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意志的神经科学
作者: Wikipedia / 3603次阅读 时间: 2016年12月09日
来源: fzhouy的博客 标签: 神经科学 自由意志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vy#ng;p-y2d$W

#]RUa'rS G k9~J0
自由意志神经科学
Neuroscience of free will
译自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来源:fzhouy的博客

_H(} Bv#J5O9B9G~0心理学空间1Y }.}|#p HD(y

{\/{#W s5G.Z0自由意志的神经科学是指最近的神经科学调查有关自由意志的问题。这是哲学和科学的一个话题。一个问题是是否和在哪种意义上理性代理行使对他们的行动或决定的控制。由于研究活生生的大脑已成为可能,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在看决策过程的工作机理。发现的东西一般会带有对道德责任的影响。此外,一些研究表明,如果调查结果似乎挑战人们的自由意志本身的信念的话那么这可能会影响他们的代理(例如在他们的生活中的控制感)感。

X |:c? Mj0

'A"X0Qz i Q0心理学空间2H*D/b"~-N5iZ6j

一些卷入精神障碍的人类大脑区域可能涉及自由意志的。指布劳德曼(Brodmann)的区域25的区域25,与长期的精神抑郁相关。
心理学空间l2HU/lS(G-s1t)D

$[B0| vpM,@t0

V Gf@6[3_0相关的发现包括本杰明·李贝特(Benjamin Libet)的开拓性研究和其后续的重新设计;这些研究能够检测相关于一项决定要动作的活动并且活动简要地出现在人们意识到它发生之前。其它的研究试图预测人类动作早几秒钟的时间。合在一起讲,这些不同的发现显示至少一些动作------像动一根手指------首先都是无意识地开始的,随后进入意识的。在决策中意识的作用也被澄清:一些思想家已经建议这个最主要是服务于取消某些无意识发起的动作的。

)D#b&g8DL/q`3vt"RP0

+M'x9R^?v0在很多意义上这个领域仍然是极具争议的并且在研究者中对这些发现、它们的意义或可能会得出什么结论的意义没有共识。一些思想家,像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或阿尔弗雷德·莫尔(Alfred Mele)说解释"自由意志"意味着许多不同的东西是重要的;这些思想家陈述某些版本的自由意志 (例如二元的(dualistic)出现的可能性极小,但是其它的相干于人的"自由意志"概念与从神经科学的证据兼容。心理学空间 ^g{3jqS]

tDaqw@E2ni0

[Nc7FF F0
一个和尚在冥想。人类代理,影响周围的世界的能力,可能不是这么简单地意识的选择------而是事先无意识习惯训练的结果。

fd"m*Y9]ZzfN0

.Mu+n|0?3^$IqR @0

SkP M$v01 概述心理学空间&Khs;i*Y c/v0T

ja*q3@ z2E0“目前的工作是广泛的与意志的神经科学中的一般趋势一致的:虽然我们可能会体验我们的意识决定和想法导致了我们的行动,但这些体验其实是基于控制自愿动做脑区的网络的脑活动的读出之上的......认为 [意愿某些东西的感觉]是一个事先的位于决定的扩展的操作链中最早时刻的意图明显的是错的。而是,W似乎标记行动中的意图、相当密切关联行动执行”。

O ^)K(}5p7T6X F Q:?0

Q R*R-dr%O"\2`&m0帕特里克·哈噶德(Patrick Haggard)讨论伊扎克·福莱德(Itzhak Fried)的一个深入实验心理学空间rD+]qky+e!@.j

心理学空间2?H/{(~,a2b}*aE

现代研究的一个重大发现是一个人的大脑似乎在这个人变得知晓已经做了它们之前承诺某些决定的。研究者们已经发现 (在以下各节中讨论)约半秒的延迟。使用当代的脑扫描技术,其他科学家在2008年能够以60%的准确度在主体意识到作出这种选择的10秒前预测是否主体会用其左边或右边的手按按钮。这些和其它的发现导致一些科学家像帕特里克·哈噶德拒绝某些形式的"自由意志"。要清楚,没有单一的研究能反驳所有形式的自由意志。这是因为"自由意志"一词可以包罗不同的假说,其中每个必须根据现有的实证证据考虑。

yT5V w.Q3z(y}P0心理学空间[&bj4BV

有一些关于自由意志的研究问题。特别是在早期研究中,研究过于依赖参加者的反思,但事件时基的反思评估被发现是不准确的。很多大脑活动测量不充分并且是原始的,因为没有意图、选择或决定的意识产生的良好独立的大脑功能测量。从所做的测量得出的结论也值得商榷,因为它们不一定会告诉,例如,突然骤降的读数代表什么。换句话说,骤降可能与无意识的决定没有关系的,因为在执行该任务时许多其它心理进程正在进行。但是,这里的一些研究提到已经得到更多先进的、甚至记录的意识志愿者的单个神经元。研究员伊扎克·福莱德说现有的研究至少表明比此前预期的意识在决策的稍后阶段才来------挑战任何版本的意图发生在人类决策过程的开始的"自由意志"。心理学空间0A/_x Sxx|

Xp%RR Yd6@2iJ01.1 自由意志像错觉心理学空间e7H8k4j[ [)?

R.UzS}^0

5g3kxp4T%A0
像弹钢琴一样的活动可能是有意的,但通常被视为需要很多实际的动作。研究表明每个按键可能无意识地开始的。
心理学空间TMO+XW.{u;d@?

