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ud 1913d 来源于童话的梦的素材
作者: FREUD / 2212次阅读 时间: 2016年10月26日
来源: 无限笔迹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1913d 来源于童话的梦的素材
Märchenstoffe in träumen X,2-9
The occurrence in dreams of material from fairy tales(XII, 281-7)

我们知道,民间童话深深地影响着儿童的思维活动,心理分析证实了这一认识。在某些人身上,回忆自己喜爱的童话取代了回忆自己的童年:他们已经把这些童话变成了电影镜头,贮藏在大脑里。

我们从梦中常常可以找到童话的成分和情节。病人在讲述这一部分梦时,作为联想,往往会讲出具有特定意义的童话。在本文中,我将举出两个例子来说明这种情况。当然,如果我们仅仅指出童话同梦者的童年以及他的神经症的关系,那么,我们就可能掐断一些对心理分析来说至关紧要的线索。但是,我所能做的,也仅此而已。

这是一个年轻的已婚妇女的梦(她的丈夫几天前才来看过她):

她在一个完全棕色的房间里.一道小门通到一个陡陡的楼梯的顶端,一个奇怪的矮人从楼梯爬上来,走进了房间,这个矮人很小,白头发、秃顶,长着一个红鼻子。他在房间里跳起了舞。对着她做出了各种滑稽动作。过了一会儿,他又走下了楼梯。他穿着灰色大衣,透过衣服可以看到他的整个身子(后来又这样订正:“他穿一件黑色长大衣和一件灰色的裤子”)。

分析如下:这里所描述的矮人的外貌与梦者公公的样子完全一致。①紧接着她又想起了《小矮人》的故事,因为“小矮人”跳舞的滑稽样子就象梦中那个矮人。“小矮人”跳舞的姿式暴露了自己的名字,王后便知道了他是谁。他没有得到王后的第一个孩子,盛怒之下,便把自己撕成了两半。【①只在一个细节上两者不符:矮人的头发剪得短,而公公则留着长头发。】

做这个梦的前一天,梦者曾对自己的丈夫大发雷霆:“我要把他撕成两半。”

最初,很难分析棕色房间的含义。她所想到的,是她父母亲的餐厅,这个餐厅正是镶着棕色的木条。然后她讲了有关床的故事,那些床让两个人睡真不舒服。几天前,当家里人谈到外国的床时,她说了些很不合适的话——她坚持说,这完全出于无知——引起满屋的人哄堂大笑。

这个梦现在可以理解了。棕色的木板房间②首先是一架床,联想到餐厅可知这是一架双人床。③因此,她睡在自己的双人床上,拜访她的人理应是她年轻的丈夫,他有好几个月不在,现在回来,理应扮演他在床上的角色。但是,最初拜访她的人却是她丈夫的父亲,即她的公公。【②众所周知,木头往往象征着女人或母亲。③照原意为“结婚用床”,因为桌子和床代表着结婚。】

在这个解释的后面,我们窥见了更深一层的、纯粹性的内容。在这一层意思上,房间便是阴道(房间在她身子里——这一点在梦中颠倒了过来),扮着怪相,样子滑稽小人便是阴茎。狭窄的门,陡陡的楼梯证实,这一情景便是性交。在通常情况下,我们往往发现小孩象征着阴茎,而在这个例子里,却是出现了父亲代表着阴茎。我们应当找到更恰当的理由来解释这一情况。

梦者解答了这个梦的余下内容。完全证实了上述解释。她将透明的灰衣裳解释为阴茎套。我们可以由此推想,阻止受孕的想法,以及由担心丈夫这次回来会布下第二个孩子而来的焦虑,是引起这个梦的原因。

“黑色的大衣”。这种大衣配上她丈夫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她曾经急于劝说丈夫穿这种大衣,而不穿他平常的衣服。因此,穿上了黑色大衣,丈夫的样子就令她满意了。“黑色的大衣,灰色的裤子”,这是两个不同的层次,一个在另一个之上,其含义便是:“我该喜欢你这样的穿着,我喜欢他象这个样子。”

