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ud 1920a 论一女性同性恋病例之精神分析
作者: freud / 1691次阅读 时间: 2018年7月12日
标签: 同性恋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freud 1920a一位女同性恋案例的心理成因
r3qI}"I6gr0The psychogenesis of a case of homosexuality I a woman (SE XVIII 147-72)
@%];u2dk IE0Uber die psychogenese eines Falles von weiblicher (GW XII 271-302)
#Wq.H|L*TKd0心理学空间XY2l,i8Ult rY'd

f f}c}s(W0英文版编者序言心理学空间 f @)u;{2U"@

心理学空间k1O'h P\C

现在翻译的是1924年版本经过相当大修改后的版本。

6[ E!cdrt0心理学空间S;O.e^ Uz'K%^w

在将近二十年的间隔之后,弗洛伊德出版了现在这篇文章,一篇关于一位女性病患的案例病史,虽然不完整,但十分精细。而正如“朵拉”的案例是他为《歇斯底里研究》所做的贡献,“朵拉”案例排他地处理了歇斯底里,他现在开始考虑关于女性性特质(femalesexuality)整体更深层的问题。他的研究后续导向他关于两性解剖差异的影响和女性性特质的论文,以及他的《精神分析新论》第二十三讲。除此之外,这篇文章还包含某些弗洛伊德后期对一般同性恋观点的详述,也包含某些技术关键点的短评。心理学空间$l Z'C3S#H)c V

心理学空间q3kA$R/u\

一位女同性恋案例的心理成因

u BJmQ0

}M(]Us(xV)xV0

gh'k0Vh0

r(cs?Y,c0女同性恋,虽然没有那么耀眼,肯定不会少于男性,但女同性恋不只是被法律所忽略,也被精神-分析(psycho-analysis)的研究所忽略。这个单一案例的叙述,类型上虽然不是太显著,但是在其中,可以完全肯定地追溯其心灵的源头和发展,而且,没有任何间隙需要特殊的注意。如果它这样的呈现,对相关的各种事件和对这个案例的研究所达到的结论,只提供了最一般的轮廓,却抹杀了所找到的诠释和诠释所植根的所有特征细节,那么用讨论一个近期的案例时所需的医学考量,就可以轻易地解释这样的限制。①【①中译注:每位治疗师都很清楚,案例的发表是很为难的事,既要考虑隐私权的部分,又要顾及重要资料的呈现,在取舍之间写作相当不容易。“朵拉”案例是弗洛伊德第一个发表的主要案例,他在前言中就指出了案例写作的困难,当时他用了数页的篇幅处理。而“女同性恋”是弗洛伊德发表的最后一个主要的案例,他只交代了这句话,看来此时弗洛伊徳对案例的写作已经驾轻就熟了。】心理学空间"L"q`XN1@Ux

W.z{Dgy4U%}0一位十八岁美丽而聪颖的女孩,在一个好地位的家庭中,却引起她父母的不悦和担心,因为她全心全意地爱慕着她所追求的一位大自己十岁的特定“交际女郎”。父母声称,尽管这位女士有响亮的名声,她不过就是一位高级娼妓(cocotte)。他们说,众所周知,她和一个朋友——一个已婚的妇人同住,和她有亲密的关系,而同时这个女人又和一些男人维持着杂乱的婚外情关系。这位女孩并未反驳这些邪恶的说辞,虽然她自己绝非不端庄、不规矩,但是她也没有让它们影响她对女士的崇拜。没有任何禁止和监督可以阻碍这女孩,使她不抓住每个稀有的机会,和她的所爱在一起、打探所有女士的习惯、在女士门外或电车站等好几个小时、送女士鲜花当作礼物……明显地,这一项兴趣已经吞噬了在女孩心中所有其他的兴趣。她一点也不为学业上的功课苦恼,也没有一点社会的功能或女孩的娱乐,且只和一些可以在这件事上帮助她或倾吐秘密的女性朋友维持关系。父母无法肯定他们的女儿和这位有问题的女士的关系有多久了,是否全心全意的爱慕已经逾越了界限。他们从未注意到他们的女儿对年轻男性有任何兴趣,女儿对年轻男性的注意也不感到愉悦;另外,他们确信她现在对这位女性的依恋,只是她延续最近几年对另外一些同性别的人所表现出的一种感觉,在程度上更加明显,这已引发了她父亲的怀疑和愤怒。

U+jp6g:WY#l;P0

uP1Irjj0她的行为有明显彼此相反的两个细节,这点是最惹恼她父母的。一方面,她毫无顾忌地在她这位不受欢迎的朋友陪伴下,出现在最常见的街道上,如此一来,她就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名声;然而,另一方面,只要可以和这位女士见面,任何的掩饰欺瞒、借口和谎言,她都不会不屑去说。某一层面而言,她太展现自己了,另一层面又充满了欺瞒。事实上,有一天,正如在这种状况下迟早会发生的,父亲遇见他的女儿陪着这位女士,这是他最后总是要知道的人。他和她们擦肩而过,伴随着恶兆的愤怒眼神。之后,女孩立刻冲出去,猛然跃过一道墙,跳下郊区铁路线经过的堑壕。她为这次无疑是严重的自杀企图,付出了卧床相当久的代价,虽然幸运地,只造成一点点永久的伤害。在她复原后,她发现自己比以前更随心所欲,父母不敢那么断然地反对她,而那位女士,直到当时都还对她的殷勤冷漠以对,之后却被这次无疑是强烈热情的证明所感动,开始用更友善的态度对她。

$_/KZdg8U%DWc0心理学空间0K)~;ZJE i

这次事件过后大约六个月,父母寻求医学的建议,并且把带他们女儿回到正常心灵状态的任务交托给医师。这女孩的自杀企图,明显地向他们显示:在家中严格的管教手段无力解决她的异常。然而,在更往下走之前,需要分别去处理她父亲和母亲对这件事的态度。她父亲是一位认真、杰出的人,在他的心灵深处有着非常柔软的地方,但是因为他对孩子们所采取的严格,使他和孩子们有某种程度的疏离。他对独生女的处置,很多影响是来自于他太太。当他刚知道他女儿的同性恋倾向时,他进入一种暴怒之中,并且尝试用威胁来压制这种倾向。当时,他可能犹豫于程度相等却不同的观点之间——将她视为邪恶的、堕落的和将她视为心智上的受苦者。即使在她企图自杀之后,他也并非骄傲地认命,像我们一位医学上的同事所表现的一样,他的家族中也有一位同样的不寻常者:“哦,那只是一种不幸,像其他的不幸一样。”关于他女儿的同性恋,有件引起他深层痛苦的事,让他决定以所有的方法全力与之战斗。精神-分析在维也纳一般的低评价,并未阻止他转向精神-分析寻求协助。如果这个方式失败了,他还留了一种最强烈的反制方法:快速的结婚会唤醒女孩自然的本能,消除她非自然的倾向。心理学空间Um4N%~pY

P9ILa(vFw0母亲对女孩的态度不是那么容易了解。她还是一位较为年轻的女性,明显地不愿放弃自身对吸引力的坚持。所有清楚的是,她并未像女儿的父亲一样,把女儿的迷恋当成是悲剧,她也没有那么怒火中烧。她有时候甚至享受着她女儿关于热情的信心。她的反对主要是因为她女儿具有伤害性,众所周知地展现感情所引起的。她自己有几年受到精神官能症困扰,而且很享受来自先生的关怀;她用非常不同的方式对待她的几个孩子,她对女儿是断然的严厉,对三个儿子却过度宠爱,最小的是在间隔很长时间之后出生的,所以还不满三岁。再去探查关于她性格中更多确定的事是不太容易的,因为病患谈到母亲时总是语带保留,这是由于只有在稍后才可以理解的动机,而关于病患的父亲,这点是没有问题的。心理学空间4`!r1O2b h/C1Ql7i

