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作者: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 1722次阅读 时间: 2018年11月25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Y#C+fyU#R8E AH0

/}?`1TgD p'pm4Y0心理学空间"M:p:k Br)N1{/p

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Zp!g3zc0

X`~3@D5c6z:~'Z5s0

Ne$XU wE:j cJM1O0心理学空间gd'RzU"R8Y`K

Translated by Conway Ye心理学空间*gH'TU)o%T

心理学空间6r#b d5N%b7R.[

Reviewed by Qinyang Zeng

$p}a6_~%}@0心理学空间DW?xU

00:00心理学空间 hj/ej;f&h$c(z

心理学空间 N1s%]~$S7t(X `3~,f2\

克里斯·安德森: 你好,欢迎来到TED对话。 这是新开始的一个系列的第一集, 为了回应现在政治的变动。 我不了解你, 我开始对这个国家和世界上 逐渐严重的分裂感到担心。 没人倾听对方,对吗? 不。 感觉我们需要一个不同的对话方式, 一个基于逻辑、倾听和理解, 基于一个更大的背景。

-^ P#i A2c7^z0心理学空间T2N)p){+]y{

00:34心理学空间(zBO5y6?P

LVZ7G8S't-[O0这是我们在TED对话中要尝试的, 从今天开始。 我们找不到其他人开始 能让我更为此激动。 这个头脑是这个星球上独一无二的, 我不得不说。 我是认真的。

a+?A'm-]0心理学空间T-\(F%A0\o ~

00:51

1} c&y!q"DD7ua*K p0

P&\ F/?i?#B0(尤瓦尔·赫拉利笑笑) 我是认真的。 他把历史和和潜在的意义结合在一起, 让你大开眼界。

X,bsh"R0^0心理学空间y Y-Zq!V

01:01心理学空间cE,{ C J1n

Xol,h$C Cu5G0所以,你们可能会 知道这本书“人类简史”。 在场有人读过“人类简史”吗?心理学空间ZY` ]3k'uiv!m

HPZ)L6\5O%D?X001:06

5bRGfSl"fU:]0

y-v8q[%H ik cd0(鼓掌) 我无法合上这本书。 他讲述人类故事的方式, 通过宏观意识形态让你换个角度思考, 真的令人赞叹。 这是接下来的一本, 我记得是下周在美国出版。

rlxb^"_v@2{0

Zo]zpG&a b001:24

b'lg%@on0心理学空间;A sRz.[$p

尤瓦尔·赫拉利:对的,下周。

^.A9?'C2Iu D*S0心理学空间0m`+S:|7Q

01:25心理学空间W"Gv:v ^%K

B9CED6p0克里斯·安德森:《未来简史》 这是未来百年的历史。 我有机会阅读了这本书, 非常激动人心, 而且我敢说,对一些人,这非常令人振奋。 这是一本必读书。 诚实地说,我们找不到更好的能够帮助理解 现在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的人。 所以热烈欢迎,尤瓦尔·诺亚·赫拉利。心理学空间 X*Ev AN

心理学空间Bu,pk$o*~_

01:54

+i[iV,S#O`0心理学空间)?1e[8Y5tY%}%v

(鼓掌)

S&X d;RBb#_P^C0心理学空间/G$r @ u4\"P TFop

02:02

^?6U%RvT0

a)r4Z#Xu(KqH0很高兴能有Facebook和 网络上的朋友们加入我们。 你好,Facebook。 在我开始问尤瓦尔问题的时候, 你们可以提出自己的问题, 不一定要关于现代政治, 可以关于更广的对 “我们去向何方?”的理解。 准备好了吗?我们开始吧。心理学空间\0P!k2z ~(w:PT g8D

(KO!O?h002:24心理学空间/Y4k:[+F/eX

心理学空间.Iil1UO_-RP

现在,尤瓦尔, 2017,纽约,新总统上台, 惊讶席卷全球。 到底在发生什么?心理学空间fuE.n.Ty!y7y

~!X3y4P @#Pfv002:35心理学空间fS7Y"sdw$eA4b!B

心理学空间 k:`%o1z|+W

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基本发生的事情 就是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故事。 人类在故事中思考, 我们通过讲故事来理解这个世界。 过去的几十年, 我们又一个非常简单和吸引人的故事, 关于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故事说的是 经济正在被全球化, 政治在被自由化, 然而两者的结合会在地球上产生矛盾, 我们只需要继续全球化经济, 自由化政治系统, 一切都会变的很好。 2016年, 很大一部分的人,甚至是西方世界, 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不管理由的好坏。 人们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然而当你没有一个故事, 你就不会理解正在发生什么。

7J7{'U)nn2x0

%j6cf#^/W003:29心理学空间 m#[ `3q Ax6p

心理学空间-kj`gMbq"U

克里斯·安德森: 你部分相信那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故事。 它起作用了。心理学空间r3VI1lp%M~\

心理学空间 V`a}whz

03:34

'da-[/YxxQ Yj5c5I0

qnvdHV:Z0尤瓦尔·赫拉利:某种角度说,是的。 根据一些预测, 我们正处在人类的巅峰时期。 今天,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吃太多的人比死于吃太少的人要多, 这是很棒的成就。

9dI.fzu9m0

Q/L ~a[]!Qy003:50

OV4?,w7X2ed0s Ri0

{ g*M`*DCVJ0(笑声)心理学空间 W2g!]3]2O'o T%eV&w8i5G

心理学空间r5s{ k{v

03:53

K:S~ Y8Q/kgX t0

@7XV ry{`+h0而且也是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年老的人比死于传染病的人多, 而且暴力也减少了。 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自杀的人比死于犯罪、恐怖袭击 和战争加在一起的人都要多。 数据上来看,你是你最大的敌人。 世界上的所有人, 你最可能被你自己杀死。

/U*P V:N/H0

9[p {-}.KyF7z L004:20心理学空间k6] ?[;RPZG

T5H3L%B(t r5i6^%{"h0(笑声)

8S8|7T/[?4S,K b0

/Tc d&zsC/W004:21

HG'K?J5a9g-Gq0

'T&sk)ZL0这是非常好的消息,相比较……心理学空间:S@f bj ?.Qf

心理学空间^ [T5k9?5p

04:24

tu:V%X$CK/f0心理学空间ZA!@f2t [:U

(笑声)

h&eD1sp0心理学空间0GQ6Q9L-i bg

04:26

^[ jb`:S~#m0

(Z R7B"aOb%N*Z0相比较我们在前几个时代所看到的暴力。

5I5N;{St"GF{T0心理学空间 zW,E+Sv*T

04:30心理学空间G3k}/\~s5x

$@g!?+Dp1Kl0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这个连接世界的过程, 结果排斥了一大群的人, 而且他们也做出了反应。 所以这个令人震惊的事情 似乎摧毁了整个系统。 你觉得正在发生什么? 感觉像人们看待政治的旧观念, 左右翼分明,被打消并取代。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心理学空间6rS#EY N#l[

心理学空间)G6M }U*y

04:53

&R QT9CLS3w'b0

j)s0\1XRf3X0尤瓦尔·赫拉利:是的, 旧的20世纪政治模型, 左翼右翼对抗已经无关紧要, 真正的隔阂是全球和国家之间的, 国家或者地方。 你会在世界各地看到, 这是主要的斗争。 我们可能需要一个全新的政治模型, 和全新的看待政治的方式。 重点是, 我们可以说现在我们有全球生态学, 我么有全球经济, 但是我们有国家政治, 这没办法一起运作。 这让政治系统没有效果, 因为它控制不了我们的生活。 你对这种不均衡有两个解决方案: 一是反全球化经济,回归国家经济, 或者全球化政治系统。

!RmY1e4Q9c0心理学空间h7]0n E&I|L

05:48心理学空间 f-K}5ir7DK?

