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大脑的自动化机制——超越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
作者: mints 编译 / 2072次阅读 时间: 2019年2月04日
来源: Steve Ayan 文 | SA 标签: 弗里斯顿 感知副本 卡尼萨三角错觉 潜意识 索姆斯 意识 预测性心智 自由能原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掌控大脑的自动化机制——超越弗洛伊德潜意识理论
;l;aX;ba!c` ^k0Steve Ayan 文 | SA
@5\)q sFn0mints 编译心理学空间 uT:Eo&m zJ

心理学空间g^fAgS}oJ.Q

弗洛伊德认为无意识黑暗而又贪婪,只不过,他的无意识理论已经过时了。一种新的理论认为大脑会连续不断地产生无意识预测流。心理学空间qpL-a)D&?

:W9xQ8\ T.C0概要心理学空间$XD;cE,Ir;V

心理学空间Y+C(kIN*jbV#A1E

无意识思维的研究表明,大脑可以快速、自动地做出判断和决定。大脑可以不断地预测未来的事件。心理学空间 Jt[X0l*h

pvz^4~A'L0预测性心智”理论认为,只有当大脑內隐的期望未能实现时,意识才会浮现出来。心理学空间'o7cB0w R!O q@5Q;sbK

},U1?jw9U#l{cy0在大脑皮层之中的较高级的认知加工过程可以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发生。负责情绪和动机的脑区指引着我们的意识觉知,而不是传统上认为的大脑皮层区域。

Sd0?'z2RY0
心理学空间k^*j R6Ot_6y

1909年,马萨诸塞州的克拉克大学迎来了5位学者,他们用一种新的想法征服了美丽的新世界。这个戏班的头目是精神分析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十年前,弗洛伊德在《梦的解释》一书中提出了一种治疗“歇斯底里症”的新方法。这项工作还引入了一种有耻于人类心灵的观点:在意识的表面下,架着一个基本上无法接近的、根深蒂固的驱力大锅,而翻滚的液体就是性的能量(性欲)。这些被社会灌输的道德所遏制的驱力,只能在口误、梦和神经症中得以宣泄而出。这些失误反过来又为无意识观点提供了证据。

J&Q E;V&V?4r0
1909年,包括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前排左一)和卡尔·荣格(Carl Jung 前排右一)在内的精神分析学家代表团出席了由斯坦利·霍尔(Stanley Hall 前排中)在马萨诸塞州克拉克大学组织的一次会议。弗洛伊德做了五次演讲。后排左起分别是桑多尔·费伦齐(Sandor Ferenczi)、欧内斯特·琼斯(Ernest Jones)、A. A. 布里尔(A. A. Brill)。

[wU%ne_0应心理学家霍尔的邀请,弗洛伊德在克拉克大学做了五次演讲。其中的一位听众是从哈佛大学赶来见弗洛伊德的哲学家威廉·詹姆斯。据说,在詹姆斯离开的时候,他告诉弗洛伊德,“心理学的未来属于你的工作。”他是对的。心理学空间f$k'BTa%G-?

心理学空间 f&K$L7y9V U x|

弗洛伊德认为,黑暗的情绪力量驱使着人类,人们对此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控制权,如今,他的这种观点依然流行。这一观念认为,有意识的心灵呼唤会不断地与无意识的秘密欲望争斗。我们可以从皮克斯2015年的电影《头脑特工队》中可以看到黑暗的无意识理念在流行文化中的根深程度。电影中女孩Riley潜意识里的捣蛋鬼,以及她的恐惧被关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人们喜欢把无意识想象成这样一个地方,在那里,我们可以推开不舒服的想法和冲动,因为我们相信有意识的想法可以指导我们的行动;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我们就似乎无法控制我们的生活。心理学空间@8@-]PM7P'^-`%OT

心理学空间 a2A#y}j` `,Vm}

然而,弗洛伊德的这幅图像的精确程度并不是很高。最近的研究表明:有意识的过程无意识的过程通常不会以对立的方向运作。他们并不是争夺我们精神上霸主地位的竞争者。它们甚至并不是相互独立的领域——就像弗洛伊德后来所区分的自我、本我和超我一样。相反,此处只有一种心智,这里的意识和无意识相互交织在一起。事实上,即使是我们最合理的思想和行为,也主要是通过无意识加工自动生成的。心理学空间 K'Bj ^'h1?Q@#W

心理学空间CN&q$P}E;o*y;~

心理学空间Q#Qo z#fwH2n g)ku

.{4a'q!AAu0

j(Yx.X\&cy0THE PREDICTIVE MIND 预测性心智

k G2bc9F^p#m(^0

h\7Z9ba-`1E L0相对于弗洛伊德的图式,现在被广泛接受的、革命性的反模式就是所谓的“预测性心智”。预测性心智理论有着不同的风味,但总的来说,它认为,大脑中起核心作用的是一种自动化的过程,这一过程让我们能够在事件发生时快速而又准确地预测事件。学习、经验和意识持续不断地改善这我们内隐的、或无意识的预测,只有当预测失败时,我们才会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也就是说,当环境值得我们关注时,我们就会意识到。这种自动化能让我们在世界上顺利的运作,并且当预测失败时才会成为意识,从而避免了自动化处理带来的陷阱,同时又适应了环境的变化。在一个简单的例子中,无意识过程可以预测抛向我们的球的轨迹,同时相应地调整我们的肢体运动。然而,如果球突然右转,意识加工过程就会介入。

so~ h U.e(`y8F(bJw0


;[1Vg)V1F5Gh6R`0《预测性心智》 ISBN: 978-0199686735心理学空间2{?)w.o?"d/B

wz"MLKrQ9|]Nu0正如处境艰难的流行观念一样,预测性心智的观点植根于19世纪的先驱——物理学家和生理学家赫尔曼·冯·亥姆霍兹(Hermann von Helmholtz),他是第一个假设我们能够基于感知自动获得结论的人。例如,我们的视觉系统很容易从三个设置好的圆形切口中生成一个假想的三角形(如下图)。根据亥姆霍兹的说法,这种有用的错觉证明了预先的编程机制可以塑造我们世界的图像,而不需要我们做任何事情。现在,预测性思维模型假设,这种自动化过程不仅塑造了我们的感知,而且塑造了所有的心理过程,包括我们的判断、决定和行动。