心理学空间^*xG}:s,v1dj w

对为这位女孩从事精神-分析治疗的医师而言,有太多理由可以担忧与不安。他需要去处理的不是分析所要求的一种情境,只有在那种分析所要求的情境中,它才能展现出效果。正如众所周知的,分析的理想情境是当某人应该是他自己的主人,却受着他独自无法解决的内在冲突之苦,所以他带着困扰找分析师请求协助。医师于是和病态分割的人格其中的一部分手牵手地工作着,对抗着冲突中的另一部分。任何不同于此的情境,都会或多或少地不利于精神-分析,并且在既存的困难之外增加新的困难。那样的情境就像一位前卫的屋主,根据他自身的品位和需求,命令建筑师为他建造一座别墅;或者像一位虔诚的奉献者,委托一位艺术家在角落画一幅神圣的画,却是颂扬他自己的肖像,这和精神-分析所需要的状况根本不相符合。因此,经常发生的,是一位先生如下地指示医师:“我太太因神经而受苦,因为那样的原因对我不好;请治愈她,我们才能再有快乐的婚姻生活。”更惯常的结果是,这类的要求不可能实现——也就是说,医师不能产生先生寻求治疗时所要的结果。一旦太太脱离她精神官能症的禁抑,她便要离开,因为她的精神官能症是婚姻可以维持的唯一前提。或者,父母希望有人治愈他们精神官能症和任性的小孩,因为他们认为一个健康的小孩从来不会找他父母的麻烦,只会给他们带来愉悦。医师也许会成功地治愈小孩,但是在那之后,事情绝对会按照它自己的方式进行,父母现在会比以前更不满意。简言之,是某人自己来分析,或是被人带来,这并非无关紧要的事——是他自己或只是爱他的亲戚(或希望去爱他的人)渴望改变。心理学空间;z I'P ErC^

心理学空间I,?!x(S sKwU

现今这个案例更进一步不利的特征,是这女孩无论如何都不是病人的事实(她自己并没有任何受苦,也没有抱怨自己的状况),要执行的任务包含的不是解决一种精神官能症的冲突,而是要转变性特质之性器组织(genitalorganizationofsexuality)的一种变异,使之成为另外一种。这类任务的达成——性倒错(inversion)或同性恋的移除——在我的经验中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相反地,我发现成功的可能只在特殊有利的情境下,即使如此,本质上,成功是在于对陷于同性恋的人,形成(迄今被关闭的)对异性之通路的可能,由此恢复他全然的双性功能。在那之后,留给他的是:是否选择放弃被社会诅咒的路径,在某些状况下,他已经这么做了。一个人必须记得,正常的性特质太依赖于在客体选择上的一种限制。一般而言,从事转变一种全然发展的同性恋成为一种异性恋,并不比从事相反的状况更有成功的希望,而除了为了好的实际理由外,后者从未发生过。心理学空间ifg)~.EvYH7q\$^

.gV]5f l&X0精神-分析治疗各种形态、伴随着多层面的同性恋,所达到的成功数目事实上并不十分显目。通常同性恋不能放弃提供他愉悦的客体,不能说服他相信如果他改变,他会再次在别的客体上发现他所弃绝的愉悦。如果他还是来接受治疗,则大部分是由于外在动机的压力,例如附在他客体选择上的社会坏处和危险,而这类自我保存本能(instinctofself-preservation)的成分,在与性冲动的挣扎中,证明它们自己太脆弱。于是一个人很快会发现他的秘密计划,也就是说,从他尝试后的显著失败中,他获得一种满足的感觉:他已经做了每件可能的事来反抗他的不正常,他现在可以问心无愧地认命了。当他企图被治愈的动机是顾虑到亲爱的父母和亲戚时,状况又有些不同。在这里存在着真正的原欲冲动,可以提供能量反抗同性恋的客体选择;但是它们的力量很少是足够的。只有当同性恋的固着(fixation)尚未变得够强烈,或有可观的异性恋客体选择之原初痕迹和遗迹(rudimentsandvestiges),例如,仍在摆荡或在明确的双性恋组织中,如此,一个人才能在精神-分析治疗中有较佳的预后。心理学空间M)z:n;f;h

A ]b.H&J3Tv P.i0因为这些理由,我完全节制自己,不提供给父母任何他们的愿望可以实现的前景。我只是说我准备仔细地研究这个女孩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到时候才能判断治疗要持续多久才可能影响她。实际上,在很多情况下,分析落入两个清晰可辨的时期。在第一个时期中,医师由病患那里取得必要的资料,并且让他熟悉精神-分析的前提和假设,向他展露由分析带出来的素材所推演其疾患的起源学重构(reconstructionofthegenesis)。在第二个时期中,病患自己掌握放在他前面的素材;他于其上工作,回忆起他可能明显潜抑的记忆,并且尝试重复其他的部分,仿佛他以某种方式再活一次。以这样的方式,他可以确认、补充和修正医师所做的推论。只有经历这样的工作,透过克服阻抗,他才能经验到内在改变的目标为何,并且为自己获得信念,使他能独立于医师的权威之外。分析过程中的这两个时期并非总能彼此明确地区分;这点只有当阻抗遵循特定状况时才会发生。但是当这点是如此时,一个人就可以将这两个阶段类比为一段旅程。第一段包括所有必要的准备,在一个人手中拿着车票,最后上了月台,确保在火车中有了一个位子之前,今日仍是如此复杂而难以影响。之后,他才有权利和可能旅行到一个遥远的国家;但是在所有这些初步的努力之后,他还未到那里——事实上,他并没有离他的目的地更近一英里。这件事的发生,必须要靠这个人,使旅程本身从一个车站到下一个,这部分的表现,可以比拟为分析的第二个时期。心理学空间GFp5`;P\2@

]4d!Dk!XWBU0现在这个病患分析的过程,遵循这两个时期的模式,但是它在第二个时期开始之后并未继续。无论如何,阻抗的一种特殊群聚,使得全然确认我的建构变为可能的,也可能在宽广的轴线上获得对她性倒错(inversion)之发展方式的充分洞见。但是在将分析的发现串联起来之前,我必须处理一些可能是我自己已经触及的、将会引起读者特殊兴趣的关键点。心理学空间Ln#ql9j2{

心理学空间k.\$zr/Kx1}(E

我已经将预后视为部分端赖于女孩在满足其热情上有多成功。在分析期间我所获得的资料似乎在这个层面上是有利的。对她所爱慕的客体,个案所享受的不超出几个亲吻和拥抱;如果我们用这类的形容,她的性贞操仍是完整的。至于这位最近引发她至今最强烈情绪的妓女,女孩总是受她冷淡以对,任何比亲吻她的手更进一步的动作从未被允许。当女孩坚持她爱的纯洁和她对身体的嫌恶,反对任何性交的想法,她也在形成一种必要的品德。可是,当她夸耀她美好的爱人有着和她一样的好出身,却只能被恶劣的家庭环境逼入她现在的处境,她可能并非全然是错的;尽管她(中译注:指女士)的境遇如此,她仍保留了许多性格上的高贵,因为每次她们碰面,这位女士总是建议女孩撤回对她自己和对一般女性的情感,她坚持拒绝女孩的殷勤,直到后者企图自杀时。

