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拓扑学及主体结构》一书概要与评论
张涛 作者: 张涛 / 5328次阅读 时间: 2016年9月1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GO JY3aWx[

kZ8Ow4H {9n:z [0

有个不甚确切的消息称,在1953年提交罗马报告之时,拉康深化了弗洛伊德的对“代表”和“表象”二者的区分。他据此区分了无意识的“能指成份”和不可代表的一些 “表象”。弗洛伊德在一个他称之为前意识的地方定位了后者,并且将此处作为通往意识的一个条件。1956314[18]拉康在他的精神病讨论班上,在无意识、意识和前意识之间的根本区别变得明确了。实际上正是“莫比乌斯带”及其“扭转点的拓扑表达使得弗氏“继发压抑机制”本身[19]这样的理解成为了可能,后者是由这条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道路所构成的。就是说并非是这样的一个动作,一个在时间逻辑中得以再次产生的动作,而是说这是一次飞跃,指示着主体性构成空间的区分的一次飞跃。3因而表达的是,在另一空间结构中,名为“莫比乌斯”的一种与弗氏“意识、前意识、无意识”划分相同结构的三种存在形态。

B`U-N/ABc+f-} ~0

 3 :无意识的莫比乌斯结构

X.l4Q)Qx9Jj0
0kt7o+o Q?0

 心理学空间ga$oi*D5w:k?%q

此图允许作如下的构想:心理学空间hZt9ir|yAc

人们能够同时概念性地思考在一个相同结构内意识通向无意识的不停息过程;【该过程也意味着(如果我们继续弗洛伊德的比喻)无意识不断伸出触角进入意识中。但这样的过程并非可逆,否则就不再具有人格,人格将瓦解,因此无意识本身具有某种动力学的过程,该动力学的维系,即上面的RSI三界空间的骨架。该骨架由多种事物构成:拉康在多处分别称为对象a,能指的物质主义(motéralisme)和字母。】

!\FBPgI0

正是在这个莫比乌斯面的扭转点处才有可能使人们能定位“前意识”的处所。就是说被系之于语言的从那时起可能通向意识的从能指族到表象族[20]的交点。心理学空间ujk_FNbZ4lw$A#G

主体性显现的问题,在弗洛伊德“原初压抑”的意义上,应被联系到莫比乌斯带的结构之上(图3)。人们事实上不可能在一个单一的空间描绘中来定位无意识结构的所有形态。

5R1?(MH1f[(GZG0

在《从一个大彼者到小彼者》[21]中,拉康指出冲动的客体小(a)并不是异于能指的实体,他还明确提出客体小(a)是作为“外--内”于大彼者(外-密的)即作为那个称为一个“洞”的东西来相关地进行定义。他补充说这个客体小a“构筑了大彼者的形状”。【这种外密和外在的概念呼应,洞,外在和构成物是博罗米结的三个基本元素。是我们前面三界空间骨架的肌肉,如果我们将享乐比喻为血液的话,主体因此作为活生生的可以自主呼吸的有机体的基本形态就能浮现。

Z2\[$ir/o4b0

心理学空间jM?"VV"g'L3ipI

如果将博罗米结的操作放入莫比乌斯带来表述这种意识到无意识的过程,那么上图可以给我们一个直觉性的感官。弗洛伊德把精神分析的工作比喻为外科手术,依循他的比喻,那么文章开头提到的分析的解释与建构的工作就位于对症状的肿瘤部分进行持续切割,无意识本身的自组织再编织,分析家的缝合建构三者之间。拉康后期称为增补(suppléance).