心理学空间,P;R8G%^Ksd6dl

克里斯·安德森:我猜很多自由主义者 认为特朗普和他的政府 是无法挽救的恶劣, 在所有方面都是糟糕的。 你能看到任何值得参考的 潜在线索或者政治哲学吗? 你会如何阐述那个哲理? 只是国家主义的哲理吗?

1A u#L8E\bX?P0

@5Rf)YFx1c {006:16心理学空间(O@V\3hWT-yi ]

r3O1pWi1Zj d0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潜在的感觉和观点 是政治系统内的一些东西垮掉了。 它不再给普通人权利了。 它不再那么关注普通人, 我认为这个对政治 存在问题的诊断是正确的。 但是对于答案,我并不确定。心理学空间}Y? L6_

}+}\#A wO006:41

*~o&R1z1d.Na$n0心理学空间.Q(tRG/OI

我认为我们正在 经历的是人类立刻的反应: 如果一些事情不再运作, 让我们回到过去。 你能在全世界看到这个现象, 在现代政治系统里几乎没有人 有任何人类未来发展的远见。 几乎世界各地,你会看到倒退的观念: “让美国再次伟大。” 像50年代、80年代的强大一样, 让我们回到过去。 在俄罗斯,列宁时代几百年后, 普京对未来的远景 基本上是让我们回到沙皇俄国。 在以色列,我来自以色列, 现在最热门的政治远景就是 “让我们重建寺庙。” 所以让我们倒退2000年。 所以人们认为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我们失败了, 就像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你在城市里迷了路, 你说:好,让我们 回到我们感觉安全的时候, 然后重新开始。 我不觉得这会有效果, 但是对于很多人,这是他们的直觉。心理学空间'NY~7S? PQ

V6P:A TX g/xu007:46

#w y na?P G0

"k0mJV N)p [0克里斯·安德森: 这为什么不会有效果? “美国优先”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标语。 爱国主义是一个很高尚的事情。 在大群人中促进合作 很有效果。 为什么世界所有的国家都不能 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心理学空间rl,by?F C

lG j*`hj-lOf,m008:07

$I u8H-uA0

!rXM'q0WQj2H0尤瓦尔·赫拉利: 很多个世纪,甚至几千年, 爱国主义挺有效果的。 当然,它会带来战争等等, 但是我们不能过度关注不好的事情。 爱国主义有非常多好处, 还有能力让一大群人 关心对方, 同情他人, 并团结合作。 如果你回到第一民族的时候, 就是几千年前, 在中国,住在黄河边的人们 分成许多部落, 他们都依靠黄河来生存和繁荣, 但是他们也遭受周期性的洪水 和周期性的干旱。 没有部落可以做出一些改变, 因为每个部落只控制河的一小部分。心理学空间&S+B*hT.x Z(l UXd

g&Ow)c2x3?$|009:00

zR\a5SN6P@A0心理学空间 [3ox.r ip/x

然后,通过长时间复杂的发展, 这些部落合并在一起, 形成了中华民族, 掌控了整条黄河, 并有能力团结上万人, 修建水坝和水渠来管理黄河, 预防洪水和干旱 并使整个国家繁荣。 这在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效果。心理学空间 X/Gr'yeG)c2J

心理学空间,Z9yR:C/Tss

09:28

lpfF_@k|(S0

m&~y/r+sh`Qy0但是在21世纪, 科技从根源上改变了一切, 世界上的所有人, 都住在“网络”这条河边, 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管理这条河。 我们都住在一个星球, 被我们自己的行动威胁的星球。 如果你没有某种形式的全球合作, 国家主义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正确范畴, 不管是气候变化还是科技发展。

o3S&} W[ Z0F+AmLl0心理学空间e'T8`.Rv BROP*i5W

10:07

s.kZjgJ.]H(L0心理学空间,a \ T [y#r

克里斯·安德森:所以如果世界上 大多数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都是国家层面的话, 并不会产生问题, 但是你认为当今最重要的问题 不再是国家层面了,而是世界层面。心理学空间.]P7@?'IUw3J7r

心理学空间 ? Q7q#p9C+@4D-t

10:22心理学空间&IN0],R7Q

心理学空间$IItUE k

尤瓦尔·赫拉利: 没有错,现在世界的主要问题 都是世界范围的, 除非通过某种全球合作, 它们无法被解决。 不仅仅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是最显而易见的例子。 我认为还有科技发展带来的变化。 想想看,比如说,人工智能, 20、30年后, 使上亿人失去工作, 这是一个全球层面的问题。 这会搅乱所有国家的经济。心理学空间)Mm6W{*g"\c%x\ P!B0v

["Px;^.T4^/M~7e010:57

8T K!BTAo0心理学空间Si-CyT Kq-l$D

一样的道理,像生物工程, 人们害怕研究 比如,人体基因实验, 如果只有一国家并不会有很大起效, 比如说美国禁止所有人体基因实验, 但是中国或朝鲜却继续进行。 所以美国无法独自解决这个问题, 很快,美国也会逐渐动摇, 因为这是高风险高回报的科技。 如果其他人在做,我不能落后。 唯一有效管理 像基因工程这类问题的方法, 就是有全球规定。 如果你只有国家规定, 没人会愿意落后。心理学空间;aQ4EFQ+w p

BD*G.`4k ^4SM011:51

}W!@4s p \z!W0

@8q3W*EE&Q|0克里斯·安德森:这很有意思。 在我看来这可能是促进 双方有建设性对话的要点, 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会同意 是开始的不满让我们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个不满就是对失业的担忧。 没有工作,也会失去正常的生活, 所以人们对此不满并不奇怪。 所以他们责怪全球主义、 世界上的社会高层, 在没有他们允许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看起来是个很合理的抱怨。心理学空间+[CW I:{+U%`8x

心理学空间 C HckN

12:26

Hk+xIT2w.q,{B0

S*^[z/["e,G lwtj0但是你的意思,重要的问题的是 现在和未来的工作岗位 流失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一部分是全球主义, 然而没错,正确的反应是关闭边界, 不让人进入并改变贸易协定等等。 但是我觉得你的意思是, 事实上工作岗位流失 最大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这是和科技发展有关, 而我们无法解决问题, 除非我们全球化。心理学空间B-\8V%o JfyF

6v,o y.mLr7w013:00心理学空间3o-OD JyOZi#G H)k

心理学空间jyiY d8bH

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 我并不知道现在,但是放眼未来, 并不是墨西哥人或者中国人抢走 宾夕法尼亚民众的工作岗位, 是机器人和计算机算法。 所以除非你计划在 加利福尼亚州边境修建一堵墙,心理学空间r+r%nl\ZGJ$g

&ye;Mw8iI4nf)eoX013:15

H%P[)mA(|'w0心理学空间4O F&KI0xX!}*|4c

(笑声)

~5[5D'Rx T%B}0

"`3ya*?Ho-yf013:16心理学空间D1|}K,vb {/ojq0V

心理学空间6B'P.H-nF#H-O^*H

墨西哥州边境的墙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我看大选前辩论时,我总是很震惊, 我很惊讶特朗普根本没有想通过说 “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来震慑民众。 即使这不是真的,也没有关系, 这可以是一个非常有效的 震慑并激励民众的方式。心理学空间%ZOE'V+l

D$F-bHihZ s013:41心理学空间 ~oYK"bvJ

心理学空间_} MV'@-R Q5d}EN

(笑声)

m'Wq7F)Xv(w?4K'P5D0

o5Ul`C"xS013:43

wbQ Yq/hQ0心理学空间5Wt(TLO9I%V qx

“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没人用这句话。 这让我担心, 因为尽管这意味着在大学和实验室里, 对此已经有激烈的讨论, 但是主流政治和公众, 人们并没有意识到 会有很大的技术变动, 不在未来200年, 而是10、20、30年, 而我们现在就需要做一些事情, 因为现在我们在学校和大学里教给孩子的, 都会在2040、2050的工作市场上毫无作用。 所以我们不应该在2040才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要在现在思考该教给年轻人什么。

gD-I*n W0心理学空间/w F^%^(IJ1?&h

14:34

4p;X1cZi6mS?2Mnkpf0心理学空间L/m8S\_te

克里斯·安德森:没有错。 你写过历史上人类几次无意地 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我们需要做出决定,研究科技, 然后突然之间,世界就会改变, 可能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人类简史》中的一个例子, 整个农业革命, 用人力耕田, 人们每天艰苦地劳作12个小时, 而不是花6个小时在丛林里 享受一个更有意思的生活方式。