^ Q!^-a4xsUT0

+^1m7@"dx6d:[0第二点,我立刻尝试要探究的,是有关女孩自己任何可能支持精神-分析治疗的动机。她并未尝试欺瞒我,说她觉得有任何急迫的需要,要从她的同性恋中解脱。相反地,她说她无法想象任何其他恋爱的方式,但是她补充说,为了她父母的缘故,在治疗的尝试中她会诚实地协助,因为成为他们如此哀伤的原因,让她非常痛苦。开始时,我只能这样接受,这是个好预兆:因为我无法猜到隐藏于其下的潜意识情感态度。在这个关联之中,后来露出曙光的事决定性地影响了分析采取的过程,并决定了它过早的结论。

b6O fxv:R:qu*A B0心理学空间E2xF d0^h

对精神-分析不熟悉的读者,一定等待两个其他问题的答案很久了。这位同性恋女孩是否直接明白地展现出属于另一性别的身体特征?这个案例证明是先天的(congenital)或后得的(acquired)(后来发展的)同性恋?心理学空间~6CIP,q4}

Kxx})i,Bh7SD-E0我了解附加于第一个问题之上的重要性。但是一个人不应该夸大它,并允许它遮蔽一个事实:零星次发的相反性别特征常常出现在正常的个体中,而在其客体选择没有经历性倒错方向变化的人,也会发现标示良好的相反性别的身体特征;换言之.两种性别身体雌雄同体的程度,大幅地独立于心理的雌雄同体。修正这些陈述,必须补充:这种独立性在男性身上比女性明显,女性属于相反性别的身体和心智特点,倾向于同时发生。针对有关我的病患的第一个问题,我尚未处于可以给一个满意答案的位置。在某些案例中,精神-分析师习惯于对他的病患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查。肯定地说,她并没有明显女性身体形态的偏差,也没有任何月经的困扰。真的,这位美丽、形貌姣好的女孩拥有她父亲高挑的身材,而她脸部的特征是削尖的,而非柔软、少女似的,这个特点也许可以视为指向一种身体的男性特质(masculinity)。她某些智力上的属性也和男性特质有关。例如,她敏锐的理解和清晰的客观性,所以她并不被热情所主导。但是,这些区辨是因循而非科学的。肯定更重要的,是在对她爱之客体的行为中,她从头到尾都认定一种男性特质的角色。也就是说,她展现出男性情人的特征,谦让和崇高地高估着性的客体、对所有自恋满足的弃绝、偏爱成为爱人而非被爱。因此,她不仅是选择了一位女性特质的爱之客体,也发展出一种对该客体的男性特质态度。心理学空间ryZ1Ly n+f;d(Ek

U)`V b$G9I0第二个问题,这个案例是先天还是后得的同性恋,答案将以病患病态及其发展的全部病史来回答。这个研究将会显示这个问题有多么无结果和不适切。心理学空间*JkX)z ~\4j \

心理学空间6C7{B3Z[S

gg-p yxEd0j0心理学空间mJ/s4cVb'OKE

在这样极度散漫的介绍之后,关于所考虑案例之性的病史,我只能呈现一个非常精练的摘要。在童年时期,这女孩已经以一种一点也不明显的方式,度过了女性特质的俄狄浦斯情结①正常状态的时期,而旦后来她也开始以一个年纪比自己稍长的哥哥取代她的父亲。她不记得在早年生命中有任何性创伤,分析中也没有任何发现。大概是在潜伏期的开端(五岁或可能再早一点),她比较过哥哥的性器官和她自己的,这留给她强烈的印象,而且有长远的后续影响。很少的征候指向婴孩化自慰,或者是因为分析走得不够远,不足以在此关键点投下曙光。在她五六岁时,第二个弟弟的出生对她的发展没有造成特别的影响。前青春期的年岁中,在学校她逐渐认识性的事实,她带着淫荡和震惊反感的复合感觉,接受这项知识,也许尚可称为正常和并非夸张的程度。她的资讯似乎是贫乏的,我也无法保证是完整的。也许她年轻岁月的病史在经验上是更丰富的,这点我不知道。正如我说过的,分析在不久后就中断了,因此所产生的病历并不如其他同性恋的病历那么可信,这是有理由质疑的。更进一步,这女孩从没有精神官能症,她来分析时甚至没有一项歇斯底里的症状,所以研究她童年病史的机会,并不像一般一样是准备好的。【①原注:我看不到任何介绍“伊莱克特拉情结”(Electracomplex)这个名词的好处或收获,也不会鼓吹这个名词的使用。】心理学空间3eI.z"vD+}

心理学空间ys-e/HxbC

在十三四岁时,她对一个小男孩展现了一种温柔,根据一般的看法是强烈夸张的情感,那小男孩不到三岁,她经常固定地在一个儿童游戏场看到他。她对待这个小孩如此温柔,结果她自己和他的父母培养出一种持续的友谊。一个人从这个场景可以得知,当时她怀抱着想成为母亲和拥有一个小孩的强烈渴望。无论如何,不久之后,她就对这个男孩漠不关心了,并且开始对成熟但依然年轻的女性有兴趣。这种兴趣的表达,很快让她受到父亲严厉的惩戒。

iJ9}wqns+x:d'o`0

-Z9R0ya;K9\[0无疑地,这种改变和家中的一件特殊事件同时发生,于是我们可以在这里寻找这种改变的某种解释。在事件发生前,她的原欲集中在一种母性的态度上。而之后,她变成被成熟女性吸引的同性恋者,而且从此以后一直如此。这个对我们了解此案例如此重要的事件,是她母亲再次怀孕,在她大约十六岁时,母亲生下第三个弟弟。心理学空间&X!~^?%a5j(`m:X

Z1DQtcKL5A1w.X.d0我接着要揭露的感情事件的位置,不是我创造力量的产物:它是植根于如此可信任的分析证据,我可以宣称这些证据具有客观的可信度。特别是一系列的梦,彼此互相关联、易于诠释,使我决定赞同它存在于现实。

5\/l/^D#{Pk(N0y0E6b0

]4x@CkZ0在疑问的阴影下,分析揭露出女士之爱是一种替代——替代她的母亲。诚然,女士自己不是一位母亲,但是她也不是女孩初次的爱恋。在女孩最小的弟弟出生后,她情感的第一个客体,真的是妈妈们,介于三十岁到三十五岁之间的女人,她在暑假或城里熟悉的家庭聚会中碰到她们的孩子。母性是她爱的客体的必要条件,后来才放弃的,因为在真实生活中,这样的前提和另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前提有并存的困难。这女孩有一天很轻易地发现自己对最近这个爱特别强烈的键结,是有着另一个基础的。她的女士苗条的身影、极致的美貌和率直的举止,让她想到大她一点的哥哥。因此,她最近的选择不仅符合她的女性特质,也符合她男性特质的理想;它并存着同性恋倾向和异性恋的满足。众所熟知,无数男同性恋的分析也显露出相同的并存现象,这警告着我们,对性倒错的本质和起源,不要抱着一种太简单的观念,并且在心中要记得人类普同的双性特质(bisexuality)。

