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拓扑学及主体结构》一书概要与评论
张涛 作者: 张涛 / 5327次阅读 时间: 2016年9月1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pn"uF I

心理学空间U1}3e4V,K @p

2.2 在语言中定位无意识的重要性

1953927日,拉康在他的文章《精神分析中语言及言语的功能和领域》[7]中,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他确立了弗氏之无意识并不仅仅是一个靠对自恋、对自我而言的难以容忍思想进行压抑这样的不间断方式来起作用的一个意识-无意识的结构[8]。对于他而言,“无意识被定位在语言之中”而不是在身体之上;它对于身体是不可公度的; 因为自康德以来,语言构成了人们所称作的一个叫“表观遗传条件”的东西。拉康在这点上以弗氏大篇幅的关于无意识的理论文本为依据。心理学空间 n#r DU{

在我们描述过的冲动衍生物中,在它们那儿兼具着一些相互对抗的确定特征。一方面,它们被高度组织化,毫不矛盾,它们利用Cs系统的获得的所有东西,并且就我们的判断来看,很难从这一系统的构成区分出来。另一方面,它们是无意识的且是不能变为意识的。因而就质而言它们属于Pcs系统,但事实上却属于Ics [...]。我们只能将它们与混血人种相比较,总体上来讲,已和白人相似,但是以这样那样的明显特征泄露出他们的先辈,而且,正因此,居于(白人)社会团体之外,也不享有任何白人的特权。正是源于这一境遇,幻想的种种构成,在常人那儿就如同在神经症患者那儿一样;也正是源于这一境遇,幻想的种种构成被我们当成梦和症状形成的初步阶段,并且,不管它们多么高度组织化,都保持被压抑并因而不能变成意识的 [9]。”

]z3aYg$A0

同时代,拉康发展出了这个在语言中被定位的无意识是在一个“三维结构”[10]——即实在(R)、符号(S)、想象(I)——中展开的观点。这个结构指出了把性能量之客体定位成外-内于这一语言结构之时所构成的一个缺失[11]。因而,“无意识”具有好几种意思,至少四个理论上的词义:-实在的词义,就是原初压抑的一部分无意识,前者是与丧失掉的融合的享乐之最初标记相联系的;-符号的词义,是在弗氏之无意识的意义之上,作为被区分的能指成份的网络,压抑之处所;想象的词义,是无意识之表象;—以及最后,作为纯粹被压抑的无意识处所的词义,位于三个其它维度“相邻”之处的:客体小a。那儿弗氏之冲动——总是被压抑的无意识幻想——得以定位。

7wT&x'G{e sw_8~0

我们展示这个(r), (s), (i)三维结构“博洛米结”的第一幅图。在此我们优先使用的是“博洛米结”[12]这一精神分析-拓扑学的术语而非“交织带”这个几何学的术语。在微分几何学想象上所安放的结构是对主体结构的直观呈现,由此我们应该铭记的是这种呈现同时即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障碍。事实上,在精神分析中直观的真理是以概念的、抽象的、精炼的方式在一些基础水平上得以定位的。困难之处就在于在此举出例子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更多地把这些基础重新处理成“主体的拓扑学” [13],这就是说处理成构成了无意识空间的一些“开口”(能指)的理论。

*Z F%XCe8P9W^)l0

1:博罗米结的第一种表达心理学空间_E,C;V3Lt

 

/|(Q8R!~:^?9h+I0
|Yuk H }6l C;C]0

弗洛伊德曾区分过“自我和它我[14]”,但是没能把它们构想成功能性地共同归属的这一结构,即我们称作“主体结构Σ”的共同归属 [15]。同样,我们把弗洛伊德的“它我”以客体小a的幻想形式限定为冲动的能量;自我则限定为具有三个维度(r), (s), (i)的结构。“拓扑学”的图1具有这样的价值,即展示在一个单一结构中冲动之能量、无意识幻想之能量围绕被压抑的冲动之客体小a及由另外三个能指维度,实在、符号、想象对它的限定是如何相互影响着的。

8utF0d ]8_O0

这个三维或四维的结构[16]从一种线型的无限得以被表现出来,而冲动所推动的客体小a 仅仅是一个拓扑的区域,后者事实上就是说在(r), (s), (i), (σ),结构或“扭结”所组成的维度之间的“编织”,为了使这些被领会,下面我们就给出博洛米结的第二种表达。

"qo%b2~Eo0

2: 作为三维博罗米结结构[17]的第二种表达

9pXL$Kv)j0

 心理学空间5Jp&e,v6Z#['h

 

4C}+\'u2h KC5O0

【我不得不再次重申,博罗米结并不是三根线条,分别代表符号想象和实在三界,而是三个维度,这三个维度需要在三维以上的空间展开,三个维度的构成物(consistance)则以邻域定义下的实数轴构成,因此三条线在无限远点处完结,在几何中构成圆环的形状。该空间意味着主体空间不断在无限远点处接受外部的信息,拉康称为外在(eksistence)。主体也因此和任何客体不同,随时透过外界感知(实在的刺激,语言的信息,视觉形象)来修订。这个空间支撑了不断将感知铭记,并且构造为无意识欲望,进而开启精神现实,人们称为生活,该过程即弗洛伊德之无意识之思或者梦思,心理学家称为人格,人们称为灵魂的事物。该机构因此,不得不在异质的三界具有同质的起源。如拉康强调,三界同源异质,这是因为三界本身是结理论所谓的编织带,这样,精神世界被拉康比喻为织物,透过triskel的三根线针编织的织物。心理学空间 r Jxq,GsQ

:s y |"sH8s Ci0

引用自左图引自1973年12月拉康给著名数学家灾变论创立者René Thom的信件手稿,右图引自与拓扑学家Vappereau的通信手稿

$f$N%OpW*z0


v ?Gn7u,_At0

"@Fe\ ssh+q!Y0

该织物在RSI三界的局部本身构成主体空间,产生每次欲望的操作(acte),然而,于此同时,三界整体作为精神织物的潜在空间,因此,该空间是不断变动的整体,在每次操作的同时,如有机体或者水流一般变动不居。每次操作均涉及局部被压制为欲望的RSI元素构成的馅饼,该压制的实现乃弗洛伊德之原初压抑(Urverdraengung),每次无意识欲望的馅饼则以继发压抑的形式返回影响意识决策,例如构成梦境,口误,遗忘。这种变动不居涉及精神原质(substance)不断转换为不同享乐模式(jouissance)的过程,也因此,弗洛伊德不得不以变形虫来比喻力比多。

dW SL2P Ao}b0

同样,由于原初压抑的失败,精神病主体会涉及到感知的困窘:接受的感知被精神器官组织却没有涵容到主体那里予以登记,构成彻底的异化,是“电视机在说我,有无线电波控制了我的身体,有人会微波点我的穴”;在较为稳定的形态下,则是构成单纯系统的妄想增补父亲功能:某某(明星,伟人)爱上我,虽然我不认识他,某某要害我。】

D,]6j6d;n6P t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精神病的发作问题:拉康视角 张涛
《张涛》
一例遗忘的机制:症结之形成与精神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