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令人惊讶的幸福科学
作者: TED / 6031次阅读 时间: 2016年8月03日
标签: TED 幸福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dj sl!H0

a3u/a,e B&\0
The surprising science of happiness 
心理学空间0?t"CT3k DR!k&o

h+b(F!H*cTB0

5dQP tHa6Fr0心理学空间v%}K1ib(B:YPu
0:11心理学空间c8_B#g9iaf%R2C}

心理学空间B:DyeNw+w

大家每天都在做决定;谁都想知道 如何做正确的决定——无论是金融、 烹饪,还是职业、爱情方面。 那么,如果有人能指导我们 每次都做出正确的决定, 那将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才能。

4K {/IU&K${#s0心理学空间,r1lMa(SY.jJu%q

0:28心理学空间7ug9{ |P,O*p8zx

心理学空间-S L6W"quN wt*SN(n

其实,早在1738年, 世人就见识过了拥有这项才能的人, 他是荷兰学者丹尼尔·伯努利 (Daniel Bernoulli)。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 这是怎样一种才能, 我还会告诉你为什么即使知道 其中的道理,也不会事事顺利。

@k JF6o'nR6O1w0

{1TSlY2]9q\00:46

"@5J+HjU OL\0心理学空间#`|L/dk wd"{+r#H

这就是伯努利的思路, 最原始的表述。 如果这看起来像希腊文字,是因为, 嗯,这确实是希腊字母。 虽然翻译成英语后 没有原文那样精确, 但基本上诠释了伯努利的 主要思想——那就是: 我们任何行为的预估价值—— 或者说期望能得到的好处—— 是两样东西的乘积: 一个是成功的概率, 另一个是成功所带来的价值。心理学空间sv[&N)jK

$G`Tz m,`#])@01:18

G V7^$q$~*D.U P0心理学空间?r#i OY%B5r

从某种程度上说, 伯努利想表达的是 如果我们能预估 这两个因素并将其相乘, 我们就总能够 预测自己的行为。心理学空间(hICpI)q@3R

6^dq5pK0^Ax01:26

v W0rcY4o)rpg7E0心理学空间 B*bH$Upo P#\o"Po

而这个简单的等式, 即使对于你们中间 不喜欢等式的人来说, 也是非常容易理解的。 举个例子:假如我告诉你, 我们来猜硬币,我扔一枚硬币, 人头朝上,我输你10美元, 但你必须先付给我4美元才能玩。 很多人会说,好啊,我跟你玩。 因为你知道 你有50%的赢面, 而赢了能得到10美元, 两者相乘得5, 要比你付的4美元多, 所以当然要玩儿。 统计学家们称之为“完美赌局”。心理学空间\ lg\!kWVO*~y

+R5i8Bo_B02:02

FI]!i%dWsAS0心理学空间6Y}i i9M,V)vF:~

在丢硬币的游戏中,道理很简单。 然而在日常生活中 就没那么简单了。 人们预估这两件事情的 水平都很差。 而这正是我今天要讲的。

.C3gy,iS0心理学空间 ?:~!nhv`F

2:15心理学空间wv*q5d Z4t0Id#oq

FVV)s;vH&vQ0人们做决策时 会犯两种错误, 即错误地估算成功的概率, 和错误地估算成功的价值。 我们先说第一种错误。 计算成功的概率貌似比较容易: 1个骰子6个面、一个硬币2个面, 一叠扑克52张。 谁都知道抽到黑桃A, 或者丢硬币 人头朝上的概率。 然而事实证明, 实际情况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人 在赌博上的花费—— 更确切地说是赌博输掉的钱—— 比其它所有娱乐活动 花费的总和还多。 其原因就是, 概率并不是人们计算的那样。

1fc |h$s-a_u @2C#i0心理学空间8D6D)SId

3:01

K-^.U n1p+Z#j G)LV0心理学空间P!H~l7WxS

人们如何计算概率呢? 说到这里我们先要 讨论一个关于猪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你们觉得 任意一天,在牛津镇上 被链子拴着的狗更多, 还是猪更多? 你们都会说:当然狗更多。 大家得出这个狗比猪多的 结论是因为 你们迅速回忆以前 曾经见过的被拴着的狗和猪, 很容易就想起见过狗, 但好像没怎么见过猪。 所以每个人都会假设 既然能快速地想起见过狗, 那被拴着的狗就应该更多些。 凭经验判断通常是对的, 但有时候却行不通。

