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易八法简介
作者: 李孟潮 / 10092次阅读 时间: 2017年3月30日
标签: 心易八法 易经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易八法简介
李孟潮

作者按:

此文为心易八法初稿,写于2015年,为《感应转化》一书第五章第三节第二小节,共2万字,最近2年心易八法新进展是:1)加入了受伤研究者中炼金诠释学的解读,2)进入了八面玲珑图。

——2017年3月

 

 

5.3.2 心易八法

前文说过,除“内观聆听训练”外,另外一套核心训练叫做:“心易八法”。(申荷永,2012)

心易八法,简单地说,以《易经》起卦、成象、反思、观想为基础,结合自由联想和积极想像来调整治疗师身心系统的一套技术,主要帮助治疗师能够整合理性、直觉、思考、感受四项心理功能,形成临床顿悟,尤其是促进治疗师在纷杂万变的临床场域中能够迅速决策,保持治疗心态。

《易经》与洗心

这方面我们已经看到有不少荣格分析师正在探索,如Jean Kirsch写作了《理解反移情的助手——<易经>》,总结了她40多年运用《易经》调整反移情和自我修养的经验,这样的分析师还有不少。那么,他们也影响到国内的荣格学派的建立者——申荷永老师。申老师又在和刘大钧等国内易学界高手的切磋和学习中,发展自己的想法。我个人认为,这一股易经心理学化的潮流,可以被称为“易经洗心派”,正如Jean Kirsch 所言,“除了从玄学的和学术的这两种传统的视角去研究《易经》,还必须引入第三种视角——心理学的视角。不管是从荣格分析心理学的视角或者其它视角,我们都可以把它看成一个心理学记载,这个记载关注完整的人,一个被充分生活的人生,从其最深层的精神存在维度、至其最高的世俗和社会成就。《易经》的卦辞包含了整个道德领域,它在让我们看到自己的极不体面的阴影的同时,启发我们追求一种符合‘道’的生活。”(Kirsch , 2013)

所以,我们看到,洗心派的《易经》使用,既不是传统中国的象数派也不是义理派,更不是算命派的易经。主要是让治疗师提升道德修养,尤其是帮助咨询师进行“超个人自我运用”。

《易经》的三大功能:决策、教化、修养

《易经》在中国古代,有儒家的用法、也有道家、医家、佛教,乃至兵法、天文等等的用法,它的作用类似于数学在西方各学科的基础地位。

目前我的研究主要聚焦于儒家的用法。这主要是因为我特别看重儒家用法中对于中国目前的临床工作者,有较高的启示性和补充性。

《易经》在中国古代儒家阶层,主要有以下三个功能:1)占卜决策工具;2)教化民众工具;3)道德修养和心性修行工具。

我们这里简要回顾《易经》三大功能的演变。

首先,《易经》的基础——易象符号系统和起卦推算方法——的确是一套占卜预测系统。这是《易经》的第一个功能,“占卜决策功能”的起源。

但是正如不少学者提出的,如果仅仅从提高预测事件准确率,也就是算命占卜来说,《易经》显然不是最佳占卜工具。龟甲占、梦占等等其他占卜方法具有更好的效果,《汉书·艺文志》曰:“众占非一,而梦为大,故周有其官。”可见在占卜学上,《易经》不是具有最高地位。(朱伯_主编,2011;黄寿琪,张善文,2007)

通过对《易经》的历史研究,学者们发现,《易经》至少从周朝起,其主要功能便不是占卜;而是君王和臣民们用来洗心、悟道、明理、道德教化的工具。正因为易经强调的是人类自我调节道义的力量,它才受到了历代政府管理者的青睐。

而从魏晋南北朝到唐朝后期,《易经》和道家炼丹术、中医、佛学整合,逐渐演变为心性修养的工具。当然,也有学者认为,《易经》本来就是道家的修行经典,是被儒家所用,才变成儒者修养工具的。

从宋朝到清朝中叶,中国文化中儒释道三家整合的倾向非常明显,《易经》已经变成三家共同认可的经典。尤其是在政府管理者层面,它已经成为政府君臣共同认可、共同运用的自身道德修养工具,知识分子进行心性修养,明理见性的观修技能。当然,这只是指各朝代的兴盛时期景象,中国各朝各代,一向是遵循着“易道兴,则天下兴,易道亡,则亡天下”的发展规律。

《易经》可以说是中国道德体系的DNA , 甚至有学者认为,“道德”一词首先就见于《易经·说卦》:“观变于阴阳而立卦,发挥于刚柔而生爻,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杨春增,2003)

那么,《易经》中究竟蕴含着什么样的道德力量呢?

《易经》道德体系的内容

以遵循阴阳辩证运动规律为核心的道德基础

《易经》的构象体系,以阴阳两爻的矛盾统一体来表征天地万物运动变化的基本规律,然后通过64卦再演化为无穷种变化体系,来代表人世间各种各样的生存情境。

“《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易经·系辞上传》),大约在孔子的时代,人们已经意识到易经系统是模仿天地系统构造的。

那么为什么要构造这么一套系统呢?还是为了人类社会。尤其是为了君子能够教化民众。而君子要教化民众的前提,就要能够遵循天地自然的运行规律。

“与天地相似,故不违。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故不过。”《系辞上传》

君子通过模仿天道,故不会违背自然规律作为,他能够考虑事物的方方面面,如天地一样济养生命,承载生命,所以他就不容易犯错误。

在这个过程中,君子自己的内心也发生了改变——

“旁行而不流,乐天知命,故不忧。安土敦乎仁,故能爱。”《系辞上传》

正因为遵循了天道,不违背天地的运行规律,知道考虑系统的方方面面,他就可以不带着忧虑行事,从而培养出乐天知命的积极心态,对别人充满仁爱。

天地自然的运行规律又被具体归纳和抽象为阴阳这一对矛盾统一体,阴阳的辩证运动就是道,君子的使命,就是要体道、悟道、行道。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系辞上传》

继道成道,就是君子最核心的道德事业,所谓——

“显诸仁,藏诸用,鼓万物而不与圣人同忧,盛德大业至矣哉。”《系辞上传》

阴阳的运动规律具体到人世间,就由乾坤两卦来代表。乾坤两卦代表着君子应该遵守和退守的道德基础。

“夫乾确然示人易矣。夫坤_然示人简矣。”

乾坤两卦,分别是我们之前说的乾道、坤道的代表。

它们的特质被如此描述——“夫乾,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

一个行乾坤两道的人,人格系统发生如此变化——“广大配天地,变通配四时,阴阳之义配日月,易简之善配至德。”

根据这个体系,从天地到四时到日月,一直到人的道德修养,就是培养“易简功夫”。

通过认同乾坤的德性,君子“知崇礼卑,崇效天,卑法地。”。

君子首先崇敬天,如日月一般生生不息,具有乾卦的道德,兢兢业业,自强不息,从而能够让人崇仰;同时他礼敬大地,甘居卑下,承载万物。

这样两种基础道德的整合,能够成就其道德事业,让他人跟随。

“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

所以说,圣人发明《易经》的目的,在于推广道德修行,——

“夫《易》,圣人所以崇德而广业也。”;

