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说谎的世界,可能存在吗?
作者: 加扎尼加 / 1721次阅读 时间: 2018年1月26日
来源: 《人类的荣耀》 标签: 说谎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没人说谎的世界,可能存在吗?
加扎尼加《人类的荣耀》

没人说谎的世界不存在

欺骗行为遍及整个动物世界——比方说笛鸻会假装受伤,把天敌从自己的巢边骗走,但蓄意欺骗却仅限于大猿。人类更是行骗的大师。欺骗无处不在。它从大清早就开始了。女人一起床就化妆(让自己显得更漂亮、更年轻)、喷香水(遮盖体味)。女性戴首饰、染发、在脸上涂脂抹粉的历史相当悠久, 你去卢浮宫的埃及展馆看看就知道。男人在欺骗上也不是什么生手。他们喷除臭剂,把两侧的头发往秃顶的地方扒拉(以为这能骗过谁似的),要不就戴上假发,之后才坐进贷款买来的车。

你能想象一个没人说谎的世界吗?那会糟糕透顶。你向人打招呼:“嗨,今天过得怎么样?”你真的想知道答案吗?你真的想听见有人对你说“我注意到你最近长了5斤肉,而且全长在下巴上了”?谎言会用在工作面试的自我推荐上(“没问题,我知道怎么做那个”), 用在跟新人碰面的时候(你会说:“这是你女儿?她长得可真漂亮!”而绝不会说出“我终于知道老虎为什么要把幼崽吃掉了”这样的刻薄话来)。谎言还会用在跟潜在配偶相逢的时候(“我的金发当然是天生的”)。

我们连自己都骗

我们不仅对彼此说谎,也对自己说谎。100%的高中学生认为自己跟他人相处的能力高于平均水平(从数学上看这实在不可能),93%的大学教授认为自己的工作能力高于平均水平, 这都是自我欺骗的表现。再不然,想想这些话:“我经常锻炼。”“我家孩子绝不会那么做。”要做个出色的骗子,不知道自己在说谎很有帮助,要不就像精神病患者那样,根本不在乎自己说谎。实际上,孩子学会说谎是父母教的(“跟奶奶说你超喜欢她送的皮短裤”),也是老师教的(“你觉得乔是个笨蛋,这我管不着,可你对他这么说不好”)。

如何判断某人在说谎?

在闲聊并判断所得信息是否真实的同时,我们还会读取面部表情。面部识别有可能是人类最发达的一项视觉技巧,而且明显在社会互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面部识别是由人类大脑的一个专门系统促成的,但现在我们知道,大脑的不同部分负责不同类型的面部识别。

出生以后不久,较之其他物体,婴儿就开始更喜欢看脸。到了7个月大时,我们开始对特定的表情做出恰当的反应。自此以后,面部识别就为顺利的社会互动提供了丰富的信息。根据面部的视觉外观,人们可以获取有关对方身份、背景、年龄、性别、心情、兴趣度和意图的信息。我们可以注意到,对方也正在观察打量我们的面部表情,此外,读唇还能帮助我们更准确地理解对方说的话。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保罗•埃克曼做了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多的面部表情研究。通过多年的研究,埃克曼确定,面部表情是全人类共有的,特定的情绪对应特定的表情。当一个人说谎时,风险越高,他感受到的情绪(如焦虑或恐惧)就越多。这些情绪会从脸上和声音语调里流露出来。而这正是自我欺骗的一大好处: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在说谎,你的面部表情也就不会出卖你了。

人们识别骗子的能力如何?

埃克曼研究了人们觉察骗子的能力,结果不甚乐观。大多数人都不怎么样,哪怕他们觉得自己还不错(又一次自欺)。他们的成功率跟随机猜测是一样的。不过,他也找到了一些擅长此事的专业人士:秘密特工最棒,其次是一些心理治疗师。他总计测试了1.2万人,其中仅有20人是天生的测谎仪!读取面部表情的一个固有问题是,人能读取情绪,但并不一定能理解情绪背后的原因,因此有可能会曲解它。

当然,并非所有的欺骗都不怀好意。出于礼貌,人们往往会在自己并不喜欢的时候表现得很喜欢,比如恭维你鱼做得好吃,而事实上快要吐了。这些都是无关痛痒的小谎言。

人们会学习如何管理自己的表情,但埃克曼却发现了因为试图掩饰情绪所带来的微表情。大多数人看不到,但你可以学会辨认它们。假装出来的表情也很难辨认,比如假笑:真笑主要涉及两块肌肉的活动,颧肌拉动嘴角向上,外侧眼轮匝肌拉动两颊向上,形成眼角的鱼尾纹,同时还把眉毛外侧往下拉。外侧眼轮匝肌不受随意控制,所以假笑时,哪怕颧肌拉动面颊形成鱼尾纹,眉毛外侧也不会向下垂。

我们为什么难以察觉说谎者?

说谎是个极为普遍的现象,难道就没进化出个检测机制么? 埃克曼提出了几点解释。

首先,他认为在我们的进化环境中,说谎并不太常见,因为当时的机会不怎么多。人们不遮不掩地生活在群体当中。由于没有隐私,察觉说谎很容易,而且直接观察行为就能发现,用不着去判断对方的态度。

其次,被揭穿的谎言会带来坏名声。今天,我们的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说谎的机会比比皆是,而且我们住在自家的房子里。你可以逃脱谎言带来的坏名声,比如换工作、换城市、换国家,甚至换伴侣,尽管有可能代价不菲。

另外,我们还没有进化到能通过态度识别谎言的地步。那么,既然我们没有这种天生的能力,为什么也没有习得如何识别它们呢?或许是因为父母教我们别去识别他们的谎话。或许,我们自己也宁肯不去抓出谎话精,因为怀疑会令我们难以建立和维持关系。

但或许问题出在人类稍后才进化出来的语言上。理解和阐释语言是一项耗费大量认知能量的有意识活动。倘若我们全神贯注地倾听,而不是让视觉感知和声音线索通过感觉登记进入我们的意识大脑,有可能反倒降低了自己的探测灵敏度。是社会训练教会了我们不要去察知欺骗吗?我们是否重新阐释了眼睛真正看到的东西?看来,要做的工作还多着呢。

好了,我们对自己说谎,并且难以辨别其他的说谎者。对你的八卦交流追求而言,这不是什么好消息。但你至少可以留心眉毛,还可以知道同事们并不善于洞穿你的谎言,除非办公室里风声太紧,叫你有点过分紧张。

以上摘自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说谎
«只有人类会思考生命的意义 Michael Gazzaniga加扎尼加
《Michael Gazzaniga加扎尼加》
为什么人类天生爱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