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与防御机制
作者: 安娜•弗洛伊德 / 7343次阅读 时间: 2016年8月18日
标签: 防御机制 自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y)s2^&z2L,p0心理学空间A~*Z8\}U

第四章防御机制心理学空间!aee"G~O1E*H"W

心理学空间SH|Ao

精神分析理论和防御机制。我在前三章中如此自由运用过的“防御”一词是精神分析理论中动力观的最早期表示。它首次于1894年出现在弗洛伊德的《防御性神经精神病》的研究中,并运用于这本著作及以后的几本著作中(《癔症病因学》《再论防御性神经精神病》),以描述自我与痛苦的或无法忍受的观念或感情的斗争。后来这个术语被放弃,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又被“压抑”一词取代了。但是这两个概念之间的关系却一直没有确定。在《抑制、症状与焦虑》(1926)—书的一个附录中,弗洛伊德又恢复了防御这个旧概念,声称他认为再次使用这一术语无疑是有好处的,“假使我们把它明确地用作自我在可能会导致神经症的冲突中所使用的一切技术的一种普遍标志,我们就把‘压抑’一词留给我们的研究路线,使我们首先更为熟悉的那种特殊的防御方法。”这里我们直接驳斥了认为压抑在精神过程中占据了独一无二的地位的这一观念,而且在精神分析理论中为其它那些服务于同一目的的过程即“保护自我抵御本能要求”确定了一个位置。压抑的意义被减缩为“一种特殊防御方法”的意义了。

7h"| r%KY0心理学空间/c\0_m m3z

关于压抑作用的这个新概念激发了对其它特殊防御方式的研究并对精神分析研究者迄今所发现和描述的那些防御方式进行了比较。心理学空间;al.~B@x

I"S;S#us6U0《抑制、症状与焦虑》的同一附录中包含着我在上一章所提到的那个推测,即“进一步的研究可以表明,在特定的防御形式与特定的疾病之间,例如在压抑和癔症之间有一种密切的联系。”倒退和自我的反应改变(反相形成),已做的隔离和“抵消”都被作为强迫性神经症中所使用的防御技术而被引证了。

g%YjS} s-\ S/{0

3h;y-I h z:BM0线索如此确定之后,就不难完全列举弗洛伊德其它著作中所描述的自我防御方法了。例如,在《嫉妒、偏执狂和同性恋的某些神经症机制》中,心力内投,或认同(又译自居作用)和投射就是作为自我在这种病态感情中所使用的重要防御方法而提到的,并被描绘为“神经症机制”的特征。在他的论本能理论的著作中,他描述了转而反对自身的过程、反转和他称之为“本能的变化”的这些过程。从自我的观点来看,这后两种机制也必须归入防御方法的题目之下,因为本能会引起的每一种变化在某些自我活动中都有其根源。若不是由于自我的介入和自我所代表的那些外部力量的干涉,每一种本能就只能知道一种命运——满足的命运。我们必须给在实践中非常熟悉的、并在精神分析的理论著作中详尽描述过的这9种防御方法(倒退、压抑、反相形成、隔离、抵消、投射、心力内投、转而反对自身和反转)增添上第10种防御方法,这种方法更应属于对正常人的研究,而不是对神经症病人的研究:这就是升华,即本能目的的移置作用。

r6??#W_/? P0

OAWkA%eAi@0就目前我们所知,自我在其与本能的代表及感情的冲突中有这10种不同的方法受其支配。开业分析者的任务,就是发现这些方法在他有机会在个体身上观察到的自我抵抗和症状形成过程中,证明有多大的效果。

Va:Uo m P;tt]0

``3l2O+n9FC1C0对不同机制在个体病例中所获得结果的比较——……

#p o}B$c`^0

;qnO&i5d w0当我们详细考察其它病例中不同防御机制的作用时,这些实例所表达的印象得到了进一步证实。从理论上讲,可以把压抑归入一般的防御概念,并且和其它的特殊方法等列齐观。但是从功效观来看,和其它方法相比,压抑占有无与伦比的地位。在数量上它比其它方法完成得更多,也就是说,它能够控制强有力的本能冲动,而其它防御手段在面临这些本能冲动时往往是相当无能为力的。虽然其作用旨在保证压力的这种反精力贯注是一种要求能量不断消耗的永久机构,但它却只活动一次。相反,其它机制每当本能能量增长时,就必须重新发挥作用。但是,压抑不仅是最有效的机制,也是较危险的机制。意识从全部本能生活和感情生活中撤退所造成的自我的解体,会永久地毁坏人格的完整。因此压抑便成为折衷形成和神经症的基础。其它防御方法的后果并非不太严重,而是它们即使采取了激烈的形式,它们也往往更多地保留在正常范围之内。它们以枚不胜数的自我变式、歪曲和畸形表现出来,这些表现部分是神经症的伴随物,部分是神经症的替代物。

