性的人他那个内存太小,运行运行程序就堵住了,发烧了,死机了,这个就是痛苦向内,这个类型的话,占的比例是最大的,那么这在临床上往往都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类型呢?焦虑症的,什么强迫症的,什么疑病症的,什么躯体疼痛的,对吧,什么癔病性的,都可能有,各种各样的类型都有,但是总体来讲你发现这类人呢,他不像那个人格障碍的人,他不是特别难打交道,他还善于去内省,善于去担当,但是呢能力是有限的,所以经常会有烦恼,所以这就叫做“烦恼的人”“苦恼的人”。对吧,所以有病人、有怪人、有苦恼的人,对不对。人家不苦恼肯定不找咱,都是高高兴兴的、健健康康的人找咱干啥,对不对。

}kRz*c'o0

+?il@cA0还有一类人是什么样的人呢?是什么样的人,就是这人也不是病人,也不是个怪人,平时人家日子过得也好着呢,结果突然出了一些意外的事故,出现应急性的功能障碍反应,那么这个应激障碍的人呢,就怪了,跟这个事儿相关的人一大堆啊,一两百人呢,怎么就有这三五个、七八个、十来个他们就或多或少的有问题?这就说明什么,说明他容易创伤,所以他“脆”,对不对,他就容易被撞坏了,别人撞一下没事,对吧,所以这类人叫“脆人”,所以你看噢,就是在遇上这个应激事件的时候,不管是什么天塌了、地陷了、爆炸了、什么车祸了,你看遇上事情的时候,有千千万万的人,出事儿的呢,十个八个,就是它是有比例的,不是所有的人遇事儿都会吓傻、吓神经的,有的人你使劲吓都吓不神经,对不对,那神经粗着呢,对嘛,那就说明什么,就说明这个生命啊,他这个心理功能有自己的调节能力,有的人就是强,有的人就是不强,就容易出现应激障碍,那这样一部分人的话,我们说是“脆人”。

/yN5K){!FB^3O'I;B0

OY:Gj#?o5K0“脆人”“怪人”“苦恼的人”然后呢“病人”。“脆人”有这种情况,一种就是急性的,当下就吓傻啦,还有呢,当下吓了没傻,结果呢,过了几个月以后呢问题出来了,这叫什么?创伤后的应激障碍,延迟性的反应。那还有一种是什么,也没吓着,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不正常了,这是咋了?我当年就得过这病,我当年在“北漂”的时候,漂~漂~漂,最后把我漂抑郁了,我受不了了,回去了,回西安去了,我就活过来了,那是什么原因?那就是适应问题,适应障碍,对嘛,就是有些人在某些地方、某些环境下,某些人际关系中他顺风顺水,结果给他换个地方,他弄不成啦,过不好啦,过时间长了以后呢就过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对不对,那就有了病啦,这实际上就是适应性的问题。

TPY3Vf7g9Hdu0

$LJA,~#BRpI)?t0_0所以我们大多数时候啊,心理咨询工作呢是在“苦恼的人”和“脆弱的人”身上下功夫,这两类人呢占的比例远远要比那个“怪人”和“病人”大得多,这两类人作为心理帮助的见效的话呢,特别的快的多,对不对,那就起码他不是个麻袋了,可能给你一个布吧,这个布可能没有丝那么细致,但是它也不至于像麻袋那么粗糙,你在那上面还能绣点儿图案。这两类呢是我们的菜,好,可注意啦,貌似脆人,貌似这个苦恼的人的症状的背后,有一些人还不是你的菜,是什么样的人?有一个类型别忘了,有一些是“笨人”,就是那个发育有问题的,精神发育不到位的,对不对,精神发育迟滞嘛,痴呆嘛,就是这类问题的话呢,我今天要给大家提示一下,这类问题不是你心理治疗能治好的,那是个没有开窍的脑袋,那怎么办呢?那个不是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的对象,那就不需要心理帮助了吗?是需要的。但是他需要的策略是特殊教育。你知道嘛,就是这个类型的,如果你在安排的时候,你要把你心理专业的能力,要搭载在特殊教育的设置上,持之以恒,包括你对他的家人,对不对,包括你对孩子本身的安排上,这是个持续性的作用过程,而不是一个治疗的过程。我这几年吃这苦,吃的很多,就是那个家长托人呐,找什么朋友啊,就想让赶紧给我娃说说吧,赶紧把娃说好了。我一问这娃上几年级了?十四岁了,上六年级了。最近去了学校没有?最近去了,但是断断续续好几年都没去了。我说上学咋样?上学吧,反正就是勉勉强强能及格。我再一看,说这娃你再带着去做个CT看看吧。其实我已经看出来了,这娃的脑门就是个平的,你发现没有,咱们生活中都有个经验,就是大脑门的人聪明,这人是聪明的,为什么?因为额叶发育起来了。如果这人这儿就跟铲子似的,一个平板就上去啦,那就影响大脑发育。我不能直说啊,我不能直说,这让人家生气,我说你做个CT看看。他一做完发现果然这个地方发育的有问题。我就告诉他,娃脑子这个地方啊,没长开,这个呢不要指望在我这儿给你说几句就开窍啦,开不了窍的,但是他的表现呢,好像有心理问题,反应慢慢的,见谁也没个表情。那娃就是反应慢,可不敢闹错喽。