Lau S.R8S Z0心理学空间0O{![1E%@Ts(E

15:14心理学空间"av2ekpo

Jm%FJ!rR'K4S0(笑声)心理学空间j:D sZ@*^8t

心理学空间;s1H(an/\(D

15:15心理学空间;J+_1x9c:n hlS

2N*P;dA,t,T)x)zB0所以有可能我们在另一个转变期间, 我们就梦游般进入一个 我们并不希望的未来吗?心理学空间Ns1s)hI4uvw c1|/G

(r)P-M O }%o(~)a~015:24

1P |n2fl1W]`\0

9FK6Q%R([WL0尤瓦尔·赫拉利:是的,很有可能。 在农业革命期间, 科技和经济的巨变 增强了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对于个体的生活, 社会高层的生活质量提高了许多, 但是大多数人的生活质量降低了。 然而这在21世纪也可能会发生。 新科技没有疑问会增强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结果可能还会是 社会高层拿走全部利益,全部果实, 然而大多数人却比以前过的更差了, 而且一定比那些社会高层的要差很多。

|#Et'L2G R0心理学空间R!A&v Q8m8f3X

16:10心理学空间fC){&B/y&q L(e

心理学空间U+Q-}E| f z4S

克里斯·安德森: 而且那些社会高层可能不是人类。 他们可能是半机械人……心理学空间-bKH5YYUFR+|2K

心理学空间xH*X$q%_/wk \)e(i

16:15

q,`@"mf&b7aNt9p0心理学空间A V [G"HTeP#B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他们可能会是提高过的超人类。 他们可能会是半机械人。 他们可能会是完全人造。 他们甚至可以是无意识的计算机算法。 现在世界上的权利已经从人类 转移到计算机算法上了。 越来越多的决定有关个人生活, 有关经济,有关政治, 都在被算法取代。 如果你向银行申请贷款, 有可能你的命运是被 一个算法,而不是一个人类决定。 原因可能是人类能力不够,心理学空间@5O5mB}!k3N%l6u#|)^V-g{

心理学空间+[1{#C&x/h7e

16:53

af r|4u"s8G'G,f0心理学空间 LU@}a

世界过于复杂,有太多的数据, 事情变化的太快, 这个几万年前在非洲草原上 进化的东西, 为了适应一个特定的环境, 一个特定容量的信息和数据, 它就是无法承受21世纪, 唯一可能能够承受的 就是大数据算法。 所以越来越多的权力 从我们转移到算法并不奇怪。

2u;z;R6V{R a.CIK.w*U0心理学空间F1V#TYN;?3H?k

17:28心理学空间S0I%|0z`,n1U$q

$?nBOsk0克里斯·安德森:我们在纽约, 这是TED对话系列的第一集, 和尤瓦尔·赫拉利, 还有Facebook的直播。 我们很高兴你们的参与。 我们会开始提出一些你们的问题, 和现场观众的问题, 在几分钟之后, 所以做好准备。

6\j:h i:bfM0心理学空间9S7n~s[4Gf)CkRk

17:47心理学空间 cL{]2Yf/A[

心理学空间/Oqp)Q`'D-r'X

尤瓦尔,你认为 我们需要放弃国家主义, 因为科技即将带来的…… 危险,某种程度上, 根据发生的事情, 我们一定要有一个与此有关全球对话。 问题是,很难让人们相信这个, 人工智能是一个很大的威胁等等。 人们,至少一些人们 当今更关注的问题可能 是气候变化, 还有其他问题像难民,核武器等等。 你认为现在 那些问题需要被强调吗? 你谈过气候变化, 但是特朗普说过他不相信气候变化。 所以,你最有力的论证, 不能用来说服公众。心理学空间}$d|)n5Yg

心理学空间#q ~ _ wvVnL

18:42心理学空间o,t qGU@wP

心理学空间 hd7u^'jbdN]

尤瓦尔·赫拉利: 对的,我认为气候变化, 刚开始,国家主义和气候变化之间 的密切关系令人惊讶。 我的意思是,几乎所有 否定气候变化的人都是国家主义者。 刚开始,你想:为什么? 联系是什么? 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者否认气候变化? 但是,仔细思考后,其实很显然, 因为国家主义对气候变化没有解决方案。 如果你想在21世纪当一个国家主义, 你一定要否定问题。 如果你认清了事实, 你就会接受 爱国主义还能存活在世界上, 世界上还能有对你的人民和你的国家 的特别的忠诚和责任。 我不认为有人真的想放弃它。

V_\$LR0心理学空间P;~5F3w7^flI(O

19:35

'@8W r`F_O0

}VMp A6e!Q/W0但是面对气候变化, 我们需要更多的忠心和承诺 超出国家范围。 而且这不是不可能, 因为人们可以忠诚于多样事物。 你可以忠诚于家庭, 忠诚于社区, 忠诚于你的国家, 所以为什么你不能忠诚于全人类呢? 当然,有些境况下,事情变得困难, 哪个是首要的, 但是,生活并不简单, 想方法解决。

7Bta9H l8v^6r)w'y0心理学空间_%r7rF,s"oL3j2X

20:08心理学空间+n!pU8{}lHE+Sc

r3ZRn1@:W(by-n0(笑声)心理学空间8A#o UcA0nU

心理学空间}'WZB#iQ

20:11心理学空间`*L"P7G?Q)j

|#HuT$?%}[0克里斯·安德森: 好的,我想让现场观众提出一些问题。 我们有一些麦克风, Facebook也可以参加。心理学空间uPa7q_b Tw

心理学空间E q3IvQP

20:21心理学空间1N{]M(MN#]

l9eP0@hK8R l0霍华德·摩根:这个国家和其他国家 巨大的区别, 是收入分配的不平等, 从50年前到现在, 美国收入分配巨大的改变, 在世界范围内。 我们可以做什么来改变它的吗? 因为这和潜在原因有很多联系。心理学空间5e XL!}&aQw

心理学空间&w _;p E?R6p+u

20:44心理学空间 Im&WQw[4q}^

$P"O|t3@C2S.f0尤瓦尔·赫拉利:至今我还没有 听说过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部分因为大多数的想法 都是在国家层面的,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 一个当今比较常见的主意是 无条件基本收入。 但它是有一个问题, 虽然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是它之所以有问题, 是因为“无条件”的概念 和“基本”的概念不清晰, 大多数人谈论无条件基本收入时, 他们事实上说的是国家基本收入。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

#JS"Y8m#\8U9dr P0心理学空间a"v.E4lj0k*J

21:16

yS g `*v1z0

)b{*L/w.nuQ0比如人工智能和3D打印机在孟加拉国 抢走上百万份工作, 从生产我的衬衫和鞋子的人手中。 然后会发生什么? 美国政府会向在加州的谷歌和苹果收税, 用那些税来付孟加拉国 失业者的基本收入? 如果你相信这个,那你会相信 圣诞老人会到来并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除非我们有全球基本收入, 而不是国家基本收入, 深根蒂固的问题不会被解决。

hU z#pwq0

nBy*_f+[!}T021:53心理学空间'lsY_~

,u.Ru liS$?0而且我们也不清楚“基本”是什么, 因为人类的基本需求是什么? 一千年前,食物和庇护所就够了。 但是现在, 人们会说教育是人类基本需求, 它应该是其中之一。 但是,多久?6年?12年?博士? 相同,医疗保健, 比如20、30、40年, 你会有昂贵的治疗来延长人类寿命 到120岁,可能吧。 这个会是基本收入中的一部分吗? 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 因为当人们失去工作, 他们唯一能够拿到的就是基本收入。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道德问题。心理学空间:z k*B$i9{n

