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康与一例严重精神病个案的会谈过程全记录
潘恒 作者: 潘恒 / 3495次阅读 时间: 2016年8月06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豆瓣链接:https://www.douban.com/note/574575250/

(T:\OKl0HO^0

雅克.拉康与杰拉德.鲁梅华的会谈
译者:潘恒

o;p K9tK5FaFIKu;N0

hiA9H-z(u&`6faL0注意:在下文中,我们给出拉康与这个病人(文章中的谈话者)的会谈记录。当然,出于一些你们容易理解的缘由,文本中的名字并不是这个病人的真名。不过,构建这个名字(Gérard Luméroy),为的是保证当事人能继续他使用姓氏来进行文字游戏。此外,由于鲁梅华当时的情况很严重,所以整个谈话中会有许多话语中断现象,给阅读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此次会谈过程,即临床演示,为拉康派精神分析家训练过程中必备部分。整个过程的记录事先得到了杰拉德.鲁梅华本人的许可。心理学空间JF2\n_td(Cw

心理学空间_ m}fPTvm

拉康医生:请坐,亲爱的。您在这里已经感受到了最强烈地关心。我的意思是大家真得很关心您的情况。您已经与切赫马克(Marcel Czermak)先生以及杜阿梅乐(M.Duhamel)先生谈过了。许多问题也变得更清晰一点了。跟我谈谈您吧。我找不到不将发言权交给您的理由。您很清楚地知道您所经历的。心理学空间y,O#](u0c7b)L

4hDBSC"z(s'j2m0杰拉德.鲁梅华:我还不太确定。心理学空间s8PdN4{Z3C^R.L

r1N'?0g0~ G Cn s0拉康医生:您还不太确定?请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心理学空间5yI |iER:e

0y@9a)\\0杰拉德.鲁梅华:从语言的角度来看,我是有点分裂的;分裂于语言层面上;分离于梦和现实之间。在我的想象中,这两种世界是等价的。在世界和现实(人们所说的现实)之间,不存在孰高孰低。这导致了一种分裂。我一直处于想象力的涌动中。

W0kKv,Z?7L|i0心理学空间"WA)|o,AX

拉康医生:请跟我讲讲您的名字。因为Gérard Lumeroy,这不是…

Fs\"H:uu tFf d.V0心理学空间 J!qo3nhO&{2S

杰拉德.鲁梅华:是的,我分解了它…又重新获得一个…在知道雷蒙德.胡塞尔(Raymond Roussel)之前…, 在我20岁的时候,我在学习高等数学…此后,我对物理现象很感兴趣;大家经常讨论智力层级及其亚层级。将这些与语言进行对比…语言可以呈现出各种层级与亚层级。比如,就我的名字来说,我将它(Gérard)分解成Geai( 一种鸟,松鸦)和Rare(稀有、珍品)…

I.`j;qUq9V0

R5fkR;v+x0拉康医生:Geai Rare…

u w0OK4c;c0心理学空间&PNK!?5{ mAQ

杰拉德.鲁梅华:我用一种有趣的方式分解了它。我分割我的名字为的是创造出新的。我没有读过雷蒙德.胡塞尔的作品,它们都有点…我要跟您说的是…心理学空间FH!c s3K;u {k

H"V6M }N4X(x%|J0拉康医生:因此,是什么呢?您所经历的东西…您所说的「被强加的言语(la parole imposée)」”, 在您看来是指什么呢,是什么意思呢?心理学空间vd%L6X#U&[

心理学空间b;M6MZ8wB4]O

杰拉德.鲁梅华:「被强加的言语」是指「强加于我的理解力之上的东西」的突然涌现,并且它没有任何通俗性的意义。这就是一些突然出现的语句,并不是自反性的(réflexives),也不是被思考出来的,而是属于突然出现的维度,并表达了无意识

jyyr(~0

t P kw3Z iSeO0拉康医生:请接着说下去…心理学空间i p+Poz i ^

OQBY7zy0杰拉德.鲁梅华:…突现出来,就好像我是被操控了一般…我没有被操控,但是我自己无法解释清楚;我难以向您讲清楚;我难以界定这个问题,难以讲清楚这种突现。我不知道它(这种突现物)为什么出现,强加在我的脑袋里。它突然就出现了:““您杀死了一只蓝鸟”,“这是一个无序的系统(un anarchic system)”…在日常语言中这些句子没有任何合理的意义,强加于我的脑子中,强加于我的理解力之上。还存在一种平衡性(un balancement)。在和杜阿梅乐医生谈话的时候,我有一个「被强加的语句」,它是这么说的:“杜阿梅乐医生是和蔼可亲的”;然后我又有一个出自于我的平衡性的句子,一种反省,一种介于「被强加的语句」和自我之间的分裂性,一个自反性的句子,我说:“而我,是个疯子。” 我说:“杜阿梅乐医生是和蔼可亲的”——「被强加的语句」…““而我,是个疯子。””——自反性的句子。心理学空间W)b&f t T}

心理学空间 h |tM:sg0r's&O

拉康医生:请跟我讲些别的例子。心理学空间0w@SlDLMnX'])W

U0m'P4~.AL?;a0杰拉德.鲁梅华:尤其要提的是,我有时非常羞怯,非常有攻击性。我经常倾向于…心理学空间5U4UBY1_I

心理学空间+C] j7d+QAW R

拉康医生:您有攻击性,这是什么意思?心理学空间 H*H!uZ$sN*y&a

8~nk)ol;t0杰拉德.鲁梅华:当我遇到敏感的人际关系时,我的内心会有攻击性…我不能再说这个了…心理学空间Av s Yw OZb/]3v

心理学空间1Brr*I.q'i~sD

拉康医生:您会成功地跟我说出它的,以及它是怎么发生的。

E ~[*~X#n/?j0

?pQ`Uj0杰拉德.鲁梅华:我有一种补偿倾向。我是有攻击性的,不是指身体层面的,而是指内心中的。在「被强加的语句」层面上,我倾向于进行补偿;我倾向于收回「被强加的语句」;我倾向于认为每个人都很好,每个人都很美,总之…而有的时候,我有一些富有攻击性的「被强加的语句」…

*I x2vHku0

[6KC(W3qF+D kkg0拉康医生:不着急,慢慢地理清头绪。心理学空间C1U _HC2Rz@d3^3}

\'X#\!Z4|'U%n0杰拉德.鲁梅华:这些声音有许多层面。

M&ExUsxX~0

6kO0HE#BDd0拉康医生:为什么您把它们叫做声音呢?心理学空间]8etzA3d^ b

&H}:|p6NPM0杰拉德.鲁梅华:因为我听到了它们,我在内心中听见了它们。

"R{V w3P0心理学空间VqP7J*J!N5G'z

拉康医生:确实。心理学空间+QhrI`_'b/E3|E;m

心理学空间%?'b^0`g/o-Z

杰拉德.鲁梅华:因此,我是有攻击性的,在内心里我通过心灵感应听到那些人。有时,我有一些没有意义的突然浮现的句子,正如我刚才所做的那点解释一样。

_m/_9OO(UD+hv0

Cn OYVmI0拉康医生:请举个例子。

N$vyqL k0

O M1U8hR0杰拉德.鲁梅华:“蓝鸟要杀死我”;“这是一个无序的系统”;“这是一场政治性的谋杀(assassinat)…政治性的施舍(assistanat),”,这里涉及到“assassinat”和“assistanat”这两个词之间的缩合,唤起了“assistanat”这个概念。心理学空间d)_r;F Dwm

;zpo K@#n0拉康医生:什么唤起了一个概念…请告诉我,人们不是要暗杀您?

2? hum+k0心理学空间D p*H ouJ^$k

杰拉德.鲁梅华:不,人们不是要杀我。我继续讲这个问题——“一种无意识的收回”。有时,我有一些突然浮现的句子,它们具有攻击性,在日常语言中没有任何意义;有时,我要收回这种攻击性,并且我倾向于认为所有人都很好,都很美,等等。这使一些被我称作圣人的人们享尽上天之福(béatifier),也将其列入圣品(canoniser)。我有个同学,名叫芭芭拉。这(收回攻击性)使她成为圣“芭芭拉”。圣“芭芭拉”是一个突然浮现的句子,而我,我处在一种攻击性的句子中。我总有介于上述两种互补情况之间的这种分离性,且遵循着时间的影响,它们不是同一维度的,一个是突然出现的,另一个是自反性的。心理学空间$XCJ4^7Iq

心理学空间#B g5Y;{h.}h.uC@

拉康医生:是的。如果您愿意的话,请更确切地谈谈突然出现的语句。它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但愿)这不是一个很傻的问题。

[2^"V.].i,j1rvF0

/H1?!uXn#rX.K#j:y0杰拉德.鲁梅华:不,当然不是。在我做…的时候起,1974年3月,有人从我这里诊断出类偏执型的妄想(un délire paranoïde)。心理学空间_EN8ytm$U

A)B9v8`X'H8S0拉康医生:谁说的,类偏执型妄想?