“子曰:夫《易》何为者也?夫《易》开物成务,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是故圣人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业,以断天下之疑。”

在基本道德建立起来之后,才是聚集人群做事业,为了积聚人群为事业,才需要经济建设,——

“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日位。何以守位日仁,何以聚人曰财。”,而君子保住自己权力位置的力量,是仁义,而不是武器或权谋。

如果把《易经》的道德系统比喻为一棵大树的话,那么乾坤两卦就相当于这棵大树的树根,三陈九卦系统就相当于这棵大树的主要干支,其他各卦相当于这棵大树的各个枝叶。

三陈九卦为脉络的道德体系

君子,在建立了自强不息的干德和厚德载物的坤德基础后,就可以进一步地开展道德事业, 所谓“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周易·系辞下》)“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周易·文言》)

在这个进德修业的过程中,首先要修养的德,就是三陈九卦系统。

“三陈九卦”是指孔子在《易经·系辞》中三次陈述了九个卦象所代表的道德修行体制。

第一陈,“是故履,德之基也。谦,德之柄也。复,德之本也。恒,德之固也。损,德之修也。益,德之裕也。困,德之辨也。井,德之地也。巽,德之制也。”

这一陈,表明了九个卦在《易经》道德体系中基本位置——

《履》卦,代表着履行礼义,是树立道德的初基;《谦》卦,代表谦虚心态,是道德的柯柄把手;《复》卦,象征在迷失后回复正途,是进展道德的资本;《恒》卦,代表着有恒心守持正道,是巩固道德的前提;《损》卦,说明自损不善,抛弃个人私利,这是是修美道德的途径;《益》卦,代表着施益于人,利他精神,这样才能是充裕道德;《困》卦,象征着在困境中,能够致命遂志,是最能辨明、检验道德的准绳;《井》卦,象征着君子能像井一样不断涌出泉水,井养众生,这是居守道德的处所。(黄寿琪,张善文,2007)

接着是第二陈,“履和而至,谦尊而光,复小而辨于物,恒杂而不厌。损先难而后易,益长裕而不设,困穷而通,井居其所而迁,巽称而隐。”

这是说明了在道德实践过程中,九卦所遵循的道德性质,以及遵循这些道德性质可以达到的道德境界。

《履卦》,教人和顺小心,这样就可以到达目的;《谦卦》,是说身居高位的君子,保持谦卑,就会被人更加尊崇,而其道德散发出感召天下的光芒;《复卦》,是指君子能够针对微小事物及时升起阳明的观察和辨别,故能够防微杜渐,及时恢复正道。《恒卦》,指人在正邪相交的杂乱情形下,具有坚持正道的恒心,而不厌弃正道;《损卦》,教人先为难自己,让自己贪妄之心遭受损失,然后就可以轻易地推行正道;《益卦》,让君子学会长久地施加利益给别人,藏富于民,这样他的道德就不是虚设名目,空喊口号。《困卦》,让人明白在困穷到极点之时,也是大亨通的机遇来临之时,这时候坚守正道就可以转化困穷之境。《井卦》,教导人们居得安适的处所而能广为迁施惠泽;《巽》卦,教人风行天下,称杨号令之时,学会退隐幕后。

第三陈,进一步阐述了九卦的道德原理,“履以和行,谦以制礼,复以自知,恒以一德,损以远害,益以兴利,困以寡怨,井以辨义,巽以行权。”

《履卦》可以用来让人和顺自己行为,《谦卦》可用以制订礼节,《复卦》可以用来自我了解,《恒卦》可以用来专一守德,损卦可以用来远离祸害,《益卦》可以广兴福利,《困卦》可以用来减少一个人的怨天尤人心态,《井卦》可以用来辨明道义,《巽卦》可以用来行使权力。

有学者总结三陈九卦表如下:

 

(转引自杨春增)

化成万物的日常道德实践

在建立起整个道德体系的根系和枝叶后,《易经》进一步地通过六十四卦和《象传》,《彖传》来表述君子在各种各样情形中应该遵循的道德行为。从而形成了一整套化成万物的日常道德实践系统。

笔者总结易经中其他卦所象征的核心道德情境和在此情境下君子所应采取的核心道德行为如下表:

表5-2 《易经》核心道德情境-行为表

卦名核心道德情境核心道德行为
1干为天万物资始,大明终始自强不息
2坤为地万物资生厚德载物
3水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君子以经纶
4山水蒙山下有险,童蒙求我君子以果行育德
5水天需刚健而不陷君子以饮食宴乐
6天水讼上刚下险,天水违行君子以作事谋始
7地水师刚中而应,行险而顺君子以容民畜众
8水地比辅也,下顺从也,建万国,亲诸侯。
9风天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应君子以懿文德
10天泽履柔履刚也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
11地天泰君子道长,小人道消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12天地否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以俭德辟难,不可荣以禄
13天火同人文明以健,中正而应君子以类族辨物
14火天大有柔得尊位,上下应之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
15 地山谦人道恶盈而好谦。君子以裒多益寡,称物平施。
16雷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作乐崇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17泽雷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君子以向晦入宴息
18山风蛊刚上而柔下,巽而止君子以振民育德
19地泽临刚浸而长,说而顺君子以教思无穷,容保民无疆。
20风地观大观在上,顺而巽以省方观民设教
21火雷噬嗑刚柔分, 柔得中而上行以明罚敕法
22山火贲柔来而文刚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狱
23山地剥柔变刚也消息盈虚,厚下安宅
24地雷复刚反,动而以顺行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25天雷无妄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以茂对时育万物
26山天大蓄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27山雷颐养正则吉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
28泽风大过刚过而中,巽而说行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
29坎为水水流而不盈,行险而不失其信君子以常德行,习教事
30离为火柔丽乎中正以继明照乎四方
31 泽山咸柔上而刚下,感应以相与。君子以虚受人
32雷风恒刚上而柔下,刚柔皆应君子以立不易方
33天山_天下有山,遁而亨也君子以远小人,不恶而严
34雷天大壮大者壮也君子以非礼弗履
35火地晋明出地上,柔进上行君子以自_明德
36地火明夷明入地中君子以莅众,用晦而明
37风火家人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
38火泽睽火动而上,泽动而下君子以同而异
39水山蹇难也,险在前也君子以反身修德
40雷山解险以动,雷雨作君子以赦过宥罪
41山泽损损益盈虚,与时偕行君子以惩忿窒欲
42风雷益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君子以见善则迁,有过则改。
43泽天_刚决柔也君子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
44天风_柔遇刚也勿用取女,后以施命诰四方
45泽地萃聚也。顺以说,刚中而应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
46地风升柔以时升,巽而顺,刚中而应君子以顺德,积小以高大。
47泽水困刚_也君子以致命遂志
48水风井井养而不穷也君子以劳民劝相
49泽火革水火相息,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君子以治历明时
50火风鼎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养圣贤。君子以正位凝命
51震为雷震来__,震惊百里君子以恐惧修省
52艮为山上下敌应,不相与也君子以思不出其位。
53风山渐止而巽,动而不穷也君子以居贤德善俗
54雷泽归妹说以动君子以永终知敝
55雷火丰明以动,雷电皆至君子以折狱致刑
56火山旅柔得中乎外,而顺乎刚。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狱
57巽为风刚巽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顺乎刚君子以申命行事
58兑为泽刚中而柔外君子以朋友讲习
59风水涣刚来而不穷,柔得位乎外而上同以享于帝,立庙
60水泽节说以行险,当位以节,中正以通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
61风泽中孚柔在内而刚得中,说而巽君子以议狱缓死
62雷山小过柔得中,刚失位而不中君子以行过乎恭,丧过乎哀,用过乎俭
63水火既济刚柔正而位当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64火水未济虽不当位,刚柔应也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易经》的六十四卦表征着六十四类的道德情境,而每一卦的每一爻又用来标示更加精细的一类道德情形,《易经》运用者再通过卦变、纳甲等等技术,来使用这套符号体系表征更加精细的道德情境。所以说,“易之教,可以使人‘_静精微而不贼’”。