心理学空间 W)x&R`}X

心理学空间 T^@K{"P(J]?

自由地按下一个按钮很有可能一个大范围的认知操作是必要的。研究至少表明我们的意识自我并不会启动所有的行为。相反,意识自我到是某种程度上被提醒到一个给定的行为,大脑和身体的其余部分都正在计划和正在执行的。这些发现并不禁止意识体验一些调节的作用,尽管也是有可能某种形式的无意识的进程正在导致修改我们的行为反应的。无意识的过程可能比以前所认为的在行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Olm7ZH!?$p0心理学空间7fkUf1a

那么有可能我们意识到的我们的"意图"的作用的直觉已经把我们带入歧途;有可能是我们通过相信意识晓知必然导致身体的运动混淆了与因果关系的相关性的情况。这种可能性是被神经刺激、大脑损伤中的发现所带动的,但也探究反思错觉。这种错觉显示人类并没有对各种内部进程完全访问。人类拥有坚定的意志这一发现会对道德责任有影响。

V0XY'~7?hI v`0

F qM\5?hT$`4qp0神经学家和作者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认为我们相信意图初始动作的直观想法是错的。事实上,哈里斯甚至批评自由意志是"直觉的"的想法:他说认真反思可以对自由意志产生怀疑。哈里斯辩称"想法只出现在大脑中。它们还能做什么呢?关于我们的事实比我们可能会想的甚至更陌生:自由意志的错觉本身就是一种错觉"。

*h&GC)q` W0心理学空间 K#mVa X1Fy/NL

不过哲学家瓦尔特·杰克逊·弗里曼三(Walter Jackson Freeman III)谈论甚至无意识的系统和按照我们的意图改变世界的动作的能力。他写道:"我们的有意图的行动不断地流入世界,改变世界和我们的身体与世界的关系。这个动态系统是我们每个人中的自我,它是负责的代理,不是我们的知晓,我们的知晓不断尝试跟上我们做什么的。对弗里曼来讲,意图和行动的能力可以是独立于意识的。

&M)N]ysd~A"|0

]*d-E_6_f s01.2 和科学研究有争辩的关系

vLZ)Cy2e7mA0

s W(E YW"_0一些思想家像神经学家和哲学家阿笛纳·罗思基思(Adina Roskies)认为这些研究仍然只能显示,意料之中的,大脑中的物理因素在作出决定之前就涉及到了。相比之下,哈噶德认为"我们觉得我们选择的,但我们不这样的"。研究员约翰-迪伦·海恩斯(John-Dylan Haynes)添加说"我怎能把一个意志说成是'我的'如果我甚至不知道它什么时发生的和它已决定要做的?"。哲学家瓦尔特·哥拉农(Walter Glannon)和阿尔弗雷德·莫尔认为一些科学家正在得到科学上正确的,但现代哲学家故意对此作错误的报道。这主要是因为"自由意志"可以意味很多东西:有些人当他们说"自由意志不存在"时意味着什么是不清楚的。莫尔和哥拉农说现有的研究是针对任何自由意志的二元概念的更多证据,但这是一个"神经科学家容易打倒的目标"。莫尔说大多数的现在讨论的自由意志具有物质的项。在这些情况下,"自由意志"意味着更像是"不被强制"的某些东西或"在最后的时刻人可以不这么做"的某些东西。这些类型的自由意志的存在是值得商榷的。然而,莫尔同意科学将继续显示在决策制定过程中发生在大脑中的关键细节。心理学空间I+s[)e!j}+b

!`LO.dNl z O0"[自由意志的一些感觉] 是符合我们从科学所学的东西的......如果那只是科学家告诉人们的。但科学家,特别是在过去的几年中,一直在横冲直撞------不明智的写作------考虑到公开声明有关自由意志的那些------接近对社会的不负责任"。

C0ps:IJ?r5b.^ z0

——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讨论科学与自由意志

xC\I;?J{0

)]?\9WR2h4M0这个问题可能有很好的理由是有争议的:有证据表明人们通常的自由意志的信念关联与影响他们的生活的能力。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手肘房间的作者和确定性的自由意志的支持者认为科学家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的风险。他说有不符合现代科学类型的自由意志,但他说这些种类的自由意志并不值得想。其它类型的"自由意志"是对人的责任感和目的 (也见"相信自由意志")十分重要的,并且这些类型的许多与现代科学实际上兼容。心理学空间Mt5r*p*_:s7[(C0b'Q@

_6o\~z-BCh0下文所述的其它研究才刚刚开始,阐明意识在行动中的作用,对某些种类的"自由意志"下非常强的结论还为时过早。值得注意此类实验------到目前为止------仅涉及在短时间 (秒) 所做的自由意志决定可能和主体在许多秒、分钟、小时或更长时间上的自由意志决定("深思熟虑")没有直接关系。科学家们到目前为止也只研究极其简单的行为(例如移动手指)。心理学空间5W&u-Jg? A

心理学空间vp(kC.eE+_

也有在人们的行为中这种解释的影响的问题。2008年,心理学家凯瑟琳·沃思(Kathleen Vohs)和乔纳森·思古乐(Jonathan Schooler)发表了当人们被提示考虑决定论是真实的时他们如何行为的研究。他们让他们的主体读两个段落的之一:一个提出行为归结于环境或遗传因素不在个人控制下;另一个是中性的关于什么影响行为的。参加者然后在计算机上做了几个数学的问题。但只是在测试开始之前,他们被告知因为在计算机中的一个小故障它偶尔会显示答案;如果这发生了,他们不用看单击掉它。那些读过确定性信息的人更有可能在考试上作弊。沃思和思古乐建议,"或许,否认自由意志只提供终极的人喜欢的行为的借口"。