:s$r1m(Wcb0

/r8ESl;R yY2O0杰拉德.鲁梅华:那时的一个医生。并且这些突现的语句…

OEb,Rf G2rJ0

;aq8[R |0拉康医生:为什么您把目光转向(某某*)先生?心理学空间E'Fa7K*D

`^\ vRu0杰拉德.鲁梅华:我觉得他在嘲笑我。

,]w\/r-iGx q0

h m8m"g bA5y0拉康医生:您感受到一种嘲讽式的神情?可他不在您的视野范围内啊…心理学空间3TtE4a#n?qi3T

*Z z#sbcN ym }0杰拉德.鲁梅华:我听见了一个声音,我觉得…心理学空间)mB+^T#Sd[u3vA

心理学空间 Hjg1S T

拉康医生:他一定没有嘲笑您。我很了解他,他肯定不会嘲笑您。我们的会谈对他来说很重要,相反,他刚刚发出的是这种声音…。心理学空间&qY3~abm[

1J&_7apU7YERi0杰拉德.鲁梅华:我从他身上感觉到了某种精神性的理解。

,C$[4` t3GuZ(MO0心理学空间:_x |,F:^z0w"[

拉康医生:是的,我也这么认为,这才是他的态度,因为正如我跟您说的,我认识他。此外,我认识这里的每一个人。如果我不能完全信任他们,大家是不会让他们来的。好吧,我们继续。心理学空间A,tUz:O

心理学空间(]3}6G7cA!O `V8S

杰拉德.鲁梅华:另一方面,我认为在词语之外,言语可以作为世界的力量。

zh]OhItL$S0心理学空间O2[E&q-_s8n

拉康医生:确实如此,尽力去思考这点。您刚才已经说了或发表了您的学说;并且,事实上,这是一种可恶的蒙骗,…样的事情是…心理学空间xgS g'R3?AS5e

心理学空间2_Bk0TJ&XSV9R

杰拉德.鲁梅华:一方面,存在一种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非常简单的语言;另一方面,还存在一种具有想象作用的语言,在其中,我与现实或真实(réel)相分离,并把我与周围的人分隔开来;这是最重要的;我的想象力创造一个所谓的真实世界,但是是完全分离的。此外,这些「被强加的语句」,就「它会突现出来并且有时会攻击别人」而论,其实是介于想象的世界和所谓的真实世界之间的桥梁。

6r#P KS(a V0心理学空间2ee b9g\9l0~

拉康医生:对,不过,其实就您所做的而言,您极好地维持着它们之间的差异。

4M!`Zso0y[k0心理学空间;Y0]l3YY^

杰拉德.鲁梅华:是的,我一个能够很好地区分它们,不过语言、想象力的流动与我所说的并不是同一种智力的或精神的维度;这是一种梦,一场醒着的梦,一个永恒的梦。心理学空间M)l`n(n}"M

心理学空间$LE k"z9KO9wX

拉康医生:对。

(_0Fk&K0] }0心理学空间7d;w-F*[!o'YK

杰拉德.鲁梅华:我不认为是发明。这是分离的,不过这没有任何…我不能…回答您的问题,我害怕自己弄错了。

a/u&}X Jz%RO_0

&~+iH4W{drw0拉康医生:您认为自己在回答时犯错了吗?

&Y~F5{[4V }0

'U2af"]bU3P"s(F0杰拉德.鲁梅华:我没弄错;任何言语都具有法律效力,任何语言都是能指性的,不过表面上看来,首先,它们不具有一种纯粹合理的意义。心理学空间\0|"l'[&qt

F{%ax7T&Xp5]0拉康医生:这个术语,您从哪里得知的:任何言语都是能指性的。心理学空间7r]DQ|*aw

.vb-g#P:VU4E0O0杰拉德.鲁梅华:这是我个人的思考。心理学空间!@}.E{0h;IR(j3fB0x

Zp;m H wpB0拉康医生:原来如此。心理学空间 _(KTU$a6_]|p4C

H,Z VC-X4jv/r0杰拉德.鲁梅华:我意识到了这个分离的世界。

X4PYr(^5|[pQ a0^~m0

Q [+H[F5j5bL0拉康医生:您不确定…心理学空间}-pm'B:c

心理学空间'`]Y%V?9i%L}uD

杰拉德.鲁梅华:我不确定意识到了这个分离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心理学空间 v f2QQB@

2P0wowB'\#|0拉康医生:是否…

x([ A6{?Jx0心理学空间(A u+Y2A9p9b6~

杰拉德.鲁梅华:梦,想象力所构造的世界——在其中我找到了自己的中心,与现实世界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在我想象的世界中,在我从言语层面出发所创造的世界中,我占据着它的中心。我倾向于创造一种迷你剧场,在其中,我是一种导演,既是演员又是导演,而在现实世界中,我只有一种…功能。

4H,O#_ ]+_DH0心理学空间R [-mo_Q8DeM:u

拉康医生:是的,在那里,您不是一个「Geai rare(稀有的松鸦)」,如果真…的话。心理学空间!c b!lW,mT4~dF'c@

心理学空间 ^.EF)z#gK7Q

杰拉德.鲁梅华:恩,「Geai rare(稀有的松鸦)」,是在想象的世界中的。Gérard Lumeroy(杰拉德.鲁梅华), 是通常意义上所说的真实世界里的,而在想象的世界中,我是「Geai rare Lumeroy」。这可能是从我的词语出发…这是第一个,它进行了编码,具有力量,是一种…,我在我的一首诗中使用了一个术语…心理学空间N!GI'w+E |^y3\ O h

心理学空间 @!EZ IOvE

拉康医生:在您的一首诗中?

fT7[`J2~0心理学空间jW \ vx;oQ]

杰拉德.鲁梅华:我是一个孤独圈子的孤独中心。我不知道它是否已经被说过了。我觉得这句诗很棒。我认为它应该由诺瓦里斯(Novalis)说出来的。心理学空间R M[#Q'RB

a{Zb:D [#o H W0拉康医生:不过,这非常准确。

&dG'LPQ0心理学空间f'?5i d$c(e

杰拉德.鲁梅华:我是孤独的中心,一个孤独圈子里的神,一种造物主,因为这个世界是被封闭了的,并且我还不能成功地使它进入日常现实中…一切手淫的人…说到底是创造于内在的梦之上的,我刚说的是手淫者…心理学空间8r4}6X9o ?x'_

心理学空间5q `J Hk zOo

拉康医生:到底,您所想的是什么,在您说完这些后,似乎所涉及到的是这个: 您觉得有一个梦在如此运作着,总之您是受某种梦的折磨。心理学空间F"o J:L6]G

心理学空间'R/Q/Xj"d4\R}W(R

杰拉德.鲁梅华:对,确实有那么点意思。一种倾向,在生命中,并且,要…

u%s{py|5@'I*Le+g0心理学空间^"{YJ-t%u2Ffkb

拉康医生:请告诉我。

O2oq3THD!A9V&mz0心理学空间["ep8OO

杰拉德.鲁梅华:我累了。我今天早晨的精神状态不好,不适宜于谈话。心理学空间"f.c9JG2fJ2]

/S6~hR`/y0拉康医生:因为什么倒霉事情?心理学空间&P0d,p;T ~

y.Ox~i0杰拉德.鲁梅华:因为我有一点焦虑

-j]ej5fl1M0心理学空间`E(e W0|0m){2Q(@z&Q

拉康医生:您有点焦虑,是指哪方面?心理学空间l I Pe6l(YN6fG

.k+sHHo']s.j0杰拉德.鲁梅华:我不知道。我累了。焦虑也突现出来;有时,它和要见一个人有关。另一方面,和您见面,…

flGh ~+I)_0心理学空间m"e[ruy&?9V

拉康医生:和我谈话很令人焦虑?您觉得我一点也不理解您的麻烦?

n&^ QSv f0

&S8s+s*a.So;i0杰拉德.鲁梅华:我不确定会谈能否解除某些事情。有时,我会有一种突现的焦虑,纯粹身体性的焦虑,完全与社交行为无关。

)\h0M*G_"~$z0心理学空间5NxLQ+C:xROo

拉康医生:是的,那也是我进入人群的样子…心理学空间-A,ep1]J(?(X

心理学空间.WR.R-B{ yFp'f

杰拉德.鲁梅华:不,这是…我害怕您,因为我很羞怯。您一个相当知名的人物。我害怕见您。很显然,这作为焦虑…心理学空间/}AH8p8E"w1@])c

iH)R'x#T3fk-v7fA0拉康医生:是的。那么您对这里其他人—这些带着极大地关切来倾听您的人—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NyB6P:J8I n P0心理学空间W4\ rGX4xP

杰拉德.鲁梅华:很压抑。也正因此我难以言说。我感到焦虑和疲倦,并且这堵塞了我的…的倾向。

(U Y#~d0n~u#R1e"h0

;r B%f C"j+s/b0拉康医生:是的,不过,您在1974年见的是谁呢?您刚才提到的那个人交什么名字呢?

kP(N?/c-[5Efh a7U+m0

u)W~8rS6@-U;{!M0杰拉德.鲁梅华:G医生。

W5q,Zn(Bm2J4Sc0心理学空间 ~&O ME,m0]1R

拉康医生:G医生,他不是您第一个看的精神科医生?

/B$R&~0iX%_1f6{0心理学空间Q{Q(Q Jz}e b

杰拉德.鲁梅华:不,是第一个。15岁时,我见的是H教授。

DoR4t.F,e }0心理学空间eA'|m+u5yQ

拉康医生:当时是谁带您去看H教授的呢?

NNL&Tj1}"h4H?)H0心理学空间DY$N}k7qO)}

杰拉德.鲁梅华:我的父母。当时的问题是我反抗我的父母。

Fvo"G ~[r7KR%M0

GpRJ f;Z0拉康医生:您是独生子女?

J1^ m3g1`l6`0心理学空间#qOm)?n

杰拉德.鲁梅华:嗯,我是独生子。心理学空间o;Vf)u!V^D

.K;y |!P3fFh0拉康医生:您的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呢?心理学空间1wv@8h`0u(pm"?r

|#o%`2WM z({.HB/g0杰拉德.鲁梅华:医疗代表。心理学空间E n(c3N ^6J

3|)s4n/V4}*`3u'w0^,{k0拉康医生:医疗代表,这个职务是做什么呢?心理学空间Nwb k*X }Y$a2k A:t.c

Bl6}J!d0杰拉德.鲁梅华:他为一个制药厂工作;也就是拜访医生,向他们展示药品;就是一种代表。

d.z9O1a$]@%\?Fl0心理学空间%{;`0w:zK7L

拉康医生:他在哪个厂上班呢?心理学空间M"k IGD6s r)GV

#l,P [2H W0杰拉德.鲁梅华:L厂。

2w9{1N9uP,q0心理学空间S.|6]:CAIZ&H

拉康医生:您呢,您选对了适合自己的方向了吗?您刚才告诉我:您是学高等数学的…心理学空间ly3h1r%@~+B

,`|1R#euX#nRN0杰拉德.鲁梅华:正是,在S上学。

9p5NZ;?u~ ?7S0心理学空间+t,J2B itc7r

拉康医生:在哪里?

QQOZZ*h1K/a0心理学空间Z W&z Xi_ B

杰拉德.鲁梅华:在在S上学。心理学空间nLMfn%q|i$X

心理学空间vz EI5m P$]-V

拉康医生:恩,请您跟我稍微谈一下您的学业。心理学空间TR!Gf%L3_P

心理学空间6U$b5?H_#Z_!VX/f

杰拉德.鲁梅华:哪方面呢?我过去一直是个相当懒惰的学生。天性使然。我总是倾向于依赖我的智商,而不是靠勤奋。在高等数学方面,我已经放弃了,因为我…。

YJ6| I(k}$m0

9~Z1E T#}oX/E0拉康医生:我…?心理学空间8EZ)~:_[b

R]_` oe0杰拉德.鲁梅华:因为当时遇到了情感问题。心理学空间y YHvC$S3WmD;`)g ?

