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复原之本
作者: 國立臺灣大學 / 2644次阅读 时间: 2017年4月01日
来源: 知识通讯评论第121期 标签: PTS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z9\'rC/N XB,}f*O0

Ls^4R[C b,}-x0
压力:复原之本

|}~q9S$O0

n'T&\E w,O }F e0
心理学空间7_Rj @7?{&J `g BH

许多人在生活中遭遇重大打击,造成创伤后压力症候群,这些人中一部分能康复重生,有些却终生走不出困境。研究发现,事件后的社会关怀,对受创者的复元至关重要,不过先天经验所留下的烙印,也是受创者能否复元的关键因素。

-f dv-D @0l$f/A0

Ot Ni-c:m9J&p0一九八六年一月一个寒冷的夜晚,伊柏(Elizabeth Ebaugh)抱着一袋食品杂物,走过华府市郊一个购物商场僻静的停车场。她坐进车中,将购买的杂物摆放到空座位,要关车门时,发现一名削瘦、不修边幅的男子以手挡门,手中还握了把长刀。对方强迫她挪位到邻座,自己坐上驾驶座。

:{_!h!kr:a t1V0

Y+J0kpjBg6b0男子漫无目的沿着乡间道路行驶,嘴里咒骂着女友不忠,坐牢的日子难熬。悲剧发生时,伊柏是三十岁的心理治疗师。她以自己受过的训练,试图平息男子怒火,想讨还她的自由。但是驱车数小时,数度停车后,男子带她到一家汽车旅馆,看了色情电影,强暴了她。接着,他再逼她上车。

5y3~KM-\ cP nZQ oJ0

z!qD8^b(n mH R0她恳求对方让她离去,他承诺会。约是清晨两点,他将车停在一座桥上,唤她下车,她以为终获自由,讵料对方示意她从桥上跳下。伊柏回忆说,「我想,就在那时,我整个人的系统不听使唤。」经过一夜的恐惧与折腾,她昏厥过去。如自由落体般坠落时,伊柏幡然醒来。对方将瘫软和上了手铐的她扔下桥,约四层楼高的桥下是一个河水水库。身体一接触到冰冷水面,伊柏设法让自己脸面朝上,不断踢水。她说,「当时,我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告诉我,我一定过得了这关。」

3V'a5wI8IQ8s0

V-\pxO6V\3I0有伊柏那晚恐怖、身心饱尝虐待经历的人不多,但是面对极端压力,却是一般人经常经历的场景。在美国,估计高达五至到六成的人曾在人生的某个时间点,遭逢创伤性的打击,可能是战场、暴力攻击、重大车祸或天灾。急性压力会触发强烈的生理反应,并在大脑回路中,将恐惧感与发生的事件牢牢链接。这种恐怖链接如果长达月余未消,约百分之八的创伤受害者即会出现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诊断PTSD的三个主要标准分别是恐怖记忆周而复始浮现,拒绝接触可能触发记忆的任何事物,以及有如惊弓之鸟。心理学空间~mS9^{o,Er7rjk

心理学空间DA#R]E6A(K

伊柏遇袭数月后,经诊断罹患了PTSD。但在朋友、心理学家和精神治疗下恢复健康。如今事隔五年,她不再有任何PTSD症状,开设了私人诊所,结婚并育有一子。
Zp*^5FjeF?0

Ut,A$BWJca5c9A j0

hfZ6m*iU0心理学空间7U4EK1}#s R:xB4e"p

急性压力会触发强烈的生理反应,并在大脑回路中,将恐惧感与发生的事件牢牢链接。
心理学空间/IJ6S!D"vwlR``6K

心理学空间,Z-GS0yOX$X h3\5~

R\%v?nGs$V0约有三分之二的PTSD患者最终能够复原。马里兰州美国军医大学创伤压力研究中心主任乌桑诺(Robert Ursano)说,「绝大多数的人,其实都能勇于面对可怕的压力和创伤。」乌桑诺和其他研究人员想知道的是,人的精神力量从何而来。他问道,「一个人如何知道精神的复元力量?」心理学空间h9pX7oe

心理学空间wH]3Ho.Jf TN6r [&u

一九七○年代以来,科学家已知,数个社会心理因素有助病患从创伤复元,如强大的社会网路、回忆、面对恐惧,以及乐观看待未来。现今科学家亟于探索的,则是它的生物因素。科学家发现,人类和动物罹患PTSD的机率,与特定的基因突变有关。另有科学家团体则主要研究复元过程中身体与大脑的改变,以及心理干预为何有时会失败。科学家希望这项研究能带来能提高复元能力的治疗。心理学空间)Kyu0k3ss@ C