*uoS!H2U ~hJ7B#L0心理学空间 |:X])D~8~R

所以我的教学时间一长,我就发现好多的咨询师啊,首先不做鉴别,来一个就着急给他咨询,你咨个啥询啊,你得看这是不是你的活,对吧。所以这个是最重要的,咱们得先有一个大的区分,这样你就能记住了。如果你拿一个ICD、CCMD,看半天,一抬头又忘了,脑子里头一团浆糊,那玩意儿也不好记,不好掌握,我当年开始学的时候,人家这个老师说,你给咱把神经症的病人统计一下,我搞了半天我都搞不清楚什么属于神经症,我看那个诊断标准,一会儿这儿出现啦,一会儿那又出现啦,啥是个神经症我没有搞清楚。你现在就按照我给说的这个记,一个呢就是病人,这是一大类,这往往都有症状,阳性症状、阴性症状;第二个呢就属于怪人,以人际关系障碍为主的;第三个呢,神经症性的,是以内心冲突为主的;第四个呢,是属于那个脆人,就是外边有创伤事件把人给刺激啦;还有一个类型呢,别忘了,就是发育上有问题的,是个笨人。所以这样一分呢,那你就看,你的工作应该在哪一类中?大部分应该集中在神经症的和应激障碍的,对不对,然后呢往外延伸一下,小孩的特殊教育其实我们也可以去参与去,给家长和孩子一些帮助。然后这边呢,人格障碍的,人格障碍是个体力活,你入道太浅的时候,不要拿的太多,不要看的太多,有那么一两个就够了,一个就够你喝一壶的啦,一个人格障碍的顶十个神经症的,但问题是什么呢?你要是不看人格障碍的,你功力提不高,你这一壶没喝过,你喝的都是小盅里的,那你不行,你把这壶干了,那你功力就起来了,但是你可不敢贪的多,贪多就把你给撂倒啦。心理学空间%Z8{%R"^#^|

心理学空间 ~,NyUi6v

那么精神病性的呢,以药物治疗为主,咱们就是打酱油的,咱们就是给人帮个忙就行了,不要有太高的期待,就是说啥都按大夫的,大夫怎么说你就怎么干,来这儿也可以但是我只负责支持,我可不负责治疗,还有一个就是千万不敢把你的理论让精神病人去理解,你这就叫没事儿找事儿,就是反而把一个凑凑活活功能好一点儿的瓶子让你给摔了,为什么?他的能力不足以去让你脑力激荡,他的脑力不能乱激荡,你就是凑凑活活把他给拢住就行了。结果呢,心理治疗尤其是做动力性心理治疗的,郝滨老师、海音老师给你们教的这些,都属于什么?让脑力能激荡的,让人要内省的,你知道吧,这一激荡,你想他那么脆弱的脑筋,你不把他整散了。所以对于精神病性的人,你能做的就是支持就行了,人格障碍的你可以跟他玩,但是不能太多,救人的时候你要看你的水性呢,他把你往下拉,你水性不强的话就会被呛着。那么大部分是什么,大部分就是集中在神经症性的和应激障碍。心理学空间/^d+xdI^ ^!dR

心理学空间 D:DEyO0n,^

心理学空间$R6P6Yv"V
2
vL(o o%v0进入内心世界的能力

/s)@*`S P&sxy5\0

G C0d }+EA"q0

&M j:tc K g"p,\M]0

!fN g%d:t0那么作为神经症性的和应激障碍呢,治疗当然也是有很多办法啦,也不是说就咱能治,那没咱的时候呢中国的跳楼率也没现在高啊,对不对,没有这么多心理咨询师的时候,没有心理治疗引入的时候,也没见世道能垮到哪儿去,那时候人都是咋过来的,吃药也能过来。所以说这个办法是很多的,但问题是说我们的到来,我们作为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专业的到来能给人们带来什么好处?好,我们说有些人呢很不幸,不幸的得了个焦虑症、抑郁症、强迫症,他以前他也不做治疗啊,他就是吃吃药,他的症状好像也能消失,但问题是这个人过得特别的苦,对嘛,我们的出现使这个人不但症状要减轻了,而且呢内心的痛苦体验也可能会减轻,对吧,所以说我们的工作的思路除了去跟医生一样也有一个目标就是说帮助人消除症状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功能是什么呀,去帮助人改善一下子、调理一下子内心看问题的方式,还有体验和经验做一些改变。那么这样的话呢,在不同的心理咨询的流派里头,不同的理论流派框架之下,各种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有些理论呢就侧重于动脑筋解决问题,有些理论呢就侧重于行为,那么还有理论呢体现的就侧重于从感受的、体验的、情感的层面上去解决问题。那么其中动力学、精神分析是属于哪个类型?对更深刻的感受层面的解决问题,那么当然也不排除、不排斥认识上的改变问题。心理学空间#O cQ@'R*@qq

x(Qj:R u I0所以如果走这条路的话,也就是要求我们作为一个咨询师来讲,你具备一个能力,具备什么样的能力呢?具备进入来访者内心感受的能力,对吧。那么你怎么就有进入内心感受的能力呢,比如一个人这谈恋爱呢,内心很高兴,这顺风顺水的,你没事儿了,跟人后面“哎,这样吧,我给你咨询咨询”“我感受感受你”。你找打呢,是不是啊,就是人家如果说都好着呢,都是开心的、让人感到舒坦的情绪,人家没必要找咱,问题就是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他才会找咱呢?他这个难受的感受多的时候,是不是啊,过得不舒服的时候,他才来找咱呢。所以咱得有能力去体验、去进入到他那个不舒服的感受中去。