2G L$EFB#r0

D[h(~6aG7jq ? dO02 李贝特(Libet)实验

-U;ZR:v!RzQF0

G@k!Aj KBYE:J t0u0这一领域开创性的实验是在20世纪80年代由本杰明·李贝特(Benjamin Libet)进行的,在实验中他要求每个主体来选择一个随机的瞬间轻弹自己的手腕,同时他来测量他们的大脑 (尤其是叫做准备潜势的电气信号的建立) 中的相关活动。虽然众所周知准备潜势先于身体行动之前,但李贝特问的是准备潜势是怎样对应于移动的感觉到的意图的。要确定当主体感到移动的意图的时候,他让他们看着时钟的秒针并在他们认为他们已经感到要移动的意志的意识时报告。

&B!i/nvr4d#u0

"as;yMX.L0

"r1V4q}-{,y4B%O0
李贝特实验:(0) 安静直到(1)检测到准备潜势,(2 李贝特的W) 志愿者记忆感觉到自己的意图的点位置和(3) 然后行为。

!Ps:t,Q']P5v0

9inP#o'A-lO0

0NL:u pvew[0李贝特发现无意识的大脑活动在主体有意识地感觉到她已决定移动之前先于主体有意识的决定轻弹他或她的手腕开始大约半秒钟。李贝特的发现表明主体所作的决定首先是在潜意识的层面只是后来被译成一个"有意识的决定"的,主体的在她的意志命令下它发生的信念只是由于她对事件的反思角度上看的。心理学空间Ac L0{+XW9ug qXp

心理学空间2n jN:lt

这些发现的解释被丹尼尔·叠涅特所批评,他争辩说人们将不得不从时钟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这引入了感觉到的意志体验和感知的时钟指针之间的位置的时态不匹配。和这个论据一致的,随后的研究表明确切数值有赖于注意力。尽管确切数值有差异,但是主要的发现维持着的。哲学家阿尔弗雷德·莫尔为其他原因批评这种设计。莫尔尝试了自己的实验,解释到最好的"移动意图的意识"是含糊不清的感觉。为此他仍然怀疑主体报告的时间与他们的'准备潜势' 的比较的解释。心理学空间"A'n_s/{3sY

2p-j.`n_*}b02.1 李贝特发现的调查心理学空间.@.ZL1`z

yiWxC x6b2d0心理学空间4F(_}eE ?

典型的准备潜势的记录,本杰明·李贝特研究了是否这个神经活动对应于实验主体的移动"感觉到的意图"(或意志)。
心理学空间Z ~/DwZ`U

心理学空间+oNpF,s

心理学空间~d}m.?+?5ES[ Xa

在一个这个任务的变种中,哈噶德和爱莫尔(Eimer)让主体不只决定移动他们的手,而且也要决定移动哪只手。在这种情况下,感觉到的意图与"不对称性准备潜势(LRP)"更加密切相关,这是一个ERP的测量左、右半球的大脑活动之间的差异的构件。哈噶德和爱莫尔争辩说有意识的意志的感觉必须因此将遵循哪一只手要移动的决定,因为LRP反映了举起特殊手的决定。

!fh:Nqd L B0

}Qr.Z'I0准备潜势和"意图移动的意识"之间的关系的更直接测试是由邦克(Banks)和依沙母(Isham,2009年)进行的。在他们的研究中,参与者执行了李贝特范式的变体其中按下按钮跟随的有延迟的声调。随后,研究参与者报告了他们意图行动的时间(即李贝特的"W")。如果W被时间锁定在准备潜势上,W将不受任何后动作信息的影响。然而,从这项研究的发现显示W事实上有系统地随音调表现转移,涉及到W至少部分是反思重建的而不是预先由准备潜势确定的。心理学空间"\5{#n J2j-i

心理学空间e i1Tw_#Q

由杰夫·米勒和朱迪特雷韦纳(2009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李贝特的实验中的准备潜势 (RP)信号并不代表移动的决定,而只是大脑正在注意的迹象。在这个实验中古典的李贝特实验修改成通过向志愿者播放音频音调指示来决定是否点击某个键或不点。研究人员发现这两种情况下有相同的RP信号,与志愿者实际选的表明RP信号并不指示作出决定的点击无关。在第二个实验中,研究人员让志愿者当场作出决定是否要使用左手还是右手点击键,同时监控他们的大脑信号,他们发现信号和选的手之间没有关联。这种批评本身受到自由意志研究员帕特里克·哈噶德的批评,哈噶德提到区别在大脑中导致行动的两个不同电路的文学:一个"刺激-反应"电路和一个"自愿"的电路。按照哈噶德,研究者运用外部刺激可能不能测试提议的自愿电路,也不会是李贝特的关于内部触发动作的假说。心理学空间:\K;xx!gQ;}1zbe