,[U5Y~%[k0

#bR^/a f03:39

cu?/} A nm0心理学空间0Y3EtQ8dyY+Y:SY2]

再拿猜字游戏举个例子。 哪种4个字母的单词更多, R是其中的第三个字母, 还是第一个? 你又开始迅速回忆, 很容易想到 Ring,Rang,Rung, 很难回忆出,Pare, Park: 至少要慢很多。 但实际上,在英文中更多的是 第三个字母是R的单词。 想到这些单词要慢一些, 并不是因为它们不重要、不常见, 而是因为我们的大脑是 根据首字母回忆单词的。 你发出一个S音—— 就能想起一大串单词来。 就像字典一样; 而根据第3个字母去查单词 往往很难。 所以这是一个例子, 关于大脑的反应速度 能暗示你某件事概率的大小——

/Q\+IA#QH~$t0

Z)Kjye+\$Iy-i04:30心理学空间k;F!P u.qHy3t^H

心理学空间'Fe0K7K?2PwW8s

这个结果将把你引向错误的道路。 而且不仅限于填字游戏。 例如,当美国人被要求预测 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死法 发生的几率—— 估计每年每2亿美国人 当中的死亡人数。 这些被调查者都是 跟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要猜测因以下原因死亡的人数: 飓风、烟火、哮喘、溺水。 然后和真实发生的数据对比。心理学空间$Cfz+t:a

心理学空间 C0s7~2O:z Vm

4:54

4U4j'c}$N e0心理学空间@6?.qe5O pPP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出现了, 首先 两项数据大大超过实际值: 飓风和烟火。 两项数据又被大大地低估了: 即死于溺水和哮喘病。 为什么呢? 你什么时候在报纸的头版上读到过 “男童死于哮喘”? 这条新闻非常无趣, 因为它太常见了。 而大家却很容易想起来 曾经看过的电视或者新闻中报道 飓风摧毁城市,或者某个倒霉鬼 在国庆日被烟火崩掉了手。 因为对溺水、哮喘报道的不多。 在我们头脑中的印象不深, 所以 我们大大低估了这些事件。

$B_,|Lq%u0

U V,{W)L+z`05:36心理学空间;fv_)_]3ij)W5`5m5l2N-G

心理学空间0y5`0@3uic}rk B

实际上,这就好像“芝麻街” 游戏中的这个问题: “以下哪个选项与其他不同?” 理所应当你会觉得 游泳池跟其它的都不一样, 因为游泳池 其实是最最危险的场所! 你们在游泳池中死亡的概率 比其它三个的总和还高。

T&gc6~"eT J0

w-?(rUfJ/n05:55

:J0q g3K$E2vl;Pr0心理学空间6{0EY"A2T q5Pod

买彩票是一个绝佳案例—— 可以很好地测试人们 计算概率的能力。 经济学家——你们中间买彩票的人 请原谅我这么说—— 至少经济学家们, 认为买彩票是一种 为愚蠢交的税,因为买彩票 中大奖的几率, 几乎和你直接用马桶 把钱冲掉是一样的—— 起码这样还不用你费力 跑到商店去买一趟。

n1Xef-Q.qPA0心理学空间-O1ZW%`+n

6:23

nBdk$u'iS@#i{/J0

^5B.J#m.K0究竟为什么还有人买彩票呢? 有很多种解释, 但其中有一个一定是 我们看到了很多赢家,对吗? 有一对夫妇中了头彩, 或者Ed McMahon在你家门口, 拿着巨大的一张支票—— 我完全想不出要怎么花掉这笔钱。 我们在电视里面看到过; 在报纸上也看到过。 但你什么时候看到大规模采访 买彩票输了的人? 实际上,如果我们要求电视台 在采访每个赢家的同时, 对每位没有中彩的人来一个 30秒的采访,那么这1亿位 上一个彩票开奖后的输家 将要花9.5年的时间 不断地告诉你说: “我,输了”,“我,输了”…… 如果你看了九年半的电视—— 不休不眠—— 看到一个接一个的输家, 然后最后的30秒钟有一个 “我赢了!” 你买彩票的可能性就会小很多。