建立在《易经》基础上的道德系统有三大特点让中国古代的儒家知识分子尤其青睐使用《易经》:

第一,它不是简单的标语口号式道德说教。而是把道德话语隐含在起卦求知这套预测方法中,让人们自己领悟每一种情境下的道德意味,所以它的道德教化方式是支持和要求起卦者,进行主动的道德抉择的。

第二,它的道德体系,主要论述的是士大夫阶层在工作和家庭生活中的道德选择,这和士大夫们的生活密切关系,其中包括了一种较为“入世”的道德系统,对佛门、道家的那种较为“出世”的道德系统是很好地补充。

第三,其道德体系,尤其在宋明之后,非常重视心理学内容。甚至有提出易学心学一派,把所有卦象都认为表征着一种心理情境,而不是外在情形。

乃至江湖算命派也知道此原理,如算命书《火珠林》说,“易本逐心,天地合体,阴阳假神,出于混元。一得一失,皆在日月盈亏,一离一合,皆从无而立有,故易本逐心,人灵神辅,显明在乎信,吉凶在乎人。”

如今中国,尤其是知识分子阶层,道德崩溃、道德空虚的情况非常严重,以师德、医德败坏为典型代表,老师和医生本来是社会道德修养的表率者和带领者,而如今却成为了道德反腐的前沿阵地。

研究和运用《易经》的道德内化的心理学原理,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故申荷永老师说,“ 《易经》之教化可使人心地纯净,心思精密,做事不害正道。”(申荷永,2001)

这正也是我们要引入“心易八法”,作为和内观聆听一样重要、基本的技术的原因。

而道德修养,也是成为分析师的主要前提,早在1913年的《精神分析要点》中,荣格就说过——

“很多次我都有机会看到的是,分析师在其自身道德发展中成功程度可以决定他在其治疗中可以走多远。(Many   times  I   have  had  the opportunity   of   seeing   that   the  analyst   is  successful   with   his  treatment   just   so far  as  he  has  succeeded  in   his  own   moral   development )(Jung C.W.4 , 587段)

那么,《易经》道德内化的心理学原理和方法是什么呢?

《易经》道德内化方法的心理学原理和方法

这包括四个方面 :1)树立天道-君子的道德自我理想进行投射-认同;2)通过起卦-成象过程把无意识焦虑意识化,然后转化为道德焦虑;3)通过观卦-解卦过程中的心易八法,整合感知-情感-理性-直觉四项心理功能;4)通过道德抉择和道德实践,完成道德内化的自性化过程。

首先,树立天道-君子的道德自我理想进行投射-认同。

《易经》中树立起一个“君子”的理想道德客体。通过表5-2我们看到,几乎《易经》的所有卦象,都在告诉使用者,在这种情况下君子应该怎么做,先王是如何如何做的。让使用者在整个过程中认同这种道德理想。

“君子”这种道德理想,其核心特征就在于履行天道。

《易经》使用者,在咨询《易经》之前,要焚香沐浴,至诚祈祷。在此时,他把两个内心客体表象投射到《易经》系统中:一个是全能化自体客体,一个是超我中的自我理想。我们知道,这两个理想化客体,都来自于“自性”原型在个人层面的表达。而这种“至诚”的心态,本身是一种退出自我中心的态度。

一个遇事咨询《易经》治疗师,首先,就意味着他在自己面对纷繁芜杂的治疗情境时,承认了自己感到无能和无力,而不是运用否认、潜抑等防御机制来逃避这些感受。其次,由于全能化的自体客体被投射到《易经》系统中,他也放弃了自恋和全能感,从而避免了被这些夸大自体带来的自恋和全能感淹没,进而妄作妄为。

而且,把自性和超我投射进入《易经》系统的治疗师,也意味着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一套正确的、正义的道德行为处事模式,这套模式就在《易经》中,从而他期望得到教化。

然后,随着他在观卦、看卦的过程中,全能化自体客体和自我理想经过代谢后,再次内化、回收到其内心。

其次,通过起卦-成象过程把无意识焦虑意识化,然后转化为道德焦虑

在《易经》使用过程中,使用者使用多种方法和技术,来代谢转化日常生活情境中,面临道德选择时的各种焦虑情绪。这些方法和技术,如果我们不带着僵化的“科学”的眼镜去看的话,至今仍然可以直接应用。

首先,《易经》使用者在起卦之前,当使用者想要咨询《易经》之时,已经使用了前文所说的投射机制,把夸大自体说引发的焦虑情绪代谢了一部分。

然后通过一系列的仪式行为,如斋戒焚香沐浴等等,再次通过运动神经的活动,把部分焦虑情绪通过付诸行动的形式代谢。

在起卦之时,起卦者通过身握蓍草,至诚祈祷,再次投射出焦虑情绪。

《周易本义》中如此记述这个起始的仪式化过程,“择地洁处为蓍室,南户,置之于室中央。蓍五十茎,韬以丝帛,贮以皂囊,纳之椟中,置于床北。设木格于椟南,居床二分之北,置香炉一于格南,香合一于炉南,曰炷香致敬。将筮,则洒扫拂拭涤砚一,注水,及笔一墨一,黄漆板一,于炉东,东上,筮者齐。洁衣冠北面,洗手焚香致敬。两手奉椟盖,置于格南炉北,出蓍于椟,去囊解韬,置于椟东。合五十策,两手执之,熏于炉上,命之曰:假尔泰筮有常,假尔泰筮有常!某官姓名,今以某事云云,未知可否?爰质所疑于神于灵,吉凶得失,悔吝尤虞,惟尔有神,尚明告之。……应毕,韬蓍之以囊,入椟加盖,敛笔砚墨版,再焚香致敬而退。”