;qHz,{7e&S0自然反应

2p ZcXD k.n0心理学空间,l`$m\1YIn

虽然没有人完全知道,伊柏遭遇攻击时心理发生何种变化,科学家对她的身体变化已有若干看了解。伊柏一见攻击者和他的刀子,脑垂体即开始向她肾脏上方的肾上腺发出讯号,指示开始大量释出压力荷尔蒙如肾上腺素和皮质醇。同时,脉搏也跟着加快,血压上升,汗珠开始在皮肤上形成。伊柏的感官变得锐利,神经回路形成强烈记忆,因此,未来若再遭遇同一威胁,她会忆起这项恐惧与逃离。

qpjilGml.Q#L0

)x$h#?R] s0这种不幸遭遇的影响是深远的。绑架后的第一周,伊柏说,「我觉得像个婴儿,必须有人拥抱,或至少有人陪伴。」她不断颤抖、如惊弓之鸟,心中除了恐惧别无其他,无法再靠近那家商场。

UYq \ KM9R0

3\6iUOwOS4] x0几乎所有的创伤受害人,都会出现某种程度的PTSD症状。很多经诊断患有PTSD的人,其后出现严重忧郁、药物滥用或自杀念头。PTSD可能带来可怕的致命后果。二○○五年至二○○九年,随着远赴伊拉克和阿富汗多次部署的美军增多,美国陆军和陆战队的自杀率几乎翻倍。心理学空间j7q3[5h,V }a1Z,XK.E
心理学空间0[y2J2Lw.i$u

g Zg,^9{,z0心理学空间b0p G.D~7b+N4H

战争期间远赴伊拉克和阿富汗部署的美国陆军和陆战队,自杀率几乎翻倍。
心理学空间pQ9HT1H }

|-Z.k6SO%`0

I#[ ~^MA0二十年来,研究人员透过多种造影技术,探究创伤受害人的大脑变化。这些研究指出,PTSD患者大脑中对压力敏感的两个脑区有缩小现象,分别是海马区(hippocampus)与前扣带皮质 (ACC)区,前者是边缘系统的一个深层区,主司记忆,后者是前额叶皮质的一部分,主司推理和做决定。可追踪大脑血流的功能性磁振造影显示,PTSD患者一被提醒受过的创伤,前额叶皮质区会变得不活跃,但是主管恐惧与情绪的另一个边缘脑区杏仁核(amygdala)则是过度活跃。

%VB.W+]Y"P'p%E6c ed9j0心理学空间y4i(e3_2a@ Y

相反的,身心受过创但未出现PTSD的人,前额叶皮质区显示较多活动。八月时,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神经学家雷斯勒(Kerry Ressler)和他的同事指出,这些复元力较高的人,前扣带皮质与海马区之间的物理连接较强。这意谓,一个人的创伤复元力,部分取决于脑皮质的推理回路与边缘系统的情绪回路两者之间的沟通。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精神病学家查尼(Dennis Charney )说,「情况类似于(具有复元力的人)能够对负面刺激产生非常健康的反应。」查尼的大脑造影研究,对象涵盖强奸案受害人、军人、创伤幸存者。

ST7_kq#_:Z?0心理学空间rDr#R"A~ ^JY*`M1Y

环境保护

SCQDT5uP P:N0

,Y sY_St0绑架生还后,伊柏开始接受心理和多种另类疗法的治疗。不过,伊柏将自己的复元主要归功于周遭的关爱者。这些人在她死里逃生数分钟,就已开始对她送暖。心理学空间%Xq-k ~5C{6s'L"k;C

心理学空间f,JQ2x6I ?

