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论与反悖论》今日再版的意义
作者: 《悖论与反悖论》 / 5250次阅读 时间: 2010年4月22日
来源: Pietro Barbetta 标签: 悖论与反悖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Q ] hch

心理学空间| @xQw z

#e!T,|)Nr0jW0心理学空间Y1z;ct?/L8Y-W

心理学空间Dk(y'L+I |$q

心理学空间t u#S*C{+wK;mF

悖论与反悖论”今日再版的意义
XU#N2H.V6a5H8e0Pietro Barbetta

({*t,]4E!W;TY0心理学空间;hx I"Ps2C nx p

将《悖论与反悖论》与 《梦的解析》相提并论,是否夸张呢?据称弗洛伊德的这部著作构成了精神分析历史和史前史的分水岭,而《悖论与反悖论》则有资格被认作是系统式家庭治疗历史的开端。

X%y8@4O4g0

-m sT1x:A @+[0u0我相信这一论断会被许多人认可。可以为证的是,林恩*霍夫曼,与Peggy Papp和 Olga Silverstein一起,向纽约阿克曼学院介绍了米兰团队模式:“我第一次读到《悖论与反悖论》就被深深打动了。基于贝特森的系统观视角上的一种治疗理论终于被阐述了出来。”心理学空间7{&l;EbS:R

心理学空间6s"Y G*Fw

贝特森的人类学理论是如何被转化为治疗实践的呢?这一概念性的进程经过了以下三个历史性时刻:
1l)kN.N3h[l0—— 由于福柯的伟大著作《疯癫史》的影响,反精神病学否定了精神病理论的科学基础。
ZHp\&k0—— G贝特森提出了建立在人际沟通基础上的精神分裂症的初步假设。心理学空间o/ph{"}#B I9v
——《悖论与反悖论》开创了“精神分裂症的交互作用”家庭治疗的道路。心理学空间Y9k]zV[1a ?Q

心理学空间0M2vNSj ^(S(R,Q v

本书的意大利文版出版于1975年,英文版和法文版出版于1978年,西班牙语版出版于1982年。在这些年里,在西方民主国家拆除了完整的精神病院,制定了精神病诊断和治疗的新法律。在这期间,米兰的一个精神分析师的团队提出了新的模式,新的技术和新的理念,以新世纪的家庭治疗的视角,阐述了是如何将贝特森的思想转化为治疗实践的。心理学空间4o ^U}2pM)l$H

fYW J;| M1d Z0六十年代末,贝特森和哈利进行了一场非公开的,也是少为人知的激烈论战。哈利认为,人类都投身于权力的获取。贝特森坚决拒绝这一观点。由“双重束缚”理论,贝特森得出结论,悖论从根本上存在于对任何一种可能性的控制之中。心理学空间 tBbH\dN

-]6KSm8Z![OK$B}0人类沟通的任一过程中都同时存在着两个不同的层面,对此的识别和确认,成为了“双重束缚”观念的出发点。这两个层面是:——逻辑沟通的层面,精神分析家们称之为理性化。——与姿态,身体,声调等有关的类推层面。如果这两个层面之间被感知为自相矛盾的,一个悖论性沟通的条件便产生了。接收信息的人即处于一个不确定性和混沌的循环情境之中,不知道是来自哪一层面的信息更有价值。

H6u5lMy-Y2m0

t%~ta-L8]#{ s0然而“双重束缚”并不能简单理解成这一悖论,还有第三个组成部分是必不可少的,即沟通者之间的关系——永不可能放弃沟通。 在1956年的一篇名为“一种关于精神分裂症的理论”一文中,双重束缚的理论被认作是一种精神分裂症起源的解释。在“双重束缚,1969”一文中,贝特森揭示了早期理论中的“数不清的错误”。简言之,贝特森强调了两点:双重束缚的非客观性,而正因如此,双重束缚促成了与人类和生物的创造性相关的不连续变化。心理学空间i|SS4d]+}
从那以后,沟通悖论的双重性,既意味着一种根本的策略,又意味着根本不可能运用策略。心理学空间f0s t*coA.Rb Om EG

心理学空间j i KT#W2GzR

到这里我们还是在系统式治疗的史前史。将这些思考应用于与家庭的临床访谈,标示着系统式治疗历史的诞生。这起始于——正如他们本人喜爱提及的——四个精神分析家考虑要改变治疗的规则。从个体的设置中走出,以团队的形式工作,会见家庭团体,进行短程治疗,延长两次晤谈间隔的时间,引入单面镜后的会谈观察,以及其他一些设置的改变,正如那个年代其他的机构,如帕拉阿图精神病研究所等已引入的一些改变。心理学空间 @(nQ&j/I

NUEjg6~$N0但还不止这些。使米兰团队的治疗最具特点的,足以称为是系统式家庭治疗开端的是,如Janine 罗伯茨所说,“在积极赋义的广阔架构的内部,进行仪式的重要性。”

