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印度急需心理服务
作者: 极北 / 4399次阅读 时间: 2016年5月22日
来源: 知社学术圈 标签: 精神病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d4H-@D:R/|#T5[ y[05月19日,《The Lancet》和《The Lancet Psychiatry》最新报告显示,全球精神疾病患者的三分之一均出现在中国与印度,超过所有发达国家总和。2013年,中国精神疾病患者达3600万,占全球17%,也就是说平均不到40人中就有一名精神病患者。作为世界人口大国,在满足温饱的同时,人民的精神健康也亟待关注。心理学空间|R!D#X0]

心理学空间$?f#kX6zBp/hs2D

心理学空间@]BC5wju x

全球精神病患区域分布图,2013年,the Lancet

(^n#h$?([ {n3Eu0

!Ni1@%J WW$|@0心理学空间Q$u'y#s-~+?VI*h

今天发布的三篇精神疾病相关文章,标志着中印精神健康联盟 (China-India Mental Health Alliance) 的启动。这是两国共同设立的长期项目,中印专家将携手推动两国的精神健康建设和相关服务。该项目由中华医学基金会的资助,并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哈佛大学、埃默里大学、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等多方技术支持。心理学空间e:v&dh E~$T9Wl*w

心理学空间oanU,O5L(m vj xI$mY

现状与潜在未来

+VCa0dR@V0

C&nD.fu$J/S2N0在中国,患有焦虑症、忧郁症、药物滥用、痴呆以及癫痫等问题的病人中,只有不到6%会去接受治疗。这些存在精神性疾病的患者中,有40%从未考虑过寻求专业医生的帮助。在印度,也只有十分之一的人会去拜访医生。相比之下,发达国家的就医率达到70%。

-MAm~9IE0

6s~hn$uU0p0专业医生的缺乏,看病的不便,较低的投入,以及人们固有的羞耻心成为很多人前去接受治疗的障碍。无论在中国还是印度,国家医疗健康预算用在精神健康领域的部分都不到1%。心理学空间L2@M#}^x.m{

心理学空间:]"M@n_

2013年,中国精神病患者达到3600万,印度为3100万。未来十年,问题将更为严重。据估计,到2025年,中国这一数字将增长10%,达到3960万,而印度将猛增到3810万。心理学空间o8e'MkC9A(w;Q@B"G

心理学空间/J~6O'CJ0X

心理学空间 I'v$qq5O G h.I-w@d

中国男性精神疾病年龄分布,2013年,the Lancet
心理学空间Q)Z_&z `9YHo

心理学空间{V ct1Gg|[C7^

Yj:l/u9L0slS!p;g9X0报告中指出,中国与印度的药物滥用问题在男性中更为普遍,存在药物依赖问题的男性是女性两倍之多,而过度酗酒的男性几乎是女性的七倍。心理学空间't;Wp3l/j/HA[

2q.t;p2U nW,}0痴呆症也是两国越发凸显的问题。据估算,从2012年到2025年,中国痴呆症患者将从350万增长到540万;而在印度,这一数字将从170万增至320万。

|9`:n~\]2k0心理学空间(]}^3D4SuD

需要说明的是,中印两国都有着流传已久的传统医学,比如印度的瑜伽和我国的中医。文化、信仰、经济和安全性等因素使很多患者会寻求传统医疗手段。为弥补精神疾病医疗资源的不足,现代医学应与传统医学相结合,共同为患者提供多种途径的帮助。

w kh#^"n0

at)x4Hv!b,a/t0专家意见心理学空间5S)t DByl'u]'D

心理学空间tE7D&q&E.x

,j1XFq c Z&y;},I0
费立鹏教授,图片源于网络

'z1O8| SR3R&s^:M0

!Zp'Q+m&b.p0心理学空间+x5@%x8v9GT9k0h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危机干预研究室主任费立鹏教授 (Michael Phillips) 介绍:“中国在2012年正式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旨在规范精神障碍患者治疗、保障精神障碍患者权益并促进精神障碍者康复。同很多国家一样,目前的主要挑战在于调动各界资源以充分执行法案中所规定的措施。中国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对那些未确诊和未治疗的广大精神疾病患者提供免费医疗。但由于农村地区的医疗资源不足,这项努力尚未完全达到效果。而其他相关问题也有待解决:比如患有焦虑和抑郁症的患者很少会去寻求治疗;医疗体系对于广泛存在于男性中的酗酒问题还未给予足够的重视;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中国将面对更多的老年痴呆患者。”

y-s'}*V5b?!Y D0心理学空间iD!]9R|\k)q

J\DQOn Y0
图片来源 the Lancet

%?*Mp)RQ?0

-{/NW,f h2zK0心理学空间p-Gj1X%CX"S%s

印度公共卫生基金会Vikram Patel教授表示:“尽管印度有着较先进的精神健康管理办法,但实际的执行情况比较零散,尤其在农村地区,存在较大的医疗缺口。研究人员已经针对这一差距提出意见,比如让一线工作者实行任务分担,还有调动社区力量等。我们还要将传统医学等其他医疗手段囊括进来,共同帮助患者解决精神健康问题。”心理学空间&\L+k fonh

心理学空间-be8N6E.b$b?migR

无论中国还是印度,这样普遍的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需要上至国家下至个人的共同努力。病人不愿意去医院看大夫,这一方面需要改变人的观念,一方面可以发挥社区的作用,推动社区医疗服务。对于农村的问题,则更需要政府和各界的支持,保证人力和医疗资源的到位。

g3zL:i[0心理学空间,c4o&ky]hc

The burden of mental, neurological, and substance use disorders in China and India: a systematic analysis of community representative epidemiological studies心理学空间&`Z8I D(H3h

心理学空间.ZMF8^3P3WyJg'iW[

DOI: http://dx.doi.org/10.1016/S0140-6736(16)30590-6

_ ]ZI$h | jyJ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精神病
«面具和公主冕:公主和超级英雄文化如何加强了性的商品性和男性的可替代性 科普新闻
《科普新闻》
儿童大脑如何对母亲的声音做出响应»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