伊柏爬上多岩的河岸时,一名卡车司机停下车伸予援手,将她载至附近便利商店,还为她买了杯热茶。获报赶至的警察,给予她极大的同情与耐心。医院的医生待她如女儿。一位好友接她同住了一段时间。家人一再安慰她,提供精神支援。她说,「第一个月,我几乎必须告诉他们暂时别来探视,实在太多人了。」

iPAHN0心理学空间4}N~g)Z9z Jmp

多种不同的创伤研究显示,社会支援是对抗PTSD与其他心理疾病的一大缓冲力量。夏洛兹威尔维吉尼亚大学心理学家柯恩(James Coan)做了一系列实验。他让妇女躺在功能磁振造影扫描仪中,并让她们从荧幕看见一些「威胁提示」。当被告知四至十秒后,她们的脚踝将受到轻微电击时,这项提示唤醒了她们的感官,同时启动与恐惧和焦虑相关的脑区,不过,若是这些妇女握着丈夫、友人的手,这些负面反应会减弱。

w9U~,W x"j5]1^!{0心理学空间J-k,l7en

社会互动极其复杂,且涉及许多大脑回路与化学物质;迄今没有科学家能够确切解释,这些人为何能够提供精神救济。受到感动的人应是大脑受到刺激而释出自然的鸦片类物质,如脑内啡(endorphin)。前扣带皮质充满鸦片类物质受体,显示触摸可对压力反应产生影响。

`?z-cZ8ns0心理学空间y1C/Ty"q2J"y*[

其他线索来自荷尔蒙催产素。社会互动时,催产素会在脑中活动,且研究显示,它具有提高信任、降低焦虑作用。在一项造影研究中,科学家让一组研究对象接受催产素喷鼻剂,另一组只接受安慰剂,然后让他们观赏一些可怕图像。接受催产素的一组显示杏仁核的活动减少,而且杏仁核和控制心跳等压力反应的脑干,两者之间的链接也较弱。身旁有人陪伴带动催产素上升,就和脑内啡一样,可协助研究对象减少压力反应。心理学空间&i[@w4r'~1p

心理学空间4X(U3i;[.Q)V1L

过去的社会互动也会影响个人对创伤的反应。长期受到忽视和虐待,毫无疑问会导致一系列心理问题,且较易于罹患PTSD。雷斯勒提出另一项广为人知,却又了解有限的因素:压力免疫。研究人员发现,啮齿动物和猴子即使幼时面对过高压情境,如受到惊吓或短暂与母亲分开,其后的复元力仍是较人类为高,至少成年的啮齿动物和猴子是如此。心理学空间apuFT"XK

gQ P Pn0伊柏说,早年的压力以及克服这些压力获有的信心,是她从绑架创伤复元的助力之一。伊柏天生双脚内弯。十岁时,她动手术重建膝盖与接受一年复健治疗。她说,「疼痛和重新坚强站起来对我并不陌生。它就像重新锻鍊肌肉。」

(R Fk9fuD:eN0

9[&[/x:H&e~0zg4N0自然复元心理学空间;g-v0Y;^]%@ n O!d
心理学空间O3W L^V5^?6t

心理学空间4n9N(L{!w W

受到最多讨论的复元力生物标记是神经_Y(NPY),一种由大脑释放的荷尔蒙。心理学空间I)@#G On"];q(J(F

心理学空间Z*?)l0eRNe

大多数人和伊柏一样,可从创伤复元,有些人却永远找不回自己。科学家正设法从表观基因组(epigenome)寻找造成这项差异的解释。表观基因组的化学处理可协助开启和关闭基因。另有些科学家则努力从基因本身找寻解答,其中之一是与大脑荷尔蒙反馈回路有关,扮演驱动压力反应角色的基因FKBP5。二○○八年,雷斯勒和同事发现,低收入贫民区居民若是童年有过受虐与性虐悲惨经历,他们的FKBP5会产生突变,其中一些特定的突变会导致成年后,较易出现PTSD症状。其他突变则主要提供保护作用。心理学空间kO C&~$X

心理学空间 g g3f0j jMG+e

科学家讨论最多的复元力生物标记是神经肽Y(NPY),大脑释放的一种荷尔蒙。不同于创伤发生时,身体会产生高度警戒的压力荷尔蒙,NPY是在大脑数个脑区的受体中作用,包括前额叶皮质、杏仁核、海马和脑干,协助关闭警告系统。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大学神经学家沙赫(Renu Sah)说,「就复元力而言,这些刹车系统与它最有关。」心理学空间Lf,nX*kE0fJZ F

}l(U%jkr DE0二○○○年,科学家开始热衷研究NPY与复元力两者的关系,部分是因美国陆军的一项健康研究。接受研究的军人是模拟战俘求生训练课程的学生,模拟的状况包括剥夺饮食、睡眠,单独监禁和密集审问。审问数小时后,军人的 NPY浓度上升。接受过适应力训练的特种部队士兵,NPY浓度远高于一般士兵。

