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陈一筠教授接受"大红鹰--世纪大讲堂"访谈 -- <现代婚姻向何处去>的一些看法(2004)
作者: 韩岩 / 3219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7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一.

 其实,从个人感情上来说,我与陈教授在对现代家庭之瓦解带来的许多后果感到忧虑上是有共同之处的.一夫一妻制之必要性, 它对孩子的重大意义,我没有任何疑义.

    但在如何解决问题上, 我觉得陈教授只是开了一个头,离答案可能还很远。 陈教授的路数好象是想诉诸于一些在传统婚姻中的好的品质, “如果浪漫爱情只是短暂的话, 那么夫妻之情便是另外一种, 那就是同船共渡缘分的认可,那就是两个人决定相互拯救去度过后半生的艰难险阻,痛苦历程的这种决心”。

    首先我要声明我完全同意这样一种品格对婚姻亲密的必不可少。陈教授接着将此联系到夫妻是一种心理保障,精神保障和健康保障, 我以为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也相当到位。对话者王鲁湘恰到好处地引申到我们传统文化中的情义说。

    关于这一点,我想发挥一下心理学家的贡献。我要提到的是台湾一些心理学家的研究(注意,是心理学家)。在研究婚姻亲密中,利翠珊等人发现,中国人的婚姻亲密包含多出一些在西方人发明的婚姻亲密量表中没有涉及的两大向度: 一是感激,二是欣赏。就是说,我们中国人如果说他们的婚姻很亲密的话,他们会说他们感激和欣赏他们的另一半。而西方人只会说,他们在情感上,性方面,智力上,社交上很亲密。相关的文化意义上的解释是:我们文化有较强的角色意识,有特定的做人(夫和妻)标准,所以我们的伴侣如果做到了这些标准,我们就感激和欣赏他/她。我以为这感激和欣赏量度具体说明了这情义的因素。(尤其是感激)。但利翠珊这个研究有些问题,因为她用的原始样本平均年龄在39岁以上.我自己在去年国内做的一个初步研究用了30岁左右的一个样本,发现夫妻们的感激分和欣赏分都偏低。但其他分(如亲近感)不低。我有些怀疑,让新的一代谈论情感亲密,也许这感激和欣赏的用词要少多了。

    回到我们的主题上,尽管那些含在传统婚姻中的好品质今天看来依旧是好品质, 但诉诸于它,恐怕并不能解决许多如婚外恋,婚姻破裂的问题。因为:比如我们今天不少问题不再是不能共苦,而是不能同乐.你注意一下几部写婚外恋的电视剧:总是风平浪静的婚姻平常日子,风暴来临了。现在有时很多问题不再是"请帮我一把",而是"你给了我什么感觉了"?

    希望从现成的一些传统说法中寻求答案解决今日问题者,我常觉得是没有意识到一个新的个人意识初步萌芽的时代已经来临。 

     

   二.

    我以为主要的问题恰恰在于因为陈教授是一个社会学家, 对一些微观的心理机制可能看不清楚。

    其一,  关于浪漫的爱情的内在构成, 陈教授以为是性。这样的解释, 对于那些在自己的治疗室里天天观察着人类的激情的心理治疗师来说(尤其是精神分析取向), 就显得太简单化了。陈教授的这种理解倒象是上世纪初弗洛依德将激情和本能缩减为性冲动的思路, 但是客体关系理论早就改写了这个理论: “ 驱力之本质在于寻求客体。” 这意味着还客体以本然目的的地位,而不再是工具。换句话说, 激情之本质在于趋向对方这个人的一些特质,而不是只是对方的生殖器。 这样一种说法与西方浪漫主义时代的观念一致:浪漫爱情之所以动人,因为它具有爱的是”这一个”人的特点。这样, 爱者和被爱者都被这样一种动人的理想极高度地被激发了起来.

    浪漫爱情的本质, 与其他诸如对乌托邦的渴望的理想主义其实如出一辙, 表达着人类仰头向天的一面(人类之另一面是 -  脚踩大地)。

    在浪漫爱情中性的高涨, 是借着这种强大的理想化本能而获得能量的, 而不是相反。

    但我猜想(猜想而已可能有错), 陈教授可能把另外一些在改革开放中出现的男女关系方面的现象混在一起思考了。比如, 找小姐, 包二奶。这里面牵涉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心理机制? (从找小姐这上,倒是一个很好的说明: 在这种性活动中,你不能称其为浪漫爱情)。同样我也不以为它是单纯的性那样简单。比如,在对这些女人身体的占有中, 含着男人应用权力的快感。

    当然,陈教授敏锐地看到了, 浪漫爱情的”虚假”性. 指出这一点是有益的。 然而我想陈教授可能低估了这种所谓”虚假”的意义和强大。精神分析已将此分析的淋漓尽致: 即移情。 陈教授即使用心良苦,希望人们醒回现实恐怕很多时候会是徒劳无功。因为移情是强大的, 你很不容易用说教将当事者扭回正途,因为移情中含着个性心理结构发展的必经之路。

    其二, 依旧是对性的理解。陈教授以为, “性是不受大脑支配, 不是由你的意志力来决定你有性的感受.....”. 陈教授用的仍是性/情两分论。 这种性/情两分论非常麻烦, 结果总是造成要不用情压性, 要不用性反抗情。

    这种理论过时了。在我将希望有人翻译的部分章节的一本近些年来在西方畅销书<充满激情的婚姻>中, 婚姻治疗师DAVID SCHNARCH在对性障碍治疗中, 提出新的理论。 关于性的基本模式是, 性兴奋含三成分: 感官上的,情感上的, 和思想的 (非常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这里的思想情感指的是瞬间的, 无意识的)。任何一种性冲动都含有这三成分。 因而, 许多夫妻之间的性疲劳, 并非一定是什么审美疲劳和缺乏新鲜, 可能是长期关系中不知不觉结下的许多思想情感上的暗结令性兴奋总值下降。要想知道详情,哪位网友翻译出来就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了。

    三.

    我以为, 解决问题之路恰恰在问题心理化。我不以为在用法律上的规约,旧道德的呼唤能对我们今日之问题有太大助益。 

    我们需要自觉的个人。意识高度觉醒的个人,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在干什么的人。一个将个人潜能高度发挥,从而一个真正有利于他自己也有利于他人的人。

    具体点说, 这种人绝不是那种说“这就是爱,糊里也糊涂,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的人。 我以为在几部国内电影,电视剧里之外遇者, 最大的问题就是这糊里糊涂,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所以他们的痛苦将没个止尽。

    当然我没有太多指责的意思。 因为我想它是一个必经阶段。我们的电视剧剧作者没有接触过心理分析和心理学,所以他只能将他的感受观察糊里糊涂地写出来。 就象移情,你先是看不情它们你只是觉得心中蠢蠢欲动,那时你只是在压抑,糊里糊涂,接着你在治疗中看清楚它了,你才有可能超越它。 

    所谓问题心理化,就是这“去糊涂化”。 

    但是如果我们依旧仅希图沿用一些传统说法,比如将浪漫爱情单纯归结为性,希望那些深陷其中者浪子回头,那么他们将一脸茫然,糊里糊涂,继续唱到:“这就是爱,糊里也糊涂,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情绪调节的秘密 韩岩
《韩岩》
关于“激情婚姻”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