心理学空间"Px `3A@+pO7M

22:43

8iT7u-a:SGm0心理学空间9JV;K)e(?/NP

克里斯·安德森: 这如何影响世界还有很多未知, 谁付钱? Facebook上的丽莎·拉森 提了一个问题, “现在美国的国家主义 和上个世纪的一战二战期间相比 是怎么样的?”心理学空间_v%EDJ3A.V

心理学空间~nb `3N%T6H

22:57心理学空间8l0H \,Q)x8|N{ X!z

u+n#Z fM [ Dn0尤瓦尔·赫拉利: 好消息是,不管国家主义的危险, 我们的情况比一世纪前好得多。 一世纪以前,1917, 几百万人欧洲人互相残杀。 2016年,英国脱欧,我所记得的, 只有一个人失去生命, 一个议员被极端主义者谋杀。 只有一个人。 如果英国脱欧意味着英国独立,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和平的独立。 如果苏格兰决定离开英国, 在英国脱欧之后。

1j"}1i;F2oG&O0心理学空间3T"\ VbI$B/\

23:38

%Dm?9jN/@:Zb0

&{2Z-pS:lD.@-?%l-h0所以在18世纪, 如果苏格兰几次尝试 脱离伦敦的控制, 伦敦政府的回应是向北派军队, 烧掉爱丁堡,并屠杀高地部落。 我的猜测是,如果2018年, 苏格兰选择独立, 伦敦政府不会向北派兵, 烧掉爱丁堡。 现在几乎没有人愿意杀人或者被杀 为了苏格兰或者英国独立。 至今国家主义的雄起, 回到20世纪30年代, 到19实际,在西方 国家主义的力量至少比一个世纪前 小了很多。心理学空间$FQ&z-D2}!q{uK"T

j$U8_6mj F024:32

@euOS0心理学空间3uW"FV_Y

克里斯·安德森:现在有些人, 担心这会不会被改变, 美国的犯罪会暴增, 根据结果来看。 我们需要担心这个吗, 或者你真的相信事情被改变了吗?心理学空间h;z.Rl:[9KNz$S

心理学空间 PR1C+@d2s~R

24:48

~;v;}w'WK;b.uw0

S1hF7N0E6{0尤瓦尔·赫拉利: 不,我们应该担心。 我们应该意识到两件事情, 第一,不要太极端, 我们还没有回到一战。 但是另一方面,不要自鸣得意。 我们从1917到2017, 不是通过奇迹, 而只是人类的选择, 如果我们现在开始作出错误的决定, 在几年之内,我们可能会 回到像1917年那样的局面。 作为历史学家,我知道的一件事情 是不要低估人类的愚蠢。心理学空间&v-sf q"Lo W

心理学空间kD(^a;s XtK)WO

25:24

"\"k9d3ef1db1a2L0

rS!X:\ |D3QL0(笑声)心理学空间G ix,naNX.N

心理学空间,o+y_ul.C8YOfM

25:27

'xg3rE J0心理学空间 _ms x:S0II%Bs

这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力量, 人类的愚蠢和暴力。 人们做这样疯狂的事情, 然而却并没有很明显的原因, 但是话又说回来, 人类历史上另一个 很强大的力量是人类的智慧。 我们两者都有。

DS)E"{+Z|.PDd/q0心理学空间0^L4ag1Ez

25:43

9V-Yz(G*OV0

pd6oM*Z;PW2d8X0克里斯·安德森: 道德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 有一个问题。

6P1jnSt1MXV-|-W(Nm0

-fsa5o E Nw.\5C025:48

.A9eq,z4c0心理学空间#pA)`7z+y]&z-~eT&k/m

乔纳森·海特:谢谢,尤瓦尔。 似乎你支持世界政府, 但是当你看“透明国际”的地图时, 标注政府的腐败程度, 那些作风优良的政府有 大量的红色和一点点的黄色, 所以如果我们有某种世界政府, 为什么你认为它会变成像是丹麦一样, 而不是像俄罗斯或者洪都拉斯, 或者不是其他选择, 像我们对CFC做的? 通过某种方式国家政府 是可以解决全球问题。 世界政府看起来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你认为它能够有用?心理学空间-]3?'C#J!P1V'Y

J3n{*y"sW$S6K026:22

GD!o+tzy;Y0心理学空间0z8]4\+W4x;b-f

尤瓦尔·赫拉利: 我并不知道它会是怎么样的。 没人有一个模型。 我们需要它的主要原因 是因为这些问题都是两败的局面。 当有像交易一样的双赢局面, 两方都能从贸易协定中获益, 这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事情。 没有某种世界政府, 国家政府都有独自的利益。 但是当你有一个两败的局面, 像气候变化, 如果没有一些权利上的统治, 会变得很困难。

V8^ED#z}4D]0

ab9X+V_7V U,B027:00心理学空间p.d,oSDz-bk8T \

6jR+d1J0T0如何做到和结果是怎么样 我不知道。 而且肯定没有确切的原因, 认为会变成丹麦一样, 或者会变成民主政治。 更有可能它不会。 我们没有可行的民主政治模型 适用于世界政府。 所以可能它会更像古中国 而不是现代丹麦。 但是,因为我们面对的危险, 我认为大国们有真正的能力 在世界实施这些艰难的决定, 比其他都要重要。

{0^"A$Uv-[h0

]M,j1p L`w[g027:47心理学空间2@v w }4u8{x+r7G

心理学空间E`(Hi5g0Zh0l

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然后我们会把麦克风给安德鲁。 Facebook上的凯特·希伯伦, 从范尔: “发展中国家如何管理 百万气候变化的移民?”心理学空间 }dDh'bh"?S1\E

心理学空间&GTgW&l W Lx#Z/_

28:00

@m-sH`3Gv w0

/M G*a[E6za0尤瓦尔·赫拉利:我不知道。心理学空间8P0F5tG7ca7@)W

心理学空间pQ%t'`)U(NarC

28:02

9dz0k5co/x0心理学空间0W#j,T4uhbH;l X|7G

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你的答案,凯特。(笑声)

6kq#YZ$H*v0

s6q;xlD:dDI%[028:04

/|z1W_O7DoF0

z.FD!mk(S2W0尤瓦尔·赫拉利: 我觉得他们也不知道。 可能他们会否认问题。心理学空间i}@)rw[

心理学空间I P H PZ.Y(]

28:08

P:ZZ%_ca7IJG0心理学空间TH4su gq/X*K a

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移民是国家层面难以解决的问题 的另一个例子。 一个国家可以关闭边界, 但是这可能加深未来的问题。

^#Afl^u0

Y#us4f ST R _028:18

4s+]:V4dwM6y?B0心理学空间!U`0?!tV!S"R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这是另外一个很好的例子, 特别是因为现在移民 比中世纪和古代更为简单。心理学空间&yr#c c(`A!T n?

:f`b6a*RS028:30心理学空间 i]3B hM(?

~4E \s8Zn X{$oD B0克里斯·安德森: 尤瓦尔,很多科技人相信一件事情, 政治有点被夸张了, 事实上,政治领导人 在世界上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现在真正决定人类的是科学、 发明、公司、 除政治领导人外的很多东西, 领导人做不了很多事情, 所以我们是白担心。心理学空间,C?\\FB `O A

$K$w"Po^mp1Gs028:58

C Dv{$v"B(o0

H~r5J,Y0G0尤瓦尔·赫拉利:首先, 政治领导人做好事 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但是他们做坏事的能力是没有限制的。 这是基本的不平衡。 你依旧可以按下按钮,炸掉所有人。 你可以有这样的能力。 但是如果你想,比如,减轻不平等现象, 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但是开始一场战争, 你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所以现在的政治系统有 一个根深蒂固的不平衡, 这挺令人沮丧的, 你不能做很多好事, 但你依旧可以造成很多伤害。 这依旧是政治系统很大的隐患。心理学空间+p;\!jR9^%|c/piC

心理学空间d zV:` i~njM

29:39心理学空间5P0f7` JK2I{,flN

心理学空间1hCk4o#?R:a S'V

克里斯·安德森: 所以当你看看现在发生的事情, 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 历史上有一切都很好, 然后一个领导人使世界 和他的国家倒退的时候吗?