小矮人同梦(即白天活动的残迹)的内容联系在一起,恰好是一个对应的关系。小矮人在童话里出现是为了得到王后的第一个孩子;梦中的小人以父亲的样子出现,因为他被假定带来了第二个孩子。不过,小矮人也使我们能够触及梦的思想所包含的属于儿童时期的更深的那层含义。这个滑稽的小人,名字不得而知。他的秘密被性急地遮住,他会要很多不同寻常的把戏——在童话里,他将稻草变成了盒子。人们对他愤怒,或者说,对拥有他的人不满、嫉妒(对女孩子说来,是嫉妒阴茎)。所有这些因素都同病人的神经症的形成有关,而本文却又不能一一谈到。这种局限性我已在前面提到了,梦中小人那剪短的头发,无疑同阉割的题目有关。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神智清醒的人,了解做梦的人使用童话的方法以及什么时候联想到童话,那么,我们可以成功地找到某些线索,这些线索会帮助我们解释清楚童话本身遗留下来的疑点。

一位年轻男子给我讲述了下面的梦。在他满五岁之前,他的父母不时从一个庄园搬到另一个庄园。他能记住搬家的先后时间。据他说,这个梦是最早的梦,发生在第一次搬家前。

我梦见,天已经黑了,我躺在床上(我的床脚那头朝着窗子,窗外是一排老胡桃树。我知道,我做梦是在冬天,而且是晚上)。忽然间,窗子自动开了,我惊恐地看到,一些狼坐在窗外的胡桃树上,这些狼一身全白,看起来象狐狸或是牧羊狗,因为它们长着大尾巴,就象狐狸一样,它们的耳朵竖着,就象狗注意听什么时一样。我心惊胆战,生怕被狼吃了,便尖叫起来。然后,我便醒了。我的保姆赶忙走到床边,看看我出了什么事,过了很久,我才完全相信,这只是一个梦,因为梦中的景象是那么清晰——窗子自动开了,狼坐在树子上,都是活生生的画面。最后,我安静下来,感到象是逃脱了某种危险,又睡着了。

梦里的唯一动作是开窗子。那些狼都静静地坐在树丫上,丝毫没有向树干的左边或右边移动,它们只是盯着我,似乎目光在我身上生了根。我想,这便是我的第一个焦虑梦。我那时才三,四岁,至多五岁。打那时起,直到十一、二岁,我都害怕在梦中看见可怕的东西。

他画了一幅图来说明树和狼,以证实他的描述。通过分析这个梦,我们明白了下面材料的含义。

他曾经老是把这个梦与他童年那段时间的记忆联系起来(那时,他特别害怕一本童话故事书里的狼)。他的姐姐比他胆大得多,常常找些借口,把书中的这幅画拿到他面前逗他。他一看到这幅画,便吓得尖叫着哭起来。在这幅画里,一只狼竖着身子坐着,伸出一只脚,脚爪张开,耳朵立着。他认为,这必定是《小红帽》的故事插图。

为什么狼是白色的?这使他想到羊。在庄园附近养着大群大群的羊,他的父亲偶尔带他去看这些羊。每遇到这样的机会,他总是感到非常骄傲,每次都欣喜若狂。后来(根据询问知道,时间大概是做那个梦之前不久),羊群发生了流行瘟疫。他的父亲派人请来了巴斯德的信徒,④给羊接种了疫苗,可是,接种之后,羊死得更多了。【④巴斯德:法国著名化学家和生物学家,以发明巴氏灭菌法著称。此处,巴斯德的信徒系兽医的戏称。——译注】