心理学空间W$|$nD8M(^1t*P@cv

拉康医生:您碰到一个情感问题?

FuL/Y3Vl2T(x$^z0

;ecj6u;BF0杰拉德.鲁梅华:伴随着这个情感问题,我有很多担忧。从11月开始,我开始在S学习高等数学。两个月后,由于情感问题,我濒临崩溃。然后,我放弃了高等数学,因为,在此期间,我得了神经性抑郁

Sa+`XV{1G6[u0心理学空间%|5x6tu Wr:]

拉康医生:您的神经性抑郁联系于…

-bOA"y l!U^;U0心理学空间|}8ix1ZNb

杰拉德.鲁梅华:与情感抑郁有关。

j,o6D'^k9CR0心理学空间tH"}L9Ql/N3rUs

拉康医生:这种情感性的抑郁和谁有关?心理学空间"_oX;F.x/{.H

心理学空间.E3f7NN]BqI9K V

杰拉德.鲁梅华:我在殖民地度假时认识的一位年轻女士。我当时是男教员,她是女教员。

zm daX0

lBf1j9CX#C3}0拉康医生:我不明白为什么您不告诉我她的名字?心理学空间PN} hc _

心理学空间(dvF_F

杰拉德.鲁梅华:尼古拉.P*。心理学空间 }uKw%X

心理学空间F\$[)Yo8k)g

拉康医生:恩,因此这是在1967年。您当时还在学业期间;应该这么称呼它。心理学空间7yOh!|5t Q zt

7y/@MP!y5D*T'\0杰拉德.鲁梅华:我遇到些问题,因为我很懒惰,不过,懒惰,是一种病。从15岁开始,我就已经非常地心神不宁,并且我有情感性的心悸,这是由我和父亲之间的激烈关系引起的…有时我会出现一些部分性的遗忘。心理学空间Ao eC p

心理学空间,RSh6a FNK4Z{}

拉康医生:您提到了您的父母。您刚刚已经讲了一些您父亲的情况。那么您的母亲呢?心理学空间OTA2[&Tsvh

心理学空间 } T$x b+B(I

杰拉德.鲁梅华:我是我母亲带大的,因为我的父亲,作为医药代表,在外省工作。我的母亲是一个非常焦虑的且沉默寡言的女人, 就像我一样,我也非常内向…非常非常矜持,晚上…晚餐也是非常安静的,不存在来自我母亲的真正的情感交流。她是焦虑的,她具有一些传染性的心理元素…这不是一种病毒…不过是在生活环境层面的。因此,我就是由这个非常焦虑,极度敏感的母亲带大的,当我父亲周末回来时,有时我会成为她与父亲之间争吵的目标;家庭的氛围是紧张和令人焦虑的。我认为通过一种渗透现象,我自己也非常焦虑。

cI0g;N3s"M:[ Aa0心理学空间Z2c{'WvaU

拉康医生:当您说到渗透现象时,您想表达的是什么样的想法,您很清楚地知道将现实(真实)与…区分开来。

I@I'Y7_8d0

}^+I]q-l2m0杰拉德.鲁梅华:与想象区分开来?

$x_FWu&j2{"[0心理学空间2SZ.Pae(B

拉康医生:就是它,对的。这种渗透是发生于什么和什么之间的呢?

%P4a"J5p@ JL0

\ |:Xf/f,u0杰拉德.鲁梅华:在什么和什么之间的渗透?我认为首先存在一种介于人们所说的现实(真实)和…之间的清醒认识,它创造了一种心理上的紧张,在现实层面上的焦虑,也是肉体上的,即身体层面上的焦虑。然后通过渗透,进入精神层面,因为我有一个问题,也就是我回忆不起来…我感到有点…有一次我给我的精神科医生写了一封信…

A{h#W-sXgy^a0

9Y J'N9O7s&x0拉康医生:给那位医生呢?心理学空间jh-A$X&_ ~\*J

心理学空间bk[:IrG8AP

杰拉德.鲁梅华:给G医生。我早就谈论过身体和精神间的裂缝了,而且存在一个…我被…困扰着,我跟您说那个时候,现在已经不算数了…我提出一种…(杰拉德.鲁梅华似乎很激动)…一种既互相联系又是分散的电力身体的概念。对于身体-精神的位置,我也不能完全搞清楚。心理学空间;?5jo:\4sY yN2XC

a;|P:_\6J#gn o0拉康医生:在什么时候,哪个时候?

W"Y?9d? j[F0心理学空间 OP_:jS3Xq/^!cV i r

杰拉德.鲁梅华:我十七八岁的时候。我当时想过,身体在何时回到精神,以及精神如何回到身体呢?我不知道。我被…困扰着…是怎么样的呢?通过细胞所构成的身体,由各种神经细胞所构成的身体。生物现象如何过渡到精神现象呢?身体和精神间的分配是怎样的呢?总之,思想是怎样具有一种神经元性的相互影响的呢?思想是如何被提出的呢?思想是如何从神经元性的相互影响、荷尔蒙的发展以及植物神经系统的发展等过程中浮现出来的呢?我当时就这样被引入思考中。心理学空间gL%_May6sq

-d8j m Yj3?\0拉康医生:不过要知道,我们并不比您知道得更多。心理学空间GUo vRn4]!me5L

t h#sVr+|bk-XA#a0杰拉德.鲁梅华:我被引向思考这点:鉴于生物学触及到大脑中的波,我被引向思考思想或智力是一种投射波,投向外部的波。我不知道这些波如何投射到外部,不过语言…这是与我是一个使人相关的,因为在…

Ljg]T3^0J-DE)Tk0

B Jt,Lh)c0拉康医生:不容质疑地,您是诗人,确实。心理学空间#fM,R!eY/[gFl Z`

_$h7F8T2q0l0杰拉德.鲁梅华:最开始,我尝试…

Y*[TBx0

_ b3vf%cfXC0拉康医生:您有写过什么吗?心理学空间+`MEW1Y%fU

w0z'`jE`O0杰拉德.鲁梅华:恩,我把它们带到这里来了。心理学空间8U8BK x.P] h ll5O g

心理学空间bvIf R"[ V3I

拉康医生:在哪里?心理学空间5M;l4R)l*_@y

心理学空间 k'RVW?lg[4g3gl5HO

杰拉德.鲁梅华:在医院。切赫马克医生要求我把它们带着。不过,我想继续说。我试图通过诗歌创作来找到一种节律和平衡,找到一种和谐。我被引向于认为言语是因朝向外部而被建立的智力投影。

0@ [5[5w)nO0心理学空间he2?u,qJ"Lhj @u

拉康医生:智力,言语。您所说的…智力,是指言语的应用。心理学空间PF+{;My-n`

心理学空间:{:YN4qL*\,vP_

杰拉德.鲁梅华:我认为智力是朝向外部的波的投射。好像当您说智力只是言语的时候;…(我)不同意。因为存在着直觉型的智力。它不能被转变成言语。恰好,我非常容易凭直觉行事,我很难逻辑化…我不知道(逻辑化,logifier)这个词存不存在于法语中,这是我所发明的词。有时,我所看到的…可以说有时当我和某个人讨论时…我所看见的, 都是一些在放映的图像,我没办法…

7CZ4r)}^!l;U*i0

1A b}r;w0拉康医生:请跟我谈一下这些上映的图像。

9@ Zy`yF0\0

H#D'G'x*d6`(eq0杰拉德.鲁梅华:就好像是电影院,医学上人们所说的电影院。它们快速掠过,在我无法定型它们的情况下,我无法说清它们。

-U0x*F5k3[*E$U0

-q4Q2_4^z0Y}0拉康医生:不过,请试着接近这些。比如,这些图像与一个我所知道的——医生们告诉我的——对您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即美的观念。您是否将您的美的观念聚焦于这些图像上呢?

C*l KA6E0心理学空间o?QJ8B

杰拉德.鲁梅华:在孤独圈子的层面上?心理学空间O Y.b&hgjc"c _

Q7MSRP4?hP0拉康医生:对,在孤独圈子的层面上。

$Mhk&]#h8o0

j-oI4DBG'n0杰拉德.鲁梅华:正是这样的。不过美的观念在梦的层面上…本质上是一种物理视觉。心理学空间1}OkfV%`

t)p8Ud+]1t0拉康医生:除了您之外,谁是美的呢?因为至少,您认为您很帅的。心理学空间.? knGo:c@X;^4e

PFZzQ-Y9w0杰拉德.鲁梅华:对,我认为我很帅。

8xQ X1z4Wn\!F,v0

%kZ-b3dj*c0拉康医生:那些您爱着的人,她们美吗?

r,fQ*X$O@3[0心理学空间*A+N;sm6aS1~@3I8O

杰拉德.鲁梅华:我在一张面孔中寻找其惊艳度,总是与这张反射性相关,一种惊艳的天资;我追求一种辐射性的美丽。由于我说过智力是一种波的投射,所以这并不奇怪。我追求具有感性智力的人,而这种面孔的辐射性正与感性智力相关。心理学空间H3f@%|3n-JA9l

心理学空间"ZJ nG.|Z

拉康医生:我们谈谈1967年您所爱的她吧…尼古拉。她光彩照人吗?心理学空间yJ-^!pc-UWO

心理学空间R3r DgN.hnc?;A

杰拉德.鲁梅华:嗯,她艳丽无比。不过,我还遇到过其他人…心理学空间l!aY.w.I(V-r

心理学空间1tC.U*o(s z8gN|

拉康医生:其他具有辐射性美丽的人?心理学空间&t-OSYE7Pii

s-t._ y~| `2Vj Q5q0杰拉德.鲁梅华:具有辐射性美丽的人。在性别方面,我既爱女人也爱男人。我讲过我与许多男人间的身体关系。我曾经只被同时具有智力与感性光辉的人吸引。心理学空间&k1G.@;|?8EB1Y,d

;} Mf KvdN3n-`0拉康医生:我很理解您所说的。我未必和您一样,但我明白您所讲的。可是您不会无缘无故地就在17岁时被这种美所触动。是什么把您引向这…呢?心理学空间:h;~TC5_