8_9?o { Tvv[0心理学空间seGU7vw:lWOc

29:53

!D/G"P0X(f(E/K ` J@0心理学空间Lt,zR!?Op?x

尤瓦尔·赫拉利:有几个例子, 但是我应该强调, 从来都不只是一个领导人, 有人把他推上台的, 有人允许他继续待在台上。 所以并不是单一一个人的错, 有很多人在这样的人身后。

lK_6lp\s[/EcM0

ebU*m5t030:12心理学空间h5m"?$r&BcV)pp$s

)X Mz0TV Zy0^0J0克里斯·安德森: 我们能把麦克风给安德鲁吗?心理学空间qhyA2TluJ

`_)o;^m,]v7Bh030:19

k4D u,LdI~0心理学空间+T:JW!n4G+}zw

安德鲁·索罗门: 你谈了很多关于世界和国家的事情, 但是在我看来, 世界还是掌握在一群一群的人手中的。 看看在美国被ISIS招募的人, 还有其他的组群, 不受国家的限制, 但是依旧代表着重要的权力。 他们该如何被融入系统? 以及如何使一个多样背景的设定团结, 在国家或者世界领导下?

+W(y s:i_3Z2{;Qm jG!d0

pwp-k*D1k U,Ph030:47

{V ]s-F9IkR0

nWZ(Q/`DO0尤瓦尔·赫拉利:多样背景的问题 在国家主义里也有。 国家主义偏爱单一背景, 更极端的国家主义 偏爱对单一背景的唯一忠诚。 因此,国家主义有了很多问题, 对想要在不同组群中 有多样背景的人。 所以这仅是全球背景下的一个问题,心理学空间G+s%Z X*PYj8Vo

vT eZ[8h&J8n/XR031:18

xX;G9HsR0心理学空间 K/hR(z~L$[

我认为,历史表明 你不能片面的思考。 若果你认为每个人是单一背景的话, “我只是X,我不能是其他东西。” 这就是问题的开始。 你有宗教信仰,你有国籍, 可能需要唯一忠诚, 但是这不是唯一的选择。 有很多宗教信仰和很多国家, 能够让你同时有非常多样的背景。

I:F `!E`m V0

`4sJ6sI{031:53

oe;do{5Zy!Q~0

~6Q&S#g5i(d0克里斯·安德森: 去年发生的事情的解释 是一群人忍受不住了, 自由主义精英, 痴迷于很多很多不同的背景, 然后他们感觉, “但是我的身份呢?我被完全遗忘了。 似乎我觉得我是多数人?” 然而这只是诸多愤怒的冰山一角。心理学空间;MU&_R2] Yw

qB V g+`'q(N032:20

`#B]u(l^)fx{0

x9oL hJ0o0尤瓦尔·赫拉利: 身份总会带来很多问题, 因为身份总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迟早会和现实冲突。 几乎所有的身份, 高于基本群体的级别, 和十几个人的级别, 都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他们都不是事实。 他们都不是真的。 这只是人们发明出来 互相告诉然后相信的故事。 所以所有的身份都是不稳定的。 他们不是生物学上的事实。 有的时候国家主义者, 认为国家是一个生物学上的物体。 由土壤和血液组成的, 形成了国家。 但是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

a!q*pp'M%I0

!?/Fq0yUC,e4sNv033:09

c0b)y"m&L-N0

:y| s t)[.u7^na km0克里斯·安德森: 土壤和血液和在一起是一团糟。

O&v\k HJ0心理学空间^Kc4I/R

33:11

{iR3C2c^7K(U\b0

yni ha#zfK d#b D0(笑声)

%~I3Y\M/Zw(h2F2L0

G/Hr!xn(v033:13

J.N `Ph0

5g,Bu\6Y$aEJ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而且它还会搞乱你的头脑, 当你认为你是土壤和血液的组合过多。 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 显而易见现在的国家没有一个 在5千年前存在。 智人无疑是一个社交的动物。 但是百万年来, 智人和我们的人类祖先 生活在几十个个体的小群体内。 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 但是现在国家是虚构的群体, 我并不认识这些人。 我来自一个相对小的国家,以色列, 八百万以色列人中, 我从来没有见过绝大多数人。 我也不会见到绝大多数人。 他们只是简单地存在在这里。

^,p(hG)YF9l0S+I)R0心理学空间`I&P7jH

34:04

E%g-qgq[ wQ0心理学空间(x1fQ O1@2r

克里斯·安德森:这样的身份, 这群人感觉被抛弃,可能被抢走工作, 在《未来简史》里, 你谈到这样的组群在扩大, 太多人可能会被科技 夺走工作, 然后我们可能会有一个 你称之为的很大的“无用阶层”, 一个传统上存在, 经济上无用的阶层。

f9B1J,W'F e0

w&HWS [034:34心理学空间H-Q4B PYp(px

A m0eqa0尤瓦尔·赫拉利没错。心理学空间Ru+`_s

心理学空间 JlJC n5e0m*f&~

34:35

0[)LeQL/M1_)H0心理学空间B#R~+M%g Qh+|/}s!d

克里斯·安德森:有多大可能会发生? 我们该为此担心吗? 以及我们能够解决这个吗?

9XS5RT*bC4k7U!F0

Y#jP~)b2YN^sI034:43心理学空间l'{;}2SPdR

9k7Kj|F l7R*_0尤瓦尔·赫拉利: 我们应该非常仔细的思考这件事。 没人真的知道2040、2050年 的工作市场是怎样的。 有可能新的工作会出现, 但并不是绝对。 即使新的工作真的出现了, 一个被自动驾驶汽车 抢走工作的50岁的卡车司机 的生活也不一定简单。 一个失业卡车司机 把自己重塑成一个 虚拟世界的设计者是很难的。心理学空间a I%e,x$y0E bG

g[*b4J/e,[035:14心理学空间3~k1joBJq

i,E"\fQ{0之前,工业革命的发展史, 当在某个产业机器代替人力, 解决方式通常是 在新的生产中低技术的工作。 所以你不需要更多的农民, 人们转向低技术工业的工作, 当这些工作被 越来越多的机器抢走的时候, 人们转移到低技术的服务业。 当人们说未来会有新的职业, 那些职业人类会比人工智能做的更好, 那些职业人类能比机器人做的更好, 他们说的其实是高技术的工作, 像软件工程师设计虚拟世界。 我不认为一个失业沃尔玛收银员 能够在50岁把自己 变成一个虚拟世界的设计者, 我更不认为 孟加拉国的百万失业纺织业工人 能够做到这个。 如果他们真的想做到, 那我们现在就要开始教孟加拉国人 如何成为一个软件工程师, 但是我们并没有在做这件事。 所以他们在20年内会做什么?心理学空间 |G/W J#A0_0p;@t,_m+wH R

心理学空间7XE_/Vd)[

36:26

X_ BWUL$K0心理学空间 W Ab z.~1H!U y4x

克里斯·安德森: 我感觉你很重视一个问题, 其实这前几个月就一直困扰着我, 这个问题不好在公众问, 但是如果任何人能够有智慧回答, 那就是你了, 所以问题是: 人类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l&t qK&U+K7T7V0心理学空间d\)p5q$y%qYO6qP(M*j