通过这个过程,首先起卦的焦虑情绪已经转变成了一个明确的问题,完成了无意识情绪的符号化过程的第一步。

然后,有一套方法起卦,如果是使用最传统的“揲蓍成卦”法的话,起卦者要完成以下行为:“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为二以象两,挂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归奇于枋以象闫。五岁再闰,故再叻而后卦。……是故四营而成易,十有八变而成卦。”

这短短的一段话包括了九个步骤:

(1)存一而不用:准备五十根蓍草,拿出一根放在一边不用。这一根象征着太极或无极或无为,五十根象征着天地大衍之数。

(2)一变四营之一,”分二”:“分而为二以象两” ,即把四十九根蓍草随意分成两堆,分握于两手之中,左手象征天,右手象征地,或象征阴阳二气。

(3)一变四营之二,“挂一”:挂一以象三,从右手中抽出一根,夹在左手小指与无名指之间,象征人。

(4)一变四营之三,“揲四”。揲之以四以象四时。放下右手中的蓍草,用右手数左手中的蓍草,每四根一数,象征四季,最后余下四根或四根以内,夹在无名指之间,象征闰月。

(5)一变四营之四,归奇。归奇于枋以象闫。五岁再闰,故再叻而后卦。再用左手数右手放下的蓍草,也是四根一数,最后剩下四根或四根以内,夹在中指与食指之间。

(6) 一变。小指中的一根与左右手数余下的蓍草,合起来肯定是九或五,这是第一变。

(7)二变。把第一次余下的九或五根除去,再用四十或四十四根蓍草,分握两手,从右手中取出一根,夹在左手的小指,然后分别每四根一数,左右手余下的加上小指的一根,一共是八或四,这是第二变。

(8)三变。再把余下的三十二或三十六根蓍草,同样地数,余下的合计一定是八或四,这是第三变。经过以上三变,得到一卦的第一爻(最下面)。

(9)定爻。三变中,九和八为多数,五或四为少数。三变中如果两多一少,即是九、四、八,九、八,四或九、四、四时为“少阳”。如果三变中两少一多,即五、四、八,五、八、四或九、四、四为“少阴”。三变都是少数,即五、四、四时,为“老阳”,符号“0”,三变都是多数,即九、八、八为“老阴”,符号为“×”。

这九个步骤要连续重复6次,才得到一个卦的卦象。

在这个过程中,涉及到多种心理活动过程,一方面是象征化,可以让无意识焦虑成象得到代谢;一方面双侧运动,正如不少创伤心理学研究发现,双侧运动可以让人大脑的杏仁核和前额叶建立神经通路,更快地加工负性情绪,第三方面,负责数字运算的脑区也被激活,可以抑制情绪中枢,避免过强的负性情绪干扰精神系统,最后,这整个过程让注意力从当初让人烦恼的事情中转移到起卦运算的过程中,起到了激活副交感神经系统,稳定情绪的作用,类似行为治疗中的积极意象想象效用,浅催眠效应和入定效用。

古人已经隐约发现了《易经》的心理学效用,所以说,“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忧虞之象也。”,这说明外在的得失,引发了人内在的情绪。

又说《易经》“能说诸心,能研诸侯之虑,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__者。”,这是发现了《易经》如同心理治疗一样,提供了安全自由的保护空间,能够象征转化情绪,起到了疗愈性容器的作用。

故说,“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八卦以象告,爻彖以情言”,可以说,《易经》本身就是古代中国的风行于士大夫阶层的心理治疗技术,安其不安,安其所安,这一点在《易经》传到西方后,也被心理治疗师如荣格等所发现,并且被不少心理分析师应用到实践中。

第三,通过观卦-解卦过程中的心易八法,整合感知-情感-理性-直觉四项心理功能。

在一个卦象出来之后,咨询《易经》者接着要运用“心易八法”的方法,对一个卦象进行反思。

“心易八法”主要用元代易学家保巴所阐述,当代学者申荷永先生进一步弘扬,包括以下八个方面(申荷永,2012;保巴,2009),分别是:一定卦主,二究卦义,三求卦位,四推中正,五究爻义,六穷事理,七明易道,八尽三易。

在申荷永老师看来,心易八法的要义,尤其是放在心理分析的水平上,可以作如下理解:

1,一定卦主:易之门户,乾坤定位,主见分明;

2,二究卦_:河图洛书,五为心数,遇心则悟;

3,三求卦位:触景生情,八卦心性,意象原型;

4,四推中正:时位义行,坎离之要,趋时趋中;

5,五究爻义:咸恒之喻,感应具在,极深研几;

6,六_事理:要在损益,天道盈虚,人间消息;

7,七明易道:中行独复,孚信之寓,天地之心;

8,八_三易:既济未济,道达天心,心易无限。

(申荷永,2015)

这八个方面,其中冒号之前的古代保巴等人总结的观卦顺序,冒号之后的是申荷永老师建立在心理分析的基础上的继承和诠释。心易八法的步骤,可以用四句口诀来概括,“主义位中正,六爻穷事理,明道尽三易,八法助理心”。

心易八法的操作

在具体的临床操作上,治疗师起卦前,一般问的问题是,“在此情境中,我该如何反应,才是符合治疗之道的?”然后起卦成卦后,治疗师根据八个步骤来反思:

第一步,一定卦主:易之门户,乾坤定位,主见分明。

即目前情境中,是无意识还是意识起到主导作用?如果是意识主导,那说明治疗同盟没有问题,倒是无意识内容被忽略了,如果是无意识主导,那就要注意治疗同盟和移情-反移情关系的平衡作用。这个可以根据卦中阴爻和阳爻的位置、数目来判断。

保巴在其著作中的《易源心法》中如此说,“一定卦主者,一卦之主意也;系词云:‘阳卦多阴以阳为主,阴卦多阳以阴为主’,是也震、坎、艮已上三卦以阳为主也,震一阳动于下,坎一阳陷于中,艮一阳止于上,巽、离、兑已上三卦以阴为主也,巽一阴入于下,离一阴丽于中,兑一阴说于上,乾坤,父母也,纯一不杂,则以中正为主。”

这里要注意的是,在弗洛伊德等的理论中,总是强调无意识决定论,但是,我们认为,无意识-意识实际是一个动态平衡相互转化的连续体,故而,无意识有时候可变为意识,意识可变为无意识,就像易经乾卦和坤卦的关系。再说,本来无意识精神系统在近代要进化出意识系统,并且意识系统的功能不断增强,本身就是要通过意识系统来决定无意识动力的走向。

故而,在我们面对治疗困境是,首先要考虑的是,这里是无意识(阴)占到主导地位,还是意识(阳)占到主导地位。而乾卦和坤卦,就是阳和阴的变化的最根本的代表,申荷永老师提出,“易之门户,乾坤定位”,对其诠释是,“乾坤乃易之纲领和门户,乾卦六爻和用九,以及坤卦六爻和用六,是以后所有卦爻分析的主线。”。