ZA2Sz7l7j(?0

&li'uR\.GN0按年岁分类的建议。即使当我们在自我的防御方法中给予压抑以独特的地位,对于其它方法我们仍然觉得是正在把大量异质现象包含在同一个题目之下。象隔离和抵消这类方法就与诸如压抑、反转和转而反对自身这类真正的本能过程并列齐观。这些机制中有一些用来控制大量的本能或感情,其它一些机制只有少量的控制。对于决定自我对机制的种种加以选择的考虑尚未确定。或许压抑在同性欲的斗争中具有卓越的价值。而其它方法能更容易地用来对付各种不同的本能力量,特别是对付攻击性冲动。或许这些其它方法只能完成压抑留下未干的事情,或者对付压抑未能阻正其回到意识中去的那些被禁止的观念。或许每一种防御机制最初只是为了控制某一特定的本能冲动,因而是和婴儿期发展某一特定的阶段联系着的。心理学空间U!ox%tA

N [7O!T3T fG0我已不止一次引证过的《抑制、症状与焦虑》的附录对这些建议提供了一个临时性答案。“很有可能在其明显地分裂为一个自我和一个本我之前,和在形成一个超我之前,精神机构所运用的防御方法,不同于它在获得这些水平的组织之后所用的方法。”可以对此做如下扩充。压抑存在于把一种观念或感情加以抑制或排除出意识自我之中。在自我仍然和本我结合着的地方谈论压抑是毫无意义的。同样,我们可以设想,投射和心力内投方法有赖于自我与外部世界的分化。只有当自我学会将自己与那个世界区分开来时,观念或感情从自我中排除以及把它们驱逐到外部世界,才会是对自我的一种解脱。再者,除非在属于此和属于彼的两者之间已有一种明显的分化,否则就不能说从外部世界内投到自我中具有丰富后者的作用。但是情况却并非如此简单。在投射和心力内投的情况下最初的开端往往很不明确。升华作用,也就是本能目的依照更高的社会价值所发生的移置作用,预先假定了对这类价值的接受或至少对这类价值的了解,也就是预先假定了超我的存在。因此一直要到发展过程中较晚时候,当我们把时间中位置将要分派给投射和心力内投而依赖于恰巧采用的理论观点时,才能使用压抑和升华的防御机制。诸如倒退、反转或转向自身这类过程很可能不依赖于精神结构所达到的阶段,而且和本能自身一样古老,或至少和本能冲动与其在寻求满足时所可遇到的任何障碍之间的冲突一样古老。我们会毫不惊奇地发现,这些都是自我所运用的最早的防御机制。

C|D*gZ7f,]`0心理学空间 Y Eg(k.Qo.H w.z u

但是,这种按年岁顺序提出的分类并不符合我们的经验,我们在幼小儿童中观察到的最早的神经症是癔症症状,它们和压抑有着不容置疑的联系,另一方面,产生于本能转向自身的真正的受虐癖现象,在童年最早期是非常罕见的。根据英国分析学派的理论,心力内投和投射在我们看来应该归因于把自我从外部世界分化出来之后那段时期,却正是自我结构借以发展起来的过程,如果没有这些过程,分化就决不会发生。看法上的这些差异使我们清楚地认识到,精神过程的年岁顺序仍然是分析理论中最模糊的领域之一。对于个体的超我实际形成于何时这个尚有争论的问题,我们有很好的阐述。因此根据时间中地位而对防御机制所做的分类不可避免地带有一切怀疑和不确定性,即使在今天仍和分析的年岁说明联系着。最好的可能性是放弃对它们进行分类的企图,而是去详细地研究引起防御反应的各种情境。

#X0Oo&s{Y? B"b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防御机制 自我
«安娜·弗洛伊德生平年表 安娜·弗洛伊德
《安娜·弗洛伊德》
安娜·弗洛伊德:从精神分析公主到儿童精神分析之母»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