36:45

a(]M V(bD$z0

1wVJH)x7J0尤瓦尔·赫拉利: 据我们现在所知,没有任何目的。

*C1@d2Qn(C|6Q0心理学空间7K@8i(k}/fh

36:47

{/IIH4C}H0

gI0aX(@ \^0(笑声)心理学空间:n;o-i6n@6}5@:hQ]

心理学空间oQ3tOr,m$~3y

36:48心理学空间:q9z/\2Q&N3N

心理学空间3J#e6i$w+r \T

并没有什么宏大的宇宙戏剧, 或者宏大的宇宙计划, 人类拥有一个角色的。 我们只需要发现我们的角色, 然后尽可能做好我们的角色。 这一直是所有宗教和价值观的故事, 但是作为一个科学家, 我能说的是这不是真的。 并没有什么智人参加的宇宙戏剧。 所以……

gr)K;ri4b bgz;US0心理学空间 pbm e(]-{*A/[5s s

37:18心理学空间V;rq3I _ S

心理学空间1l%c5M l2}l+q

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你一下, 在你的书里, 因为在《未来简史》里, 你做出了条理清楚和易于理解的解释, 关于知觉,关于意识, 以及那种人类特别的能力。 你指出了和智力的区别, 那种我们建造机器的智力, 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 你是怎么知道人类没有目的, 如果我们还无法理解知觉是什么? 以你的理解,有没有可能 人类的目的是成为宇宙的知觉, 成为快乐、爱情和喜悦的中心呢? 可能我们能够建造放大那些东西的机器, 即使它们不会获得感知? 这听起来很疯狂吗? 读你的书,我似乎有点渴望这个。心理学空间+q y&u!s5r Au

心理学空间Wm fB'IR(g

38:11

L/z \|3] v0

6@jMAB0y/j;TUz0尤瓦尔·赫拉利: 我相信现在科学最有意思的问题是 关于意识和头脑的。 我们能够越来越好的理解 大脑和智力, 但是我们并没有越来越好的 理解思维和意识。 人们经常把智力和意识混为一谈, 特别是像硅谷这样的地方, 这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在人类身上,这两个是相似的。 智力基本上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意识是感受事情的能力, 感受快乐、悲伤、无聊、痛苦等等。 智人和其他哺乳动物,不仅仅人类, 所有哺乳动物和鸟类及其他一些动物, 智力和意识很相似。 我们经常通过感受事情来解决问题。 所以我们更有可能会把它们混淆。 但它们是不同的东西。

3E+D}&n_)s0

)} b!w~0XCT039:04心理学空间g G Z!p8Z3@&{%Y

心理学空间6v3V"U v]]

现在在像硅谷一样的地方发生的事情 是我们在创造人工智能, 但是不是人工意识。 过去的50年里, 电脑智能有非常卓越的发展, 但是电脑意识完全没有进步, 也没有现象表明电脑 在不远的将来会取得意识。心理学空间I8a2Os,K7Dd S pyy4o l

0R^ uwP;Q@!i039:28

#B%Ed FA(Qj7d[8o0心理学空间:qs5csm@

所以,第一, 意识在宇宙中扮演的角色, 它不是智人特有的。 牛是有意识的,猪是有意识的, 猩猩是有意识的,鸡是有意识的, 所以如果我们想搞清楚我们的角色, 首先,我们要扩大我们的视野, 一定要记住我们不是 地球上唯一有意识的生物, 当谈到意识, 当谈到智力, 我们有理由认为我们是整个生态系统中最聪明的。

HS'n;ab {`@3k OMv7{f0

s5R-X eL{039:58心理学空间(Gy^ m A*`,p&|

O6vzc8f&f"].k0但是谈到意识时, 说人类比鲸鱼更有意识, 或者比狒狒,或者比猫更有意识, 我找不到证据。 所以第一步是, 如果你想要搞清楚,扩大视野。 第二个问题是意识的目的是什么? 我要推翻这个问题, 我不认为意识有任何目的。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 在宇宙中找到我们的角色。 重要的事情是使我们不再痛苦。 有意识的生物 和机器人、石头或者其他东西相比 是有意识生物会感受到痛苦, 而且他们应该关注的 不是在什么神秘的 宇宙戏剧中找到他们的角色。 而应该关注痛苦是什么, 什么造成了痛苦以及如何从中解脱。心理学空间U/I:e C#Lz2l

Gq,Ai{ CI040:59心理学空间qb#l ~ef Io

心理学空间#A+wL)pYX)Rz@\

克里斯·安德森: 我知道这对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但是现场有很多的问题, 可能Facebook也是, 可能还有一些评论。 所以让我们开始吧。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如果你要麦克风,请保持手举高, 我们会递给你。

jcHUv.q0

3^R(OXxN/Qr041:19

.pw1LQxi0心理学空间$ohGj/p+ArE

问题:在你的工作里, 你谈论了很多关于 我们当成现实的虚构故事, 我们的生活基于这些故事。 作为个人,知道这个, 这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以及你会像我们一样把 这些故事和现实混在一起吗?

\+e4SGK$P-h^.J0心理学空间3D9vs a$}ywi

41:36心理学空间#aJy3sO F2|

!R_5}6? gbp0尤瓦尔·赫拉利:我尝试不要。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问题, 作为一个科学家和一个人类, 是如何分辨虚构和事实的区别, 因为事实存在。 我并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虚构的。 只是对于人类,我们很难分辨 虚构和现实的区别, 而且随着历史的发展, 这变得越来越困难, 因为我们创造的虚拟事物, 国家、神、金钱和公司, 它们现在控制着世界。 所以甚至思考 “哦,这只是我们创造的虚构的东西。” 是很困难的。 但是事实依旧存在。心理学空间FL+UU-E,b3]

心理学空间L'EE.S[X5y]#M

42:17

X-o&h3j6[j^}q0心理学空间 k H|?4~

对于我来说, 有几个能够分辨虚构和现实的方法。 最简单的,最好用的, 我能够简而言之的, 是痛苦。 如果它能够感受痛苦,它是真的。 如果它不能感受痛苦,它不是真的。 一个国家无法感受痛苦。 这非常非常显而易见。 即使一个国家输了一场战争, 我们说: “德国因为一战的失败而痛苦。” 这是一个比喻。 德国无法感受痛苦,德国没有意识。 德国没有知觉。 德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没错,但是德国不可以。 相似的是,当一个银行倒闭, 那个银行无法感受痛苦。 当美元的价值降低, 美元无法感受痛苦。 人能够感受痛苦, 美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这是真的。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看到现实, 我会测试其能否感受痛苦。 如果你真的能够理解什么是痛苦, 这也会让你了解什么是现实。

V!g)`g8At$c.r4?)k0心理学空间f:C"eI4S

43:16心理学空间:y-G*{;[T n9p4C

NqH q7J a jD0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从看不懂的语言的人。

4UHNm4Y,\.l.A&Y0

1WQ1q5N)O.k$w043:22

&t9r}1A GkH0

"mK.f|x|DK5@0尤瓦尔·赫拉利:哦这是希伯来语。 克里斯·安德森:噢,希伯来语。

a(w/i F!DR3~0心理学空间cQx%x5Gj ]_ Z

43:24

c \Vn,B RC0

T|&A;` e3C0(笑声)心理学空间)R*v!bwpar!c

心理学空间[9}C&ZpK

43:25心理学空间*XM Ya-X!Y

/B O b5{)sWx0你能读这个名字吗?心理学空间+H.\0{ S-{KT.?p

7dfE`q oB DO043:27心理学空间0w7@:@7d5XD ^8a

Rf[.opPI/l0尤瓦尔·赫拉利:……心理学空间#dISD4WC4zT_!m

心理学空间?+_)jr?@0s3p

43:28

\ m%HDX S2u0心理学空间!vYl%lSu&~

克里斯·安德森:谢谢你的问题, 问题是:“真相后时期 真的是一个全新的时期, 还是另一个历史长河的时刻?”心理学空间Pt6A`+kx C

心理学空间-sD4~a^IL U f

43:40

Vt`-|@Be0

dzn{4d0尤瓦尔·赫拉利:个人所见, 我不同意“真相后”这个概念。 我作为历史学家的反应是, 如果这是真相后的时期, 真相的时期是什么时候?

