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父情结之伤
作者: 韩岩 / 5665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7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这是一个美丽悲伤的神话故事:

  “一个磨坊主的生意萧条,他与魔鬼商订,将任何留在磨坊背后院里的东西卖给它。磨坊主想,后院只有一个老苹果树,反正留着也是无用。作为回报,魔鬼答应给予磨坊主一切他想要的金银财宝。磨坊主高兴地回到家中,却恐惧地发现,在他与魔鬼商议期间,留在后院里的,还有他的女儿。那时他的女儿正在苹果树下清扫院子。害怕自己如违约,魔鬼会取他的性命,他决定把女儿卖给魔鬼。

  当时辰来到的时候,恰巧姑娘正洗完澡,是如此的清净圣洁,魔鬼无法将她带走。於是它命令磨坊主不许让姑娘再用水纯净自己。但是,第二次,它还是没有成功。因为这一次,姑娘纯洁的泪水流遍了她的双手。於是魔鬼命令磨坊主将他女儿的双手砍掉,否则,它就要将他带走。磨坊主同意了。姑娘的手被砍了下来,但她的泪水流遍了她的腰身。这下,魔鬼无能为力了。魔鬼走后,父亲松了口气,他许诺给女儿一切她想要的东西。但是,深深厌恶于父亲的所做所为,姑娘决定离家出走,她宁可去流浪,也不做附属品,尽管她双手残疾。”

  这个神话故事还很长,这里我只将后半部大致地简述一下: “姑娘来到一个新的地方,遇上一个深爱她的骑士,他们结了婚。但是很快因为战争,骑士又奔赴战场。在骑士不在的时候,魔鬼东山再起,用各种办法令她再度流放。她遇到了一处森林,遇到了一些天使。在天使的保护哺育下,她的手竟然渐渐又长了出来。最后,骑士回来了,和她再度团聚,於是他们永远生活在幸福的和平之中。”

  这个故事悲伤而神奇,但她究竟能告诉现代人些什么呢?

  荣格学派的心理分析学致力于探寻神话的潜在意义和启示,玛丽路易斯就是这个学派的一个大师。玛丽路易斯告诉我们,这个神话故事表达了在一个特定父权文化下女性的命运,象征了微妙复杂的父女关系的心理过程。令人惊叹的是,在这样一种视角分析下,许多现代女性乃至男性的困境的关键所在昭然若揭。现在让我们来看这个分析。

  首先是这个为了财富和怯懦要将他的女儿卖给魔鬼的父亲。也许很多人都会想到这与我的父亲是无关的,现实生活中并没有那么残酷。然而,玛丽路易斯所指的是任何有机会听过无数女性谈论她们的痛苦故事的心理分析师都无法不看到的一个现象:即所谓的“父亲不在场”现象。这现象说的是,在这些女性的家庭中,父亲是个沉默,疏远,总是很忙不在家的形象。你可能永远不会指控父亲,在你的心中,父亲的疏远令你敬畏,父亲的沉默令你相信那只是不同方式的爱;小女孩的心中存在着无尽的对父亲的温柔向往。可问题就在这无尽的向往:它是些未曾实现过的亲近,未曾心心相应,了了分明,实实在在的亲近;它留下了无穷的悬念,令你在向往的间隙会有疑问:他会在那吗?我究竟值得他的爱吗?大量“父亲不在场”现象与日后这些女性在恋爱婚姻上遭遇的困难的对应关系,令心理学家们相信,前者创造了一种恋父情结之伤,表现为心灵深处的空洞感,对自我的被爱价值的潜在疑虑,和不太懂得如何去创造一个实在的亲密关系。