7@4|Yl'Y"Crh1I-p{}0

`,A8gN N#T)m~0那么沿着内心的这个感受走的话,有时候那犹如一个迷宫啊,对不对,有时候人睁着眼睛说话说话,说着说着就,哎,咱俩刚才说啥来着?还更别说闭着眼睛找感觉呢,是不是经常会把人找迷瞪了,这治疗师在做咨询的时候也会遇到这现象,对吧,跟这人说着说着突然间醒过神了,这怎么说话说到这儿来了,这说的是啥嘛?到底想干嘛呢?因为进入感受以后呢,尤其我们说进入潜意识里那样的状态,那就是一个没有太多逻辑的,你要跟着一个感觉走,但是如果你在跟着感觉走的时候,你又没个雷达、没个导航,你是不是,那到底是你给人家治病呢,还是人家给你治病呢?对不对,谁把谁给拿住了?你不能被人拿住,对不对。你在这个黑暗中,你还得心有明灯,这就是今天要教你的诀窍,你进入来访者的内心感受的时候,你始终抓住他的一个什么东西:焦虑感。如果你跟他谈话,十次、八次,你觉得这段时间跟他谈话糊里糊涂的,我也不知道该说啥了,当你不知道说啥的时候,你要回到路上来,这就等于是迷路了,对不对,咨询过程中半道迷路了,那你怎么办?回来。你得找到一个主线,治疗师你得有一个主线,理解病人有个主线,对不对,然后掌握整个治疗的节奏和方向,得有个主线,这个主线以啥为引导?以什么为引导?就是以那个焦虑嘛。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就是今天晚上过得这个招就是跟着焦虑走,你沿着那个焦虑走的话,我觉得大家刚才那个迷惑也就迎刃而解。

dm` d b#pE2ss0心理学空间S*oK-M wA9e

有人问了,你老说焦虑呢,那焦虑是个啥?啥是个焦虑嘛,你说着人听着好像明白着呢。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说这个焦虑才能让你明白,但是我想你肯定明白,为什么?因为你体验过焦虑,对不对,所以你看焦虑这个玩意儿啊,这是一个状态,这是一个心理状态,这个心理状态呢,跟人的体验有关,跟人的一种难受的体验有关,但是这个难受的体验呢让人描述起来又特别的困难,很模糊很朦胧,它是关于一种惶恐不安的,没有确定对象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决定的,又搞不清楚看不明白的,这么一种状态。所以在这么一种状态里头,在座的就有人说你是不是害我呢,给我挖坑了,对吧,挖坑让我们说沿着焦虑走,又整了一个大黑洞,那里头看又看不明白,说又说不清楚,那你自己敢不敢去呀。这是不是个坑啊,它真是个坑,但问题就是你得要有在这个坑里头,游刃有余的自己导航自己的能力,在这个焦虑中如果你光跟着焦虑的体验走,那你也会慌。那好,那你需要在这个里头抽出来一个清晰的东西,第一个是什么?我们要知道焦虑本身是一种恐惧、害怕和担心,所以就沿着他内心的怕走,你把这变成你的一个意识化的思维,那到底怕啥?你担心什么呀?所以如果你要想搞清楚你现在的站位和方向找出来病人问题前前后后的一条主线你抓住他害怕。所以你可以有一个句型,就是当你迷糊的时候,你假装你没迷糊,然后你说“那你担心啥呢”,保准灵,这话保准灵。实际上是你迷了,是吧,但是你不说自己迷了,你马上反过来说“那你担心啥呢?”害怕是一条线索。他可能会说,“大夫是这样我是怕我不敢跟他吵架,我怕他不回来了,我怕他以后把钱都给了小三了。其实我心里非常的生气,我现在又想跟他吵,但我又,我一直就没跟他吵过。”“你说事儿都到这个份上了,你心里明白,你又不敢跟他吵架,你是不是憋的自己心里难受。”好,这是不是把这个朦胧的东西给呈现出来了,所以怕是你抓的一根弦。他怕了这个,解决了他就完了吗?他再往后,他有二怕、三怕,他一系列的怕,一串的,你沿着他的怕走,这是一个。