3]]/Y-T d"E}0心理学空间DHToj@Fk

但是,我们如何了解这个事实:正是家庭中一个晚到小孩的出生(当时女孩自己已经成熟,而且拥有她自己强烈的愿望),使她把热情的温柔给了生这个小孩的女人,即她自己的母亲,而且对一位母亲的替代者表达那样的感觉。从所有我们知道的,我们所能期待的正好是相反的事实。在这类的情境中,有个几乎到了适婚年龄女儿的母亲,通常对女儿会觉得尴尬,而女儿则易于对母亲有复合着感同身受、轻蔑和羡嫉(envy)的感觉,但这些一点也不会增加任何女儿对母亲的温柔。不管怎样,我们正在考虑的女孩会对她母亲有感情的理由总是太少了。她的母亲自己还很年轻,在她快速成长的女儿身上看到一个麻烦的竞争者:她偏爱儿子、弃她于不顾,并且尽可能限制她的独立、特别严格监看,以避免女孩和她父亲有任何亲近的关系。因此,从一开始需要一个亲切一点的母亲之呼求原本相当容易理解,但是为何它就是在那时,以一种耗费心神的热情形式点燃,这是难以了解的。

~q]-KBc;~D\h!Bc0心理学空间0g;vkm0J9C#Z^

解释如下,正是在女孩青春期经验到她婴孩化俄狄浦斯情结的复苏时,她受苦于巨大的失望。她敏锐地觉知到想要有一个小孩的愿望,而且是一个男孩;她所渴望的是她父亲的小孩,一个他的形象,她的意识不被允许去知道这一点。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不是她怀了小孩,而是她潜意识怨恨的对手——她的母亲。猛烈的恨意和愤怨使她转离她的父亲和所有的男人。在这首次巨大的反转之后,她发誓否认她的女人特质(womanhood),她的原欲寻求其他的目标。

qzA0n4F0心理学空间,Q(hH.OO ^

这样的做法使她的行为正如很多男性一样,他们在第一次挫折的经验之后,转身背对着这不可信任的女性性别,变成怨恨女人的人。这和当代最有吸引力也最不幸的王子人物之一有关,因为他订婚且准备结婚的女士背叛了他,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他变成一位同性恋。我不知道史学上这是否是真实的,但是一种心理真相的成分存在于这个传言的背后。在我们所有人之中,终其一生,原欲正常地摆荡于男性和女性客体之间:单身汉在结婚后放弃了他的男性朋友,然后在婚姻生活失去其滋味后又回到倶乐部的生活。自然地,当某一次的振荡变成是根本重要和最后一次的,我们会猜测有某些特殊的因素存在,确定地偏爱着一边或另一边,但也可能只是在等待适当的时机,要去转变其客体选择的方向。心理学空间Yd fl3r6NlAL

)S6j?9L/JT/K:Y|g0因此,在她失望之后,这个女孩完全否认她想要一个小孩的愿望,也否认她对男人的爱和一般女性特质的角色。明显地,在此关键点上,一些非常不同的事情发生了。真正发生的是最极端的案例,她变成一个男人,将她母亲放在父亲的位置上,视为她的爱之客体①。她和母亲的关系必定从一开始就是矛盾的,去重新唤醒她对母亲早先的爱证明是容易的,而且借着它的帮助产生一种对母亲现在的敌意之过度补偿。因为,对真实的母亲能做的很少,因此兴起这类感觉的转化(transformationoffeeling),寻找一位替代的母亲,让她可以热情地依附于她②。心理学空间 uJ0X-HhZx0X"R E;b;N

r @2[1a7V3y-tK&ap0①原注:这绝非少见,经由将爱人之一部分认同为被爱之客体的过程,等同于退化至自恋的一种过程,一段爱的关系被打破。这点完成之后,可以轻易地形成一种新的客体选择,把原欲导向和先前选择相反之性别的器官。心理学空间 v6Q ? s?J8s2z)L

心理学空间 r nVC;I

②原注:在这里所形容的原欲转移(displacementofthelibido),无疑的是每位分析师经由研究精神官能症者之病历所熟悉的。然而后者发生在童年早期,是色欲生活(eroticlife)早期隆盛的时期;我们的这位病患,绝非精神官能症者,它们发生在青春期后的第一年,虽然偶然地,它们正是完全潜意识的。也许有一天,这个时间上的因素结果会有巨大的重要性。心理学空间0w)~\*O4GO(n]@

心理学空间HQ S,MHjt

除此之外,这项改变有一个实际上的动机。源自她和母亲的真实关系,这点可以作为她疾病的一种[次发的]收获(secondarygain)③。母亲自己仍然赋予男人的注意和爱慕很高的价值。于是,如果女孩变成同性恋,把男人留给她母亲〔换言之,“退让以利于”(retiredinfavourof)④她母亲〕,她就可以移除某些至今为她母亲所厌恶的部分原因⑤。

ZU$n B\2Vk0

M+I_W/?LH2J\0③中译注:关于疾病动机之原发或次发动机、内在或外在因素、原发或次发收获的讨论,可参考“朵拉”案例

4o%C&M:~%Gu9Q0心理学空间Q2[a"_}$^~

④中译注:阿德勒学派强调出生顺序(birthorder)对个人心理的影响。通常身为老二的人,会选择和老大完全不同的方式,很像弗洛伊德在此处所提的“退让以利于”现象,只是这里是一种母女之间的竞争关系,女儿所要走的路,究竞何时是认同母亲、何时又是“退让以利于”母亲?另外,安娜•弗洛伊德在《自我和防卫机制》—书中,提到一种“利他降从”(altrusticsurrender)的防卫机制,虽然形式不同,却都是竞争关系下产生的结果之一。

ku]"b@n%o[hFVQ0心理学空间ow#R,g@ v*y%A

⑤原注:因“退让以利于某人”之前并未被提及是同性恋的原因之一,或在一般原欲固着的机制中,在这里我将引证另一个相同类型的分析观察,它有一种有趣的特殊特征。我曾经认识两位双胞胎兄弟,两人都天生拥有强烈的原欲冲动。其中之一对女人非常成功,与女人和女孩有无数的感情事件。另一位在开始时走同样的路线,但是,对他而言,作为他兄弟私有领域的闯入者,他开始变得不愉快,而且,因为他们之间的相似,也会在亲密的场合中被误认;所以他借着成为同性恋,解决了困难。他把女人留给他的兄弟,因为他的利益而退让。另一次,我治疗一位年轻的男子,一位艺术家,气质上他无疑是双性恋,同性恋的倾向浮上台面,正是他工作上有困扰时。他同时逃离了女人和工作。分析可以带他返回这两者,分析显示,对父亲的害怕,是这两项真正已经被弃绝的困扰之最有力的心理动机。在他的想象中,所有的女人都属于他父亲,他出于顺服地在男人里寻求庇护,所以他从与父亲的冲突中退让。这样一种同性恋客体选择的动机,绝非不寻常;人类在原始时代,认定所有的女人都是属于父亲和原始部落族长的。在非双胞胎的兄弟和姐妹之间,正如色欲选择的领域一样,这种“退让”也在其他领域扮演重要的角色。例如,一个哥哥研究音乐,而且爱慕音乐;更有音乐天分的弟弟,很快放弃了自己的音乐研究,虽然他也喜欢音乐,但是却无法再被劝说去碰触一件乐器。这只是一种非常常见事件的一个例子,研究导向这类“退让”而非敌对的动机,揭露了心灵之中非常复杂的状况。心理学空间8T)R pr'b ]ux