N)Hz2Q.D9S:Z6F)ciEo0杰拉德.鲁梅华:出于一个问题…

%n7f)w vue0t.r N0

%F }O8q/g(x,rH]0拉康医生:请告诉我…心理学空间X9Jn(`(K!i$a3K

+J|zJ!yRC0杰拉德.鲁梅华:与我父母间的对抗关系。我的父亲太沉默寡言了,而我的父亲,当他周末回来时,针对教育问题、日常生活问题、学业问题或教学生活问题,他给了我很多建议;而我相当倔强、相当叛逆。我当时已经非常独立了,父亲给我的这些建议令我大为恼火,就好像不接受他的建议我也有可能超越这些一样。正是在这个时候…

n1oul,Re0

.z{r"SZ&E.ASr0拉康医生:他是怎么对H*教授说得呢?心理学空间2y(zB%f| b

4e(q G G*YZ(B9H0杰拉德.鲁梅华:我不记得了。心理学空间q_ y E^ Q&V&]3z(S

心理学空间8fXn{.t aO

拉康医生:他说您是一个叛逆者?心理学空间EadC{9RxV

!NBj(A'Q2pI0杰拉德.鲁梅华:我不记得他说了什么。H*教授跟我谈了一下,然后叫我回避下,又和我父亲谈了会儿;他并没有当着我的面下诊断。他让我做了些脱衣检查。在性方面,我非常容易难为情。心理学空间 z-VO/?;f+w9s

H)E4_~#i!|h0拉康医生:对您来说,“难为情(complexé)”一词是专门用来…指性方面的事物吗?您所说的“难为情”,是这样的吗?您用了5到6次“难为情”这个词语,指的是这个吗?心理学空间/}2p5[o9N M$IIa

心理学空间6V-H@m.`Pnei,?d

杰拉德.鲁梅华:不止是性层面。还可以是人际关系层面。我很难清楚地表达自己,我感觉…不是说被抛弃了..而是…

@J4@3k0AL5PM0

'_3l[3Mc t0拉康医生:“而是”…为什么您说:“不是被抛弃”?您感到自己被抛弃了?心理学空间xN z IAv*Zn

4L;ZDm@]Z0杰拉德.鲁梅华:对。在言语层面上难为情,在社会层面上难为情。这是出于恐惧,是一种焦虑,一种对言说的恐惧,对…,我总是事后诸葛亮,我完全没有随机应变能力;因此,我偏内向。我难以…我有时会语塞,我无法…当我刚才和您说话时,我害怕看着您。这正是一种自卑情结。心理学空间uen,u7g'G

4`z8s1x8PAs%iV+xO9O0拉康医生:在我面前,您感到自卑?

+ux]?}Q0心理学空间F ^&I&G u

杰拉德.鲁梅华:我刚才已经说了,社会关系使我难为情。您又一位知名度很高的人士,这令我焦虑。

y}8upd\7\:g0心理学空间m B&tZsY8J

拉康医生:您怎么知道我是一个知名人士呢?

$Tv&L ?t0G@0

*GF|7Wd7dMJV#o2j0杰拉德.鲁梅华:我曾尝试阅读您的书。

WmjU$AE0心理学空间2V.\ba`+pr

拉康医生:啊,对,您试过?(杰拉德.鲁梅化微笑了)您试过?您已经读了。这就是供所有人阅读的。心理学空间 l6W)?D g!h#yH d[

心理学空间~ prB+L

杰拉德.鲁梅华:不过,我记不起来了。在我非常年轻的时候,即18岁时,我就读过。

k]G%B/W0心理学空间c(L1joi)r

拉康医生:十八岁时,您就读过我写得那些玩意儿?

i5x+L#D2R0B*Q[&Io.G0

!h$t%gN0HYK0杰拉德.鲁梅华:是的。

r St^K0

8N7[(j\o/?M-e-C0拉康医生:这是哪一年的事?心理学空间@bqRe0E

0M$o,cyvnA(q^0杰拉德.鲁梅华:1966年。

^@,d:T"E:f*i _0心理学空间5SSAj4?$B/E

拉康医生:那时刚出版。心理学空间E@.d-N+q*Tk*?

zrR{3@E8E0杰拉德.鲁梅华:我回忆不起来了…不,是这样的…不,我当时…

-_#G(v` c0心理学空间] R"f7JT

拉康医生:您当时在C*临床机构?心理学空间J4w3e1S6MqY$_;N

心理学空间6RdZ:s9p5D

杰拉德.鲁梅华:…为了学生们。我在C*的图书馆见过您的书。我又回到C*了。

|jD:j/rW.TC0心理学空间.|d({n!Z$WZ*s\

拉康医生:请试着再想想。心理学空间Yi(zw }6cIw9|[

y.nL X*f~^'^0杰拉德.鲁梅华:我当时应该是20岁,应该是在1970年。

D#tC,R&NC~Q0

3j{A)a,w0拉康医生:什么推动您去翻开这些该死的书呢?心理学空间:y,wO]'m|

心理学空间!c5dj u/q6U1u&r@9d

杰拉德.鲁梅华:在一个跟我提到…的同学的影响下,我浏览了…其中有许多非常…的术语。心理学空间5u{'{J*lh2h8D

&cW\t)^o_"D n0拉康医生:非常什么呢?心理学空间wq0o LUU

心理学空间 A6{8gY0|%L*@(YL

杰拉德.鲁梅华:非常复杂,我没法读下去。

:c+_ wfE0

#HX fG-r0拉康医生:嗯,它通常都给人这种感觉。这让您印象深刻?心理学空间+T1^ Lwa p G

-@o*P2ywK K+c0U%l0杰拉德.鲁梅华:我喜欢它。不过我没有通读,只是浏览了一下。

vv2ou7j8K|)R U0

Bx y;a s1Y4q0拉康医生:好。不过让我们试着回过头来。肮脏的政治谋杀(assassinat)?为什么是这些谋杀?心理学空间9f&t;B {0G0V(I

心理学空间gfX,p7v t_h

杰拉德.鲁梅华:不,政治谋杀。不仅有政治性施舍(assitanat),还有谋杀。

E"sI)R/g3S0

g}h;o4a4^&Ek w0拉康医生:谋杀(assassinat) 和施舍(assitanat),对您来说它们是不一样的,还是说这构成了歧义性?心理学空间'X n-SJ5c6i[u

心理学空间(m x}j2p/v r

杰拉德.鲁梅华:歧义性。心理学空间T&p.Qo'G,y7_a/l

/a*[!c0Q)n9SaF9`0拉康医生:这是歧义性的?

|"v f{%N0心理学空间&Qmuh!V#B!yb

杰拉德.鲁梅华:我无法…。心理学空间v_-SBnW e C&dav

2\-NZ-]9u ~0拉康医生:请设法弄清谋杀和施舍。我所说的这种混乱是从何时响起得呢?这些词语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呢,除开您的名字(Lumeroy), Geai Rare(Gérard)——当然这很重要——之外?而且,谋杀(assassinat) 和施舍(assitanat),是从一个词语滑动向另一个词语滑动地。

? @ y~5UB2_%\m0心理学空间 v1cC&c'e5| s }+ye`

杰拉德.鲁梅华:我理解…

CJ0FB$c0

0Lav@n0拉康医生: 换言之,在谋杀和施舍之间不存在差异了,您说这接近于一个…;我们不能说在那里这些词语还有其份量,因为肮脏的谋杀…心理学空间8nwv/b1i1A1t"P

x {-vqq/E.D(N0杰拉德.鲁梅华:并不是在内省层面上具有重要性。心理学空间+A rnd~

心理学空间:i3kb+?S

拉康医生:也就是说您没有在其中加入自己的思考?心理学空间io] t|3a

心理学空间.|H(Rb3Z)I/D

杰拉德.鲁梅华:没有,它自己浮现的,它自发性地产生了。总之,有时候自发地浮现,像连珠炮似的(par rafales)。心理学空间 YYe5{:s8G)P.C

心理学空间V:J sM'}+g*Y

拉康医生:像连珠炮似的?

!s l9m3m/Px RJ2r0心理学空间2n&Sx3O6Z/NI+r"f"C

杰拉德.鲁梅华:像连珠炮似的; 是这样的,我认为…心理学空间N] r'B-d8f/`

心理学空间c I Wr%DR mBH4l

拉康医生:那么,是在一阵连发射击中…心理学空间6?g,m'L~|

-r_4o_1Z[LB/c(]qo|0杰拉德.鲁梅华:我恰好认为这里可能存在一种人际性的关系——尽管它并没有显露出来——首先是一种介于肮脏的谋杀和肮脏的施舍之间的医疗关系;其次,谋杀和施舍间的词语性的融合…因为我对词语的融合很感兴趣。比如,我认识一个叫贝丽缇彩.威尔克的女歌手、女神。在拉内拉赫(Ranelagh)剧院看她表演时,她唱歌,我结识了她。她叫贝丽缇彩(Béatrice),而「圣贝丽缇彩(Sainte Béatrice)节」正是2月13日;在翻阅了我的词典,哦不,是我的日历后,我发现了这点,正如她要我再来看她那样,因为我赞美了她的歌技…我写了一个心愿:难道贝丽缇彩不是从我看懂您的(时间)间隔中产生的(或者,在我看懂您的间隔中,难道不是快乐(en fête)的贝丽缇彩吗)?…我写下10天(dixt),同时,这意味着我可以期待10天,在13和23之间——10;这个公式,我没有说过,因为渡过了不无快乐的“10天之隔”…心理学空间,}!bpSJ

0v9d7?&F6_#\p0拉康医生:en fête(en fait), 是指什么?指节日?

!t${0}4n*obg)Y0

6U!d Uh\1LY0杰拉德.鲁梅华:正是指节日。在愿望中,正是融合了这个词。还有另一个词,比如“écraseté”, 既是écrasé(被打垮的), 又是éclaté(分裂的)。我写过一首被我命名为“Vémur(语词新作)”的诗,它正是Vénus(女神维纳斯)和Mercure(商业神墨丘利)的融合。这是一种哀歌。但是,我没带到这里来,因为…还有一个词“choir”。我把它写成“choixre”,以便表达“坠落(chute)”与“选择(choix)”。心理学空间^D%Ugq,l:a

心理学空间 A+Wx/Zz$y`

拉康医生:是谁呢?在尼古拉之外的…怎么称呼她呢?Vémur, 是谁「女神——商业神化(vémuré)」您了呢 ? 可以告诉我吗?