JG3g.EF%F0心理学空间pT%j e[#~6fc-c _

第二个,凡是焦虑一定背后是有冲突的,他心中不是个顺溜的东西,他心里面一定是打结着呢,是吧?他是跟冲突有关的,那么冲突的话呢要看两个面,一面是爱的,那个对面就是恨的,就是个生气的,那个爱的渴望就是顺心的,如意的,那个恨的往往就是不满意的,受气的,受挫折的,对不对,所以第二点你就是要抓这个矛盾的对立面,矛盾点往往就是一边是爱一边是恨,一边是满意,一边是生气。这样的话呢即便是走冤的时候呢,你也回的来,你就是始终能够跟这个在一起,因为你在有共识的焦点上工作,所以我们在理解心理咨询的工作的时候,你也可以把它视为一个帮助别人顺顺气的过程,对不对,那就是他气不顺嘛,把他憋坏了,你帮他顺顺气,那你帮他顺顺气就沿着他啥把他吓着了,啥把他气着了,啥让他高兴了,他就得不着了,是吧,对不对,就沿着这个路走,就一步步走过去了。这个事儿在他的生活中一定是没有那么很通畅的,对吧。心理学空间;H;_H t0G/Z?

心理学空间tC+x:m|L%Rv8c

所以今天晚上我们要谈焦虑,那么焦虑是干什么用的呢?焦虑就是用于进入我们来访者内心的一条线,一条思路。第二呢,沿着这路走的过程中有招可寻,有招可寻就是去感受他内心的恐惧感,爱和恨的矛盾,这样的话一步步往前走的过程中如果一个人在咨询师的帮助之下能够把这些事情都一点一点的理清了,探索清了,无疑就是把自己气不顺的感觉给梳理通了。那么把气顺了,那是不是问题就解决的差不多了,它就这个道理。所以有时候呢,我们说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好像有点儿玄,玄玄乎乎,但其实心理咨询师很清爽,你自己心里面要清爽,你不能糊涂,别人看你玄玄乎乎的,你千万不能也看自己玄玄乎乎的。好,那为了让你再清楚一点儿,那我现在还要跟你再谈一点怎么继续往下走。心理学空间R$Sggf']l

心理学空间%\$j0x%Mf#\'L,o

3心理学空间T$P%W\.aI0xy
治疗效果是个副产品

g4O^pKUlilj|0心理学空间?{*PkF;S

;V(H wU!fgX3DW9|0

@r"Xef5s/_ I["]0刚才我说要抓那个线路、线索,抓完线索之后,它每一点每一点上都有它的含义,这个就是精神动力性治疗和其它治疗不太一样的地方,精神动力性治疗会解读这个人内心的含义,你的解读变成他对自己的理解,他就自己把自己治好了,病人不是大夫治好的,大夫治不好病人的,这话对外科医生讲,有点儿不公平,那肯定是大夫治好的,但是对心理医生讲,你千万千万要记住病人不是你治好的,病人要想搞定你,容易的很,就一句话,“大夫,我最近好像比前一段时间又重了。”一句话就把你给撂坑里了。所以说你只要不居功自傲,那你就不受伤,唉,你比原来重了,不是我的原因,如果你老认为这个是你的功劳,他一说他比原来重了,你就咕咚一下掉下去了,马上觉得自己好没用啊,哎呀,这好像又让人给砸了一锤一样。就是说你纵有千般的本事,万般的能力,要发生改变,也得在他身上发生改变,也得他愿意,也得他认,对不对,信则灵,他不信,你本事再大也没用,胡说呢,对不对,他说你胡说你有啥办法,所以说你不管怎么说你得想方设法让你对病人的这个理解,变成他对他的解释,哎,他上你的道了,结果他还不知道,他拿着你的招呢把问题解决了。所以说治疗效果是个副产品,治疗的任务是完成整个治疗过程,最后顺便得了个治愈的效果。

Z:}8Z6M e1i ~{ \G0心理学空间[@&h3g4ri s.~

春节前,有一个例子,有人托这个找那个到医院里给我说,我抹不开面子,没办法,那我就接了吧,你想这个人在找我之前,他已经拖张三李四王五都来找你说情,你想他这个治疗在关系上有什么特点呢?他对我肯定是有很高的期待的,那我就给他安排家庭治疗吧,动力性的家庭治疗,结果呢这个治疗大概做了两个多月,十次左右,到了最后一次春节快过年啦,要结束治疗的时候,我说:“你给我反馈一下,那你到我这儿来治疗,有啥效果吗?”

{,S {/|d3k0B0心理学空间E&Q^e t

'jlL2q%J2Z0心理学空间;dET d,cSEK

他说:“效果到是有,哎呀这个孩子原来在家里闹得很厉害的,而且骂他妈、打他爸,这都闹得很厉害,现在好像都好啦。原来就在家里头呆着也不出门,现在也上班了。”心理学空间t I._a&d_ RF
我说:“那你在我这儿治疗的话,对我有没有什么评价呀?”心理学空间im+r2_"mY/KD3]%oF
他想了想说:“你啥都没说嘛!”
?"eU?*e0我说:“那你说我啥也没说。”
3Z+tiMn/P,u I+Q0他说:“我来就是想让你给我说点儿啥的嘛,你咋什么啥都没说呢,整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没听你说什么话嘛。”
Bu@u4dp x-x2I0我说:“那你好了没有。”心理学空间 D H,[ j}0z%GtNfaF
他说:“好了。”心理学空间~k`9~8V"n(~ p5O
我说:“那就行了么。”心理学空间X6PB-iE%Nr-H
他说:“那你还是没说嘛。”心理学空间q)t1Ay:gq
哈哈哈,反正你好了就行了,不管谁说的。反正都是好了,就行了。