%\X z;Xb`r'_w0

 

J1c%z,Gb2W/z b*H0
2.3  1953年实在、符号、想象三类别的发明

我们将这三个类别及它们所包含的东西做如下之定义。

^e%u3h\2E r0

符号”代表的是由“能指成份”构成之语言的一些不同成份的结构。精神分析将出自费尔迪南·· 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教程》的结构主义,尤其是“语言网络”、“能指宝库”及“能指”这些概念,纳入到了它的考虑之中。但这些术语,一旦被加工了,就脱离语言学的领域而成为了真真正正的精神分析的概念了。同样,人们能够把 “能指宝库”之概念用来指示被称为大彼者的一个幻想性的整体。我们看到在治疗中,分析者会罢免这个全能图象位置上无意识的构成,直到通过安置不完整被命名为被划杠的大彼者s (A)的一个基本参考点。

U,x7SJkP?(`0

“想象”代表无意识的和身体统一的知觉,后者让自恋通过父亲的、母亲的、亲属的作为主体第一个内部镜子的恭迎结构而得以诞生。心理学空间9?:rH:h b H

最后,“实在”,作为不同于想象和符号的机构,是一种“意义之外”的类别。正是那里放置了母-子融合的享乐痕迹的记忆;这些痕迹构成了一种超越意义的语言:啦啦言语。【这个概念和拉康的字母密切联系着,因为是进入语言后,记忆的感知信号才被抹除为痕迹,弗洛伊德分析工作的考古学比喻直指这个部分,《分析的建构》中,弗洛伊德认为分析的解释工作不足以撼动症状的坚持,必须对实在的部分予以建构,这便是涉及对痕迹的重构。拉康在《语言与言语的功能》中对此进行了重申:无意识是被审查的段落云云】

!v;F nPz#|"Qa0

在精神分析领域里做这些分类,是对"物理主义"进行的摒弃。弗洛伊德,的确,曾部分地受到恩斯特 马赫(1838-1916)哲学的启发,这后者,代表着当时取胜的科学流向,想寻找到从物理学到心理学的连续性发现的科学流向。然而,弗洛伊德并非完全是个马赫物理主义者的信徒,因为他所思考的无意识只是在1900年左右时才被他所发现,作为更加是从生物学而非新兴的神经科学中区分出的拓比处所[22]

Z rFI6v3D7O0

拉康,当他放弃这种弗洛伊德的认识论之时,超越自然文化的对立并且提出要凭借一种结构(我们用Σ字母表示)来研究主体的实在。我们应该承认这门精神分析的新科学超越了今日自然/文化的哲学对立,并且迫使认识论在一种不再属于“物理主义”的而是属于被称作一种“实在论”的哲学中进行反思。【这种拉康参考的哲学尤其指向亚里士多德,在实体(substance)基础上构建的实在。】

$RCw!G2o0


[1]我们自精神分析家兼数学家的让. 布尔迪厄处获得了这个概念。心理学空间rfI R'[3[i u

[2]分析家的转移”同样表明在其实践中它的投入尺度,这表明需要超越善意:即“符号爱情”而非对他的精神分析者的爱情。心理学空间8D0e#| dG_*^

[3]在主体治疗的方式上,职业标准总意味着结构的一种不纯粹的功能 :换句话说,就是理论和合法的意识形态的一种混合而构成的的教学允许获得广泛的认证。那么,主体结构功能的法则总是被一些异质于其客体的社会标准掩盖了起来。甚至“精神病学”及“临床心理学”亦是如此。对于它来说,精神分析,除了阐明更接近主体性功能之外别无其他使命。心理学空间"D"E~3RS*dSC

[4].假若不可有精神分析家的证书,那是拉康理论制作的决定性结果。“谬误啊!盖章缺义。”(参考:《196710月对本学院精神分析家的提议》、《1970年巴黎弗洛伊德学院的讲话》 )在那儿的就是社会学观点之“异物”,然而基于这正好名为“弗洛伊德之物”的东西,其本质即为“真理”。心理学空间CN w"e`4P8C