W,j:vYVC0心理学空间Hvwfa:T[,ou*y

杰拉德.鲁梅华:之后,还有多米尼克,我在C*认识了她。心理学空间$Uf3` gV8Bm S?i

2C7Hr;R.K~[0拉康医生:请说得再详细些。

_!CZ3o BG&Se:G0

F&Oj0F'W#s5vJS[0杰拉德.鲁梅华:她也是个诗人。她只弹钢琴,谈得非常好;她还会跳舞、绘画。心理学空间Ps xi^

心理学空间8]e pH/z p3L

拉康医生:她也是光彩照人的?

nET R7eZ0心理学空间)kX:Uz*^G

杰拉德.鲁梅华:在我刚认识她时,她有一种美,因为她所服用的药物影响了她;。之后,当我再去看她时,因为我在1970年——也许是1970年7月的时候离开了医院,她的面容明显发福。她在2月的时候就出院了;再见到她时,她苗条了许多,有着一种艳丽的美。我总会被这样的美所吸引。在这间屋子里,我来找找,看看有没有如此的美人。也许这位女士…唉,可惜她化妆了。就是这位围着红丝巾、有着蓝色双眸的女士。心理学空间.jA{)?mg8C*w#Nf

@3~_HE#E0拉康医生:所以,她很像这位女士?心理学空间#[+M~A;Q%P"CU+]/l

[e.e4r CBexT0i0杰拉德.鲁梅华:是的,有点像。不过多米尼克不化妆。这位女士上了面霜。

(I8n;@#?_m/?-H]0

K1w1i\Ui!da)@,?0拉康医生:您有没有化妆的时候?

cUS3@ n$f^H0

.C$a&N8L2f0杰拉德.鲁梅华:嗯,有时我会化妆。以前,我会化妆(他微笑着)。19岁的时候,我会化点妆,因为我感觉…在性方面我感到难为情…因为我天生阴茎比较小。心理学空间#pW\?I1GDU2^ r

心理学空间8|wFC,gH

拉康医生:请跟我讲讲这件事…

^D bmbX:T~1D0

J1t;PjD"FT0杰拉德.鲁梅华:我觉得我的阴茎在缩小;我觉得自己会变成一个女人。

J0P/l.k0ta q+V0

'] g RK7[{g5Cgki0拉康医生:嗯。心理学空间6HsywkR/msy z

~ m0u{.rv&^EUy0杰拉德.鲁梅华:我觉得我会去变性。

*?2V$k mu3J2b0

#t%Rv dz7I0拉康医生:一个变性人?

,tYU6j8]"ny0

!L+ol#G;d5b0杰拉德.鲁梅华:就是说在性方面做些变化。

)o$H5_ U1g0v7Q0

E~~+{f/R0拉康医生:您所说的是这个意思?您有什么样的感受?您要变成一个女人吗?

4WA%b9chYV1^n6]0心理学空间({)Nc[1_"y*W

杰拉德.鲁梅华:对,我有一些习惯,我化妆,我想要知道…阴茎的缩小令我焦虑,同时想要知道女人是什么,以便尝试进入女人的世界,搞清楚女人的心智活动中。

+W6_+\4{~r/Yh)]6x/M0

'r$o:w1k^g |S]0拉康医生:您期待这种…不过这确实是一种希望。

7q [a)^]l0

/S W2u+d:G0杰拉德.鲁梅华:这是一种期望和经历。

QQ,c,@/_,OS0

?*x2H9T}Q'F ID3pV0拉康医生:这是一种经历…不过您拥有男性的阴茎,是不是?

@%|9g ]'j6x1[+Q0心理学空间+pHKQbj$_P;l9Z*U

杰拉德.鲁梅华:是的。

?A7V Qg#Uz0心理学空间 RF3Q.j;MM6YG X Y

拉康医生:好。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经验呢?因为这多是一种期望,所以这是一种关乎什么的经验呢?

mXC-fo{ a:Px8a {~0

XGU.Z+qwu%X0杰拉德.鲁梅华:期待这是「可试验的(expérimental)」。心理学空间9[Q%q8B6I

q G@.f/Q.|$\n0拉康医生:如果可以再次玩些文字游戏 的话,那么也就是说您期待试验(exp-érimenter)。这还处于期待阶段…说到底,您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个女人?心理学空间6v2B2\H/}5A)Ak8v

心理学空间 K8Q7R#iC

杰拉德.鲁梅华:不。心理学空间KT0i df9sD

心理学空间C-K*A Kz\

拉康医生:是还是不是?

} af? y:?.|0心理学空间\|zuiE

杰拉德.鲁梅华:不。您可以重复一遍您的问题吗?

.WS#g9RzrRoF'TU0心理学空间| x)} vLq

拉康医生:我问您是否曾经感觉自己是女人?

?^;R+R JG0心理学空间/V&Yv^ Ml,rk,x){&N

杰拉德.鲁梅华:嗯,心理上有过这样的感受。有过这样的直觉,不过这…

_ a S_)HC&fRr?xp0心理学空间WE\$C%S,m

拉康医生:嗯,对不起,不好意思,…的直觉。您是否自认为是女人呢,因为您谈到直觉…这些直觉是那些穿透您的印象吗?您是否认为自己是女人呢?心理学空间C:E*E2F ip"E1Q

0h IQ+p n?X x0杰拉德.鲁梅华:没有。在梦中我觉得自己是女人,不过我想要尝试…心理学空间+w2R2q*p^

心理学空间4q*^\Y?aMuSd

拉康医生:在梦中您觉得自己是女人。您所说的“梦”是什么意思呢?

b[;J0w2s;p0

kR]6t!zi#Uj cK0杰拉德.鲁梅华:梦?我晚上做梦。心理学空间X#^a-di9mV Y

心理学空间3~:S+G dh

拉康医生:可是,您一定发觉这不一样,夜间的梦…

;abXo*S7Q0tM0

@Z)T]t0杰拉德.鲁梅华:和白日梦。心理学空间LfrzZ:qp

心理学空间7Znr u9Ye%?

拉康医生:您自己刚才提到的“白日梦”,如果我理解到位的话,您曾将“被强加的言语”与其联系在一起。这么说,这是同一种现象——夜晚发生的,即我们睡觉时所看到的图像与被强加的言语?在这点上,大家都说得不够清楚,不过您可能有自己的看法。心理学空间-Iz1X AioY9F8t

心理学空间 S} Fy`'FA

杰拉德.鲁梅华:没有,这两者没有任何关系。

Iv }q:B[M0心理学空间WS j&s(K%Gm

拉康医生:那么,为什么您将被强加的言语定性为梦呢?心理学空间U1n"c0@0Sh&Q

心理学空间 iC#ej%W zp

杰拉德.鲁梅华:被强加的言语,不是梦。您没理解。心理学空间.qno+a7of?cb

心理学空间#t({r1e^5Y

拉康医生:请您见谅。我清楚地听见您将这与“梦”这个词语联系起来。我听到这个了,我听到您亲口这么说的。您谈到了梦,即便给它加上了“醒着的”这样的修饰语。您确实使用过这个词,您同意吗?

R8XS&tC1j1W.\&l0

lw7z0`m8W8C}0杰拉德.鲁梅华:对,我用过这个词语,不过被强加的句子更多是处于孤独的圈子与在现实中我所攻击的那些东西之间。我不知道这是…的一部分。

8d0kRo(TeiN C0o0x0

'~!B8M~"mG*[0nB0拉康医生:嗯,是的。是这种桥梁在攻击?心理学空间?4UC#X,FEHA

*nAy/fJ%EA v0杰拉德.鲁梅华:对,是这张桥梁在攻击。心理学空间RB%Q-O(Q$Wd(j

心理学空间`(n k#rf

拉康医生:所以,是您自己说了它,这些言语…

`!Z:SJr-kp/CL g0

R8@)L2j]sn4Dy"F0杰拉德.鲁梅华:不,是句子。

x G)W4{@I*ok0心理学空间8bx;gM6ulD

拉康医生:这些穿透您的言语代表了对您的谋杀。这非常接近您自己刚才所说的,比如当您说:它们要对我实施君主专政。这些句子是您说的,但是这是一种被强加的言语。

!qD9f5\H^"~/t5vj0心理学空间1o*c#a2Q+Ed

杰拉德.鲁梅华:正是,一种被强加的言语。

?|2? y R.q;sM5Hw0心理学空间,fOPW`s:W

拉康医生:好,因为您同时并没有看到这些“它们,(他们,ils)”是那些被您辱骂的人,您认为他们要对您的智力(理解力)实施专政。您同意吗?心理学空间P-EL`l-S ^ck

$yn3ljO P g0杰拉德.鲁梅华:对,不过我不知道是否这是…

}@xQ,F6e3bj1ttV0心理学空间+x:FF6~9o:P1g1s'u

拉康医生:这两者中的一个,或者说如此浮现的言语入侵了您。心理学空间O1rL&{ `$?w8P0H2s

心理学空间i C*M9i El)Az K g

杰拉德.鲁梅华:对,它们侵占了我。心理学空间})G M"{*yJU%B

心理学空间/K/v3Q X|^1QE

拉康医生:嗯?心理学空间RJ2N#}1erGN2c

i!wZx L"t\ j6x'`0杰拉德.鲁梅华:它们入侵了我,它们浮现除了,它们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8cd2zt*N-bvI@0心理学空间;j UE_ [7Ou:F)M

拉康医生:对。那么,是另一个人想出了这些,并将您所补充的内容附加入其中,将您认为是自己加入其中的想法补充到他的想法中。您同意吗?心理学空间g9v4gQk%y u

0iW5v`:G An9L0杰拉德.鲁梅华:是的。心理学空间*KT@\:a I|3g

p(}7e{-f8gO0拉康医生:那么,比如说,您增添了什么想法呢?“它们要对我的智力实施君主专制”?心理学空间w.hUk `q3q0O4d2V

心理学空间!vN.v]1_ a _`u%~

杰拉德.鲁梅华:我一直都无法给这句话再补充什么。它们要对我的智力实施专制。不过(mais),皇权未被打败,或者被打败了…我不知道是否…心理学空间M,vY[ };qO9M8I3q

su4}S9X\(}~h-r0拉康医生:正是您自己将您所补充的内容与之分别开来;所以,总得来说,您开始补充自己的思想,不仅如此,您自己增加了一个“mais”:不过(mais)皇权未被打败。

3V5W3OXM0心理学空间B\(F!qlb

杰拉德.鲁梅华:它们要对我的智力实行君主专政,突然浮现出来。不过皇权未被打败,这是一种自我反思。

3x7{*JSh0

w&B u"V[kZ0`0拉康医生:这是您自己的,您的自创?心理学空间/zd1VZ_ai

iY#y7I*|g!^$U0杰拉德.鲁梅华:对,当这些浮现物强加在我身上的时候。在我这里就是这样的,一种理智冲动突然到来,冷不防地产生出来,强加在我的智力之上。

9y5C([Y5\+r3^0心理学空间WxZo~ o

拉康医生:那么在我们的谈话中呢?

e-v#Vr-@7`CG @0

-D8vQ"OE2K7xE0杰拉德.鲁梅华:出现好多次了。心理学空间:V-i%c[6c,x4m

心理学空间B+vQxIU9dr

拉康医生:您已经多次感受到了它们。您能把它们复现出来吗?