U6|3U;v#@ L0心理学空间e'E1`T's/_w-Z5l

心理学空间 LlJ9N/d{)^@ r)xL {

心理学空间 N] R y^n8f;rb.o

其实我心里想,你真是不懂,外行,你要是内行你知道我这才是最高的水平,我就是不说,你就好啦,你不要以为吧唧吧唧说得多,我说得多让你好了,那算啥本事,那才不是本事呢。但是你说我这么长时间真啥也没说吗?也不是,只是说呢,他说的那个不说的意思是我没有像老师一样给他上课,告诉他一二三四,这是对的,那是不对的,他其实期待的是这个东西,对吧,所以他看到我没给他那样做。他对大夫是有理想化的,你要教导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这才算你有功劳,正因为这样的期待是他内心的模式,你就推测他对他的孩子的教育是什么,对不对,那孩子都那么大了,他还一天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好,你天天给孩子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那孩子青春期了,你认为是对的,我偏认为是不对的,你让我干,我偏不干,你不让我干,我偏要干。是不是就造成了这个问题,对,他太认死理。结果呢我不给他说大道理,但是我让他理解到了一个道理,虽然他有点儿遗憾,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点儿什么,咦,好像不说比说效果好,对吧,你只要明白这个道理,行啦,那你就回去慢慢依照这个模式来呗。这就是我们说的在治疗的过程中,你去一个段一个段去理解,那么你要最后把你的理解呢传递给他,变成他自己的,对吧,那么这个理解的话就是个硬功夫。心理学空间B$\+Q tk a"vQuwo

心理学空间 T-Mw P4J*D*O

心理学空间%M.M6BMrn

d sD5YEL04心理学空间&H'z,GJ@l+Ye
焦虑的逐层分解心理学空间A'e{ g5i nW _#W?

7\![}@PD/bE0心理学空间F.x m+} k+?W?/i"E[

6nQ;B ?&Y3FKv&k0d5?0刚才讲的焦虑是内功,是思路,现在讲的是硬功夫。就是明面上,你抓住他一点后,你一把给他敲碎,就给你讲明白,就是这个问题,你这个特点就是这样。它其实是有一些含义的,这个含义是可以被理解的。比如说从精神动力学来讲,一个焦虑,它的背后可能会有多重含义,不同的水平是不一样的,对不对,在较低水平上呢,它可能是死亡的焦虑,怕死,每个人最基本的焦虑,但问题是怎么大家不说年轻人怕死,总是说老年人‘’怕死、爱钱、没瞌睡‘’,为啥?因为年轻人好像觉得它离,还远着呢,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是吧,人年龄越大以后就该考虑这些问题了,今天谁病了,明天谁又走了,他就会感受和体验到这个死亡的逼近。

5R5w&pU1wT*PR0Y0

9^T#K'jH k0所以死亡这个焦虑其实是一个最最基本的东西,它一直在你内心潜伏着,你根本就不知道那玩意儿啥时候就蹦达出来了,对吧。但是一般情况下这个东西不出来,所以大多数病人的焦虑都不会表现在死亡焦虑的这个层面上,有些人会把它变表现出来,什么样的人呢?比如急性焦虑发作,急性焦虑发作的一个症状是什么?恐慌、憋气、心跳加快、无处着落、无处依靠,然后呢,马上要死过去了,所以吓得够呛,对不对,然后呢,每当发作的苗头出现的时候,他会迫不及待的赶紧叫救护车,快救命,担心把小命给没了。然后呢,当听见救护车呜~呜~的叫声的时候,他马上就松了一口气,然后呢当把他送到医院急诊室,他看见那个白(红)十字灯他立刻就好像如释重负了。然后呢,你不用抬了,我自己走进去,这就啥事儿没有了。但是你看他一离开医院,想着想着,哎呦,又不行了,有的一个礼拜犯好几回,有的一年犯好几回。然后呢,这样的人跟前不敢离人,一定要有个人陪着,哪怕要是叫他那个十岁的孙子跟他住一块儿也可以,为啥,着急了可以让小孩帮我喊个人啊,小孩干不了别的事,让他帮我喊个人还是可以的,他的命好像老是要在这个垂死挣扎的状态中。心理学空间0n8H gj6i.D