这里我举一个我自己的临床例子来说明,我一开始使用《易经》的时候,纯粹是出于好奇,好奇原因有二,原因之一是好多荣格分析师都使用《易经》,甚至Thomas Kirsch 和John Beebe在被问到,荣格分析师和弗洛伊德分析的区别时都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我们荣格分析师的特点就是我们懂《易经》。”原因之二是,笔者的临床实践中,开始遇到一些来访者他们使用《易经》,让我吃惊的是,他们使用的《易经》卦象的确颇有临床意义。

然后,我自己一开始,使用尝试性态度来问《易经》,我的临床工作遇到的难题,让我吃惊的是,有数个来访者都出现了“坤卦之六二变师卦”这样的卦象,而这几个来访者的确有共通特点,和我的治疗关系也有类似之处。现在我已经是每个个案都会咨询《易经》了。

那就以坤卦变师卦为例,坤卦的一片纯阴之爻,显然是无意识的力量占到的主导位置。一个来访者,如果他来寻找治疗师的动机是意识自我主导的话,他会首先考虑自己要解决什么问题,然后去寻找对此问题有经验的专家,他会着重了解一下这个治疗师的临床经验、专业方向,治疗师的时间、收费和自己的匹配度等等。

而我这些“坤之师”的来访者们,没有任何一个把我放到“治疗师”的位置上,有几位来访者,他们选择我的原因是,看到我的照片长的像他们自己,或者像他们的父亲。还有一位来访者,寻找我的时候基本上身无分文,他幻想着我会像一个无条件关爱的母亲一样,不收钱给他做治疗。显然对他们来说,无意识的冲动完全压倒了意识性的寻找治疗师的“消费理性”。

第二步,二究卦义:河图洛书,五为心数,遇心则悟。

是指治疗师反思当前治疗情境的主要意义所在。比如说来访者希望在情境中主要寻求什么样的需要满足,可以用马斯洛的六种需要来鉴别。这个可以根据内卦、外卦的物象表来判断。

保巴如此说,“二究卦义者,一卦之义理也,说卦云,‘干健也、坤顺也、震动也、巽入也、坎陷也、离丽也、艮止也、兑说也。六十四卦中,但有干皆有健之义也,坤皆有顺之义也,震皆有动之意也,巽皆有入之意也,离皆有丽之意也,艮皆有止之意也,坎皆有陷之意也,兑皆有说之意也。”

申荷永先生把这称为“八卦心性”,这心性的意义,是无意识-意识的辩证运动的方向,有点类似于佛家心理学说的“心行”。

仍然以之前的“坤之师卦”为例。

当我得到看到“坤卦”的时候,我立即想到的是“伟大母亲”原型,回过头去看这几个“坤之师”的来访者,大部分人在生命中都面临母性丧失的痛苦,所以,一开始他们在无意识中就会把母亲原型投射到我身上,这是为什么好几位来访者觉得我长得像他们的原因。

而我自己的生命故事,恰恰和他们完全相反,我一直认为我妈妈是个伟大母亲,我那个时候以为我主要的生命任务就是从母亲原型中分离出来,而不是认同伟大母亲。

所以当来访者们要求我成为“伟大母亲”,允许他们投射的时候,我就遇到重大考验了。

而“师卦”的意义之一是“出师战斗”,需要出现一个将军一样的领导者。这对我来说,似乎和“成为别人的母亲”一样困难。

成为母亲,意味着我要修通自己的男性身份认同,成为将军,意味着我能够认同战斗性英雄的意象,这和我在治疗界接收到一片阴柔之风、赞颂母性之容纳的风气是完全对立的。

当然,在“一定挂主、二究卦意”的过程中,我们会翻阅很多书籍。读书,这本身也就通过理性化这种方式,让我们能够在无意识情绪和直觉的波涛中脱身而出的方式,然后,我们在理性的岛屿上休养生息后,才能再次回到无意识的海洋中畅游。

这里介绍一下我的参阅书籍的方法和顺序,一般来说,我的工作分为几个环节:

1)查《易林》。我首先会查阅《焦氏易林》,记录下此一卦的卦辞和卦象,和《易林》中诗词。

如“坤之师卦”,得到的《易林》的判词如下

 —— 
坤之师
皇陛九重,绝不可登。未见王公,谓天盖高。

《易林》的判词首先给人一幅图画、一个意象,往往这几句诗词,可以满足治疗师的直觉功能和情绪功能,往往也满足了治疗师预测未来的欲望。

2)观卦象。然后,我会就这两个卦的卦象,进行一番观想。在不看任何书籍的情况下。当然,有时候“纳甲装卦”和“万物类象”等基本技术也有助治疗师观卦。

3)翻书籍。如果在“查易林”和“观卦象”的步骤,我已经得到了有关此案例的领悟,则当天的工作到此结束。然后再个案工作中再次遇到困难时,则开始翻阅书籍,一般的读解顺序是这样的——

卫礼贤版《易经》——《周易译注》——《周易折中》——《周易阐真·孔易阐真》——《周易禅解》——《周易尚氏学》——《周易原旨·易源奥义》——《高岛易断》——《周易函书》……

这个阅读的顺序,是依照首先现代人,然后古代人,首先是最有“心理学味”的卫礼贤版本,然后才是义理派著作,然后是道教的、佛教的,象数派著作等等。

4)广访友。和其他人讨论卦象,看看类似的卦象在生活中其他领域,其他人是如何使用的。

做一个“易经日记”也是有帮助的,如把各种情况下得到“坤之师”卦都记录下来,并且结合梦日记进行反思。

当然,在这个阅读、反思以及不断交流、回顾的过程中,理性功能就被一次次激活,能够和情绪、感觉、直觉协调工作,“河图洛书,五为心数,遇心则悟”。

我听过有人说,《易经》可以替代督导。我想,要是一个人真的以为,就在《周易折中》或其他书里面的话,躲着一个白胡子老爷爷督导师的话,那么此人最好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对督导师有移情阻抗。

督导师做督导的目的是帮助治疗师学会自我督导,那么,观想《易经》的确可以帮助我们更加顺利地自我督导,从而不用依赖外在的督导师,但是“不依赖”不等于“不依靠”,有很多外在的督导师可以依靠,我们内在的督导师(自性)才能在一种安全的同行友情关系的背景下被激活。我们才能把这个“内在督导师”投射到一本本书里去,然后回收和认同。

在二究卦义,这一点上,申老师还特别强调了河图-洛书的意义,

需要将“河图洛书”记在心上(荣格也蛮喜欢河图洛书的传说和意象),

 

河图洛书龙马-神龟图

所谓“河图洛书,五为心数”,从河图洛书出发的易经的图书学派,对笔者也颇有启发,当然河图洛书,被视为千古之谜,我们只能结合心理分析,形成一个初步的观点。

首先,河图洛书一向被荣格分析界视为集体无意识的自然涌现,被古人捕捉到。那么五为心术的临床意义在于,再分析过程中,我们要注意五大要素的辩证和合。

在分析初期,我们要强化来访者的意识自我功能,整合四大功能,理性、感受、直觉和知觉,它们就像是炼金术中的木、火、金、水四大元素,而整合它们的容器,便是意识自我(ego) , 它类似于西方炼金术中所说的第五元素,道家炼金术中所说的土。