3F W0_*mNY5u5{0心理学空间9EB6DUl_z

43:50心理学空间B Y)UWT

心理学空间)d4Q9f4r.S2q

克里斯·安德森:没错。心理学空间 m,v"Q vm"Ok

OV hz*Q(r043:51

Xaz A$R*F5K|"^0

!`!rFS3a:Gf r0(笑声)

6v4H N)cw/n~M0

/\&YE TN8kC043:53

r2Uk^6W0

-Zl![+JgB"|0尤瓦尔·赫拉利:是20世纪80年代, 50年代还是中世纪时期? 我们一直都生活在某种真相后的时期。心理学空间T/Z8d-?"ED$w

,x^7q`qo044:02心理学空间\*P0qlh

心理学空间6O1~z0N,j9WZ

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一下, 因为我认为人们谈论的 是有更少的记者报道, 有被验真过的现实的世界, 被那些注重真实的机构检查过的世界。 所以如果你相信一个事实, 你所写的就是信息。 有人认为信息应该真正与现实相连, 如果你写一个头条, 这是一个很严肃重要的 反映现实的事情。 然而有些人不这么认为。心理学空间Nm:t5w|9G q f,K

心理学空间0W6y2~j4y*S0A

44:39

&t?l|^b-I6e0

(uE B.~ j1\G `0但是我认为担心是 现在的科技非常强大 在一段时间下,能够放大所有的事物, 不管其与现实的联系, 只管点击量和吸引注意, 这是非常有害的。 这会导致一个很正常的担忧,对吧?心理学空间TV#p _(n3A7zs!_

(Er-t#jc8O!q7d044:58心理学空间Zw6K.rK)PV

ZE a\%B,Y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随着科技发展, 现在传播现实、虚构和虚假更简单了。 现实和虚构的都有。 宣传现实都比以前简单了非常多。 但是我不认为有什么非常新的东西 关于传播虚构和虚假信息。 关于虚假信息和“真实后”, 约瑟夫·戈培尔也都知道。 他经常说如果你重复一个谎言, 人们为认为那是事实, 谎越大越好, 因为人们甚至都不认为 这么夸张的事情是一个谎言。 我认为虚假新闻已经存在上千年了。 就像圣经。心理学空间5H,u[ j fWfx~M

qd-^9fN2u-h045:52

}2i(g.}8ws0

'c(AVP2uF Zw,z6G0(笑声)

|^%k)ymM0

t)K6UC%~p045:53

c.q kUqS ^0

3aG e(B8VS5M6zQ0克里斯·安德森:但是有人担心 虚假新闻和专制政权有关, 当虚假新闻上升的时候, 那是一个危险信号, 黑暗的时代可能会到来。心理学空间5UHyM l4QZ

(U)NlbS2kl)fPh046:08

%Vtyb&[4P}KK+c0心理学空间ot? Ny,N s/H0[

尤瓦尔·赫拉利:没错,国际上 虚假新闻的使用是很令人不安的。 但是我不是说这不好。 我只是说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心理学空间B ])LU%av@

\C;`|(N&h8Tu046:20心理学空间yx7o7t H~8kgt,^

!x^ VK^b,Ep0克里斯·安德森: 在Facebook上对这个问题有很多关注, 关于世界政府和国家主义。 来自菲利斯·丹尼斯的问题: “我们如何让人们,让政府放弃权利? 这个含义太宏大了 我看不到整个宏观的问题。 但是这必要吗? 这需要战争才能实现吗? 不好意思菲利斯, 我篡改了你的问题,但是我怪文字。心理学空间 br7s\6vW[6}7n(f!ul L

7f7R(Rx3[l046:47心理学空间.r[G!C&P%[1d[s

心理学空间^ EU s0Co-n

尤瓦尔·赫拉利: 人们谈论的一个选择, 只有灾难才能打动人类, 开始一个真正世界政府的系统, 他们说我们无法在灾难前完成, 但是我们需要开始打基础, 所以当灾难来袭时, 我们能够快速反应。 但是人们在灾难前 是不会有动机去做这样的事情的。 另外一件我要强调的事情 是任何真正相信世界政府的人, 都要澄清 它并不会取代或者取消地方户口或者社区, 它们应该共同存在, 应该都是系统中的一部分。

9^+b$q3m'm*u D0心理学空间5H+\3k*~[

47:40心理学空间.KHzHO5N*}0u Y

心理学空间,r`GANb8lRa

克里斯·安德森:我想多谈谈这个, 因为“世界政府”中的每一个字, 是非主流右派很多人心目中 恶魔的缩影。 它看起来很吓人,很遥远,很未来, 它还让人们失望过, 所以全球主义者,世界政府, 不要,走开! 很多人认为这次大选 就是对任何相信这个的人的鼓励。 我们如何改变叙述方式, 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吓人和遥远? 基于你说的 和地方户口、地方社区的主意。心理学空间 t@ ]Y n~_{+Jn

,z$Y*t nG[ a#tk048:17心理学空间9T:s#zA b

Bw"^`'Eo7w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我们应该 以智人的生物学现实开始。 生物学告诉我们两件关于智人的事情 和这个问题非常有关: 第一,我们完全依赖于 我们身边的生态系统, 而且现在我们所谈论的是世界范围的系统。 你无法逃避这件事。

3W y S0V%V0

6d|g^F5N'B0FS048:42

6N x*r`xyP0心理学空间lN rQHh%r}5Hcr

同时,生物学告诉我们, 智人是社交动物, 但我们只在非常非常小的范围内社交。 这只是人类的简单事实, 我们无法和超过150个个体 有亲密关系。 我们社交群体的大小, 智人社交群体的大小 不超过150个个体, 一切超过那个数字的, 都是基于某种虚构故事, 和大型机构, 我认为我们能够找到一个方法, 基于生物学上对我们的理解, 为了它们编织在一起, 为了了解21世纪的现在, 我们需要世界范围和地方社区。

/C| v#@8`I`%qk;z0

^{SQP9_049:44心理学空间a5@KMK`-m,Xd

se#u-L{ ^t!M0我甚至会进一步说, 我们自己才是开始。 现在人们感觉被疏远和寂寞, 和找不到在世界上的位置, 我会认为重要的问题不是世界资本主义。 重要的问题是过去的几百年里, 人们开始脱离实体, 开始和他们的身体保持距离。 作为一个依靠狩猎和 采集生活的人或者一个农民, 为了生存,你需要不断 和你的身体和感官保持联系, 每一分每一秒。 如果你去森林寻找蘑菇, 然而你不关注你听到的, 你闻到的,你尝到的, 你已经死了。 所以你一定要保持联系。

&E7TAs6X1k(v0心理学空间"Z&}g~j#t%O)L"QO

50:34心理学空间Z9@ K y lIp

IoL4_z,nuF]l0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人们正在失去 与他们的身体和感官的联系, 去听,去闻,去感受。 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转到了屏幕上, 转到了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 到了其他的时间。 这个,我认为, 是感觉被疏远和寂寞等等的原因, 因此,部分解决方式, 不是带回国家主义, 而是和我们的身体重新联系, 如果你和你的身体重新联系, 你也会在世界上感觉更像待在家里。

H(G4Lq6B%SP meG3C0

;K0Y#H]~n6?Dm051:14心理学空间bM7VdVV

心理学空间 EtI9d"sc(R;FY _ y

克里斯·安德森:取决于事情的发展, 我们可能很快会回到森林里。 我们会再提出现场的一个问题, 一个Facebook上的问题。心理学空间Wk{X3hQ'B'f

心理学空间$UUVf;px,FQ+ss&`

51:21

EsLus0

'l mp)D%I5a9m0艾玛·艾迪达克:你好, 我来自非洲西部的加纳,我的问题是 你是如何提出并辩解世界政府对 历史上被全球化剥夺利益的国家历史上 以及我们谈论的世界政府, 在我的眼里,它一定很像西方国家 认为的“世界”的模样。 所以我们该如何表达和解释这个 全球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概念, 向加纳,尼日利亚和多哥这样国家 和其他国家的人们?