心理学空间.` J?7e%is

有一年,我接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是从新疆过来的,从新疆飞大连,飞东北,结果呢在飞机上急性焦虑发作了,哎呀,把机长整的没办法,这机长又诊断不了是啥,你这是心脏病犯了,正好到西安上空了,机长说下来吧,就在西安降落,然后拉到我们医院来。在医院里一住,住了三四天啊,在医院检查,啥事儿也没有。内科主任说,去看看心理科吧,然后就找我来,我把各方面情况一核实,就是个急性焦虑发作嘛,那行,没事,你可以回啦。‘’我咋回呀?我咋回呀?飞机不敢坐啊,一个人不敢坐飞机,那坐火车吧,火车我也不敢坐。”那在火车上发作了也挺麻烦的,是吧。第二天呢,又过来了,说大夫你给我开点儿药吧,然后我就走了。我说你怎么走呢?他说从家里来个人,在西安买辆车,我们俩换着开回去。万一有啥事儿,我们还能停下来。车是自己的,我们还能掌控。他要一个掌控感,坐火车风驰电掣也没人听他的,不可能给他停,他想自己掌控自己。这就是什么,这就是死亡焦虑。

&S"z9}(E"Oe:qQ ^0

9S$OS p5of-]0哎,一般人没有这个死亡焦虑,但是一般人会有另一种弱化了的方式出现,变形的方式是什么?我们每个人都会感觉到:没饭吃。它可以转化成一种弱化了一点儿的方式,你没饭吃啊。那你一定没有体验过没饭吃的感觉,是啊。你看我跟曲大姐这样年龄的人就会有,焦大夫,你是高干家庭,肯定要好一点儿。小时候有的人是受过饿的,受过饿的人你会发现他有个特点,就是他在内心里头,他在性格深处,他有一种没饭吃的恐惧感,那么这个恐惧感其实在潜意识里会支配着他不断的奋斗,他不断的要给自己再积累一点儿,再积累一点儿,做得过分了就是贪婪。对吧,其实这个背后是什么?是一种匮乏,是一种没饭吃的恐惧感。你看现在的娃就有个特点,就是80后90后00后的孩子,在家里头吃饭的时候,他不加饭,这个桌子上、菜盘里头要剩上一块儿肉、两块儿菜,他说不吃,筷子一扔就不吃了,但是你看这个50后60后,哎呀,还剩一点儿,算了吧,这点儿我吃了吧。他的行为习惯自然就出来了,扔了就可惜了,但是那个儿子如果是个80后90后看他爸吃饭他就急,你都这么胖了你还敢吃,别吃了别吃了。他妈说,不不不,这浪费了可惜了。实际上这就是匮乏,没饭吃的恐惧就是死亡焦虑的亚种。像你这种情况根本就不知道没饭吃的概念是啥,你肯定不会加饭,让你多吃你肯定会想,哎,不能多吃,多吃这一口把我吃胖了,明天我还得多跑两圈。哎,你这样就能理解人的行为,他的心理,他都是有一种焦虑在,只不过有些是以急性焦虑发作表现,有些就是以日常行为的模式表现出来,好,这是第一个。

1?M8nl#Jmb9W0

"Y ??!uq?)u0LR0
4~ P ]/^]UB0不怕没饭吃,也不怕死了,那这个挺幸福,但是你真的就啥都不怕了吗?你有没有其它怕的?我这大夫就这样看病的,就专找你那个怕的地方,不是说你都好着呢吗?那我就问你有啥怕的?你怕不怕没饭吃?你说没有。那你有没有怕没人要?有没有?呀,那你够坚强,你够幸福,你成长的过程中,资源都这么丰富呢。哎,你看,有的人他就是害怕没人要他,没人要了是个啥概念?我会不会流落街头啊?对不对。哎,那这个就又是基本的焦虑之一啊,就是没有客体。因为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人是需要有客体的陪伴的,“客体”,客观的“客”,你是“主体”,你是“主人”,那么你的外面与你有关系的人就是客体。也就是有时候焦虑是因为缺了生命中重要的人。那么再具体点儿说,我们把这个话再变一个方式说,就是怕没妈了。“哎呀,妈呀!”有时候我们会失声喊道“哎呀,妈呀!”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种行为反应方式出现呢?当我们突然一惊吓就喊“哎呀,妈呀!”为什么?因为这个惊吓突然出现就跟你失去妈妈的恐惧感是一样的,所以本能的就喊出来了“哎呀,妈呀!”,你喊一声妈,顿时恐慌就缓解了,就是呀,喊一声妈,你那个感觉就是妈还在,妈回来了,妈在我心里,对吧,这是从心理意义上讲,就跟叫魂一样把她叫回来。所以说是没有妈,就不行。心理学空间 rRmO-BS

&pymJ2HU0有的人说我不存在没妈的问题,但是我妈要生老二了,这是个大事情,对不对,我们现在同学们成立了抗击老二联盟。我在网上看到的信息说上海有个学校,有一个班的同学发起了一个叫“拒绝二胎联盟”,然召集加盟,在微信上吵吵N多人了。为什么?想一想,你妈生老二碍着你什么事,他也没说是不要你了,对不对,他有老二了,你还是老大嘛,那你说是不是你妈就是养活不住你了,也不是。这个孩子如果到现在这个年代的话,象你这么大的人都不怕没饭吃,人家肯定也不怕没饭吃,人家就是怕说你有了老二了,你不爱我了,对不对。所以这种现象呢就是说不怕没有客体,哎,客体在,有重要的客体在,但问题是有你在,你在这里还爱我吗?例如,结了婚了,有了家了,处了对象,但是这日子过得踏不踏实?这就是翻版,对吧。心理学空间 n)_\K9a.`