{6l x2kX0心理学空间GG&}tt4n)Y.L

如果《梦的解析》重在梦的叙述,那么《悖论与反悖论》则重在最终干预的戏剧化和仪式化。治疗师重新回到场景中来,携带着要交给家庭的一个信息,这是治疗团队所准备好的一个信息,——通常此信息是书面形式的,由治疗师宣读,或者甚至是以书信的形式寄到家里的,—— 在会谈结束之前,进行访谈的治疗师需要有能力宣读它,就好比是一个神谕的预言。

6i8yK"N_5mS0

4a~!d~$x HTw5Q0最终干预能有多少效力,取决于它有多少会在会谈结束后很快地被实施,取决于家庭很少对此追溯效力,也取决于这一干预是多么的令人惊讶。这一沟通的形式需要被笼罩在神秘之中。心理学空间NN/iI-V)O

-N-^!xO [&bK0此信息始终是在积极赋义的框架之下的,这一框架是在给予尊重和循环提问的基础上,由最终干预之前的对话治疗所创造出的。这个治疗的仪式如同一个全息照相,可以包含家庭仪式的处方。在反悖论的干预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必要的是:针对症状的处方。贝特森提出的是一个新的人类学的模式,米兰团队将它转化为一种“治疗理论”。心理学空间 Y.pI%b3\ S*m,q$zo

心理学空间-h!G Z4I"aG,p/]

不久之后,米兰团队分裂了。 《米兰系统式家庭治疗》一书,——由Basic出版社出于1987年,不可思议地竟没有被译为意大利语,——描述了这样一种说法:造成Luigi Boscolo和Gianfranco Cecchin 与Mara Selvini,Giuliana Prata 分开的矛盾,已经潜含于《悖论与反悖论》一书中了。据说,在治疗领域的这一对立,正是几年前贝特森和哈利在理论领域的对抗。Mara Selvini Palazzoli 和Giuliana Prata 组建了自己的治疗团队,而Luigi Boscolo 和Gianfranco Cecchin 留在实践和思考了《悖论与反悖论》的那个中心里,继续合作了逾二十五年。Mara Selvini Palazzoli的团队致力于家庭系统的病理学研究,提出了治疗过程中的不同的临床实验模式,其中最著名的是《家庭中的精神病游戏》的模式。Luigi Boscolo 和Gianfranco Cecchin 在最近三十年里,致力于几代家庭治疗师的培养,发展出家庭治疗开展访谈的新理念和新模式。使用循环和反思的提问,对治疗时间的反思,治疗性的失礼态度,对成见的分析,以及将系统论应用于个体治疗中等等,是这些年的工作取得的一些进展。

s3A)pld Rr:R0

_4q8fwqy|0米兰系统流派,在它的许多分支中,涌现了如灌木丛般繁茂的理念,治疗团队,以及或保守或继承的理论。如果你今天去参观米兰的家庭治疗中心,期待着看到几年前看到过的,或是听说过的东西,你会发现你总是能看到新的创造性的东西,虽然,尊重和利用差异性,积极赋义,循环思考,和自由仍是这所学校教学的主旨。Mara Selvini Palazzoli 和她的团队也同样开放地面对改变和重新提出新理论,从未成为墨守陈规的封闭的模式。

`?2V0u9]$J:Y0

'ycdnq0`4D0或许今天没有人再机械地使用《悖论与反悖论》中的技术了。然而它的一些组成部分仍被取用,甚至修改。 将心理治疗从一项专业的医疗活动转化为一个关键的社会实践的努力是值得赞赏的。依照心理治疗中的新的后现代理论,叙事会话治疗,以及新的重要疗法,原本有名望的西方的治疗和诊断被怀疑为殖民地式的实践。《悖论与反悖论》被超越了吗?心理学空间\l)G{ L3QQ;F a

心理学空间ZI0H!Msv'sG#s

这个问题曾提给林恩*霍夫曼,他是1978年将《悖论与反悖论》模式带给纽约的人之一,也正是他,在最近三十年,亲身穿越了家庭治疗新模式演变的繁茂的灌木丛。“《悖论与反悖论》”,我问他,“是现代戏剧舞台上的最后一幕,还是后现代治疗戏剧的第一幕?”林恩*霍夫曼颇有外交风度地把这个问题转给我的学生们,问他们的意见。这个问题没有清晰的答案。许多人认为米兰模式既是最后一种伟大的现代的治疗,也是一个新世界的开端。

cvK8? QAV]0心理学空间.O}r0`V:M

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分水岭。这本书不仅追溯了系统式家庭治疗的历史和史前史的差别,也在很大程度上开启了最近二十五年的治疗新前景。家庭治疗师,精神分析师和认知行为取向的治疗师都需要看重和研究这本书。在此意义上,《悖论与反悖论》无疑是一部经典之作。因此有必要通过再版来介绍它。也以此向Mara Selvini Palazzoli表示敬意与怀念。心理学空间d|J?.b_\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悖论与反悖论
«《悖论与反悖论》引言——系统式家庭治疗的《梦的解析》 米兰(系统)模型
《米兰(系统)模型》
“中立”原则在系统式家庭治疗中的临床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