V0gD9}(Z*m"\0心理学空间v:u|s5g;Yl-BX1|

杰拉德.鲁梅华:“蓝鸟要杀我。”

z#}/PxW^i/i-~0心理学空间 P Q)t&O]9k;G2Q$R

拉康医生:“蓝鸟杀死我…”心理学空间"cP6^3A6i'tF

心理学空间:zfb v6F(@

杰拉德.鲁梅华:许多蓝色的鸟。它们要逮住我,要杀我。心理学空间j+b/a*H7dV1?zU

^0~%?:pJ0拉康医生:谁是蓝色的鸟? 这里有蓝色的鸟吗?

9^5Y6}P^:Ex5f O0心理学空间?)R:T ym}G O:wA

杰拉德.鲁梅华:许多蓝色的鸟。

c^to7G:NW*x0心理学空间L%E^1z6Oa.gm

拉康医生:蓝鸟究竟是什么呢?心理学空间BqS8@*p6@D3Y `%X

心理学空间0\r1Z?O6GSs_R

杰拉德.鲁梅华:最初,这是一种诗歌的形象,与马拉美的诗有关;蓝天,然后是蓝鸟;它涉及天空,无边的天空;蓝鸟,指的是蓝色的无限。

Z-fFA@7{b0

i;Ah#R~*]*n/kqG0拉康医生:嗯,请继续。

p+gAe^'p0

&z)Z]5gH&pP mZ:x0杰拉德.鲁梅华:这代表了一种无尽的自由。

3N_:p YI,a%]$l/Ph0心理学空间'NL-ts+`6Ha

拉康医生:那么,这是指什么?是无限性?用无尽的自由来翻译蓝鸟。无限的自由要杀死您?必须要弄清是不是无限的自由要杀您。请继续。

!M$h%]"j/mz0心理学空间+p;iwWd:v

杰拉德.鲁梅华:我毫无边际地活着,没有任何界限…

z+H"XX D3g5JUi0心理学空间2kV F)u3GrJ$DQ*Be

拉康医生:还必须弄清楚您是无边际地活着还是您处于孤独的圈子中,因为确切地说“圈子”这个词蕴含了“界限”的意思。心理学空间pd(\E \t3E(}1V

心理学空间R-] L6klAh

杰拉德.鲁梅华:对,传统意义上,在…的层面上…

$l|8d9OX{0心理学空间~2if"a!_(xo'B

拉康医生:孤独圈子的形象…心理学空间l~\wi cohMm

心理学空间pM x8hoDX e\

杰拉德.鲁梅华:在梦的层面上,在我的智力所创造的非想象性的层面上?心理学空间 Il M"[P)x%F D

心理学空间5ym:h,A{

拉康医生:不,还必须深入下去。心理学空间6aq)ve#[lls2k7P

心理学空间8l5xtmj

杰拉德.鲁梅华:这太难了,因为…心理学空间.x&p P%|ov(Q

心理学空间4KpB'w4i&|"Hl

拉康医生:您创造了什么?因为对您来说“创造”一词或许有别的意思。心理学空间,Xz#u s8M l V

心理学空间)gJX#_5W

杰拉德.鲁梅华:自它从我这里浮现之时起,这涉及一种创造。有点儿这个意思。不能被束缚。对于谈论孤独的圈子、无边际地活着而言,存在一种无矛盾性,在我的精神中,我看不到矛盾性。怎么向您解释呢?我处于孤独的圈子中,因为在我与现实之间存在着一种断裂。因此我提到孤独的圈子。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没有边际地生活于想象层面上。正因为我没有界限,无边界地活着让我才有种爆裂感;如果没有能让您停下的边界,您也就无法抗争,也就不存在抗争。心理学空间2PX7ttC;ap

#z)OF-[$D0拉康医生:您刚才区分了现实的世界,您自己说它就像这里的桌子、椅子等。您似乎指出,对于现实世界,您就像所有人一样看待它;您是在一种普遍意义上来理解它的。那么,我们提出这样的问题。您有没有创造出其他世界呢?“创造”一词…

5\ S*n*mE:`z%s0

6qj#Mg?"?"x:d0杰拉德.鲁梅华:通过我的诗歌,通过诗一般的言语,我创造了其他世界。

F o"}(L L:P%] Ig u0

:F2B8iX`+Pt@pv0拉康医生:对,被强加的言语也创造了一些世界?心理学空间,\M V6~M.`

;aS4c+t4RZ0杰拉德.鲁梅华:对。心理学空间 [ ~#V\9fS

心理学空间:A2J3~ v:e.w a

拉康医生:这是一个问题。

PJ2z5R#_!?0心理学空间S|*p#k*Zd6^%B

杰拉德.鲁梅华:是的,它们创造了世界。它们创造了世界,证据就是…心理学空间2i*v `2J6C'H

心理学空间?h~8AP` Z5X

拉康医生:证据是…?心理学空间)yTG m/g%u

心理学空间j"s BL2CZ#lw9x L

杰拉德.鲁梅华:我刚才告诉过您:“蓝鸟要杀死我”。这蕴含了我处于一个无边界的世界中。我回到我那个孤独圈子中——我毫无边界地生活于其中。心理学空间 dz-tJ_C2|| P

.KOh(W$on{)j!\0拉康医生:我刚才向您指出孤独的圈子并不意味着无边界地活着,因为您被孤独的圈子所限定了。

QZH K\4YJ0心理学空间JwkRw,B G(r

杰拉德.鲁梅华:对,不过在孤独圈子的层面上,我无边界地活着;而在现实层面,我带着边界活着,因为我被限定了,并且只是通过我的身体被限定着。心理学空间'j7Ei&U\V

心理学空间 T!zkGn6h8mkv

拉康医生:对,这些都非常正确,除了孤独圈子也是被限定之外。心理学空间L9uAI$gp6M:_9^

心理学空间ephu~ R

杰拉德.鲁梅华:相对于可触摸得到的现实,它是被限定的,不过这并不妨碍圈子里面是无边界的。您在用几何术语思考。

Ol,b;C:D0

Q)Qf!{_V3Y0拉康医生:我用几何术语思考问题,确实如此,您呢,您不是在用几何术语思考问题?可是,无边界地活着,这是令人焦虑的,不是吗?这不令您焦虑?心理学空间-C2zB4j c8^-r

1mb#b c.v!m5N,`|#g d0杰拉德.鲁梅华:当然,它令我焦虑。不过我还不能摆脱这场梦或这种习惯。

+tg2d$pF0心理学空间6p4K}1i!h,]$AO1Y

拉康医生:好。然后,听说在您来这之前,遇到了一个小困难。也正因为这样,您才来到这里。如果我理解得对的话,是自杀的尝试?是什么把您推向这种举动呢?还是因为多米尼克?

n _ W4pM Y0心理学空间y'zgIR[x4kkWzp

杰拉德.鲁梅华:不,不,不不。是由于心灵感应。

Xy rz$^Hk:ke6e[0

,Ims.@0txB0拉康医生:正好,我们还没讨论过这个词。心灵感应,指的是什么呢?心理学空间7U8V'g/c L9Zyx

?q7Qew0杰拉德.鲁梅华:是指一种思想的传输。我是心灵感应的发送者。

*tA[2E-V:mJ V.}ha0

Gtv;`{%hLc#AJ;X0拉康医生:您是发送者?心理学空间#?%rp3\S%LB

心理学空间'vL;Up-_nD

杰拉德.鲁梅华:也许您没听懂我所说的。

x:`nvJ r^S0心理学空间3~g2|A h[dI

拉康医生:不,我听得非常清楚。您是一个心电感应式的发送者。一般来说,心灵感应是属于接收的维度,不是吗?心灵感应不是提醒您有种东西来了吗?心理学空间 D6u;t vCf:v

心理学空间1j;io'n7LbN

杰拉德.鲁梅华:不是的,这是指预知力。心灵感应,是思想的传递。心理学空间 L-UM;`*U D8R#WD

n}0@?pom{:Vv0拉康医生:那么,您传输给谁呢?可以举个例子吗?

X!wY g*P0

.F,vPM%}c8^0杰拉德.鲁梅华:我没有向任何人传输任何信息。我脑海里所发生的,被某些心灵感应接收者所听到。我不知道是否…心理学空间9p3j tw,`@

心理学空间9l ] _&x$VL,D

拉康医生:比如,我是不是接收者?心理学空间k9?!_ },zk8`4d&@

心理学空间!Y+PqbZM)Y*UW~1r6b

杰拉德.鲁梅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因为…心理学空间5eik!F*i

2m&J*Me$nylxEY0拉康医生:我不是个称职的接收者,因为在您的系统中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我刚才向您提的问题证明我恰好是期望得到您自己的解释。因此,我没有接收到我们暂时可称之为「您的世界」所包含的内容。心理学空间6X7P#^ET'r,U9Y&}5zk4}

]!| [ v(h p@0杰拉德.鲁梅华:一个按照我的形象所造的世界。心理学空间v)E$Tn.Uh"L1?

:Kj5i%K9[1X,U#L0拉康医生:这些形象存在吗?