m l.~r,HjD0所以,如果你要对一个人做婚姻啊、恋爱的咨询的时候,你先得听他给你讲,他跟他这个对象是怎么回事儿,他担心什么,他害怕什么,他委屈什么,对不对。原来如此,原来是你怕这个,现在讲的是过日子的现实都好着的,那么在你的小心眼里头是个什么样的模式呢?就是说人家其实对他好着呢,而他自己呢,总不踏实,这没准就是在他妈那儿体验到的他妈生老二、生老三都送人了,我多幸运,我没被送,可这个遭遇这没准落在我头上也有可能吧?那时候如果一咬牙,把老二留下了,把我送了,也未为可知哦。这种不确定的感觉,焦虑的感觉,也会在心里面捣鼓,对不对。好了,等到我跟你结婚了,你会不会有“小三”呢?会不会又把我给休了,但实际上人家那个人可能并没有。“你怎么没有,我就眼看着那天你们两个一块儿不是从那个办公楼里出来的吗?”这不找事儿吗?是不是,解释又解释不通,实际上这就叫投射嘛,自己把自己内心的不安全感投到别人身上,栽赃给别人,这样的人跟他解释是非常困难的。

{i&JnH:aO4I0

4l/p~(Kk0还有曲大姐,曲大姐前几年给我说了个事。曲大姐是西安人,我每次到北京来,她要请我吃饭,前年的时候,曲大姐给我说啥呢,她说“张主任,我今年夏天要回一趟西安。”咦,我想,你回西安,一年要回好几次,咋郑重其事跟我说这话呢,郑重其事的告诉我今年夏天要回西安。我说“对呀,你回西安,你不是老回嘛。”曲大姐说“我爸都九十岁啦”,我爸有九十岁啦,我看看说“啥意思?是不是回去问你爸你是不是亲生的?”曲大姐说“兄弟,你咋这么神呢。”她就是要问这话呢,她就是回去要问她爸她是不是亲生的,她现在都六十多了,她这心结到现在都没有解,她现在六十多了,她爸都九十啦,她要回家问她爸,她是不是亲生的,她这个心思跟任何人没讲过,那天被我给戳穿了。结果我这一说了,她跟我说“你咋这么神呢”,我说我也是瞎碰的,为什么?因为我看她说这个话,跟我以往看她说的话不一样,我跟她一年见好多回呀,她没有哪一年郑重其事的跟我说我要回去一趟。这个情节,本身我就觉得不是一般的情节,然后,她说她爸九十岁啦,这跟这有啥关系呢,那我就猜啦,根据我这个对焦虑的理解,她一定是有什么事儿要跟她爸说,都这么大年纪了,她在北京都功成名就啦,她问她爸啥,要钱?她只有给她爸钱,她不能跟她爸要钱,对不对,她一定有个什么心里头的心结,所以我就猜她可能是要问她爸,为啥?她怕来不及了,对不对,那句话几十年没问,一直在心里难受。问一问你们自己,大家都问问自己,你有没有过闪过一闪的念头:我不是亲的。你有过没有?百分之八九十的人,我问过,都曾经在某个时候怀疑我是不是亲生的,我是不是抱养的。有的还说,我没有,我姐是抱养的,那还好,反正是把这种恐惧感、把这种担心表达出来了,只不过说的是担心她姐嘛。我没有担心过我是抱养的,但是我整天问我爸,我姐是不是抱养的,我姐是哪儿来的,投射投射,肯定是投射,所以你看这个焦虑的背后隐藏的就是什么啊,爱,这个爱是不是村存在,对不对。但是呢,曲大姐最后说啥,曲大姐说“哎,长了这么几十年了我爸都这么对待我,比对我兄弟都好,难道亲的又能怎么样,就算我真是抱养的,我爸对我比兄弟也不差,甚至还比他好,那就不是亲的也胜似亲的嘛。好了,这事儿咱们就算一笔勾销了,以后再也不提了。”心理咨询有时候就是这样,就是沿着那个焦虑慢慢去探索,看那个内心、背后是一个什么东西在那儿埋着呢,让它出来,把那个事儿说清楚了,说明白了,这事儿就了了,这就叫潜意识的意识化。她不用回去,她回去干啥,我们俩一说这事儿就结束了,她肯定是年年还回去,但是她问她爸这个事儿就勾销了,再不用操着心了。我们俩还算是能够敞开交流的,我那天也是冒险就这么说了一下。没惹你生气吧?这个就属于什么呢?怕没爱,怕那个谁变心。你家里头有时候出矛盾,猜疑心重,这都是一些小事,然后就闹矛盾,就过不到一块儿去了,其实一开始是什么?是对那个爱的信心不足。因为自己不足嘛,疑心生暗鬼,然后就倒腾,倒腾、倒腾,最后把对方给倒腾毛了,是不是啊,就真的出了事了。就是这样的思路,就得层层的去找,找到哪儿算哪儿,是吧。心理学空间G8AE-A1Pf$wX3Xz!VO

