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索瓦兹·多尔多《绿房子》(三)
弗朗索瓦兹·多尔多著 王剑译 作者: 弗朗索瓦兹·多尔多著 王剑译 / 2032次阅读 时间: 2018年7月19日
来源: 豆瓣多尔多小组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下面我来讲另一个在我看来很重要的点:“规则”和“法则”的问题。

所有的儿童精神分析师都知道,六岁、七岁、八岁的大孩子们都仍旧相信成人对于自己有着无限的权力。成人从未想过告诉孩子,这些权力是有限度的,他应该自己遵守的限度在哪里。每个人都应该常常想一想这个问题。给一个孩子这样讲是非常重要的:“我没有权力打你。老师同样也没有这个权力!如果他这样做了,那可能是因为他自己烦躁不安,或者因为你的态度把他推到了那一步。大人们也会做一些不正当的事,但是你可以告诉他们,他们没有权力这样做。同样你,你也没有权力去激惹他们,因为这样你可能把会他们推到违规的地步。”

建立并让孩子知道一些规则是至关重要的。在绿房子,有两条规则,两条绝对不能违反甚至可能是愚蠢的规则!但是绝对不能违反!就是“红线”和“玩水的话要穿上橡胶防水罩衫”。这不是仅仅强加给“小孩”的规则,也是对所有那些来绿房子的人的。这同样很重要。孩子就不会觉得因为自己很小,所以就处在和成人的法则不同的系统中。

什么是“红线”呢?

它是两个房间之间拉的一个红带子,孩子骑的玩具车不能穿越这条线。很显然,孩子更愿意骑着玩具车到处跑。这个规则不是随便决定的。它有一个含义。否则就成了一条我们协会仅仅为了找乐子而制定的施虐规则了。实际上,在另一个房间里,有一些还不会走路的小宝宝手足并用地在地上爬,这些玩具车可能会伤害到他们。

这一“法则”的整合方式对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是明显不同的。

对年龄大一些的孩子,它是通过解释、说明进行的。他们甚至能理解这对宝宝们可能有的危险,以及对坐在宝宝们旁的妈妈们可能造成的窘迫。对于孩子而言,整合这一禁止的唯一方式就是让他明白这一禁止是针对所有人的——就像所有的成人,就像他的爸爸开车要遵守规则一样——他骑着三轮童车、驾驶着货车或者推着布娃娃时也要遵守规则。我们会一起讨论:“当你的爸爸开着他的小汽车或摩托车来这儿时,他也没有权力越过红线!”孩子常常拒绝相信这一点:“才不呢!我爸爸,你看着吧,他能开进另一间房里!”我们不用太坚持,只是补一句就好了:“你应该去问问他!”第二天,我们重新回到这一点上:“嗯,你给你爸爸讲了红线吗,他怎么说?”事情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地被理解了。

至于说更小一点的孩子,规则的整合是通过游戏进行的。他们还没有“跨越(红线)”和“不跨越(红线)”的观念,这一观念让他们对自己身体的边界,以及慢慢能够自主地用身体来做一些动作有一些意识。越过红线就是在大人目光关切的注视下,通过重复来理解玩具车并不会自己前进;让它前进的脚、用来驾驶的手都是属于自己的,我们能够通过手和脚历来掌控这些玩具车。必须要整合自己和外部客体的差异才能理解规则,并因此进入到人类可能违反规则的快乐中去,才能尝到在不考虑别人的情况下试图满足那些属于自己欲望时的兴奋。

通过违反规则这个游戏,孩子探测到成人对他的欲望的警惕程度,以及对他作为一个独立于自己行为的人的真正兴趣。他选择遵守规则因而就成了一个爱的表现,他也因这被当作爱的表现而感到高兴。伴随着这个“不要越过、不要越过这条禁止越过的线”游戏的是孩子整个人性化的过程。

我们有一次不得不赶走一个很焦虑的大男孩,他试着——至少在心理上——通过做一些可能让妈妈们担心的事,来让自己被妈妈们讨厌。他最后明白,我们是出于“爱他”而希望他变成“惹人爱”。

但是,通常情况下,这个违反规则的游戏非常好玩。

我来讲讲第二条规则:这条“玩水的话要穿上橡胶防水罩衫”的规则,在日常的平凡生活中,它更触及可以带来自由的阉割。

这条规则更多地是不被妈妈们理解。我们听到她们说:“在我们家,我允许他玩水并把自己弄湿!”当然,但那是在家,而不是在绿房子,绿房子的规则是(玩水的话)必须穿上防水罩衫!既很神奇也很有意思的是,我们能够观察到,孩子很小的时候起,从十二三个月起,就能维护自己的妈妈,他们把自己的防水罩衫拉开,往自己的衣服上浇水,来证明我们很愚蠢。我们会向他解释“说他很有道理,那些想要把自己弄湿的人总是足够聪明能把自己弄湿。也就是说,虽然不是在家,但‘让自己像在’家里一样。”但我们还是坚持这个规则。

妈妈们很快承认,当一条规则是和一个地方连在一起时,它就可以被整合。这对孩子而言并不屈辱,因为这条规则对成人也一样,他们也不能违规,这引入了一个社会化的过程,让孩子感到自身有价值,并让他拥有他自己的自由。而且妈妈们非常高兴:“我把他带到任何地方都可以了!只要给他讲,在这里我们不能碰这个!在那里我们不能碰那个!他就明白了。他不像其他孩子那样捣蛋!”

(未完待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弗朗索瓦兹·多尔多《绿房子》(二) 王剑
《王剑》
弗朗索瓦兹·多尔多《绿房子》(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