心理学空间!k9w6oi3k*@;R;YH

以下讨论的("意图时基与动作比较"节中) 是一项已重复了许多李贝特发现的研究,同时解决一些原始的批评。也值得注意的是在2011年,依扎克·福莱德(tzhak Fried)在单个神经元的规模上重复了李贝特的发现。这是在志愿者癫痫病人的帮助下完成的,需要在病人的大脑深处植入电极进行评价和任何的治疗。现在能够监测清醒的和移动的患者,研究者们重复了李贝特发现的时基异常并在以下研究中讨论。

:T1Lj GO7MJ(O o0心理学空间6]nec)Za{s$qj

阿德里安·古基堡(Adrian G.Guggisberg)和安奈思·莫塔滋(Annaïs Mottaz)也挑战了伊扎克·福莱德的发现。心理学空间"K^V;|'mGp~d

心理学空间!{ i1rd?~

3 无意识动作

cOi*LE!I+U wY1X0心理学空间/~&nrFbfb)HG_k

3.1 意图时基与动作比较

c.lD/j{'d%@4c0

N%w&K s]kJg0松桥正雄(Matsuhashi)和马克·哈雷特发表于2008年的一项研究,声称已重复李贝特的发现,而不依赖于主体报告或参与者的时钟记忆部分。作者们认为他们的方法可以确定主体变得意识到她自己的动作的时间(T) 。松桥正雄和哈雷特认为这次不只是各不相同,而且经常在动作起源的早期阶段已经开始 (由准备潜势测量) 后发生。他们的结论是一个人的意识不能是动作的原因,可能相反是只注意动作。心理学空间+P^rJ2rjhh"N

心理学空间"du cdj:brJE0l

Cg{e{0Ry0
很难确切地查明当一个人变得意识到他们的动作的时候。一些发现表明意识在动作已经在大脑中开始后来的。

:D2H kILi/QR(O0

#IS[ q:q0心理学空间%H3|!Ht1d1a3Hw+T

实验心理学空间3x(}w0f+^~k

n!KmB1qy I0松桥正雄和哈雷特的研究可以这样总结。研究人员推测,如果我们有意识的意图是导致动作成因 (即动作的开始) 的原因,然后很自然我们有意识的意图总是应该发生在任何动作已开始之前。否则,如果它已经开始后我们才变得意识到动作,我们的意识就不应是那个特别的动作的原因。简单的说,有意识的意图必须先于动作,如果它是其原因的话。心理学空间[(Gur(oK4e

M#ETd9c])R0为了测试这种假设,松桥正雄和哈雷特让志愿者参与执行随机时间间隔的轻快的手指动作,同时当做这样(未来)的动作时不计数或规划,而只要他们想到它就立即做动作。外部控制的"停止信号"声音以伪随机间隔演奏,志愿者们不得不取消其意图移动如果他们听到了一个信号,同时意识到他们自己的立即移动意图。每当有一个动作 (手指运动)时,作者们记载 (并制成图) 任何在该动作之前发生的音调。因此动作之前的音调图只显示主体即使意识到他们的"动作创生"(或其它他们会停止或"否决"的动作)之前 (a)和(b)否决动作太晚之后的音调。这第二套音调图形在这里不是重要的。

9k3yZ3|c0心理学空间 Je6i*wl#T

在这项工作中,"动作创生"被定义为使成动作的脑过程,其中做出的生理观察(通过电极)表明,它可能出现在移动意图的(见本杰明·李贝特)有意识晓知之前。心理学空间x/mBl)JF

心理学空间Ai8Qi+QF

通过看当音调开始防止动作时,研究者们理应知道存在于主体持有有意识地移动意图和执行动作之间的时间(以秒为单位)长度。这一认识的时刻(在下图可以看到)被称为"T"(有意识地移动意图的平均时间)。它可以在音调和没有音调之间的边界发现。这使得研究人员能够估计有意识地意图移动的时间,而不依赖于主体的知识或要求他们专注于一个时钟上。实验的最后一步是比较每个主体的其事件相关潜势 (ERP)测量时间T (即此页的先图像),这个揭示其手指动作第一创生的开始时。心理学空间#U9D ?W_x8f

D1I'Rx'XJ.U8uT)w0研究人员发现,有意识的意图移动T想成为动作创生的原因通常发生的太晚了。看下右图一个主体的示例。虽然它没有显示在图上,主体的准备潜势(ERP)告诉我们他的动作在-2.8 秒开始的,但这是大大早于他有意识地意图移动时间"T"(-1.8 秒)的。松桥正雄和哈雷特的结论是有意识地意图移动的感觉不会造成动作创生;意图的感觉和动作本身都是无意识处理的结果。心理学空间ZC(WSzI y(Y

心理学空间 |:G7f2Fxe7}

分析和解释

e` iC'Y*hN0心理学空间S*N X2]k,d.H"t7f(I9E

心理学空间Z [9_3sR

使用了一个简单的"信号噪音",但它是提醒参与者他们必须防止他们知道的任何动作。
心理学空间D3F:i[[

心理学空间/Q_;_e8y

V$y/ut%n$sm!q0这项研究在某些方面类似于李贝特的:再次要求志愿者以短自定进度的时间间隔执行手指扩展。在这个实验版本中,研究人员在自我控制进度的动作期间引入了随机定时的"停止音调"。如果参与者并没有意识到任何意图移动,他们只忽略音调。另一方面,如果他们在音调时间意识到他们意图移动,他们不得不尝试否决动作,然后在继续自定进度的动作之前有点放松。这种实验设计允许松桥正雄和哈雷特看到一旦主体移动他们的手指的任何发生的音调。目标是确定他们自己的相当于李贝特的W,他们自己的有意识地意图移动的时间估计,这他们称为"T"。