-\^7p$Z | p(@m7}0
/|Q_Q#hff2X0然后呢再往前走的话,就是另一个,就出了新的问题了,就是你跟人打过架吗?自己有点儿不好意思,女孩子嘛,你打过,你厉害,你经常打。你打架的时候是心里头真的不怕吗?哦,事后会怕。你看咱这个不管是男的女的,对不对,在这个世上生活,你总免不了要跟人磕磕绊绊,要跟人争啊,很多都是要跟人争的。你打我,你可能冲动的这一下子打了,你打完以后,你等着,你打我,我回去叫我哥来收拾你,对不对。我叫我媳妇打你,对不对,我男的我不敢打你,我叫我媳妇打你。我这话一说,你回去你就睡不着了。呀,这家伙说他媳妇,听说她媳妇还是个当兵的,明天要是真的来了怎么办呀?对不对,哎,这是一个焦虑。这就是我们说的在竞争中的焦虑,哎,遭报应的焦虑,对不对,吃亏占便宜的焦虑,这个竞争啊、遭报应、吃亏占便宜的焦虑,这个水平就是俄狄浦斯的焦虑。这就是我们明天重点要讲的,明天、后天两天的课程中,我重点要讲俄狄浦斯期冲突和心理发展,这个的话就明天再讲啦,咱就不展开说了。

5Eyo.W0z O~0

vH:m!??lj'q0那么如果这些都没有,还会有什么焦虑?还会有丢人折面子的焦虑,那叫什么啊?道德焦虑。丢人折面子的焦虑就是道德焦虑。还有什么焦虑呢?还有一个有时候觉着找不着北,找不着自己,那有一种惶恐不知所以然,不知自己身为谁,梦里不知身是谁,醒来一看还不知道自己是谁。梦里不知道你身是谁还好理解,对不对,你有可能不是很清楚,如果醒来了还不知道自己身是谁,麻烦大了,这种情况有过吗?有没有过这样的体会?有时候会觉得有一种陌生感,对啦,存在的焦虑,自我瓦解的焦虑。有了这种感觉怎么办呢?怎么办啊?拿个绳赶紧把自己给捆起来,别散架了,这就是我们治疗要做的工作。有自我瓦解感的焦虑,它是一个自体感的不足、不全,那么这个治疗的话,就要沿着精神分析的有一个叫做自恋自体心理学这么一个路数去做,而且需要很长时间去慢慢的帮助一个人去拼凑、体验。

dD+OGE E{0心理学空间E1El6J5|[c

好,以上就是说焦虑呢可能有N个N个的缘由,有缘由的,有表现的,有进入焦虑的那个思路的,所以工作起来是有技巧的。工作起来是有很多点的,而那些点背后会牵扯出相应的类型,并且要去展开,那么这将是我们这个项目会循序渐进的教给大家。今天的讲座是先把这个整个的内容梳理出来,后续每个点都会有扩展。一年下来,相信大家肯定是一个拿的出手的咨询师,再高我就不敢说了,我有这个信心,我跟郝滨老师、海音老师,我们搭档了N年啦,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培训当中搭档了N年啦,教学效果我们对自己有信心,我希望大家对这个项目也要有信心。其它的就不说了,我们就走着瞧。好,我就聊到这儿。心理学空间T;~$m.R#V%N

心理学空间*yX{m*p7]OS

主持人(郝滨):听完了张天布教授这场讲座之后,我觉得我非常喜欢地面讲座。因为可以和一个活生生的,肉做的人在一起,听他活色生香的讲人类的各种情感。(笑声)那么下面,我们来进行一下互动,好不好。我们的时间现在是九点零五啦,我们用一点点的时间,回答一下大家的两个问题。有谁愿意和天布老师互动,可以举手,可以提出您的问题,也可以说一说自己的感受、自己的体验或观点,好吗?

g^a C)X"c `#J@`0心理学空间k ApL)uX zO

(因提问涉及隐私,为遵守专业伦理及尊重个人隐私,此处略去部分问答内容)心理学空间4n @M:} X~~

4MpNE;p^Y |0张天布:其实治疗师经常也是这样的,我也有过痛苦的恨不得不成功便成仁的体验,但是呢仅仅停留在对这些事情的这个情绪性的表达上,没有更像刚才这样再继续展开展开,去说开来更有用。把这个话讨论开了,那个焦虑感就下来了,是这个意思。好时间差不多了,就到这里。心理学空间 ry [)}1[(o Q

心理学空间*R1f \X2~K U;^ Xm;SbJ

主持人(郝滨):我们关注内心的世界,有的时候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当我们千辛万苦的去寻觅一个标准答案和真理的时候,我们往往发现,我们最后得到的也许并不是一个真理或者是一个标准答案,我们得到的也许是我们寻求真理和探索答案的过程。那么非常感谢我们有机会在今天晚上能够一起和大家走一场关心自己心理关心他人内心过程的一个里程,我们感谢今天的相聚,同时呢也期待未来的重逢。好,感谢张天布教授,也感谢谢大家!心理学空间X#B\$wtfk?QR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焦虑
«张天布:精神分析与佛学——相关的一些概念 张天布
《张天布》
心理治疗能从佛学中借鉴什么?»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