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LA科学家“转移”了海兔Aplysia的记忆
作者: Stuart Wolpert 文 / 2947次阅读 时间: 2018年5月26日
来源: mints 译 标签: 海蜗牛 记忆 海兔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UCLA科学家“转移”了海兔记忆
*rH Uh MS4m] TF0  Stuart Wolpert /UCLA May 14, 2018
l*mPA0f*r0  mints 译

-o2dsHZ3bLRp0

OkX6ZP!BCOJ0海兔的研究或将获得恢复记忆和改变创伤的新疗法。

1? l.Q hZ,tyj5E{h0

8D{%Sj5_6[@ a0
l!J;x,uH1?[`0Christelle Snow/UCLA

tm)K,U9g p3eK g3h9C0

4_-A.\/N^.b?a6E0手里拿着一只海兔的David Glanzman说:“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可以利用RNA来改善阿尔茨海默病或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影响。”Glanzman是记忆领域的资深学、UCLA综合生物学和生理学和神经生物学教授。该小组的研究发表在5月14日的《eNeuro》杂志上。eNeuro是神经科学学会的在线杂志上。

%a"M/h:F!Ey0

+j9^&A+_}a0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生物学家报告说,他们将一只海兔的记忆转移到另一只海兔身上。他们把一只海兔的RNA注入到另一只里,从而创造了一个人工记忆。这项研究可能会导致减少RNA所造成的痛苦记忆创伤、恢复失去的记忆的新方法。

|M:draq r-i0心理学空间L"r'Z.pQe

 心理学空间,mW\;J4O E(q1{V

心理学空间3z5i z8y [ ?7l\

RNA或核糖核酸已被公认为细胞信使,它制造蛋白质并将DNA的指令传送到细胞的其他部分。除了蛋白质编码之外,现在知道它还有其他重要的功能,包括调节参与(与发育和疾病有关的)各种细胞过程。心理学空间F(q+T!Huf!N m)C8z

bo4e]6u/bl"v0研究人员对一种名为海兔的海兔尾部进行了轻微的电击。海兔尾部每20分钟接收一次电击,一共5次,24小时后再电击5次。电击增强了海兔的防御撤退反射,显示了免受潜在伤害的保护反应。当研究人员随后电击海兔时,他们发现那些遭受电击的海兔表现出了一种持续50秒的防御性收缩,这是一种被称为“敏感化sensitization”的简单学习类型。那些没有受到电击的海兔只收缩了1秒左右。心理学空间S4h_@iq&r

{.sw)c C9X*`)^9]0

$\p&|;sd+@0心理学空间@nu2U)J VE7t

心理学空间|q4}*Z4\W'^x%W$xOi gX

在海兔接受了第二组一系列的电击后的第二天,生命科学家从它们的神经系统中提取了RNA,同时也提取了未受电击的海螺的RNA。然后将第一组(敏感化)的RNA注射到未受到任何电击的7只海兔中,第二组的RNA被注射到7只未受到任何电击的对照组海兔之中。心理学空间e;X E!S[zYS

心理学空间5`t^lD `5?1L8\1q [

值得注意的是,科学家们发现,注入了被电击海兔RNA的7只海兔的表现就好像是他们自己的尾部受到了电击:他们显示了持续了大约40秒的防御性收缩。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大脑研究所的Glanzman说:“就好像我们转移了记忆一样。”心理学空间y*MqkE#La0wg)l

3oxX)[%g0正如预期的那样,对照组的海兔没有表现出长时间的收缩。心理学空间:{T q+F'|U JZg

m(iK$@%V*Hr0接下来,研究人员将RNA添加到有着神经元提取物的培养皿中,这些神经元来自没有受到电击的不同的海兔。一些培养皿中的RNA来自被电击过的海兔,一些则是没有受到电击海兔的RNA。一些培养皿含有感觉神经元,其他培养皿中包含负责海海兔运动反射的运动神经元。

nUTT)L5Kq&k0A W-s0

C1d7ek,I:l s0当海兔尾部受到电击时,其感觉神经元会变得更兴奋。有趣的是,研究人员发现,那些添加了来自受到过电击海兔神经元RNA的感觉神经元在培养皿中的兴奋性也会增加;在感觉神经元的培养皿中加入受到电击海兔RNA之后,该培养皿中感觉神经元的兴奋性也会增加,而运动神经元则没有相应的反应。加入未受到电击海兔的RNA,培养皿中的感觉神经元不会产生上述的兴奋性增多。心理学空间!L9zL^-XE
心理学空间L0y7l1j*oBH'y

$B*Rp.u)aF^0

aC%Cp n\&w0

'] l2j.{e v"?|pg0在神经科学领域,人们一直认为记忆储存在突触之中。(每个神经元都有几千个突触。)Glanzman的观点则不同,他认为记忆被储存在神经元的细胞核中。心理学空间 k{{wzD)S

.ShX5` F"i'H*W0“如果记忆被储存在突触中,就没有办法实现我们的实验。”Glanzman说,海兔是研究大脑和记忆的极好模型。心理学空间l.gv Z0j+m ] N n

心理学空间X8jE$sNI5zpkU;z

Glanzman说,科学家更了解这种动物的细胞生物学的简单学习形式,而不是其他任何生物体内的任何其他学习形式。尽管海兔的中枢神经系统中有大约2W个神经元,人类有大约1000亿个,但海兔和人类之间的细胞和分子过程似乎非常相似。心理学空间k2y?S%b1ia{ b

tR){6fY4?8N0“我期待更多的惊讶和怀疑。 我不认为人们会在下一次神经科学会议上为我欢庆。” ——David Glanzman, UCLA心理学空间\ Q'N\2D c6WF!Io

心理学空间KFF)S$m/RxF

Glanzman说,在未来,RNA有可能被用来唤醒和恢复阿尔茨海默病早期阶段休眠的记忆。他和他的同事在2014出版的《ELIFE》杂志上发表的研究就认为可以恢复失去的记忆。心理学空间&bn&t_Do#`6A-V_

心理学空间5M ~ W6e,y$u

RNA有很多种类型,在未来的研究中,Glanzman希望可以识别那些用于传输记忆的RNA的类型。

B-S C)R'Jf&D0心理学空间 xf9|J\CW4s-BS

论文合作者是,曾在Glanzman实验室工作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博士后Alexis Bédécarrats;Glanzman实验室的研究员Shanping Chen,Kaycey Pearce和 Diancai Cai。该研究由国家神经疾病和中风研究、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和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

&c8Z8yU"k gx)G4`.C([l|2L0

6Uz,~~p}V0Alexis Bédécarrats, Shanping Chen, Kaycey Pearce, Diancai Cai, David L. Glanzman eNeuro 14 May 2018, ENEURO.0038-18.2018; DOI: 10.1523/ENEURO.0038-18.2018心理学空间p8[[5|e1u`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海蜗牛 记忆 海兔
«文化冲突 科普
《科普》
被误解的马斯洛及其自我实现神话»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