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压力会影响免疫系统吗?
作者: Francis Collins / 899次阅读 时间: 2018年11月28日
来源: blog.nih.gov 标签: 免疫 童年压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童年的压力会影响免疫系统吗?心理学空间6^;S N,Va6n*Y A)b
Francis Collins心理学空间0B1{^ K'@N(l
blog.nih.gov心理学空间1R4S ]7]ir
心理学空间#a%ku:wDE\,Nq

jb'W y-W4g+DZ0心理学空间6eY"f4l:`G+] k'q

无论是在痛苦的贫困之中应对失调的家庭动力,还是在学校里对付持续不断的欺凌,极端的逆境都能摧毁孩子情绪幸福感。但是这些是否也会让儿童在成年后患心脏病、糖尿病和其他慢性健康疾病的几率更高?心理学空间lX j ^H9mm f

心理学空间 tN)T-?x!X@+\

!^U0q3J$z |b0
Katie Ehrlich
Credit: Alan Flurry, University of Georgia, Athens

i!K%u3`mE0

En^7ZD7^%m1k0

5J;V x g0a[s}CQ7L0佐治亚大学的研究员凯瑟琳·艾利希(Katherine Ehrlich)想进一步研究这个问题。她最近获得了2018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新创新者奖,以研究儿童时期的急性或慢性心理社会压力是否可能导致身体的免疫系统过敏,这种敏化会损害健康,有可能终身如此。心理学空间$W,\+c4n:z

3ZXJe!w'{%J0在Ehrlich将要展开的研究之中,其测量的重点放在外部事件生物性反应之上:即,每年的流感疫苗。Ehrlich将研究150名接受流感疫苗的儿童,看看他们的心理社会压力水平与他们的抗体水平之间是否有任何联系,抗体水平是人体自身产生的、用来抵御流感病毒的免疫分子。心理学空间[x1E7Zx"k'c'l

心理学空间!]#nb^Q&P&}L

Ehrlich的研究方法之所以如此新颖,是因为该方法与孩子们的实时状况相关。在过去的30年里,大多数类似的研究要求成年人回忆他们的童年经历,然后把这些略带模糊的记忆与他们当前的健康状况联系起来。“回忆偏倚 (recall bias)”的现象常常让这样的回顾性研究变得难以解释。心理学空间5HN ZJr8e7q7v

'l5f+]/H\0z h@0虽然大多数接种了流感疫苗的孩子都受到保护,免受潜在致命疾病的侵袭,但有一个免疫系统产生次优水平的抗体的子集[1]。甚至个体间的抗体水平在受到保护的儿童中也存在巨大的差异[2]。Ehrlich希望能够确定孩子目前的幸福感,以及心理社会压力的历史,是否有助于解释这些差异。可能的压力源包括贫穷、种族歧视、家庭关系紧张、严厉的纪律、社区暴力和有限的社会机会。

%II8uw+I7VL*Y0

U2[Od4P0H4R({z0Ehrlich和她的同事计划跟随他们最初的研究,分析近期接种免疫疫苗孩子的家庭动力。这项后续工作将包括利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支持的一项名为“强大的非洲裔美国人家庭项目”(SHAPE)的研究,该项目涉及格鲁吉亚农村九个县的低收入父母及其子女。Ehrlich希望寻找与免疫功能受损相关的特定的心理社会压力源,以及可以抵消这些压力的特定因素。

Ke'd2w1P I~5o/t6q0心理学空间?pcei4Z0y%S O

正如Ehrlich所指出的,她的研究只是科学探索的一个新兴领域的一部分,该领域试图发展一种更全面的观点,以此来研究儿童时期心理社会压力对健康的潜在影响[3]。这些研究人员根据正在探索的各种生物学和行为问题,以此探索心理社会压力源是否会在一些孩子中产生慢性、低度的炎症状态,从而在他们整个一生中都会对健康产生影响。无论结果如何,让我们希望可以尽快取得关键进展,以找到更好的方法,帮助所有的儿童茁壮成长为更健康的成年人。心理学空间3k`+\(xivS#m

1t-X9ZT hi(`0References:心理学空间x1rZv Usk/j[

[1]Review: flu vaccines provide a moderate risk reduction in healthy children. Hulbert-Powell E, Pérez-Gaxiola G. Arch Dis Child Educ Pract Ed. 2012 Aug;97(4):164.

5v`u7DXId0[2]Hemagglutination inhibition antibody titers as a correlate of protection for inactivated influenza vaccines in children. Black S, Nicolay U, Vesikari T, Knuf M, Del Giudice G, Della Cioppa G, Tsai T, Clemens R, Rappuoli R. Pediatr Infect Dis J. 2011 Dec;30(12):1081-1085.

roP$?-zfu Z4t`0[3]Early-Life Adversity and Physical and Emotional Health Across the Lifespan: A Neuroimmune Network Hypothesis. Nusslock R, Miller GE. Biol Psychiatry. 2016 Jul 1;80(1):23-32.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免疫 童年压力
«邓恩-克鲁格效应 科普新闻
《科普新闻》
为什么人们会以体型判断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