&e^A,E\6T`0

_ G|hcb%Uf:^0杰拉德.鲁梅华:是的。心理学空间!~Q6NHX#}

N/G!h o`+Pm.N0拉康医生:对于这点,正是您在接收,因为您能看到它们。

6M DUofS:`U)x0心理学空间8z V:l8b#oH7N.K:J

杰拉德.鲁梅华:心灵感应产生于言语层面…产生于浮现的句子以及我所拥有的思想…因为我时不时地拥有它们。

~7aM3J GA0

m5[8T&Q.j8C j:ZX0拉康医生:对,您一直在思考您的句子。心理学空间Ak2vCW|-Ja0P

YoS+OQ8m"pb0杰拉德.鲁梅华:不,我并不总是思考句子,我还会思考不同的主题。我不知道心灵感应所运送的是什么,但是形象(图像)并不是通过心灵感应传送的。总是,我如此假定,因为我不可能既是自己又同时是别人。心理学空间0g+p&j;` u x!ra

心理学空间 r1WD)gQ-t

拉康医生:是的,可是您是通过什么发觉别人接受到了它们呢?心理学空间6fo x/w*A*C i~

y5\t7e1dI0杰拉德.鲁梅华:通过他们的反应。万一我攻击他们,万一我说了一些在我看来…的东西,我知道在我看来医生们…我知道在Pinel机构的医生们多次向我提出一个问题。这是我所做的推理。当我去某人家里时,我会观察他的面庞是否会僵住,是否存在一些表情上的差异,不过对于别人是否接收到我,我并没有一个完全客观的、科学的概念。心理学空间A#W.u;vn&EBo,|2f

心理学空间;Pte^qyX!R

拉康医生:比如说,我,我是否接收到您了呢?心理学空间vvv4ep$d

心理学空间:R)s+{6@(V9|O W

杰拉德.鲁梅华:我不这么认为。

&~d]&A il;|6`0

{%Pa_o0拉康医生:没有?

_!lY8PUvV ^mk'}0心理学空间 XOz0`P Rp

杰拉德.鲁梅华:没有。

t/^ZF3~;W]'q }f0心理学空间(Q\iYsaK*f1z`'d

拉康医生:因为一切都证明我陷在我向您提出的问题中;更确切地说这是我处于困境中的证据。在我之外呢,这里有没有人接收到了?心理学空间I8g!LJL'R Q [$]

心理学空间t_k6Ufm7E Y-N

杰拉德.鲁梅华:我不知道,我没有时间观察他们。此外,精神科医生所组成的听众,都习惯于专心思考,而不是做出反应…主要是在一些病人那里,我发觉他们接收了…心理学空间6E)v$Y9K,e#v:X+o9|M"?7f

心理学空间 H qM%PT,Oy{{

拉康医生:您在Pinel的朋友们?心理学空间{&?2h GK Mw\2X

~K-zDD3]Z(V3X0杰拉德.鲁梅华:对,在Pinel的。心理学空间a7b*M2d/cC ]sp

%K%C;NC'[ T1j4E0拉康医生:心灵感应,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持续多久了呢?也就是指您注意到人们接受到某种东西并表现出“僵住”的状况。

p!lm(A;V:@0心理学空间I,V9Y:m O4uEzA*T&{

杰拉德.鲁梅华:从1974年3月开始,当G 医生诊断出我有「类偏执妄想」时。心理学空间h n^\A.?

:v9a+Gp?eo}0拉康医生:您自己相信它吗,这种类偏执妄想?我,并没有觉得您有妄想。

/t U"?lBeI.G$LIj0

2J1A7r-y*w&k0杰拉德.鲁梅华:当时,我觉得我有点。当时,我太亢奋了,我想要…

s/wy1}"q8],ny j i J0

m'Y#h%c.hC DX*_0拉康医生:您想要…?

D R6_cU'b)@!o-GJ0

9r&h@i-{-_2k|@T0杰拉德.鲁梅华:我想要将法国从法西斯主义中拯救出来。

1lY%@/As[0心理学空间7oc.RB)RG

拉康医生:嗯,请继续…心理学空间/t^[ LsG6VT@

*F3M"F+G`/Xd @"]0杰拉德.鲁梅华:我听广播,我听法国国际台10点钟的播音,然后我对着它说话。有一次,皮埃尔.布特里耶在广播节目之外说:“我居然不知道有些听众有着这般天赋。” 由此,我意识到人们可以听到我对广播所说的话。

T_,g}"I#`'Y0心理学空间4^riq]1e5J"@

拉康医生:那一刻,您觉得人们可以在广播中听到您?心理学空间1IOTD*}Nf

心理学空间z/?0sT'w8@c0l

杰拉德.鲁梅华:是的。当我尝试自杀时,还发生了另一件有趣的事。当时有档节目叫“电台广角 (Radioscopie, 由Jacques Chancel制作)”。我在思考着,然后那位女士…他们有段时间时会闲聊;从他们那里传出了默契的笑声,之后我说话了;我不记得我说了什么,不过,他们说:“对了,这就是我想对一位匿名诗人讲的话”。也许并不完全是这样,不过也许不重要;也不是真得无关紧要。因为他们提到了匿名诗人。由此Chancel 邀请了另一位嘉宾来到“电台广角”。这位嘉宾是鸭鸣报(Canard enchaîné)报社的主任Roger。这恰是在我尝试自杀后。在电台访谈结束后,他们开始闲聊。众所周知,鸭鸣报是有点反教权的;他们恰好在反教权主义的访谈后闲聊,这时我说:“Roger…是圣女。” 广播里的他俩都乐开了花,而且是以一种与他们所谈的内容毫不相干的方式,我感觉更开心了并说:“他们可以把这刊登在鸭鸣报上。” 这纯粹是我的想象力的产物,还是他们真得听得到我的话?他们俩是心灵感应中的接收者,还是说这只是一种纯粹的想象、创造?

H Kvfi9z @0心理学空间H9By"Dz@6A

拉康医生:您无法判断?

H!g?g`/H!G!N4Et0

$d&c~%C8T'r!f*Hq@0杰拉德.鲁梅华:嗯,我也不清楚。心理学空间b Hj B]ZR

0{e6mYr0拉康医生:那么,是因为这种广播节目里的心灵感应,是由于这种与预知力截然不同的心灵感应,您才做出了那个尝试?心理学空间q(P!? c}QoG

0pygSz-X0杰拉德.鲁梅华:不是,并不是因为…,我骂了一些邻居,我非常有攻击性,我骂了他们。心理学空间Z|v:I)? Q B#c

心理学空间;c,N(w} n4f!?:p/z

拉康医生:您骂了他们?心理学空间^4{z5N,Qz#R

心理学空间Z{8j k'\$_ CqG+Z

杰拉德.鲁梅华:因为经常都有夫妻吵架的情况出现。我骂了他们,然后在一个下午,在那个时候:我从奥尔泰茲(Orthez)回来,当时我还在奥尔泰茲…。

3^Q ~-y%w(aI i0心理学空间7ch*s1d u

拉康医生:然后呢?心理学空间E:Y~ r&g,z

&A:Qk/R'JU^7|eP}0杰拉德.鲁梅华:我服用很多药物…。

f+_KMa4H0心理学空间[ `xi-Z X

拉康医生:嗯。

%nS(p)JA[0

4E6`?!^3o8aO:w F0杰拉德.鲁梅华:当时,我已经非常焦虑了,觉得别人可以听见我的某些想法。心理学空间#v&Z,^9| R+k s3T!f

)P&^j0v_ M0拉康医生:嗯,因为这些辱骂还停留在想法中。

zyk+Z fD1d$g0

Gy,f ?v)dpGx0杰拉德.鲁梅华:在思想中,对。并不是面对面地骂他们。他们在楼上。我正在攻击他们,攻击他们;我听到他们在叫:“杰拉德.鲁梅华先生疯了,必须要把他送到精神病院,”等等。心理学空间O6o`c5p

心理学空间"t(v#`3KTP X3fV;A

拉康医生:这导致了您的…?

|C"a%s&Q[0

i1f.K&?7jd1{S,Q N0杰拉德.鲁梅华:我当时太具有攻击性了。我因为知道某些人能觉察到我的某些思想或我的有些古怪的幻想而变得非常焦虑。同时,我听广播,我讲一些日常的、无关紧要的话,而在广播上,我觉得他们在嘲笑我。我真得精疲力竭,因为从某个时期开始,由于这种心灵感应,我骂了一些反感我的邻居,之后,突然,我就想自杀,我拿起…心理学空间be#@} J J9y

ZxJ*V:}.f,XEO&L0拉康医生:可是,自杀,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U Uw [8W \)SO)m0心理学空间0u;Vmr|-M4f4Yh c

杰拉德.鲁梅华:这是一种逃避…为了逃避焦虑。而理智上,我是反对这种自杀念头的。我产生过这样的想法:“生命是认识的方式。” 自我生病以来,每当处于绝望的关头,这句话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要是我死了,就有一些东西是我认识不了的了。” 我相信有来世,但我不相信有天堂。心理学空间n_E#Dtq `l!~

rH'V,B"e mdg0拉康医生:您相信有来世?