在分析的中期,我们会进行还原分析,或者说阴影的整合,这时候,仍然需要对五大要素进行整合,他们分别是:口欲期形成的自恋情结,肛欲期形成的权力情结,俄狄浦斯期形成的俄狄浦斯情结,还有随着以上情结形成过程中逐步分化整合的自体-客体关系,以及最终推动这些分化-整合运动的生命本能(爱本能-死本能)。

在扩充分析时期,我们要整合五大原型意象,分别是:自性原型,阴影原型,人格面具,阿尼玛,阿尼姆斯。

通过这些过程,才可能产生“遇心则悟”的体验。“悟”字,从心从吾,

实为心易的心的钥匙;庄子中有“吾丧我”的故事,恰似对分析师的之“领悟”的形象说明。

南郭子綦隐机而坐,仰天而嘘,_焉似丧其耦。颜成子游立侍乎前,曰:“何居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隐机者,非昔之隐机者也。”子綦曰:“偃,不亦善乎,而问之也?今者吾丧我,汝知之乎?女闻人籁,而未闻地籁,女闻地籁而未闻天籁夫!”(《庄子·齐物论》)

子綦似乎正进入,我们所说的分析师的分析性聆听一种状态,类似均匀悬浮注意和无欲无忆,这种状态中“吾丧我”,自性自由地流传,而忘却了自我的桎梏。而这种状态是通过听闻人籁-地籁-天籁的三重修习而展开的,类似于武侠片中《一代宗师》中所说的“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三重境界。

接着子游问,具体的操作方法——

子游曰:“敢问其方。”子綦曰:“夫大块噫气,其名为风,是唯无作,作则万窍怒_,而独不闻之__乎?山林之畏佳,大木百围之窍穴,似鼻,似口,似耳,似_,似圈,似臼,似洼者,似污者。激者,_者,叱者,吸者,叫者,_者,_者,咬者,前者唱于而随者唱喁。泠风则小和,飘风则大和,厉风济则众窍为虚。而独不见之调调之刁刁乎?”

子綦的回答,却是告诉我们,通过对风,这种再常见不过的自然现象的观察,而可以产生领悟。聪明的子游马上领悟的人籁和地籁的联系和区别,“地簌则众窍是已,人簌则比竹是已,”他接着问;“敢问天簌。”子綦曰:“夫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咸其自取,怒者其谁邪?”

使其自己,岂不正是自性之道,咸其自取,岂不正是自我之悟?

第三,三求卦位。触景生情,八卦心性,意象原型。

便是了解每一卦中的“六爻之义也”,每一爻象征着一个情境的关系模式,从各个爻的位置和相互关系中,看出此情境的变化,以及自身和对方所处的位置。

保巴如此说,“三求卦位者,六爻之义也。系辞云:‘八卦成列,位在其中矣。’初与上无位,五为君,二为臣,又初与二为地,三与四为人,五与上为天,又九居三、六居四皆得其位也。

那么保巴说的这是象数中各爻的位置,这主要是适用于古代儒家的《易经》使用者进行反思的。具体到我们这个研究,三求卦位,主要是指治疗师要反思来访者和治疗师的分别所处的心理位态(偏执-分裂位,抑郁位,自闭-毗连位,超越位),自体-客体关系配对,以及主导自体-客体关系配对的原型意象。

这也是治疗师根据象数结合和《焦氏易林》来判断,比如说,坤卦,自然会会让我首先想到,来访者把伟大母亲、大地母亲原型投射到我身上。但是根据纳甲出现的结果,我作为世爻是子孙酉金,来访者作为应爻是官鬼卯木,这就会让我想到,我对来访者的移情大概是把来访者当做一种克制我、束缚我的官鬼一般的力量。而这是因为我内心认同了一个“子孙”的角色,这是为什么来访者把我当做父母投射,我会拒绝、排斥的原因(当然这是情感上的排斥),而且,只是在和这一组“坤之师”来访者中会出现排斥。

 

坤卦的六二爻发生了改变,这就会让我想到,我们的互动过程中大概会产生这种来自父母的“已火”的温暖,让治疗发生改变。

 

而师卦的纳甲装卦,世爻和应爻所在的内、外卦位置发生了颠倒,让我想到来访者会可能会认同坤卦象征的母亲,而我处于妻财爻,则意味着我可能会认同一个来访者伴侣的角色,产生色情反移情,或者仅仅把来访者当做赚钱对象,在这两种极端位置中游荡。

沙盘游戏和梦的工作,也被申荷永老师称之为“情景疗法”,故而将卦位的意义,作为原型分析的线索,也是一种方法。以纳甲为例,子孙爻对应的原型就是内在小孩,妻财爻显然是阿尼玛或阿尼姆斯,父母爻对应着伟大母亲原型或父亲原型,兄弟爻则对应着英雄原型,而官鬼爻则多和愚者原型有关联。

第四,四推中正。时位义行,坎离之要,趋时趋中。

中正不仅仅是道德意义上的“中正”,而是指“得时得位”。申老师有言,“中正之内涵,正是荣格分析心理学的关键,‘趋中’,包括我们说的执其两端而用其中,以及趋时,便是我们心理分析的功夫和修行。”

具体到临床上,分析师要能够准确判断自身和客体所处的位置,所面临的时机,是否是最有利于治疗的感应转化和投射认同十象的开展的。尤其是治疗师考虑,什么是最有利于感应转化之自性化过程开展的理想治疗心态,自己离这种理想心态有多远。

保巴如此说,“四推中正者,得时得位之谓也。二五为中,初爻、三爻、五爻皆阳位,阳居之谓之正。二爻、四爻、上爻皆阴位,阴居之谓之正。阴居阳位,阳居阴位皆谓之不正也。中而无不善,得中便有正也。正而不中者,未免小有疵,正不必有中也,得正者当位也。中正全善,不可加,不中又不正,其凶不假言也。其间不中正而吉者,鲜矣。得时者中正而不吉者,亦鲜。皆时也,故易趋时为大。”

仍然以之前的“坤之师”卦为例。

我一般是这么开展联想的——

坤卦中世爻居于上六,那么上六是阴位,阴居之谓之正,那么说明治疗师承受来访者投射一个理想母亲形象是“得位”的,说明治疗开始会顺利,但是其中也有不正之处,那就是我是个男性,对我来说,要允许自己一个反认同一个慈母角色是困难的,故而,在后来的治疗中,我都会和“坤卦”的来访者们讨论,在“男性治疗师”身上寻找母爱这种吊诡的欲望。

师卦世爻,六三,阴爻居阳位,是不得位,这让我想到在治疗中,当我勉强在无意识反认同一个母亲位置时,显得过度柔弱,而不是像个“容民畜众”的将军一样时,可能会带来很多问题。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是理想的治疗心态呢?我们看到,师卦中是一个“容民蓄众”的将军,坤卦中,是厚德载物之伟大母亲。我个人显然离这两种道德心态都很远,那么我就会做很多有利促进这两种心态的联系,如慈心和悲心观想。

