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释青少年如此痴迷于社交媒体?
作者: Anna Almendrala / 7492次阅读 时间: 2016年6月08日
来源: 陈明 翻译 标签: 成瘾 伏核 奖赏回路 社交媒体 智能手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如何解释<a href="/psych/action-tag-tagname-%C7%E0%C9%D9%C4%EA.html">青少年</a>为什么如此痴迷于<a href="/psych/action-tag-tagname-%C9%E7%BD%BB%C3%BD%CC%E5.html">社交媒体</a>

如何解释青少年如此痴迷于社交媒体?

社交媒体对青少年的大脑而言,是不可抗拒的。这就是原因所在。

如果你身边有青少年,或者你很了解他们,你会同意这样的事实,他们似乎总是黏着他们的智能手机——或者更确切地说,是黏着手机中包含的社交媒体平台。

但是,当我们轻易的取笑青少年痴迷于Instagram,Snapchat以及大量的我们不知道的APP应用的时候,有新的证据或许可以解释其原因:神经学家发现,似乎所有这些对社交媒体流的“点赞”可能令成长中的大脑特别陶醉。

在第一项研究中,来自加利福尼亚洛杉矶大学的科学家们扫描了正在使用社交媒体的青少年的大脑,他们发现,每当青少年看到一个他们的获得了很多“赞”的照片时,大脑中与从事奖赏的某一个部分同时活跃了。”

研究人员还发现,这些“赞”有一个累积效应:当同龄人喜欢一张照片,青少年更可能喜欢的照片本身,而不管其内容如何。

几乎90%的美国青少年说他们至少使用了一个社交媒体网站,71%的青少年说他们至少使用了2个网站。这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有一半的青少年对自己的设备上瘾了。其他研究发现,来自社交媒体的压力可能与青少年中增加的抑郁焦虑的风险有关。

虽然目前的脑扫描研究并没有深入探究到这些领域,但它确实提供了一下线索:为什么社会媒体对青少年而言是如此不可抗拒,甚至也许在他们面对负面情绪感受的时候。

脑扫描研究的主要作者、UCLA大脑地图中心的研究员Lauren Sherman说“青少年如此活跃的使用社交媒体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他们真的敏感于这些喜欢的东西......他们对同龄人在网上所做的,也非常敏感。”

Instagram“点亮”的大脑奖赏系统

Sherman及其团队招募了32名青少年,年龄在从13岁到18岁,参加了一个类似于Instagram小型的、以图片为基础的社交媒体。他们要求这些年轻人从他们自己的Instagram账户中提交40张照片作为种子,然后将其中的148张照片给他们展现在计算机屏幕之上。

研究人员告诉参与者,照片流已经被其他50名青少年看过了,这些少年也是参与研究的一部分,而且这些照片在这些青少年中赢得了很多“赞”。(在现实中,研究者们自己已经对这些照片点了“赞”)。

青少年参与者在他们的磁共振成像扫描研究中看到的一些照片

当青少年看这些照片时,研究人员用核磁共振仪对他们的大脑进行扫描,并观察到了他们大脑刺激区域的一些图像。例如,当一个参与者看到自己的照片已经获得了大量的“赞”的时候,大脑中与社会活动和视觉有关的几个区域被点亮了。

尤其特别是,一个被称为伏核的区域特别地活跃。研究者注意到,当一个人做一些诸如吃巧克力或赢了钱之类的高兴的事情的时候,这一区域关联于奖赏并被点亮了。这表明,用“赞”验证的体验,是非常有意义的奖赏。

伏核,绿色的高亮的部分,是“大脑的奖赏回路的枢纽”,当青少年看到他们自己的照片或“赞”的时,它就亮了。

另外,当研究人员要求青少年选择照片点赞时,他们发现,当一张照片有大量的赞的时候,青少年在对这张照片点赞的时候很深的影响。

为什么青少年尤其会受到影响

过去对伏核的研究表明,相比于孩子或成年人,当涉及奖励活动时,青少年大脑中的这一区域尤其活跃。在伏核收缩之前的青春期,伏核长到了最大的尺寸,这就是为什么“当你在十几岁青少年的时期,无论你是和朋友在一起、还是做爱、舔冰激凌,或是在一个温暖的夏日傍晚在敞篷车里一路向前,听你最喜欢的音乐,这些都会觉得这些都很好”心理学教授 Laurence Steinberg在2015年纽约客的一篇文章中解释了青少年的大脑。

Sherman said说,伏核的过度活跃和大小可以解释以下的一切,从青少年冒险行为,到他们在倾向于作出不好的决定时寻求强烈快感的行为。它还可以解释为什么青少年会感到如此猛烈地连接于来自社会媒体的奖励。

当然,青少年一直渴望从他们的同龄人中获得确认,而且,早在成为每个人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的社交媒体之前,他们很容易被他们的同伴所以影响。

舍曼解释说,与社交媒体不同的一件事情是,它以点赞的数量为标准,对一个单一的图片提供了同辈认可的一个量化的评估。对图片的“点赞”提供了一个直接的,有形的点燃了青少年大脑的奖励,点赞行为和伏核一样,对每一个快乐和幸福引入了过度的反应。

“这就是社会媒体更引人注目的原因之一,”她说。“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青少年觉得它很有趣。”

社交媒体影响力不全然是坏事

舍曼解释说,这些研究,以及其他研究结果并不意味着访问社交媒体必然会伤害青少年。

她的研究发现,青少年被他们同伴的“点赞”活动所影响,无论照片中的主题的是怎样的:中性的,积极的或是“危险的”(例如,饮酒或吸烟),这意味着,同伴可以任何的方式去影响。

舍曼说,如果你是一个痴迷于社交媒体青少年的父母,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受到了负面影响。然而,父母应该意识到他们的孩子在线于社交网络,可能比他们的日常的友谊更为广阔,他们的孩子可能是从更大的游泳池获得比父母会认为的更多的影响。

“同伴的影响是一种不可知;它可以是一个好东西,它可以是一个潜在坏事情,”舍曼说。“最终真正重要的是青少年在网上看到的是什么,他们的同伴张贴和喜欢的是什么,如果这些都是亲社会,积极的行为。”

从更多的角度鼓励青少年如何使用他们的设备获得一个健康的关系,看看专家对父母提供这种违反直觉的建议:反思时间的限制,对你和自己智能手机的关系保持诚实,并且,触及到问题的根源——抑郁,焦虑或恐吓——这可能是有问题的社会媒体使用中背后的原因。

这项研究发表于心理科学杂志上。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成瘾 伏核 奖赏回路 社交媒体 智能手机
«贝克建议整合理论抑郁症 科普
《科普》
敬畏的心理机制»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