[5].我们用希腊字母Σ来表示弗洛伊德称作“无意识”的、被扭结在一起的四个维度(r), (s), (i), (σ)所构成的“主体结构”。

(P!l%d(RJ0

 心理学空间.]C:n6b8R[

[6].不要混同为犹太修士和博学者的“开除”,而是以在17世纪由阿姆斯特丹的犹太修会对斯宾诺莎的 “逐出教会” 相似的方式。

v#fA n y0

[7].拉康《精神分析中语言和言语的领域及功能》,罗马大会报告,1953926-27,收于《文集》,巴黎,瑟伊出版社,1966年。心理学空间i"@u-CNaX&J

[8].自我这一概念代表了自恋的结构(弗洛伊德的das Ich)。“主体”代表着整体结构的行动方式,无意识和意识的自我处于自恋的维度。二者之间存在着根本的不同。参见弗洛伊德《自恋引论》1914,性生活。PUF1969,拉康,镜像阶段作为“我”的功能之形成,《文集》,巴黎,瑟伊出版社,1966

5~$d4[`h"^PA,y0

[9].弗洛伊德,《无意识》,1915OCFP, XIII, p. 231, puf出版.心理学空间 q(q9^ ]U;]nk~c

[10]只是在拉康研究的最后几年,他才设想了组成主体结构的第四维度(σ):症状。

.f{?R/u1|W.[8Z/`0

[11].我们会在第1.5章(拓扑学之必要性)中看到,以三维或四维的结作出的表达,是如何允许性的客体小(a)作为外-内于这个结构来定位的。心理学空间g3OR8?'l5b q9j;U

[12]参考:勒内.拉温德莫 《主体、精神分析及数学的地点》,瑟伊出版社,2001277页。

7m[%]?gQ*UY%sC0

[13].参考我们关于拓扑学的附录。心理学空间i(J*dPk

[14].弗洛伊德《自我和它我》,《精神分析文集》,巴黎,佩约出版社,1993心理学空间%w$l0U }8y bRX9ME

[15].我们在以下章节,为理解博洛米结,必然以空间的形式——“曲面的而非想象的高深莫测的形式”——来表示它,正是在那儿起了作用,也是在那儿“拓扑学”作为假说才成为了正当的。

;k7g6iw:W-woK0

[16].(r), (s), (i) (r), (s), (i), (σ)如果我们再加上症状维度的话。

7[?3Qwm;uzF;@p0

[17].参考:拉康修改之图,1975年,Scilicet.MIT的会议和对话录》,在这幅图中,客体小a代表了一个被内容((r), (s), (i))的边界划定的拓扑区域。

;C)g Y'NUr e0

[18].拉康《精神病讨论班:1956年三月14的那场》,巴黎,瑟伊出版社,1981年。心理学空间\1hMVQGe

[19].弗洛伊德1915年《压抑》译自德文的《元心理学》中伽利玛出版社1900年由Jean Laplanche et J.-B. Pontalis重审和校订版。(弗里欧丛书,论文集, 30)

I[.[X ]J0

[20].在其1955-1956年《精神病》(巴黎,瑟伊出版社,1981年出版)的讨论班中,在这个无意识得以表达的结构中,拉康坚持关于这个语言结构之实。他继续通过将在分析框架中具有所有现象的性质“是作为一种语言那样被结构的”来进行了放置。前者即人们在符号体系和神经症中所忙于整理的那些东西。也就是说,这就是总以“能指”和“所指”本质上表里不一所呈现的一类现象。心理学空间W/zVH'Sy

[21]. 参考:《从一个大彼者到小彼者》,巴黎,瑟伊出版社,2006, 394页。心理学空间)|eI:E cZrki+X

[22].今天,“神经科学”再次拾起生理学到心理学是相连续的观点,例如当它们——错误的——把无意识与被假定的目的性相比较的时候。它们并不接受把无意识首先是对自我而言难以忍受思想之压抑及伪装这一事实。然而,在天真的唯物主义的尝试中,它们打算采用这种被假定的目的性。

XB)?T,O@ ^:x0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精神病的发作问题:拉康视角 张涛
《张涛》
一例遗忘的机制:症结之形成与精神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