“坎离之要”,是以坎卦和离卦,为另外一套开启后天“心易”的钥匙,(乾坤为天易之钥。)如坎之为心水,离之为心火,坎离相悖则为心病,坎离和合则为心药。坎离的辩证关系,正是荣格分析师所言的“受伤者-疗愈者”的原型关系。

第五,五究爻义。咸恒之喻,感应具在,极深研几。

“究”是反复推敲、琢磨的意思,治疗师把治疗情境中可能发生的变化,多种变化投射到六爻、变卦、互卦上面,每一爻代表一类变化。通过这种对各种爻义的“把玩”,治疗师开启过渡性空间,在一种类似游戏的心态中对治疗进行扩充分析,不断地发生感应。

保巴说,“五究爻义者,玩_爻之义也。六十四卦共三百八十四爻,其中一百九十二阳爻,皆干阳也。在初者,都有潜_勿用之义,在二者,皆有利见大人之义,在三者,皆有干干之义,在四者,皆有危厉之义,在五者,皆有天_天位之义,在上者,皆有亢龙之义,各以干元用九,与夫干六爻文言处之,则能顺理合义。其间一百九十二阴爻,皆坤之阴也,六爻之义用六爻之义并与干同数而推之。自得之也,其间或有不与《文言》相应者,虽有之,鲜矣。”

我们看到三百八十四爻,在保巴眼中,皆是乾坤两卦变化而来,其实我们的成百上千的理想治疗心态也不离乾道和坤道这两种所代表的天父和地母的心态。

仍然以坤之师卦为例,涉及到治疗心态的卦,分别是坤卦和师卦的六二、六三、六五。比如说,坤卦的六二爻辞是,“直、方、大;不习,无不利。”六三是,“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六五爻辞是,“黄裳,元吉。”

师卦的爻辞是,九二,“在师中,吉,无咎。王三锡命。”,六三爻辞,“师或舆尸,凶。”六五爻辞是,“田有禽,利执言,无咎。长子帅师,弟子舆尸,贞凶。”

那么我就此经常得出的一个意义是,当我能够履行坤道,具有坤德之时,就会出现坤卦中二、三、五比较“吉利”的情况,而坤卦之卦主六二变,正好说明我是不太可能稳妥地履行坤道的,而治疗情况必然要进行师卦的这些变化,六三、六五都出现了比较“凶险”的情况。而实际上,我这一组“坤之师”的来访者中,真的也遇到了重要他人突然死亡、临终等事件。

穷究爻义,关键在于“咸恒之喻”,咸卦之感应心法,正是东方之“共情”表达,Kohut说,共情是精神分析的基本工具,也具有此意,咸感之关键,在于君子“以虚受人”。恒卦之恒久之意,更是保证这种感应能够长期往复,治疗容器才可能坚固恒常,所谓“君子以立不易方”,可惜的是,不少分析师把这种心态外投到治疗次数上去了。故而我们要加上“极深研几”一句,分析师尤其是要关注微妙的无意识变化,《周易·系辞上》有云:“夫易,圣人之所以极深而研_也。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唯_也,故能成天下之务。”可见在古人看来,圣王事业的成功,也离不开此种态度,何况区区一心理治疗乎?

第六,六穷事理:要在损益,天道盈虚,人间消息。

保巴说,“六穷事理者,因时者理也,作为者事也。又卦者事也,爻者时也。当然者,理也所以然者,易之大本也,今以干为例,刚断果决事也,元亨利贞理也,潜见飞跃时也,余仿此。”

这个说法被我们引申到治疗领域,是指治疗师已经做出了道德选择或做事方案。确定在此情境中,可以采取的治疗行动,并且上升到理论、道理的水准,扩展到非治疗情境的各种人生事务(事理)。

比如说,“坤之师”这组来访者,有的做出的决断是结束、转介更适合的治疗师,所谓“皇陛九重,绝不可登。”; 有的做出的决断是继续治疗,但是治疗师扮演比较顺从的角色,并且努力地培养自己对伟大母亲的反认同困难,所谓“厚德载物”,这里给“厚德载物”的赋予的新的意义是“厚其德以能载物”。

当之后再次遇到反移情困难,尤其是冲突情境、或所谓“阻抗”时,我也会常想到,这大概是因为自己不能“容民畜众”,才造成的阻抗迟迟不能解除。自然,这也会联想到和自己与女性意象之关系,尤其是和自己的母亲和妻子的关系,不断反思,在和她们的关系中,我是不是也很难做到,厚德载物、容民蓄众?

然后我进一步扩充这两个卦象和我的关系,比如说在我就会翻开我的卦象记录本,看到在我生活中其他方面,也遇到几个有关坤的卦象,一次是写作博士论文的公开演讲,一次是问自己减肥节食,一次是为朋友预测他太太是否怀孕了,一次是一个项目和同行合作,一次是面临要陪伴一个小朋友。

而遇到“师卦”的卦象,也不少,一次是参加我挂靠医师执照的一家医院的年会,一次是我朋友的儿子生病了询问大概应该做什么样修法帮助他,还有一次是一位已经结案的病人突然发了一封很长的邮件给我,告诉我一个她的梦……

这样,这些卦象就像一根线,把散落在生活中的各个片段串了起来,这些事情都贯穿成了有意义的事件,我会不断反思,自己在这些事件中的道德决策如何,容民蓄众、厚德载物如何?

这些领悟和反思,就落实在“要在损益,天道盈虚,人间消息。”三句,申老师说,“损益之人间消息,如泰否之天道盈虚,”,的确如此,我们总是期望自己的命运否极泰来,但是这种好运,往往是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够损上益下,损益两卦,更是明确无误的受伤疗愈者的象征,《易林》中,损之益卦的卦辞是,“雨_娶_,_岩季子。成_既婚,相呼而南。膏___,年_大喜。”求雨者、移情婚配等原型都出现了。

第七步,七明易道:中行独复,孚信之寓,天地之心。

这是把《易经》起卦的最初动机——解决问题、代谢焦虑——上升到了悟道的境界。

保巴说,“七明易道者,易有圣人之道四,曰辞曰变曰象曰占。极深研几,微显阐幽,当推其辞。随时变易,以从其道,当玩其变。作事制器,立法制度,当观其象。动静作息,趋吉避凶,当考其占。”

可见,古代《易经》使用者的动机,不仅仅是做点事、赚点钱、捞一点功名,而是提升自我,转化自我,教化民众,既是教化自我心中的民众,也是教化外在的民众。

作为心理治疗师,我们不能和古代君子相比,但是至少教化“心中的民众”,不让一些无意识的刁民、暴民跳出来危害治疗进程,还是我们不可推卸的道德责任,这也是心理治疗的第一伦理——“无害原则”——所要求的。