1J_q$Sv2mK0因此,一旦她感知到这件事如何地让父亲不悦,女孩所达成的这种原欲情势(libidonalposition)同时受到了很大的增强。因为她对一位女士的过度情感态度而受到处罚之后,她了解到自己可以如何伤害她父亲和报复他。此后,她出于违抗父亲而保持同性恋。她毫不犹豫地对他说谎、用每一种方式欺瞒他。实际上,对她母亲,至今她只在有需要避免父亲知道一些事时才欺瞒她。我有一种印象,她的行为是遵循以牙还牙的原则:“既然你已经背叛我,你必须忍受我对你的背叛。”关于这位在其他时候格外机灵的女孩所展现的显著缺乏谨慎,我无法形成任何其他的结论。心理学空间+Uq9Rai*m$}

@5k#Oh[([hn0她希望她的父亲时而知道她和女士的关系,否则她就被剥夺了她激烈渴望的满足——也就是报复。所以借着公开地在她爱慕的人陪伴下展示她自己、和她走在靠近她父亲办公地点的街道上或这类的事,她可以看到这点。更甚者,这样的笨拙绝非无意的。也很明显的是,父母双方的行为就好像他们了解女儿的秘密心理一样。母亲是容忍的,仿佛她欣赏女儿的“退让”,知道是帮了她一个忙;父亲是狂怒的,仿佛他理解这针对自己而来的故意报复。心理学空间r7YqMlM^,p }

e&r/i:N Z.d*a k0然而,当她在她的“女士”身上发现一个客体,允诺她不仅满足自己同性恋的倾向,也满足她仍旧依附于她哥哥之异性恋原欲的那部分,这女孩的性倒错得到其最后的增强。

3e$z0fP8X;Ovq0

lK!{,_"|u5]!Z%Q#}C0

}0|Ki1~(f2{f;j0

kH*Dhp j0形容继续走在心灵不同层次的复杂心智过程,直线的陈述不是一种很充分的方式。因此,我有义务暂停这个案例中的讨论,而更全面和深入地处理某些先前所带出来的观点。心理学空间-TR{E3^)L

心理学空间 g Y3L nvOg

我所提及的事实,在对她爱慕的女士的行为中,这女孩采取了典型之爱的男性特质形态。她的谦逊和她的温柔、缺乏自命不凡,“希望得少,没有要求”,当她被允许陪伴这位女士一会儿、在分离时亲吻她的手,这就是她的幸福,当她听到女士称赞她美丽时(而另一个人对她自身美丽的任何认可,对她却一点意义也没有),这就是她的喜悦,所爱的人曾经去过的地方,她朝圣而去,所有更感官的愿望都沉默——所有她出现的这些小特点,都和一个年轻人第一次热情地爱慕一位著名的女星类似。年轻人会将女星视为远高于他,对女星几乎不敢抬起他害羞的双眼。即使是最微小的细节,都很符合我在其他地方所形容的“一种男性所做的客体选择之特殊形态”,我追溯其特征为对母亲的依附。似乎明显地,她一点也没有被她所爱的人的坏名声逼退,虽然她自己的观察足以确定这类传闻的真实性。她毕竟是一位教养良好和客气的女孩,避免她自己性的冒险,将粗鄙的感官满足视为失去美感的。但是,她第一次的热情已经是为了女人,一个以特别严格的规矩来看,并不著名的女人。她父亲第一次抗议她爱的选择,是在一个避暑胜地,由她想要一位电影女星的陪伴所引发的。更甚者,在所有这些感情事件中,从未有过一个问题:这些女人有任何同性恋的名声,所以有可能提供她同性恋满足的某些背景;相反地,她不合逻辑地向一般世俗认定勾引男子的女人求爱,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一位和她同样年纪的同性恋朋友献殷勤的意图。甚而,对她而言,她的“女士”之坏名声是一种正向的“爱的必要状况”。这点源自母亲,也是男性特质客体选择形态的状况,被爱的客体应该在一些层面上有性方面的“坏名声”——真正可以称为妓女,这是一种必要的状况,当我们记起这点,存在于这类态度中所有那些谜一样的部分消散了。当女孩后来知道她爱慕的女士是如何深切地应得这类的形容,以及女士只靠付出身体的代价过日子,她的反应带着很大的同情和潜意识幻想,以及“拯救”她所爱的人离开这些卑贱情境的计划。对于这点和上述所提及形态相同、男性心中去“拯救”的驱策力,我们很惊讶,在我对它的描述中,我试着对这种驱策力进行分析的追根溯源。

R9p(\ eL1V0心理学空间2gr R/phq-P

借着对自杀企图的分析,我们被带往十分不同的解释领域,我必须将自杀企图视为严重的意图,而且无意中,相当地改善了她和父母及她和女士两方面之间的情势。有一天,她和女士在城镇的一角散步。在那个时间,她并非不可能遇到她父亲从办公室出来。所以结果就是这样。她的父亲在街上经过她们,并对她和她的同伴投以一个盛怒的表情,他在当时才知道她的同伴。不久之后,她让自己跃入一个铁路的堑壕。她解释这主导她决定的理由,听起来似乎是十分合理的。她对女士告白,这个对她们如此怒目相向的男人是她的父亲,他绝对禁止她们的友谊。女士被这点激怒,命令这女孩即刻离开她,再也不要等她或向她献殷勤——这个感情事件现在必须结束。女孩就要因此永远失去她爱的人,她在绝望中想要结束自己。然而,分析可以揭露在她所给的解释背后另一个更深的诠释,这点由她自己梦的证据所确定。正如所预期的,除了她所给的一个动机之外,自杀的企图被其他两个动机所决定:它是一种惩罚(自我惩罚)(self-punishment)的完成和一种愿望的完成。正是之前这个愿望受挫折后将她导入同性恋,后者意味着这个之前愿望的达成——也就是说,去拥有一个父亲的小孩的愿望,而现在她因为父亲的错误而“掉落”(fell)①,在当时,女士所说的正是和父亲相同的话语,以及表露相同禁止的事实,这形成了这个深度诠释和女孩自己意识到的表层解释之间的联结。从自我惩罚的观点,女孩的行动向我们显示,她已经在她的潜意识中,发展出对她父母中之一强烈的死亡愿望(death-wishes)—-可能是对她的父亲,出自对阻止她的爱的报复。但是更可能是对她母亲,当母亲怀了小弟弟时。分析已经以下列的方式解释了自杀之谜:也许没有人可以找到杀掉自己所需要的心智能量,除非,首先,他在这么做的同时也杀掉一个他已经将自己认同为对方的客体;其次,他正将已经导向另一个人的一种死亡愿望转向自己②。在那些企图自杀的人身上,固定会发现这些潜意识的死亡愿望,我们并不需要觉得惊讶(它更应该使我们去思考,它肯定了我们的推论),因为所有人类的潜意识充满够多的这类死亡愿望,即使是对那些他们爱的人。因为这女孩将她自己认同为她母亲,母亲在女孩自己否认的小孩出生时就应该死掉,这个惩罚的完成本身再次是一种愿望的完成。最后,数个十分不同的动机,所有的动机都有强大的力量,必定是合作而产生这类的举动,这样的发现可能正符合我们的期待。心理学空间(^ gP R Y T2hG;@