W7v0O1Y D TsM s0

`'N1t)h|%s3sD%S0杰拉德.鲁梅华:我相信灵魂转生说。有段时间,大概是18岁左右的时候,我觉得我是尼采转世。心理学空间3W*X;V f0Ny6Q3X3E1e^

心理学空间Ipi9I2C7G} r

拉康医生:您认为您是尼采转世?是吗?不过为什么不呢?

qH%{+iY"Vc$jx^0心理学空间`1sQq/JYv

杰拉德.鲁梅华:对,大约在…,20岁的时候,我发现了阿尔托(Antonin Artaud )。在私立初中二年级时,我深深地被他吸引了。我的想法,我的心理演变并是那么地和谐。

A8w5JAY;mML0心理学空间 }nd_!AX)Vq v

拉康医生:那时…心理学空间2C @E1yM,l

心理学空间B1A!h}a!W"{

杰拉德.鲁梅华:17岁时,我读了 «灵薄狱之脐(L’ombilic des limbes)», 然后我买了阿尔托全集;20岁时,我觉得我是阿尔托转世。阿尔托是1948年3月4日去世的。而我,我是1948年9月2号出生的。他是1893年9月4号出生的。我们俩都有圣母玛利亚的标志。因为3月和9月间相差6个月,所以我觉得他的思想和灵魂在这六个月里迁移了,而这种思想和灵魂通过1948年9月2日降生的我转世了。心理学空间 Z s7kl a#bV~r$Uh5p2[

心理学空间3^O h/g SJ\

拉康医生:您真得这么认为?心理学空间 qH{R&?8h0V:qr

w |6Fe G5z\$Z0杰拉德.鲁梅华:现在,我不再相信我是阿尔托或尼采转世了,但我一种相信灵魂转世说,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发了一个关于双重转世的梦,一个夜间的梦、晚上的梦。梦中,我当时可能已经89岁了。在这个高龄,我什么也不知道了,大家也不再阅读灵魂转世的书籍了。在这个梦中,我觉得自己活在中世纪。同时,在这个梦中,我在一个破旧不堪的城堡中。在我的梦中,我还在做梦。

S%|:K$o5M B'uS0

+c ]Yj.Kl0拉康医生:嗯,一个梦中梦。心理学空间Rd.@ bYAQ

心理学空间/{Hm!Dw

杰拉德.鲁梅华:我觉得我早就知道这个城堡,不过在中世纪以前,我还有这另一次生命;现在,我想起来我认识这个城堡,即便它有些破败,但是我还是能认出它来。

MT2EmNG+`w~c0

,|q:[(@a#W;Y/~0拉康医生:那么,这个城堡是先于中世纪的?心理学空间p*Y0JVR$jgo

+r)RS/lK,N;J#X5`.}"L0杰拉德.鲁梅华:也许在中世纪时,那次生命没有超过35岁或50岁。梦中的梦也许也是在中世纪的,也许在50或100年间它消失了,以便城堡看起来有些破败。不过,这是我现在所提的一个假设,它根本不是在我的梦中被提出来的。心理学空间/n,SJ"v2u:z0bz1O2O4{a p

fbJ#|g.SCMOq8Y0拉康医生:因此,您已经把这一假设传送出去了。心理学空间Yk4Ev6m B2U JR

XVnu%Ii0杰拉德.鲁梅华:我经历过一些“轻升、悬浮现象(lévitation, 一种通灵现象)”。我成熟得很早,11岁的时候,有一天…

:ed9ON2~!m;@ fYe0

h7k,V2uG `y0拉康医生:您所说的“成熟”(formé),是指什么?有勃起(érection)经历?心理学空间AV*G5]1W/\\$h[a

心理学空间 @U|r3jv^ _

杰拉德.鲁梅华:正是。心理学空间iAH1L1I8c y

a/~1S:sn QgA6R.}}0拉康医生:然后呢?

Y4ez$}z ob,Rl7I0z0心理学空间#JM Q:d;A:]

杰拉德.鲁梅华:我做了一个“轻升、悬浮”的梦。心理学空间!MFoU m

心理学空间3J2xb1Tg

拉康医生:嗯,请说说。心理学空间} o ^8B^/_t

Ga)o `BR4G1CC1g0杰拉德.鲁梅华:我正在手淫,一种极度强烈的享乐出现了;我觉得我升入空中。我真的是飘浮起来了还是这只是由高潮所产生的错觉呢?据我的想法来看,我认为我真得““轻升、悬浮””起来了。心理学空间C \l*u9\An

心理学空间.G9{X_ n

拉康医生:嗯,我希望是这样的。请告诉我,您今后打算做什么呢?心理学空间nf M1d8d3]nn

心理学空间I2go Dyl}*_

杰拉德.鲁梅华:我要继续尝试治好自己。今后?长期的还是短期的?

O R7G,`k6[e0

$M p[&c/P+z(q0拉康医生:长期的。心理学空间U;V mM;zC"\~|X6B

心理学空间wF @}0y}/P

杰拉德.鲁梅华:我没什么想法,我对未来没有任何打算。

*U%HV v pi lS0心理学空间(HN`Qbb%k

拉康医生:您还有学业要完成啊。

eo(^y-}0tI0心理学空间Ha7rt/TC6b

杰拉德.鲁梅华:不,我已经不再学习了。心理学空间w4? wI4y7{8k

-GN{9t$Nhr)j0拉康医生:目前,您没有任何工作。

A(F:?7bPa0

NhZ$LI0杰拉德.鲁梅华:没有,我没工作。

2mU4z-S/h K0

YL3bw/m0x0拉康医生:您有什么打算呢?Pinel机构,毕竟有一天还是得离开这里啊。您打算怎么重新开始呢?心理学空间_C2~u{P&[

心理学空间7dm-?Zs`'f

杰拉德.鲁梅华:如果我能成功摆脱焦虑,找到一种对话的可能性…这种心灵感应现象还会一直妨碍我,因为我无法行动,我的一切行为都会立即被心灵感应所识破,被那些并未听到我讲话的人所听见…只要心灵感应继续存在,我就无法生活在社会中,因为我不能活在社会生活中,不能在社会潮流中生活,除非不再被这种心灵感应所监禁。因为人们能听见我的想法,我不能在日常生活中正常工作,这是不可能的。最让我受不了的…心理学空间3_h[X&dul

心理学空间 W1kx2qR cL

拉康医生: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有点好转得呢?心理学空间/b0|e*\9Wu

AQ'U0]~6YU;n0杰拉德.鲁梅华:这两个星期吧。我和切赫马克先生以及杜阿梅乐先生谈了许多次,这帮我解开了一些心结。不过,由于我的内心被某些人觉察到了,我的思想和想法都…

2Dw&~5X[f#X"[MZ0

y j h h1p0拉康医生:您的内心,是指孤独的圈子?心理学空间7j;z B!U"Y*z oh

心理学空间?3vgDZV S"kO5j:l

杰拉德.鲁梅华:在内心深处,那些想法都是图像,是我对不同主题所做的思考,等等。如果您周围的一部分人感觉得到您的想法,或者他们都越级了,您还如何参与职业活动呢?即便我们可以用一种非常直接的方式生活,也有些东西…,如果在一个学术圈子,我被安排去指导大家,而人们能听见我的想法,这是难以忍受的。曾经有一个月,我非常痛苦。我一直躺在床上睡觉。我被摧毁了。我再一次想着自杀,因为我不能带着这种心灵感应生活;它不是一直都存在,是在一个…的时刻产生的。

c\S+a|u-d0

g8E Cr!U{$wr;qG:y0拉康医生:什么不是一直以来都存在着?以前这些被强加的言语…?心理学空间6T3hv2C:u.A(y d

5qb)Eqis0杰拉德.鲁梅华:被强加的言语和心灵感应都是从1974年3月开始的…,在类偏执妄想的时候,当我在想象中与法西斯分子斗争的时候,等等,

1P A6\lb4^ m0心理学空间5M @{c Ic%H7L/j9l

拉康医生:在您去看H教授的时候。心理学空间gx iN/G b)@@;?

d%M%G? O [ k0杰拉德.鲁梅华:我只看过他一次。

YB P-m*F.n0

?/b-Bqh&OV0拉康医生:在那个时候,您已经有被强加的言语或心灵感应等现象了吗?

"dCNjL e&l~0心理学空间vqZz:y(T o_?5y

杰拉德.鲁梅华:不,不是在这个时候。另外,当我回到O*去看G*医生的时候,他跟我说:您的心灵感应…我做过25次点击,13次在N*, 12次在O*。也许因为这…,我越来越焦虑。在这些电击之后,我不再能集中注意力,人们伤害了细胞。

0O:w|+o%h0ns o0心理学空间 Gc p~#eRX[ Br;C

拉康医生:这是您的看法:疾病给您带来的悲剧,正是由于电击造成的。

?!s#B+X:h pXSOD0

VGlg+q0杰拉德.鲁梅华:这些电击是用来治疗我的,因为我真得出现了妄想。在我的生命中,我渡过不少考验;当他们把我送入S临床部的时候,我的妄想非常严重…理智上,我听见一些声音向我提出关于法西斯主义者的法国之类的问题…我觉得当我上哲学或数学课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不能再集中注意力…有个人叫 Jean-Claude Bourret(法国记者)。我认为法西斯分子夺取了权力并攻击了法国国家广播电视局。在想象中,我使Jean-Claude Bourret和Jean R*以互掐脖子的方式互相残杀。当时,我受博爱观念的困扰…我被带到S*临床部,我通过数学符号回击。我觉得大家向我提问,S*的主任也问我问题。我必须回击,以便使法国免遭纳粹主义。人们问我问题,我坦率地给予答复;这些回复都是数列或诗歌符号。我现在记不起来了。于是人们诊断出我有妄想。

%K0`)F8P}Y0心理学空间 p V"vnw-^tZ P

拉康医生:那么,谁是对的呢,医生还是您自己?心理学空间 _']4pxb/l

心理学空间$d e0{7u$Z

杰拉德.鲁梅华:我不知道…心理学空间S$C/xM9u-`}

心理学空间NB|jh-h:P

拉康医生:您会遵从医嘱吗?心理学空间g LsF.rW}T

心理学空间+F'P,\+K&D?7v

杰拉德.鲁梅华:我信任医生,并同时尝试保留我的自由意志。心理学空间V2j6h#e^*m1L6t&R5T

3lG%w8C&lh0p;ch0拉康医生:您好像很重视自由意志;在您刚才告诉我的内容中,您因为某些避开了您的事物而感到痛苦。

#ze9lMh2i0

!G%\O's6I8mF%O'W~0杰拉德.鲁梅华:是的,不过…心理学空间 j0a!S-a6@*e3hz

8{Uq+qwu;z0拉康医生:嗯,不过?

T9B D!~A3D {0

5Tg(x%o x:v LMZ0杰拉德.鲁梅华:我有一个这样的愿望,希望再找回我的判断力、我的对话能力、保持自己的个性。我认为这才是关键问题。就像我一开始跟您说的,我无法定位自己,无法为自己负责。心理学空间~'i-a hxL H+XW5N

心理学空间8XCdG} ~

拉康医生:好,再见,老兄。要是能看到您的…一些样本话,我会很开心的。

;ZL*u],NB Ub0心理学空间,QN:dv4c([ld

杰拉德.鲁梅华:我的作品?

D!ofs.[p0

+@ h8]6|B0拉康医生:过阵子见。心理学空间*WhB`?+a

心理学空间CMJ.f R#X9w1y$i

杰拉德.鲁梅华:先生,谢谢您。心理学空间 Cb}"Ou2a]`u8l

心理学空间(E8j4P-fd1I1L?

(杰拉德.鲁梅华走出了临床展示室。)

5oB2Y&{3i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癔症神经症和精神病结构 潘恒
《潘恒》
拉康派精神分析视角下的让-雅克.卢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