G^1L$`3[(` Nb0

K"@m6CyF u0测试'有意识的意图在动作创生已经开始后发生' 的假设要求研究人员分析到动作之前的音调响应的分布。这个想法是时间 T后,音调将导致否决,从而减少数据中的表达。也会有一个不归点P,音调在这里太接近要被否决的动作的动作爆发。换句话说,研究人员希望在关系图上看到以下的:许多未被压抑的音调响应而主体还不知道他们的动作创生,跟随数量下降的某些期间未被压抑的音调响应,在这些时间期间主体意识到他们的意图并正在停止任何动作且最后当主体没有时间处理音调并防止动作时未被压抑的音调响应又短暂上升------他们已通过动作的"不归点"。这正是研究人员所发现的(参见下右图)。

ikJ|,YQn0

7u|1R[C!n0

Bv W6|^)~w i `2d0
任何动作前音调出现时的时间图。在这个情况下研究人员相信主体变得在-1.769秒晓知他的或她的动作(这是时间'T')。典型的主体的ERP记录认为运动准备早于−2.8秒。
心理学空间Hgwt)y5l

B Pr%R I:Kr0心理学空间&}$iPz?tn

该图显示未被压抑的音调响应发生在志愿者移动了时。他或她显示了未被压抑的音调响应 (图上的标号"音调事件")动作爆发前平均到1.8秒,但那个时间后立即音调事件显著降低。据推测这是因为主体通常在-1.8 秒左右变得知晓了他或她意图的移动,然后在此贴上标签T。因为音调发生在T点后大多数动作都被否决,只有极少音调事件在这范围内有代表。最后在0.1秒音调数目突然增加,意味着这一主体已通过点P。松桥正雄和哈雷特因而没有主体报告能够建立T (−1.8 秒) 的平均时间。这一点,他们比较了ERP动作的测量,这个参与者在平均−2.8 秒检测到了有关动作的开始。因为T------像李贝特的原始W一样------往往是在动作创生已经开始了后发现的,作者做出结论意识的产生发生在动作之后或与动作并行的,但最重要的是,它可能不是动作的原因。心理学空间2yH@-\2g+~P$~N

)JpH0U2_4c"~0z03.2 批评

B^e9O3\+`v|:Ll0心理学空间nKKs.{.AMinT

哈噶德描述其它级的神经元研究是提供"放心确认以前的记录了神经特定人群的研究",例如刚才所描述的那个。请注意这些结果是使用手指的动作收集的,不一定可能推广到其它动作,例如思维或甚在不同情况下的其它运动神经的动作。事实上,人类行为的计划具有自由意志的影响,所以这种能力也必须通过任何理论的无意识决定作出解释。哲学家阿尔弗雷德·莫尔也怀疑这些研究的结论。他解释说,只是因为一个动作可能在我们"有意识的自我"已经意识到它已经开始之前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意识还不能批准、修改和或许取消(称为否决)这个动作。

` ag E7lGY(w0

-m,g.n&{$by!o(YU04 操纵无意识

sV8W(R&}e8n%[0

yOz'g R!D0心理学空间KG o3D*}.z w^"w

经颅磁刺激使用磁场来安全地刺激或抑制大脑的部分。
心理学空间+r"U$l`0A3Ja

心理学空间 Y t9oH/N5u$E[ GA

心理学空间W ANcK8vY;JK T

相关的实验表明神经刺激可能影响到人的哪只手的移动,即使自由意志的体验是保持不变的。亚蒙(Ammon)和甘德维亚(Gandevia)发现在大脑的左或右半球利用经颅磁刺激刺激额叶涉及到运动规划的区域有可能影响人移动哪只手。

lQ&~9ah1i'Fq0心理学空间l^!H4j^[)b

3m'TJy%L _g!e0
科学家们能够在主体没有注意到这个影响的情况下改变主体通常选择移动哪只手。

|BX8v'U^x0

+t#y)UB5YBE0

7_+`)cbw k)x0用右手的人通常60%的时间会选择移动他们的右手,但当刺激右脑半球时80%的时间他们反而会选择他们的左手 (回忆大脑的右半球负责左侧的身体和左脑半球负责右侧的)。尽管外部对其决策过程有影响,主体继续报告他们认为他们自由的选择了手。在后续实验中,阿尔瓦罗·帕斯夸尔-利昂(Alvaro Pascual-Leone)和同事们发现了类似的结果,但也指出经颅磁刺激必须发生在200毫秒之内,与来自李贝特实验的时间过程相一致。心理学空间 EGUzX-k

心理学空间2jA$y.YC'?'gx

尽管有他的发现,李贝特自己并不把他的实验解释为有意识的自由意志的低效的证据------ 他指出虽然按下一个按钮的建立可能倾向于500毫秒,有意识的意志保留在最后一刻否决任何的行动。根据这个模型,通过主体有意识的努力,无意识的执行一个意志的行为的冲动对抑止是开放的(有时称为"自由不会")。可以拿高尔夫球手来比较,高尔夫球手触击球前可能摇摆几次球棒。动作只是在最后一毫秒得到一个批准了的橡皮戳。然而,麦克思·维尔曼思(Max Velmans)争辩说,"自由不会"可能变得像"自由意志"一样需要更多的神经准备 (见下文)。心理学空间 kz1]$nPp