心理学空间 h L?c#NPf

①英译注:在此文章中,有一个niederkommen(中译注:德文生产、分娩之义)的文字游戏,意指“掉落”(to fall)和“生一个小孩"(to be delivered of a child)两者。“掉落”在英文中也有一个动词的口语用法,意指怀孕或生小孩。原注:各式各样自杀的方法可以表征性愿望的完成,这是长久以来所有分析师所知道的。(毒害自己=怀孕;溺水=怀一个小孩;把自己从一个髙度丢下=生一个小孩。)

!vi+H&Oo`/S0

bC `N6P0②中译注:早在“朵拉”案例中,弗洛伊德就已经注意到一种可以称之为自我和客体互相取代的现象,如:“对其他人一长串的斥责,会让人怀疑存在着一长串相同内容的自我斥责(Self-reptnaches)……借着对他人同样斥责来防卫自己免于自我斥责的方法……”。而现在在这里,弗洛伊德更进一步提到对自己所做的事(如杀自己),其实是想对客体做的(如杀客体)。弗洛伊德还提到中间有一个“认同”的过程,这算是对这类临床现象有了进一步的说明,但是这里的例子在方向上正好和“朵拉”案例中所提的相反。最后,弗洛伊德在《哀悼和阴郁》—文中,更加全面地描绘和说明这样的现象,认为在阴郁中,原欲退回到自我,自我因认同作用而分裂,“……自我斥责就是对爱的客体的斥责,斥责由其上转离至病患的自我……”。至此,精神分析开启了走向客体关系理论的道路。关于自杀的讨论,可参考《哀悼和阴郁》一文。心理学空间zI Y:s.u+e9I

*H3e7N6p'e0在女孩对她意识动机的说法中,父亲没有扮演任何角色;她甚至没有提及任何对父亲愤怒的害怕。然而,在分析所揭开的动机之中,他却扮演着主要的部分。对分析治疗或者对分析探索的过程和结果,她和她父亲的关系有同样决定性的重要作用。她为了父母的缘故愿意尝试转变,在她对父母假装的顾虑之后,隐藏着她反叛和报复父亲的态度,这使她更紧紧抓住她的同性恋。在这个外表下是安全的,阻抗可以设下相当大的领域开放给分析的研究。分析进行着,几乎没有任何阻抗的征候,病患带着她的理智主动地参与,而情绪完全地平静。有一次当我向她解说理论中一个特别重要的部分,有一个部分很接近地触动了她,她用一种独特的语调回应:“多么有趣。”仿佛她是一位贵妇人(grande dame)(中译注:法文),她被带到一座博物馆,从她的长柄眼镜中,盯视着对她而言完全陌生的物品。对她的分析之印象,不会不像是一种催眠治疗。在其中,阻抗同样地退回至一个特定的边界界限,想要超越这个界限被证明是无法完成的任务。阻抗常常循着和强迫精神官能症状况相同的战术——也许可以称为俄罗斯的战术①。接着,有一段时间,这些案例产生最清晰的结果,允许对症状的因果有一种深入的洞见。但是现在我们会开始质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类对分析了解明显的进步,怎么未伴随着在个案的强迫行为和禁抑方面的改变,即使是最微小的改变?直到最后,我们才会了解,每件达成的事都在心智上保留了怀疑的影响,在这种保护屏蔽之后,精神官能症患者可以感到安全。“所有事情都会很好”,病患想着,通常是非常意识上的。“如果我尽义务地去相信这个人所说的,对那些没有疑问,而且只要事情是这样的,我就不需要改变任何事情”。于是,当一个人关闭了伴随着这类怀疑的动机的领域,和阻抗的战斗才正式地开始。

4A/IwKA0
心理学空间G nQ$?"XbX r

【①中译注:一种焦土撤退的战术。】心理学空间+TWTB!fiq9~ p

(f ?M;u;a3qvk@0在我们病患的案例中,并非是怀疑,而是报复父亲这有效的因素,使她冷漠的保留成为可能,并且将分析区分为两个清楚的时期,使第一时期的结果是如此完整和表达清楚。更进一步,似乎没有任何一种像对医师之转移关系的事情发生。然而,那当然是荒谬的,或者,至少那是表达事情的一种轻率的方式。因为对分析师某种类型的关系必定会存在,而且这种关系几乎总是转移自一种婴孩化的关系。在现实中,她对我转移了对男性全盘的拒绝,这是自从她对父亲失望之后一向主导她的。悲苦地反对男性,是一项可以简单地在医师身上找到满足的原则:它不需要引发任何猛烈的情绪表现,只要借着使他的努力徒劳无功,并借着紧抓着疾病,就可以表达它自己。我从经验中知道,使一个病患了解到这种症状式行为的沉默类型以及使他察觉到这种潜伏的、通常格外强烈的敌意,使其不要危害到治疗,这会有多么困难。因此,一旦我辨认出女孩对她父亲的态度,我中断了治疗,而且建议她的父母,如果他们看重治疗的过程,则必须由一位女医师来继续。在同时,这女孩允诺了她父亲,无论如何她会放弃再与这位“女士”见面,而我不知道我的建议是否会被遵从,建议的理由是显而易见的。心理学空间'kz I(P CEW/? Oac

心理学空间*qR?+H|Zx

在这分析的过程中,有一个素材的单一片段,我将之视为一种正向的转移关系,一种曾经被大大削弱的、女孩对父亲原初热情之爱的复苏。即使是这种表现,也没有脱离其他的动机,但是我提到它,因为它带出了另一个方向,一个分析技术有趣的问题。在一段特定的时期,治疗开始之后不久,女孩带来了一系列的梦,这些梦符合原则而扭曲,以一般梦的语言陈述,无论如何可以带着肯定而轻易地翻译。然而当它们的内容被诠释之后,是值得注意的。它们期待经由治疗而治愈性倒错,它们表达了她对因此而在她面前开展之生命前景的喜悦,告白了她对一个男人的爱和对孩子们的渴求,而这些为了想要的改变而做一种令人满意的准备,是受到欢迎的。它们和当时女孩在清醒生活中所述说的有很大的矛盾。她并未隐瞒我她想要结婚,但是只是为了逃离她父亲的专制,和不受干扰地遵从她自己真正的意向。至于丈夫,她十分轻蔑地说到,她会很轻易地处理他,而且除此之外,一个人是可以在一段相同的时间内,和—个男人及一个女人有性关系的,正如她爱慕的女士所展现的例子。经由一些轻微的印象警告,有一天我告诉她,我不相信这些梦,我视它们为假的或虚伪的,她意图要欺瞒我,正如她习惯性地欺瞒她父亲。我是对的:当我做了这样的澄清,这类的梦停止了。但是我仍然相信,除了想要误导我的意图之外,这些梦部分表达了想要赢得我的喜爱的愿望;它们也是一种获得我的兴趣和好评的企图——或许也为了要在后来让我更彻底地失望。