治疗师领悟到治疗之道的意义,进一步在具体事务中体会到“变易,简易,不易”的易道。

荣格在1942年的《心理治疗与人生哲学》中说,“换句话说,心理治疗的艺术要求治疗师拥有可明言、可信任、可防卫的信念,这些信念要么通过解决他自己的神经症性解离,要么通过防止这些解离产生,证明_它们的可行性。(英:In other words, the art of psychotherapy requires that the therapist be in possession of avowable, credible, and defensible convictions which have proved their viability either by having resolved any neurotic dissociations of his own or by preventing them from arising. 德: Mit anderen Worten also fordert die Kunst der Psychotherapie, da_ sich der Therapeut im Besitz einer angebbaren, glaub- und verteidigungswürdigen, letztlich umfassenden _berzeugung befinde,die ihre Tüchtigkeit dadurch bewiesen hat, da_ sie auch bei ihm selber neurotische Dissoziationen entweder aufgehoben hat oder nicht aufkommen l__t.)(C.W.16,179段)

《易经》体系本身是一种人生信仰、一种人生哲学,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治疗师寻找《易经》的这种反应,本身也是一种反认同,正如荣格所言,——“因此,病人的情绪紊乱,会在治疗师心中,激发起相对应的宗教或是哲学性因素,这是相当自然的。往往他十分勉强地才让他自己意识到这些原始内容,从而让人非常可理解地的是,治疗师会更乐于求助于从外在抵达其意识的宗教或哲学。”(Jung , C.W.16 , 183段)

在分析自己的《易经》反移情的过程中,分析师遇到了剥卦,复卦,中孚卦的卦理。申老师说,“中孚之信,辟卦之始,天地之心已在;而复卦之“复其见天地之心”,可为妙合;同时,剥复两卦,也尤其适合我们心理分析的运用与发挥,包括对临床的启发;”(申荷永,2015)。

在《易林》中,中孚之复卦的林辞是,“重弋射隼,不知所定。_疑蓍_,告以肥牡。明神答_,宜利止居。”明确了展示了,一个不知所定的分析师,是如何应该通过“明神答_、宜利止居”,才能够真正地“安心”,“放心”。剥卦要求君子,“消息盈虚,厚下安宅”,而复卦的关键在于“至日闭关”,都是治疗师自我关怀,防止职业耗竭的要素。

以之前“坤之师”卦的观想,进展到此时,起卦者,也需要承认自我是无法穷尽卦义的,从而放弃继续的思索和反思,从“极深研几”的精勤状态中出现,闭关止居,反观到《易经》的阴影,也许有时候甚至要“_疑蓍_”。现在我们很多同行自发地跑去进行佛教的闭关,而本人并不是真正的佛教信仰者和修行者,其实也有这个原理在里面。通过这个过程,也完成了对《易经》调整反移情的一个辩证性循环。

第八步,八尽三易:既济未济,道达天心,心易无限。

保巴说,“天易、圣易、心易,极至易之妙也。乾坤阖辟,阴阳消长,四时行百物生,天易也。元亨利贞,言四时成岁,辞有险易,各指其所之,圣易也。仰观俯察,远求近取,化而裁之,推而行之,心易也。”

君子在使用《易经》的过程中,完成让自己的心灵的转化(心易),然后这种心灵境界推广为外在行为,让自己趋向圣人,最终,是要让自己的心灵和行为,以及自己教化的民众的心灵和行为,都和天道合一,他统合“天易-圣易-心易”三种易道,自性化过程充分开展,最终达到“善易者不占”之境界。

河合隼雄说,治疗师喜欢在书里写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哑然失笑,这个评论当然也适用于本书。

“八尽三易”显然是个理想的境界,其实心易八法都有些理想化,对我自己来说也是如此,经常一个卦出来,双目发呆,然后笨拙地翻书半天而不知所云。

但是另外一方面,也许我们也可以说,每个人都活在“天易-圣易-心易”的易道之中,只是不能“尽心”而已,所谓“百姓日用而不知”。

申老师对八尽三易的理解是,“总是想着落在既济与未济, 既济未济寓坎离演乾坤,亦然是坎离之妙用,示人以生生不已之道,而道_乎天心。道达天心,心易无限;天易、圣易、心易尽在其中。”

具体到临床上,每轮咨询从一开始就既是未济也是既济,未济是指治疗刚刚开始,既济是指来访者既然会来做咨询,他就已经开始或多或少地把一个疗愈者原型,也就是自性的超越性功能,投射到治疗师身上,而这种投射,已经是疗愈。

同样,每轮治疗的结束,也既是既济也是未济,既济是指治疗已经完结,双方从此相忘于江湖,而未济是指治疗师对自己内心的“病人表象”的工作,有更多更深远的工作可以挖掘了。弗洛伊德自己也在1937年的《可终结和不可终结的分析》中说,每位分析师应该大约每五年左右定期地接受分析,这意味着,病人和分析师自身的分析都会从终结的状态又改变成不可终结的任务。(Every analyst should periodically - at intervals of five years or so - submit himself to analysis once more,without feeling ashamed of taking this step. This would mean, then, that not only the therapeutic analysis of patients but his own analysis would change from a terminable into an interminable task.)这正是既济未济之意。古人们总在未济、既济中不断告诫后人要谨慎小心,既济之时,“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未济之始,“君子以慎辨物居方”。这种谨慎小心,敬畏天道的态度,是贯穿分析师生活方方面面的基本态度。

 

在行笔拉开讨论心易八法良久之后,我们回到《易经》道德内化体系论证的第四点——

第四,通过道德抉择和道德实践,完成道德内化的自性化过程。

在“心易八法”的六穷事理、七明易道、八尽三易的过程中,已经包含了道德抉择和道德实践的意义,在此过程中,本来被《易经》咨询者投射到《易经》这个符号系统中的道德理想,“君子”、“圣人”、“先王”等,被再次认同、回收到自己的内心。

随着成千上万次起卦-咨询-反思的过程,咨询易经者的心灵和行为日渐接近君子,在此过程中出现了多次荣格所说的自性化过程。

也就是说,他的各项心理功能理性-情感-直觉-感知,他的欲望注意的方向内倾-外倾,他的意识-无意识内容,可以彼此协调合作,在外在行为和关系上,他既能保证自己行为独立性,自我完整性,又能和别人和谐共处,并且能够引导别人的自性整合,自我实现。

最终,他明白诸多情境都和自己的心态紧密相关,所谓“变动以利言,吉凶以情迁。是故爱恶相攻而吉凶生,远近相取而悔吝生,情伪相感而利害生。”,我们越来越明白,外界的吉凶产生内心的爱本能和死本能的冲突有关,我们出现懊悔、烦躁等焦虑情绪往往是因为要执着夺取的外界对象。

通过修养自己的心灵,咨询易经者逐渐了解到“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从而他的生活态度发生了重大改变,“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乐而玩者,爻之辞也。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这样《易经》的运用者,逐渐把自己锤炼成了安居乐业的君子。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心易八法 易经
«李孟潮 受伤研究者:一种精神分析研究方法简介 专业文章
《专业文章》
温尼科特能否于母性毁灭阴火中熔炼出哲学-科学-艺术-神学之四大合金?»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