*?bm G F,z]0

1h6kI&K |x$k gh07:17

8yTW [kHb D3S7q v0心理学空间&q%_^uSE9SY

现在我证明给你们看: 这里有一个小彩票游戏。 一共10张。 其中的9张已经卖给了不同的人 1张彩票1美元,如果你赢了, 你将得到20美元。 这个赌局怎么样? 按照伯努利的逻辑, 这个彩票的期望回报是2美元: 那么你应该去买。 而且大多数人都会说, “嗯,我要买”

J8_,KTw.S6M0

#U*AR+gzx+D)P`07:39心理学空间u {Gf Wk9ylh6Z@

`4]r)@#Vh^L0现在我稍稍改变一下条件: 设想其它9张彩票都卖给了 一个叫Leroy的胖子。 Leroy有9张,还剩下1张。 你买不买? 大多数人不会买。 其实赢的几率并没有变, 但很容易就能看出谁会赢。 显然Leroy会赢,对吗? 你现在不敢说, “我和其它人一样有机会赢”, 显然你的赢面不可能和Leroy一样。 所有彩票都被一个人买走的事实 改变了你的决定, 即使这对概率丝毫没有影响。

*H8[^5rGk0

5a9i} L J)q08:13

bd0Ye?a1Q:j0

{)aD}7x0估算概率也许看起来比较复杂, 但是相对于 估算价值来说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估算价值即试图说出某东西的价值, 我们有多喜欢它。 它给我带来多少快乐。 我想多谈谈估值的误差。 麦当劳的一个“巨无霸”值多少钱? 值25美元吗? 大家的直觉都是“不值”—— 你不会花那么多钱去买它。

(aju-M7V-j0

,f7E0c7g S5[A?08:37心理学空间 _0U^1p ^*s/A0kns

心理学空间pTntEopr

然而,决定一个“巨无霸” 是否值25美元的前提 是你要问且只问一个问题: 我还能用这25美元做什么? 如果你曾经坐过长途飞机 去澳大利亚, 而且你知道飞机上不提供食物, 当坐在你前排的人打开了一个 麦当劳的盒子,那诱人的香味 飘过椅背传到你鼻子里,你会觉得 这16小时里25美元做不了其它事情, 我甚至不能把它烧掉—— 过安检的时候打火机被没收了! 突然间,花25美元买一个“巨无霸”汉堡 成了一笔划算的买卖。心理学空间L2p2Pj y O

心理学空间\.N^CW D

9:10

U1lB)E By0

J3wK n j`"n0反过来, 如果你去一个贫穷的国家, 花25美元就可以买一顿丰盛的晚餐, 那么“巨无霸”就显得贵得离谱了。 那为什么大家在我说出 特定条件之间 都认为答案应该是“不”呢? 因为大家在比较 从前买的“巨无霸”的价格, 而不是问自己一个问题, “我还能用这些钱做什么?”, 与其它可能的消费比较, 你比较的是“过去”。 这是人们很容易犯的常规性错误。 你想的是,曾经花3美元买巨无霸, 现在要花25美元,简直是岂有此理。心理学空间`j5Bt P!N9o(n~q