uVDt5sR6r$n}0心理学空间 t'f2f4OL3H,]1D

我可以想象指出这类谎言梦(lying dreams)、“顺从”梦(“obliging”dreams)的存在,将会引发某些读者一场正面无助而义愤填膺的风暴,他们自称是分析师。“什么!”他们会大叫,“潜意识,这个我们心智生命真正的中心,我们的这部分比我们可怜的意识还更加贴近神圣的部分——它也会说谎!那么我们如何可以依旧建造着分析的诠释和我们所发现的正确性?”针对这点,我们可以如此回复,确认这些谎言梦,并不会造成任何破碎不堪的新状态。诚然,我知道人类追求神秘主义是根深蒂固的,它造成了不间断的努力,要去赢回被《梦的解析》所夺走的领土,但是在此经过考虑的状况下,每件事都是够简单的。梦不是“潜意识”;梦是从前意识(preconscious)甚至意识、清醒生活、一个思想(thought)留存下来的一种形式,多亏睡眠有利的状态,梦才可以被改造。在睡眠的状态中,这个思想被潜意识愿望的冲动所增强,而且透过梦的工作而经历到扭曲,梦的工作是由普遍存在于潜意识中的机制所决定的。我们的梦者想要误导我的意图,正如她对父亲所做的,可能是来自前意识,也可能真的是意识;它可以表达出来,是因为它和想取悦父亲(或父亲替代者)的潜意识愿望冲动发生了联结,而且以这样的方式创造了一个谎言梦。去背叛和去取悦她的父亲这两个意图,根源于相同的情结;前者是来自后者的潜抑,后来的意图被梦工作带回早先的意图。因此,没有存在贬抑潜意识的任何问题,我们对分析结果的信心也没有破碎不堪。

+} r*B$Q_4Rq+SX0

Gax?4wMYO#j0我不能忽略仅此一次可以表达的机会,我惊讶于人类可以经历这类色欲生命中重要的时刻,有时候却甚至真的没有注意到它们,甚至对它们的存在没有最模糊的怀疑,在对它们的判断之中,人类是如此完全地欺瞒自己。这点不只发生在精神官能症的状况下,我们很熟悉精神官能症的现象,而在一般生命中似乎也是够普遍的。例如,在现在的案例中,一个女孩发展出对女性充满感性的爱慕,她的父母一开始只是着急,几乎未严肃看待;她自己知道得很清楚,这些关系占据她甚多,但是她还是很少经验到强烈的爱的感官,直到一个特殊的挫折,紧跟着一个十分过度的反应,向所有相关的人显示,他们必须处理一种本质力量(elemental strength)耗费心神的热情。这女孩从未感知到关于这感情事件的状态,而对这类心智风暴的爆发而言,这感情事件的状态是必要基本的条件。在其他的案例中也是,我们碰到处于严重忧郁状态的女性,当被问到自己的状况的可能原因时,她们会告诉我们,真的,她们对某个特定的人有一点感觉,但是没有任何深刻的东西,当她们必须放弃时,就很快结束它了。但就是这样的弃绝,明显地如此轻易地忍受,才会变成严重心智困扰的原因。另外,我们碰到经历不经意爱情事件的男性,只有从后续影响,才能了解他们和那位他们明显视为微不足道的人多么热情地恋爱着。在一次人工流产、杀害一个未出生的小孩后,而其决定过程中没有任何良心的苛责和犹豫,一个人也同样惊愕于随之而来的非预期结果。必须承认诗人是对的,他们喜欢把人描绘成在恋爱之中却不自知、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爱,或是认为人的恨事实上却是爱。似乎我们的意识所接收到关于我们色欲生活的信息,特别倾向于不完整、充满间隙或虚假。不消说,在这样的讨论中,我没有遗漏允许后续遗忘所扮演的角色。

0g.lA r7B@0心理学空间l.l9XCYAl

IV心理学空间#[U$~1w tr

心理学空间!K%RZG"mR

在这段岔出主题之后,我现在要回来考虑我的病患案例。我们已经对带领女孩的原欲从正常的俄狄浦斯态度到同性恋态度的力量,以及过程中它所跋涉过的心理路径做了一番探究。在此层面上最重要的是她小弟弟出生所造成的印象,而我们可以从这里,导向将此案例归类为一种晚期获得的性倒错。心理学空间+n)f)x @3XMcH$A

心理学空间i0Qy+Ewh6d

但是在此关键点上,我们觉察到事物的一种状态,在经由精神-分析对心智过程投予曙光的许多其他例子中,这种状态也在面质着我们。只要我们从其最终的结果追溯回其发展,事件的串链会是连续的,我们会觉得我们已经获得一种完全满意甚至是彻底无漏的洞见。但是如果我们以相反的方向进行,如果我们从分析所论及的前提开始,尝试跟随这些直到最终的结果,那么我们不再有一种后续事件是无可避免、不会由其他因素所决定的印象。我们立刻注意到,也许会有其他的结果,或许我们也能同样了解和解释后者。因此这样的合成并不像分析一样令人满意;换言之,从前提的知识,我们无法预告结果的本质。心理学空间q.cpv\ |!q @

心理学空间]e_XQG

可以很容易说明感情事件这种困扰的状态。假设我们对决定一个既定结果的病因学因素有完整的知识,尽管如此,我们所知的这些也只是它们的质,并非它们相对的力量。它们之中的某些会因为太微弱而被其他的压抑,因此无法影响最后的结果。但是我们永远无法预先知道这些决定因素之中的哪一个将来会证明是较微弱的或是较强烈的。我们只能在最后说,那些成功的必定是较强烈的。因此,如果我们跟随分析的轴线,因果的串链总是可以被清楚地确认出来,然而沿着合成的轴线去预测它是不可能的。

MoP+y;p'l0

sWYjy/ze.[ X0因此,我们并非有意要说每一位体验到青春期源自俄狄浦斯态度、渴求爱却失望的女孩,都必然会因此成为同性恋的牺牲者。相反地,这类创伤另外一些类别的反应,无疑地是更常见的。然而,如果这样,现在这个女孩一定有某些特别的因素使情形改变——一些创伤以外的因素,可能是一种内在的本质。要指出这样的因素并无任何困难。

mzv WE7uL0S0心理学空间E*f*M5B+AoV:J

众所周知,即使是正常人,在爱的客体的性别最后形成之前,也会需要一段特定的时间。在青春期开始后的第一年,同性恋的热忱,许多夹杂着感官特质的夸大强烈的友谊,在两种性别之中都是够普遍的。我们的病患也是如此,但是在她身上的这些倾向,比起其他人,无疑地显得更强烈及持续更久。除此之外,这些后来同性恋的先兆总是占据了她意识的生活,而从俄狄浦斯情结而来的态度,仍然留存于潜意识,只出现在她对小男孩的温柔行为这类征候中。当她是一位女学生时,她已经爱上一位严格和无法接近的夫人很久了,夫人明显是一位母亲替代者。远在她弟弟出生之前,她就对一些年轻的母亲有着鲜活的兴趣,因此,这确定更是远在她父亲第一次谴责之前。因此,在早年的时候,她的原欲已经流入两股潮流之中,其一是在表面上,我们毫不犹豫地会将之命名为同性恋的,这可能是对母亲婴孩化固着的一种直接、未更改的连续。心理学空间)]6v;^'[{%i]O