  而在这个神话故事中,之所以有“父亲不在场”现象存在的文化背景得以揭示。玛丽路易斯在诠释中提到了故事中父亲是磨坊主这个事实。它大约象征了新起的工商业社会这个背景,因为磨坊主是第一个加工业主。在这样一个文化背景下,男人们面临着“魔鬼”提出的一场交易:你需要金银财宝吗,那么,你需要出卖一些五指连心的东西。玛丽路易斯进一步说:其实就是“五指连心”本身。出卖的女儿还象征着,男人身上本来俱存的阴阳平衡的阴。这是男人的悲哀:你要出卖你心灵深处那柔软,温暖,美丽,情感的那部份,代之以冷漠的刚强,和竞争所需要的贪婪和恐惧。这就是小女孩所看不到的父亲的困境。在澳大利亚的新一代华人移民中,大约不难发现这样的父亲吧?那些在香港做生意的空中飞人的父亲;那些因为要澳大利亚居留身份一别幼女多年的父亲。如果说这些人的境遇还并非一定造成父亲不在场的现象,那么只要看一看华人中的赌徒,我们然道还有什么怀疑他们是已将心卖给了魔鬼的父亲一族吗?

  让我们再来看这个故事中的另外一些意像。如果说父亲将女儿卖给魔鬼,象征着他割去他内在生命的一部分,那么女儿将被魔鬼占有这件事对女儿本身意味着什么呢?这里的关键在于占有二字。在女性还很小的时候,在她还幼小无力的时候,如果她已被当作一个附属的物品一样来对待,这如何不令她泪流成河?自己已不是自己生命发出的中心,鲜活的生命还没来得及展开就失去了自由品尝的权利,这如何不令她泪流成河?然而令人感到恐惧的还在后头,姑娘长大了,如果那本是附属物的概念已深入其心变成她感觉自己的唯一方式,我们看到的将是什么呢?

  我们将看到一个无手的女孩,一个“受伤的无手的女孩”。这也就是这个神话故事的名字。无手的人已不能创造,她没有双手掌握自己的命运,於是那幽怨转化为:任性的,乖张的,嫉妒的,多疑的,耍泼的,阴谋的,情绪不定的。。。。她们也许比不少男人还要更热爱物质,因为那是她拿生命和魔鬼换来的唯一的东西。可是,物质终归不会真正的满足她们,於是她们依旧幽怨。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被父亲们母亲们叔叔阿姨们塑造出来的,一句话:是文化造就的。还有一些无手的女人,走的是另外反方向的一条路,那就是:她们模仿她们冷漠无情只热爱金银财宝的父亲,努力变得和这些男人一样,她们给自己装上一个假的铁手,和男人周旋演出恨的游戏,但她们永远不可能因此讨回她早年失去的东西,因为她们失去的是一双晶莹玉润女人之手。

  然而我们神话的女主人公并没有走上以上的道路。神话告诉我们一个令人鼓舞的真理:尽管面对恶劣的环境,女人依旧可以选择,文化可以驱使人,但人们也可以抗拒它。我们的女主人公选择了拒绝:她拒绝了被拥有物的命运,带着她的伤痛去流浪去寻找自己的家园。女人出走之后她的道路是怎样的呢?那将是另外一篇文章的内容了。在这里,我只想提到神话中的几点:其一,尽管女人遇到了她需要找的骑士,但并不是完全因了他,她才长出手的。起码,好的爱人并不是好学校的全部。其二,女人在以后的故事中会亲遇魔鬼,这已与父亲的出卖无关了,女人如果届时失败就不能再归咎于父亲了。其三,那是有关森林和天使的故事,是森林和天使让女人获以滋润,亲近她的本源,渐渐长出她的女人之手的。

  玛丽路易斯,在其对这个神话故事的精辟深遂的分析中,显示了作为一名心理分析 (治疗)师与森林和天使的渊源关系,让我这个心理分析(治疗)师队伍中的后辈每每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对於每个进入我的心理咨询室的女性,我如何启动她的发现森林和天使之旅?又如何引领陪伴她的跋涉呢?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没有了 韩岩
《韩岩》
两种情绪管理观(在几所大学的讲座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