\$I;DJj6mfL1L0

4\N]5\R,}0现在,研究人员正进行NPY如何发挥功能的动物实验。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的实验中,研究小组以一个塑胶袋贴身地套住老鼠,限制牠的行动三十分钟,然后将牠放到一个盒子内,里面有另一只老鼠。行动受限让这只老鼠焦虑不安,避免与另一只老鼠互动长达九十分钟。但是,如果老鼠被套前,先让牠接受NPY注射,牠会立刻与盒中的老鼠互动,仿佛什么都未发生过。心理学空间&v"b*M,Kr

心理学空间"^)b!e,g$m

这项研究工作可望带来治疗方法。在西奈山纽约西奈山医学院,查尼的研究小组正以NPY喷鼻剂对PTSD患者展开第二阶段临床实验。其他科学家则在研究能够穿越血液─大脑障碍的一些小分子,意图利用这些小分子封锁一些特定的受体,不让受体抑制NPY的释出。

r D]#H+Cj+E0心理学空间9s7J,`0\-{0QB:U9@

冲突的解决

v$J,} rLS C4zb0

R8G`_T7a6d0美国军方在寻找复元力的其他生物标记研究方面领先群伦。由于军人自杀率飙升,二○○八年后,美国陆军开始和国家心理健康研究院以及一些学术机构合作,展开斥资六千五百万美元,名为陆军STARRS(现役军人风险和适应力评估研究)的计画。计画采多元进行,其中一项是重新查阅一百六十万军人的医疗和行政记录,寻找自杀、PTSD和其他精神健康问题的预警征兆。STARRS的科学家还会收集成千上万现役军人的资料,如血液样本、病历、认知能力测试结果等。研究人员预计明年年初发表第一个研究结果。心理学空间o8N`v w0m

6DJZ1U U f0军方也提供资金,支持动物复元力模式的研究。多数的啮齿动物可很快学会,脚电击的痛楚,与某个特定的提示有关,例如某个音调或某个的笼子。知道两者的关联后,即使没有电击,老鼠面对提示时,还是会静止不动。数年前,现任教于伊利诺州芝加哥大学,遗传学家帕默(Abraham Palmer)透过选择性繁殖,仅挑选静止时间异常短的老鼠,繁殖了一系列复元力特别强的老鼠。大约四代后,他所繁殖的老鼠,静止不动的时间是正常老鼠的一半。这项结果与疼痛的敏感度或是学习能力的差异无关。本月,美国军医大学神经科学家强森(Luke Johnson),将在纽奥良举行的神经科学学会会议中发表资料,说明这些老鼠的杏仁核和海马区的活动异常低,与人类PTSD患者复元力的研究结果不谋而合。这些老鼠尿液中的皮质酮(一种压力荷尔蒙)浓度也偏低。
K2Gv/D X0心理学空间B1~!KnN~y)`

心理学空间 i:a%f!i$KM.Q4[M n&U

透过瑜伽、冥想、自然疗法、针灸等方式,可帮助PTSD患者走出创伤。

uag\#z9h+fv0心理学空间#X@h6P,gE*g)S PN

强森说,「牠们有一个较为安静的系统,甚至可说静止。这表示老鼠拥有与恐惧记忆能力相关的潜在生物特征,强森计画在未来的实验中,利用这些复元力强的老鼠,进行NPY与寻找新疗法的研究。心理学空间ZG+j l9WJn

心理学空间S"G2`&m*Q@7N e

现今以治疗创伤受害人为专长的伊柏,同意药物治疗有助复元。有些人还可从其他方面找到协助。宗教力量是其一,特别是那些强调利他主义、社群和生活目的的宗教,可帮助PTSD患者走出创伤。伊柏说,瑜伽、冥想、自然疗法、针灸对她都有效。

V k)n&iXH'L'ySm0心理学空间~t#`c c8z

伊柏现在已敢重回绑架发生的商场购物,也敢驾车穿越她被抛下那座桥。她说她已原谅了绑架者。回想当天他对她的所作所为,她也不再愤怒、忧伤或惧怕。她说,「这一刻,它已丝毫不再影响我的生活,至少不再是负面,而是正面影响,它已成血泪教训。」心理学空间D$h`;L3V7viV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PTSD
«DSM5 急性应激障碍ASD诊断标准 创伤及应激相关障碍
《创伤及应激相关障碍》
适应障碍典型来访者的特征»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