7b _;W+m1dj2m$v05 无意识的取消动作心理学空间sn#Sq d M-Hw$wMT

6sU/N nHfq0人类的"自由不会"的可能性也是正在探讨的潜意识的特点。心理学空间z6K~)U*F-Vr(F

Sy-DK8y G}05.1 自由选择的反思性判断心理学空间{6yG;`;{+^c

心理学空间R@Ixv'd"H J

Ap1a5w%d,h8P0
就像绿灯切换到黄灯一样,研究似乎表明人类不能告诉"决定"保持驾驶和毕竟没有时间来决定之间的差别。

Lfu3Ed\O1{)c,Yw0

\o/B b~w\)z0

$^4N q;T.Sd/E_*g0最近由西蒙妮·库恩(Simone Kühn)和马塞尔·布拉思(Marcel Brass)的研究表明我们的意识可能不是导致在最后时刻否决一些行动的原因。首先,他们的实验依靠我们应该知道当我们有意识地取消一个行动时的简单的想法(即我们应该访问这个信息)。第二,他们建议访问这个信息意味着人类应该发现它容易告诉的,只在完成一个动作后, 是不是这个信息是冲动的 (没有来决定的时间) 和有盘算的时间 (参与者决定允许/不否决这个行动) 的时候。研究发现了主体不能告诉这个重要的差别的证据。这再次使自由意志的一些概念易遭反思的幻觉。研究人员解释其结果意味着"否决"行动是潜意识地决定的,就像行动的启动可能首先是潜意识一样。

R-Hhy:[9vFa0心理学空间+~J U:V/k_

试验心理学空间1].K,@ O|;kdz'x}P

心理学空间C#P(v [ wIW)j

试验涉及让志愿者尽可能快的通过按一个电子"go"按钮响应一个走信号。在这个实验中被显示器显示的走信号代表视觉刺激 (如图片所示绿光)。这一阶段收集参与者的反应时间 (RT),被描述为"主响应试验"。心理学空间$\'R.s1@[u Y

k-Qab[:Rf.o7h0然后修改主响应试验,其中25%的走信号随后跟有一个额外的信号------要么是"停止"要么是"决定"信号。额外信号在"延迟信号"(SD)之后发生,初始的走信号后高达2秒的随机时间。它们也相等发生的,每个占实验情况的12.5%。这些额外信号由初始刺激的变色来代表(即红光或橙光)。走信号其余的75%没有跟随额外信号------并因此认为是"默认"的实验模式。参与者的任务是尽可能快地响应剩余的初始信号(即按"go"按钮)。心理学空间nt!pf3i*KW!L W

心理学空间Y(u)jZ k;zn

看到初始的走信号,参与者将立即打算按下"go"按钮。参与者被指示如果他们看到一个停止信号则取消立即意图的按"go"按钮。参与者被指示如果他们看到一个决定信号则可在随机(随意)按下"go"按钮或不按它之间进行选择。例如,其中决定信号是在初始的走信号("决定试验")后表示的这些试验,,要求参与者防止自己对初始的走信号冲动动作,然后再决定怎么做。由于不同的延迟,这些有时是不可能的 (例如一些决定信号在他们打算去和要他们被命令按go按钮的过程中只是出现的太晚)。心理学空间2?*@`u+F#u5a O|!a

UxbT] z;j0这些试验中的其中没有看随后的信号主体冲动的对走信号反应的显示约600ms的快RT。这些试验中的其中决定信号显示太迟和参与者已行动了他们按go按钮(即还没有决定这样做)的冲动的也显示约600ms的快RT。这些试验中的其中停止信号已经显示和参与者成功响应它的,没有显示响应时间。这些试验中的其中决定信号已经显示和参与者决定不按go按钮的没有显示响应时间。这些试验中的其中决定信号已经显示和参与者没有采取冲动行动按 go按钮,但(其中已经理论化了,他们)有机会决定怎么做的,显示相对较慢的RT,在这种情况下更接近到1400ms。心理学空间#jv bb2mC2{

:qVe0ZNr0在那些"决定试验"其中他们实际上已经按go按钮不管他们是否已经冲动的(在响应初始go信号刺激中行动他们的按go按钮意图前,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登记决定信号)或看到决定信号后在有意识决定的基础上已作出行动的的末期询问了参与者。然而根据响应时间数据,似乎在当用户认为他们已经有决定机会 (并因此没有按他们的冲动动作)------在这种情况下决定按go按钮和当他们以为他们已经冲动动作(根据初始的走信号)------要服从决定信号则来的太晚------之间存在着差异。心理学空间F-pk Y7E