狼怎么会跑到树上来了呢?这使他记起了他爷爷讲过的一个故事。他记不清这个故事是讲在做梦前还是做梦之后,不过,故事的内容对前面那个观点来说,是一个决定性的论据。故事内容是这样的:一个裁缝正坐在屋子里干活,窗户一下子被打开了,一只狼跳了进来;裁缝追赶着狼,用尺子揍它——不(又订正说),他抓住了狼尾巴,一把将尾巴扯了下来。狼惊惶地逃走了。后来,这个裁缝到了森林里,突然,他看见了一群狼向他逼来。他爬上了一棵树,试图躲开狼的进攻。起初,群狼不知所措。掉了尾巴那只狼也在这群狼中,它想向裁缝报仇,就建议道,它们可以一个叠一个地爬上去,最上面一只就可以抓住裁缝。它自己身体强壮。愿在最下面托起其它狼。群狼采取了它的建议,开始向上爬。裁缝认出了这只狼(到过他的房子,并受到了惩罚),便象先前那样高喊起来:“抓住那个灰家伙的尾巴!”这只没有尾巴的狼吓了一大跳,记起了从前的事,转身逃跑了,其余的狼一下子跌了下来。

在这个故事里出现了梦中狼爬上的树子。故事也无疑暗指阉割情结(Castration—Complex)。老狼被裁缝扯掉了尾巴,而梦中的狼长着狐狸尾巴,这大概是给缺尾巴狼的—个补偿。

为什么有六、七只狼?起初,问题似乎无法回答,后来,我想这幅吓坏了他的图画大概同《小红帽》的故事有关,这才解答了这个问题。可是,《小红帽》的故事里只有两幅插图:一幅是小红帽在树林里遇到了狼,另一幅是狼戴着祖母的睡帽躺在床上。梦者所述的这图画必定同另外的童话故事有关。他很快就发现,这个故事肯定是《狼和七只小山羊》。于是,数目字七出现了,六也有了,因为狼只吃了六只小山羊,第七只躲在装钟的盆子里。白颜色也在故事中比现了,因为狼在第一次敲门时,小山羊认出了它的灰爪子,它就跑到面包房给爪子涂上了面粉。再者,这两个故事有很多相似之处;两个故事里都有狼吃人,都有剖开肚子,放出被狼吃掉的人,然后填进石头这些情节。而且。两个故事里,狼都死了。此外,在小山羊的故事里。树也出现了,狼吃过之后,躺在树下打鼾。

基于某种特别的原因,我将在另外的场合再探讨这个梦,详细地考虑、解释它的意义,因为,梦者自童年起就一直记忆的这个梦正是最早的忧虑梦(anxiety-dream)。我们特别对这个梦的内容,它与后来的梦的关系以及它与童年发生的事的关系感到兴趣。而在本文中,我应当集中精力来探讨这个梦与内容雷同的两个童话(《小红帽》与《狼和七只小山羊》)的关系。这些童话对这个孩子产生了影响:表现出来便是动物恐怖症(animal—phobia)。这个孩子的恐怖症不同于其它类似的动物恐怖症;因为使他恐怖的动物并不是很容易便能见到的(比如一匹马或一只狗),他只是从故事里或图书中知道了狼的存在。

我将在另外的文章中讨论并解释动物恐怖症及其含义。在这里我只想先说这么一点:我在本文中对这个梦作出的解释,与梦者后来所患神经症的主要特征完全吻合。他对父亲的惧怕是致病的最主要的因素,他对父亲替身采取的矛盾态度,是他平时以及治疗期间内行为的最重要特征。

如果在这个病例中,狼仅仅是第一个父亲替身。那么我们不禁要说,童话里的内容——狼吃掉小山羊、“小红帽”——所隐含的意思,不能简单地看成幼儿对父亲的恐惧。我们还知道,这个病人的父亲同很多人一样,喜欢对儿童“亲昵辱骂”(affectionate abuse)”。在病人童年,他的父亲(虽然后来变严峻了)可能在亲昵孩子或同孩子玩耍时,不只一次开玩笑地威胁说:“我要把他生吞活剥了。”我还遇到一个病人,她告诉我,她的两个孩子总是不喜欢他们的祖父,同他搞不好,因为,他同孩子们嬉戏时,老爱吓他们道,他要剖开他们的肚子。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Freud 1915b 目前对战争与死亡的看法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Freud 1915d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