心理学空间 L7Cus$Q7jzK!LK`^

而更深层之异性恋潮流在适当的时机如何偏入表面的同性恋潮流的过程,可能在此处所描述的分析,事实上并没有揭露比这些更多的东西。

(S;Fq*SpPx0b0

(nb:Q4ZH)c#X.U0更进一步,分析显示女孩从她童年时期一路带着一种强烈标记的“男性特质情结”(masculinitycomplex)。一个生气勃勃的女孩,总是随时准备好要游戏喧闹和打斗,她一点也没有准备好要输给大她一点的哥哥;在目睹他的性器官之后,她发展出对阴茎一种显著的羡嫉(envy),而且源于此种羡嫉的思想持续充满她的心灵。实际上她是一位女性主义者;她觉得女孩不能享受和男孩相同的自由是不公平的,而且她背叛很多一般的女性。在分析的时期,她不赞成怀孕和生小孩的观点,我推测,部分是因为和这些相关的身体变形(bodily disfigurement)。她少女的自恋落回这样的防卫上①,并且少女的自恋停止以对她的好容颜感到骄傲来表达自身。各式各样不同的线索指出,她以前一定有过强烈的暴露癖和爱窥视的倾向。任何急于主张在病因学中,相反于遗传之后得的因素不应该被低估的人,将会注意到这个事实:以上所形容的女孩之行为,确实是一个带着强烈母亲固着(mother-fixation)合并效果的人会有的行为,她母亲的忽略以及她和哥哥性器官的比较这两个影响,造成一种强烈的母亲固着。把某些可能有人喜欢视为体质禀赋的(constitutional peculiarity),归因于早年生活外在影响运作的印象,在这里是可能的。另外,即使是这类后得的性情(acquired disposition)(如果它真正是过去获得的)的一部分,也必须归属于天生的体质。所以我们在临床上看到在理论中应该尝试分开成一组对立物——也就是遗传和后得的性格一的持续的间杂和混合。

[7f{0~+k+SW#c0
心理学空间(fF!A7@$V]2?5r

【①原注:参考《尼白龙根之歌》(中译注:于13世纪前半叶时所完成的德国中世纪长篇叙亊诗)中克琳林希顿(Kriemhilde)的承认(英译注:她对母亲声明,她永远不允许一个男人来爱她,因为那会意味着她的美丽失去)。】心理学空间L7wt&gsn$aK

"@,v5ug_N$o0如果分析有一种更早或者更不成熟的结束,也许会导向这是一个晚期后得的同性恋案例的观点,但是,正如这个分析,对素材的考虑驱使我们做结论,它比较偏向于先天同性恋的案例,和一般相同,它只有在青春期之后的一段时期才变得固着,并无误地表现。这些分类的每一种,都只对观察所探知的感情事件状态的一部分而言是正确的,但是忽略了另一部分。最好不要赋予这种陈述问题的方式太多的价值。

#q2\/U,H3|'N!Rb!N0

lPl)v7P%z%^ ]9[0一方面是客体的选择,另一方面是主体的性特征和性态度,同性恋的文献通常都无法足够清楚地区辨这两个问题,仿佛前者的答案必定包含了后者的答案。然而,经验证明是相反的:一个带着男性特征优势、在色欲生活中也带着男性特质的男人,也许在他的客体方面仍是性倒错的,只爱男人而非女人。一个在其性格中女性特质的属性明显占优势的男人,实际上,在恋爱中行为举止像个女人,也许从这种女性特质态度中,可以预期他会选择一个男人作为他的爱之客体;但是,无论如何他也可能是异性恋的,而且在他的客体层面上,不会比一个普通正常男人显示出更多的性倒错。女性这方面也是一样;心智的性特征和客体选择也不必定是同步的。因此同性恋的神秘绝非如此简单,就像在通俗的解说中所普遍描述的——“一个女性特质的心灵,注定因此会去爱一个男人,只是却不快乐地依附于一个男性特质的身体;一个男性特质的心灵,无法抵挡被女人所吸引,但是,哎呀!被囚禁在女性特质的身体之中”。取而代之的,它是三组特征的问题,也就是——心理学空间c9h{XZ x}I

心理学空间cK,B\9Fa8R2a,B C

身体的性特征(Physicalsexual characters)心理学空间q*`S!u a _%i5Q0{!\

心理学空间8fu4H3q#?eH

(身体的雌雄同体)(physical hermaphroditism)

.Nk%i5l wY0

O0Mh%|u L0心理学空间wKS wM$@u m(m ci

F4Y-Xx)Wn&Co?0心智的性特征(Mentalsexual characters)

.S/ZbO6D#y0心理学空间u a4O&t1F

(男性特质或女性特质的态度)(masculine or feminine attitude)心理学空间'Tm"cnP jA1G;Z

心理学空间 I7EMY/BX

心理学空间3`]:W,IeL]x{

/R9`B5`-P.?Z];M0客体选择的类型(Kind ofobject-choice)心理学空间{ ?6GdsMXRp!iZ)R

3]1Ns(V;dk3O p0这三组的特征,到某个特定的关键点时,是彼此独立的,而且不同的个人会有多层次的排列组合。支持某种立场倾向的文献,为了实际的理由,借着将第三种特性(客体选择的类型)放入前景,这是唯一可以让门外汉印象深刻的特性。除此之外,还借着夸大这种和第一种特性之间联想的接近,模糊了我们这种相互关系的观点。更甚者,对所有被统一命名为同性恋者,借着拒绝两个被精神-分析研究所揭露的基本事实,它阻碍了通往更深入洞见之路。第一个基本事实是同性恋男人体验到对母亲有一种特别强烈的固着;第二个是在所有正常的人之中,除了他们表面的异性恋之外,都可以侦测出程度非常可观的潜伏的或潜意识的同性恋。如果把这些发现列入考量,于是清楚地,推测有一种创造出“第三性”(thirdsex)的奇异心情的本质的说法终成泡影。

8X9j XYfY?[^0心理学空间)cAh3m2u S&x"e

精神-分析不是为了去解决同性恋的问题。它必须停在满足于揭开导致客体选择决定的心理机制,满足于从这些心理机制追溯路径回到本能的性情,它的工作就结束了,其余的留给生物学研究,经由史坦纳克(Steinach)的实验,关于上述提及的第一组特征如何影响第二和第三组这类非常重要的结果,最近已经露出了曙光。精神-分析和生物学有一个共同的基础,即人类(正如动物一样)是原始的双性特质的假设前提。但是,精神-分析不能阐释在约定俗成或生物学的修辞学上称为“男性特质”和“女性特质”的本能的本质是什么:它只是接受了这两种概念,使它们成为其工作的基础。当我们企图更进一步地化约它们,我们发现男性特质化整为零成为主动(activity),而女性特质成为被动(passivity),而那样并没有告诉我们够多的东西。我已经试着解释过,我们可以理性地期待多少,或经验已经证明了多少,阐释的工作是分析部分的任务,可提供我们进行性倒错修正的方法。当一个人比较我们可以影响的程度和史坦纳克用手术影响某些案例的明显的转化(transformation)时,并不会有非常深刻的印象。但是,如果现阶段我们沉溺于希望有能普遍运用的一种性倒错的“治疗”,它可能是一种过早的或者有害的夸大。史坦纳克所成功完成的男性同性恋案例的状况,一种非常明显的身体“雌雄同体”并不总是存在的。女同性恋任何类似的治疗目前仍十分模糊。如果移除可能是雌雄同体的卵巢,植入希望是单一性别的卵巢,其临床运用是很少的。一位感觉自己是男人的女人,以男性特质的风格恋爱,她几乎不会让自己被逼扮演女人的角色,尤其当这种转化必须以弃绝母性所有的希望作为代价时,而此转化也并非在每个角度都是有利的。心理学空间yG|4v;oT-gA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同性恋
«《一位女性同性恋病例的心理学起源》作品解读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Freud 1913c 治疗的开始(精神分析技术的进一步建议 之一)»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