(JY ~U{#|c ~0

pU v c e;H051:56心理学空间HHK:YB/@

心理学空间S+~mB"Y yO\T

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历史是非常不公平的, 我们应该认识到这点。 许多遭受过 持续两百年的 国际化,帝国主义和工业化的国家, 下一次也最有可能 遭受到打击。 我们应该非常非常强调这一点。 如果我们没有一个世界政府, 如果我们遭受到气候变化, 遭受到科技导致的扰乱, 最严重的打击不会发生在美国。 最严重的打击会在加纳, 会在苏丹,会在叙利亚, 会在孟加拉国,会在像这样的地方。

!H/d@ I8gy0心理学空间O `+O _%sF1^'B0N$?

52:49心理学空间3f"xM;\ LWd3K

心理学空间&v[1UW9FNn

所以我认为这些国家愿意 为下一次扰乱做出行动, 不管是生态上的,或者科技上的。 想想科技导致的扰乱, 如果人工智能、3D打印机和机器人会 抢走上十亿人的工作, 相比瑞典, 我会更担心在加纳或孟加拉国的人。 因此,因为历史如此不公平, 灾难的结果, 并不会被所有人平分, 富人们总是能够逃脱 气候变化最严重的结果, 穷人们并不能以自之力造成这个结果。心理学空间?:[[@;zW&e

t4Pz(|&f053:43

u?u;W![/K#^_0

$|sp$Y;z [2_'}0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的卡梅伦·泰勒有一个好问题, 在《人类简史》的结尾, 你说我们应该问一个问题, “我们想要我们想要什么?” 你认为我们应该想要想要什么?心理学空间@9@~8z*AEZ(T rE

心理学空间/A!F:g ~9hj)s\

53:56心理学空间0|c#EY'|I

心理学空间d H"Wlg8~

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我们应该想要了解真相, 理解事实。 我们所想的大部分是改变现实, 来容纳我们的渴望和希望, 我认为我们首先应该想的是要去理解它。 根据历史上的长期轨迹, 你能看到上千年以来, 我们人类开始控制外界, 尝试改变它来适应我们的欲望。 我们已经控制了其他动物, 控制了河流,控制了森林, 并完全改变了它们, 造成了一个生态性的毁灭, 但并没有满足我们。

L_5CT I,K%s/r0

1Z:OR(K9s"pN%Gc054:44

.\Cw)P5{ wJ~c,j"Z0

E(xdYJ9LJ0所以下一步我们会转向内在, 我们会说:好,掌握外在世界 其实还没有让我们满足。 现在尝试掌握内在世界。 这是一个很大的计划, 关于21世纪科学、科技和工业, 尝试取得对内在的控制, 学习如何驱动和制造身体、大脑和意识。 这些有可能是21世纪经济的主要产品。 当人们谈论未来的时候, 经常他们想的是 “哦,我想要获得 我的身体和大脑的控制权。” 然而我认为这非常危险。心理学空间*m |WM'JE$m[ vHj

D ]D#h~EZ]Z@055:27心理学空间 i oV@4M,drq

心理学空间vN$DM R

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一件事, 是没错,我们能够操控, 但是因为我们并不 了解生态系统的复杂性, 我们现在面临着生态系统崩溃。 如果我们现在尝试改变内在的世界, 但是并不真正了解他, 特别是没有对心理复杂程度的了解, 我们可能会造成某种内心环境灾难, 我们会面对某种内在心理崩溃。

-Og[4h0^3Ti J0

1y)L'Q*cx/rKL056:04

L6ii"[rM7J0心理学空间"|V`t0o#Bw W

克里斯·安德森:总结一下, 现在的时政,现在的科技, 像你刚刚说过的担忧, 似乎你觉得未来 是一个比较黑暗的地方。 你好像很担心。 没错吗? 如果有希望,你认为是什么样的?

3~SJ*}#LR'aS6Yn0

5nvz'o JG'i056:25

|3A%a2I:j0I]0心理学空间?5B&]S/Y$o8wO;[

尤瓦尔·赫拉利:我注重最危险的可能, 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和责任, 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和批判家。 社会主要关注于积极的一面, 所以历史学家、哲学家和社会学家的责任 就是强调这些新科技更危险的潜能。 我不认为这些是不可避免的。 科技决定不了一切。 你可以用同样的科技, 来创造非常不同的社会。心理学空间+IH1@2[ gyO9Vh5yb

心理学空间GANTX ?7R,fOp7R$n

56:57心理学空间$E R1nBdiZ

h4ah?[0BN%l(a0看看20世纪, 工业革命时的科技, 火车和电力等等 都会被用来成立社会主义独裁, 或者一个法西斯政权,或者自由民主。 火车并不会告诉你要做什么。 相似的,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等等, 它们不会决定一个单一的未来。 人类会积极面对挑战, 人类雄起面对新科技的挑战最好的例子, 就是核武器。 在20世纪40、50年代后期, 很多人相信 冷战迟早会在一场核灾难中结束, 摧毁人类文明。 然而这没有发生, 事实上,核武器在世界上促进了 人类改变国际政治的方式, 来减少暴力。

&Vo9v)|w5W r0心理学空间VRKE-}hC

57:59心理学空间.Q,cSFUL

心理学空间*qJNA/Q J g|%}

很多国家基本上把战争 从他们的战略书中移除。 它们不在尝试用战争追求利益。 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做到了, 但是许多做到了。 这可能是为什么1945年后 国际冲突急剧减少的重要原因。 现在,正如我说的, 死于自杀的人其实多余死于战争的。 所以,我认为,这给我们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说明了即使最令人害怕的科技, 人类也能雄起面对挑战, 而且还会能从中获益。 问题是,留给我们犯错的余地太少了, 如果我们做的不对, 我们可能不会有第二次尝试的机会。心理学空间uM!aTo0DyS9q0S;L

yXfIq7m058:54心理学空间6Q"k0^ lwM.c

G)r;p'C?)|(dY~g|0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一个很有利的说服点, 我认为我们应该总结一下了。 在结束之前,我想对现场的人、 TED全球社区 和所有在网络上观看的人说: 帮助我们建立这些对话。 如果你像我们一样相信, 我们需要找到一个不同的沟通方式, 就在当下,帮助我们。 帮助其他人, 尝试和你不同意的人沟通, 理解他们, 理清思路, 并帮助我们想方法推动这个对话, 所以我们可以像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做出真正的贡献。

o.v O^G P!pSR0

/ul"IK(t a+u6?B059:35心理学空间i~*eS(eF{.p

心理学空间8k0K0L9jqpBo0Jl}

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感觉更清晰了, 更担忧了,更深入了, 对现在的时政。 赌注真的看似很高, 所以帮助我们把它下在一个明智的地方。

_\:W~$|S4V$`0心理学空间+X/f yt"HD7ny1|

59:51

Pjt\R!y)E} i0心理学空间*cJjH _ ?b$K

尤瓦尔·赫拉利,谢谢。心理学空间sD^pW)g*c

心理学空间+f,x.xMm W1H1E

59:52心理学空间V,BZS a@7y"ez

2dGj-`NE*~:n `9R0(鼓掌)

a9\0M ilU{ dx0心理学空间v-Q+XDE`&K

心理学空间3C?O_}T\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TED 意识不是理所当然的 by Simon Lewis|西蒙・路易斯: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TED 琼・哈利法克斯:慈悲心与感同身受的真正涵义»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