心理学空间V j({}9O!JtI

9:43

U pb)u/e!p0

GF.?8b@O&L0这是错误的,我可以给大家证明 这个错误所导致的非理性行为。 例如,当然了, 这是一个在市场营销中 非常常见的把戏, 告诉你一样东西曾经非常贵, 然后买下这个东西就显得很划算。 我们做过一个试验, 考察人们对两种工作的看法: 一个工作承诺你第一年6万, 然后5万,4万, 这个工作每年都会减薪, 而另一个工作则承诺你加薪, 人们会更希望得到第二个工作, 即使知道 这个工作挣得少一些,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觉得减薪比加薪糟糕, 即使减薪期间的总收入更高。 另外一个例子。心理学空间+c!C H+a ?jSC2E

n5["}e\i.r010:26

0Hi;l Il*@7p0心理学空间~ G k:pk3J

有一个2000美元的夏威夷度假套餐, 现在只卖1600美元 假设你想去夏威夷, 你会不会买这个产品? 大多数人是会的。 现在稍稍改变一下, 2000美元的夏威夷度假套餐 现在只卖700美元, 你决定再考虑一个礼拜。 但后来你去旅行社的时候, 最好的价格已经没有了—— 现在需要1500美元。你会买么? 很多人都会说:不会! 为什么?因为曾经只卖700, 而我绝不会花1500 买上周还是700的旅游产品。心理学空间&@a%y)d l@ q

~d-U+qx1_N010:58心理学空间IB%Z~x@"sL

u []"m"M2TS1IVU0这种”比较过去“的倾向 使人们放弃了很多好交易, 换句话说, 一个从前有更好价格的交易即使 现在仍然是一个好交易,也不如 一个曾经更烂的差交易能打动人。

iOn2Di0[ edL7d0

Gt Hx;h\011:11心理学空间O^c {I

^l VF+@r0还有一个例子, 说明“比较过去”如何 迷惑了我们的眼睛。 假设你要去剧场看表演。 在去剧场的路上, 你钱包里有一张票, 是花20美元买的。 你还有一张20美金的纸币。 当你到达剧场的时候 发现你在路上把票搞丢了。 你会花剩下的钱再去买一张么? 很多人会说,不会! 现在,我只改变一个条件。 你在去剧场的路上, 你钱包里有两张20美元。 到达剧场的时候发现丢了一张。 你会不会拿剩下的20美元去买票? 当然会!我去剧院就是要看戏的。 跟我在路上丢没丢20美元没关系。

B#p&njh3`0e0心理学空间v}6\ J-q;`|'vf

11:50

emM+x2r?v0

G-\LeGL5Ynv0如果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 还有另一种简单的解释。 (笑声) 在路上,你丢了一样东西。 在两种情况下, 这个东西都是一张纸。 一张纸上有美国总统头像, 另一张没有。 这到底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是,当你丢了票的时候, 你会这样对自己说, ”我不会为买样东西花双份的钱。“ 你将现在的花费——40美元—— 和原来20美元相比,会觉得不值。 比较过去会导致很多问题, 行为经济学家和心理学家 认为这些问题 会影响人们对价值的估算。 但即使不”比较过去“, 而去比较其它的可能, 我们还是会犯类似的错误。 举几个例子。

3h+lp+u%y5k1B#b0

mEo0M4sm%L#j012:38

L [&dj,Z__|6[0

&N$H%Gn9rJ0“比较”有一个特点: 当一样东西和另一样东西比较时, 它的价值会改变。 所以在1992年的时候,乔治布什, 对于我们这些 政治上站在自由主义一边的人来说, 他好像不是一个理想的人物。 突然间,我们又非常盼着他复出。 (笑声) "比较"改变了我们对他的看法。

sI-y6N#E/}A(y0心理学空间%X)Z3X&x!N2i

13:03

ZMD4r;w{;O0

7]!N6E-A1r[AC2w-]1J0当然,零售商们早就 懂得这个道理, 他们利用这一点使你—— 不知不觉花掉更多的钱。 当你走进一家红酒零售店, 要买一瓶红酒, 你看到了红酒的价钱: 8、27和33美元,你会怎样做? 大多数人不会买最贵的, 也不会买最便宜的。 所以他们选择价格适中的。 如果你是一个聪明的零售商, 就会放一个最贵的商品在架上 即使根本没人买, 因为相比之下33美元的红酒 就显得没那么贵了。心理学空间NW$RC-cq

-EQW4m9^5Z$vS013:35

c3L~A9w9iP0sf}0心理学空间Is2Q7u kp/X }

其实这些你们早就知道了: “比较”可以改变价值。 但问题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