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纳丁 Joseph R. Nuttin 简介
作者: 武汉心理网 / 1538次阅读 时间: 2017年3月31日
标签: 未来时间展望理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约瑟夫・纳丁 [Joseph R. Nuttin 1909.11.07-1988.12.23],比利时心理学家,出生于比利时科特赖克(Kortrijk)附近的 Zwevegem 。

先在鲁汶大学与 A.米肖特一起学习心理学,后在布鲁日大学学习神学,天主教鲁汶大学学习哲学,1938 年被任命为神父。1941 年他通过了有关效果律的实验论文而获得鲁汶大学哲学博士学位。然后,他成为鲁汶大学动机与时间研究中心主任。曾担任过堪萨斯大学的访问教授、斯坦福大学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研究员、国际心理学联合会主席(1972-1976)。同时还在欧洲、北美和南美的许多大学授过课。在比利时,他详细制定了鲁汶大学心理学系全面发展计划。他的许多实验室同事成为各个国家的大学教授。1975 年,他被授予五年一度的行为科学索尔韦奖。

他是 E.托尔曼以后用公式表示人类选择学习的综合认知理论的第一批心理学家之一,还因提出以最佳作用“所需的”行为关系为依据的人类动机理论而著名。早在 1941 年,纳丁就强调强化的信息:用奖励告知被试他们在“自由任务”实验中反应的效用,以及在持续的兴趣系统中通过反应的合并使保持得到改善的情况。他用法语发表了许多实验性的证据和理论,其中一部分已被译成英语。纳丁著述的主题是关于动机的。他从认知角度把动机处理为行为计划、方案和任务,因而在行为中引入未来的时间观点,借此测量其范围。纳丁在其人格模式中,把个体与其世界想象为一个作用单位。

纳丁所提出的未来时间展望 (future time perspective, FTP) 理论强调从个体对于未来目标的期望来了解人类行为的重要性。纳丁将未来时间展望定义为个体对于未来目标的期望。未来时间展望理论指出,“时间展望“为一种整体性的认知结构,它会影响个体的心理历程,如:注意、知觉、决定与行动,特别是对于个体成就动机与成就行为也有所影响。纳丁指出:“虽然很多心理学教科书中忽略了“未来”,但它是人类行为的基本成分。有能力建构远程目标,并且为目标的实现而努力工作是人类的重要特质……有些人无法达成长期目标,可能和缺乏未来展望有关。”

纳丁在 G.米勒所提出的 TOTE 模型的基础上增加了 S 因素,从而提出了他的 STOTE 模型。在浴池水温的例子中,他首先解释了标准(Standard)的来源和建立。他指出:标准是动机的产物或需要的产物。在人类行为中,设定的标准温度应被看作为主体想要达到的对象 - 目标。因此,检验(T)不是行为的出发点。每个行为的第一步是标准之建立。这一作为对象 - 目标的标准对后来阶段 O、E 产生直接的影响。

纳丁认为对标准建立的研究涉及主体动力源泉问题,这一问题决定主体与外部世界之间的相互作用。在生物学水平上,这一动力源泉取决于存在主体与外部世界的基本协调。这一生物学协调是心理学准的基础。将主体与环境紧密地连在一起的心理生理学及感觉协调,主体的影响是极其有限的。先天的标准不仅调整生物学水平上的适应过程,而且控制情感反应(reponse affective),比如说愉快与不愉快。正是通过这些情感反应我们才知道我们的行为是否与作为基础的生物学水平上的协调相符。源于情感反应的动机(motivation),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着有机体的初级行为。在心理学水平上,处在与外部境相互作用中的主体之最佳运行,说到底是个个体构造问题(construction personnelle)。在这一相互作用中,环境成了一被感觉到的情境,而个体则成了某个能自我认识的主体之自我构造。行为正是试图在这两者之间(在被感觉到的情境和自我构造的自我之间)建立一协调或最佳运行状态。

在浴池水温的例子中,浴池水温是个物理事实,而设定的标准温度却是个心理构造:一个要求或动机的产物,一个主体所要达到的目标。这一相标是物理温度和心理温度之间差别存在的基础,因为所谓的心理温度只存在于主体的大脑中,只存在于由人创造的用来表示所求温度的仪器中。因此,只要人不在这一过程中加入他希望达到的温度,那么任何差别都不可能存在。唯一存在的将只是现有的物理水温。差距是动机过程的结果,是一目标形成过程的产物。因此纳丁指出:

主体的动机状态(或需要)触发、控制有机体的总体运行(包括朝向由与外部世界关系确定的方向的认知活动)。

借助于其记忆库存(对象等等),同时借助于其富有弹性的认知想象力,主体寻找并构造所需的对象 - 目标(即标准),以及能使其达到这一目标的手和工具。这一构造在被感觉状态和目标之间建立起一差距。

差距的动力效因来源于它的构造者 - 动机。由此而来的被感觉状态和被构造世界之间的紧张度构成对象寻找过程的一个重要阶段。

从主体与外部世界关系的角度来看,知道什么是所需的对象并不意识着整个过程的结束。更重要的在于通过多种努力达到所决定的目标确确实实地把对象拿到手上。

将以上的分析用于 TOTE 模型,纳丁发现这一模型忽略了人类行为中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 - 动机因素。这一动机因素是标准(S)建立的动力和原因,同时也是引导人类行为朝向已设定标准的动力和原因。如果没有这一 S 因素,人类行为的作何一个阶段都不可能发生。对差距的初次验(T),以及后来的连续检验(T),完全从属于朝向已定标准(S)的运动。O 和 E 也完全以这一因素为转移。简而言之,如果不在 TOTE 模型中注入 S 因素(动机因素),那么这一模型便永远不可能进入运动状态。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未来时间展望理论
«没有了 约瑟夫・纳丁 Joseph R. Nuttin
《约瑟夫・纳丁 Joseph R. Nuttin》
BRIEF BIOGRAPHICAL OF Joseph R. NUT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