心理学空间N,w"O o?VF4j{5Y E

理性的

B(k Lf2p0

.MJZ)n!Z6i]0库恩和布拉思想测试参与者的自知。第一步是每个决定试验后,接着问参与者是否他们实际上已经有时间作出决定。具体来说,要求志愿者标出每个决定试验是失败决定(动作是初始的走信号冲动动作的结果)或成功决定 (盘算决定的结果)的标签。请参阅图右侧看此决定试验拆分:失败的决定和成功决定;在这个图中(参与者正确或不正确)的下一个拆分将在这次实验的结束解释。此外请注意,研究人员排序把参加者的成功决定试验分成"决定走"和"决定不走",但并不与nogo试验有关因为它们没有产生任何的RT数据(在右边图中任何地方都没有)。请注意成功地停止试验也不产生RT数据。

b'wr%N*W)cc!f}V8w0心理学空间L"si5g,TN

0]X zaE}0
不同类型的试验和可能出现的不同结果。

4cL-Tt#~:O;y0

)Hg+`-d}[J0心理学空间#hUx}JO*L L

库恩和布拉思现在知道会发生什么:主响应试验、任何失败的停止试验和"失败决定"试验都是所有参与者显然冲动动作的情况------他们会表现出相同的RT。相比之下,"成功决定"试验(决定是"走"和主体动了的)应显示更慢的RT。假设,如果决定是否否决是一个有意识的过程,志愿者应该没有麻烦的把冲动和真正有意继续运动的实例区分开来。再次,这是重要的,因为决定试验需要参与者依赖自知。注意停止试验不能测试自知,因为如果主体不会采取行动的话,很明显他们冲动的反应。心理学空间^&\,o~4u

心理学空间'{8mMAW

结果和意义心理学空间F8P@$R\u

!V:W-m;`V6jL0

5E5H1l#~7k|4K$@0
不同试验的反应时间的一般分布。注意贴上"成功决定"标签的试验的两个峰值。
心理学空间7t2q5X'a-y/iv-q{

ct-h:Fad/Z0

$~*eXcm z pDe0毫不奇怪,主要反应试验、失败的停止试验和"失败决定"记录的RTs所有都显示类似的RTs:600ms似乎表明一个没有时间真正盘算的冲动的动作。两位研究人员下一步发现的不是容易解释的:尽管有些"成功决定"试验显示了打算的缓慢RT的秘密(平均约1400ms),参与者也把许多冲动动作称为"成功决定"。这个结果是令人吃惊的,因为参与者应该没有麻烦的查明哪个动作是有意识的"我将不否决"的结果,和哪个动作是未盘算的对初始的走信号的冲动反应。正如作者所解释的:

e5Y v3^wpX\ K"U0心理学空间,D6Oc|6Pf%d

"[实验的结果] 明确反对李贝特的否决进程可以有意识地开始的假设。他为了重新引入无意识地开始的行动的可能性使用否决。但因为主体在观测他们什么时候有时不是很准确的[用冲动行动代替盘算],否决行为不能自觉初始的。

MB(kC3mJ]\O0心理学空间*gk|3HJAbN

在决定试验中似乎参与者不能够可靠地辩明是否他们真的曾经有时间来决定------至少,不基于内部信号。作者解释这一结果是难以用有意识的否决想法调和的,但如果否决被视为一个不自觉的过程则了解是简单的。因而似乎移动的意图可能不只是来自潜意识里,而且如果潜意识是这么说的只会被抑制。这一结论可以建议"意识"的现象是比直接仲裁说的更多的(即无意识的过程造成所有的想法,这些想法再被潜意识处理的)。心理学空间 S{!evh`]1aY

DB1x)]c+T0批评心理学空间-v(x:`$f;Hc4m,W!^P"d

r:H#LZM+v(O0在上述实验后,作者的结论是主体有时无法区分"无需停止产生一个动作和在自愿开始之前停止一个动作",或换句话说,他们无法区分立即的动作和针对盘算推迟的冲动。更清楚的,作者的一个假设是所有的早期(600ms)动作是无意识的,和所有的以后的动作是有意识的。这些结论和假设尚未在科学文献内进行辩论或甚至重复(它是一个非常早期的研究)。心理学空间6?G"{*RhT0Jps(?

a%`bIQ1l]\~6c}A0在其中观察到所谓的"成功决定"的数据(测量了各自的更长时间)为我们理解意识作为给定的动作或反应的调制器的作用有可能产生影响的试验结果------和这些可能产生的影响不能无充分理由只被省略或忽略,特别当实验的作者建议后期的决定试验实际上是盘算了的。

v+[X0g&r H{"r0

u0L4o-^.k D)K0值得注意到李贝特一贯地提到的内在初始的动作的否决。这就是没有外部提示发生的否决,反而仅依靠内部提示(如果毕竟有的话)。这个否决可能是一个不同类型的库恩和布拉思使用他们的决定信号探索的否决。

$e&n)D7Z4QAi7` Q0

]@`9VC h0丹尼尔·叠涅特也辩称没有明确的关于意志可以来自本杰明·李贝特的实验推测表明有意识的意志不存在的结论。根据叠涅特,不同事件涉及到了含糊不清的时基。李贝特告诉当准备潜势客观地发生时,使用电极,但依赖于主体报告一个时针的位置,以确定有意识的决定作出的时间。如叠涅特指出的那样,这只是一份似乎对主体各种各样的事情走到一起的地方的报告,而不是客观上它们实际发生的时间。

(j-DU.a }&j([eF0

3i!l%GA&b0R+r6l0假设李贝特知道你的准备潜势峰值在实验性的试验的6,810毫秒,时钟点在7,005毫秒是直接向下的(这是你报告你看到的)。他应该给这个数字添加多少毫秒得到你意识到它的时候?从你的时钟面的光到你的眼球几乎在瞬间完成,但从视网膜通过外侧膝状体核到视皮层路径的信号需要5到10毫秒------微不足道的300 毫秒的几分之一的偏移量,但它多长时间把它们带给你的。(或你位于视皮层中吗?)视觉信号必须在它们到达无论需要它们为你做同时有意识的决定的地方之前进行处理。李贝特的方法预料,简而言之,我们可以找到两种轨迹的交集:

$`6p3pv4@0心理学空间N qR6V,OCD

代表决定的信号上升到意识的闪光心理学空间 ue9J,J!nR!g

!P)S1L%kB|0表示连续的钟面方向的信号上升到意识心理学空间u _jU Ac

XC |V2Og4E w0这样这些事件并排发生就好象它在它们同时可以注意到的地方一样。

#rF^%ef0

"l&[3lF/ZC06 其它相关的现象

8S9r/f9\6B;r+L0

F'c6LehF ?%_U \6M06.1 反思性建设

t(v$|\we(Y.e0

;q?*B V,h0反思性建设背后的想法是尽管部分代理的"是的,我做了的"感觉似乎在行动过程中发生,似乎也有事实后执行处理的------在动作完成后的------来建立代理的充分的感觉。无意识的代理过程甚至可以改变,在我们怎样看待感觉或动作的时机的瞬间。库恩和布拉思应用反思建设来解释"成功决定"RT中的两个峰值。他们建议后期的决定试验实际上是盘算过的,但冲动的被标为"失败决定"的早期决定试验是在无意识代理处理中错取的。他们说人们"始终认为他们能够获得他们自己的认知过程"实际上是在有意识的知觉发生之前时我们做了大量的自动的无意识处理。

}VNA\}F8Cz0

.T\F:TZ7~Q06.2 相关模型心理学空间CQ8NkO

心理学空间woE:K\ z

心理学空间'F!kU3BAc

神经紊乱如外星人手症状使得一个人丧失他的代理感觉。

5GN wqU ]6q0

oRLc2d*V8z#mR0

C%s-x9h6c0x0意图共同发生(而不是导致)动作的想法使人想起"运动神经控制的前向模型"(或FMMC,被用来尝试解释内部言语)。FMMCs描述并行回路:动作与其它动作的预测并行处理;如果动作匹配预测------代理的感觉会发生。FMMCs已经应用在其它相关的实验中。梅特卡夫(Metcalfe)和她的同事用FMMC来解释志愿者怎样确定他们是否在控制计算机中的游戏任务。另一方面,她们承认其他的因素也会的。作者们把代理的感觉归于结果的愿望能力(见自我服务偏见)和自上而下的处理过程(推理和推断有关形势)。

:g$C HV1^o'^ s0心理学空间x YS'}n-i.}

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应用前向模型人们可能想象其它的意识过程怎么会传出的、预测处理的结果。如果意识本身是行动和正在执行的否决的传出副本,那么意识就是一种已经在身体内发生的事情的讲述,一种那个的不完整的讲述人。哈噶德,汇总取自最近的神经元记录的数据,说:"这些数据给人一种意识意图只是一个主体的必然要发生的行动的印象"。并行处理有助于解释我们怎样体验一种反因果的自由意志的,即使它被确定。

YO\_]9C&@0

wC3[eXj6I S0大脑怎样构造意识仍然是个谜,打开它会对关于自由意志的问题有重大的影响。已提出许多不同的模型,例如,多重草案模型辩称没有代表意识体验的中央的笛卡尔剧院,而是意识横跨所有大脑。这种模型会解释决定和意识实现之间的延迟,就像随着实际意识决定背后的连续'胶片'经历一切一样。相比之下,存在着笛卡儿的唯物主义的模型,得到神经科学的承认,这意味着可能会有特殊的脑区,存储意识的内容;然而这并不完全排除有意识的意志的可能性。其它的模型如副现象论(Epiphenomenalism)等辩称有意识的意志是一种错觉,意识是世界的物理状态的一个副产品。这一部门的工作仍然是高度推测的,没有受到研究者青睐的单一的意识模型。(请参见: 思维哲学.)心理学空间l~3a*mBIh

心理学空间7e{5r0]#P7[7U

虽然人类清楚地做出选择,意识的作用(至少它到神经运动)可能需要重新概念化。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一个有意识的"意图移动"与随后的"动作"的相关性并不能保证因果关系的。最近的研究对这种因果关系产生了怀疑,因此需要更多的经验数据。心理学空间%eOe `]f

WYV:ABJ.|n*Y sd06.3 前SMA 和意图移动

g8pzBFI0

$t)y&~(A*{*v8KOav O0扫描动作中的大脑,指示动作创生的开始的准备潜势被应用到大脑的前互补(pre-supplementary)运动神经区(pre-SMA)的脑电图记录。直接刺激pre SMA 导致志愿者报告一种意图的感觉,在同一区域的充分刺激导致身体动作。这表明意图移动的晓知可能就是字面上的身体的早期动作的感觉,但肯定不是原因的。其它的研究至少表明,SMA、SACC和顶叶区在内部生成的动作的执行期间和之后的"更大的活动表明内部决定的一个重要功能是特定神经处理发生在动作相应的期间和之后。因此,意图时基的晓知似乎只有在相应的动作执行后才充分建立的,与这里观察的神经活动的时间进程一致。"

#Gs2v'FfT0心理学空间2nw_yD

 心理学空间T5J/D^,KUy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神经科学 自由意志
«我们有自由意志吗? 本杰明•李贝特Benjamin Libet
《本杰明•李贝特Benjamin Libet》
自由意志真的自由吗?自由意志中的认知神经科学»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