K,wVB3k3AR1i0
卡尼萨三角错觉(Kanizsa triangle illusion)提供的证据证明了我们的感知是基于内隐推理。我们的视觉系统构造了一个假想的三角形,以此来解释三个圆的排列。
心理学空间1C J IzrF2~

为了身体的正常运转,你的大脑需要快速运转,并且要可以自动区分身体自身的动作以及外部输入的信息。为了完成了这一技艺,大脑在将命令发送到肌肉之时,创建一个感知副本(efference copy)。例如,当你前后摇头时,尽管到达大脑的视觉信号可能会让人觉得外部世界在摇摆不定,但是你自己知道并非如此,因为感知副本表明,这是大脑自己发送了运动指令。这个感知副本也是你无法在自己的脚上创造出和别人一样的痒感的原因:当你发痒的脚底被挠的时候,负责触觉感受的脑区已经很清楚地知道是你自己的手指在挠脚底。心理学空间%k$[ {yRs-cB}0A

gv1R_9h$o'BF-b0无意识的运作过程在许多其他现象中也很明显,例如自主运动、自发联想、瞬间得出结论(科学家称之为“内隐推断”)以及潜意识对(那些没有意识到的刺激)的感知。实验室实验表明,受试者在能够描述相关规则之前,早就识别了特定任务的基本规则。例如,在一项研究中,实验人员要求志愿者从两叠牌中抽取一张牌,一叠牌可以带来巨大的假定利润,但也会带来巨大的损失,另一叠牌风险较小。研究人员不会告诉志愿者两叠牌之间的差异。压力迹象(如出汗增多)显示受试者感受到了这一模式——在他们能够清楚地表述出有一叠牌很危险之前,就已经感觉到了两叠牌之间的差异。正如柏林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发展研究所的神经学家Nicolas Schuck最近所证明的那样,这种内隐推断影响了额叶某些部位的活动,通常来说,额叶的某些部位甚至会在受试者做出决定之前就做出了决定。心理学空间:xwz ir6u

心理学空间;b'v wc,wr

心理学空间3W\i&t${1M]
 
_:R'ZC+C!p0心理学空间Hf6^c#ny7ne)w*x

心理学空间%[TcA.OFvV%_

THE POWER OF SUBLIMINAL STIMULI 潜意识刺激的力量心理学空间-Q(E gz#W'yU-J6['M

心理学空间(W,a/o~:xT.S9R

一种叫做启动效应(priming)的潜意识干预方法进一步提供了无意识加工影响行为的范例。实验人员以一种特定的方式向被试呈现图像、文字甚至是身体感觉,让受试者既不会注意到刺激(因为曝光时间太短),也不会漠视刺激(因为他们可能与被关注的事物无关)。在后一种策略的实验中,心理学家可能要求受试者阅读某些多次出现而没有突出显示的文本,并要求对照组阅读一些中性的文本。如果受试者在阅读了多次出现了该单词的文本之后就在思维、感觉或行为上表现出可测量的差异,研究人员就可以认为该文本具有无意识的影响。

5N},q*TnH1Ju0心理学空间*b&|v$p1I+~V

许多研究表明,包括衰老或死亡等概念在内的潜意识刺激对行为的影响是可以测量的。例如,测试对象的运动速度更慢,或者对精神观念的反应更灵敏。这种现象在日常生活中很常见。在路过一家面包店的时候,人们可能会突然想起他们忘记了买生日蛋糕的配料。我们的无意识为我们的行动铺平了道路。

(m:ci ZS0心理学空间\%? }ZJ]9}

心理学空间pOD q eX1M,l

"H{'V9R'NlWN vP'B0丹尼尔·卡尼曼和他的畅销书《思考·快与慢》

A?q#q~(h4b\h+C0

:Pk v%_ ?G0这些例子证实了大脑沿着多条轨道运行。与计算机相比,我们大脑灰质的运行速度更慢——但是在许多层面上运行。然而,研究人员通常会以两个部分对其进行区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称之为系统1和系统2。其他人称其为内隐和外显,或者热处理与冷处理。第一个部分(系统1,内隐,热处理)是指无意识思维快速的、自动的和不可控的工作;另一个线索(系统2,外显,冷处理)是指受意志支配的、缓慢的、更灵活的意识过程。但更关键的是:在心理功能的预测性思维概念中,这两条线索在总是同时工作的;换句话说,我们的思维是无意识和有意识共同工作的结果。

RE8@X8x.B R0心理学空间:Al8f,a5vKN

下面的句子说明了这一论断的真实性:“研表究明,汉字序顺并不定一影阅响读。比如当你看完这句话后,才发这现里的字全是都乱的。”(以上是中文的对应实验,英文的例句是:Veery nmoral sopern acn dpeciher eseth drows. Talhoguh het telters rae ramscbled, ouy houlsd vahe on ficudiflty unstanddering thaw si geibn dias. Ouy anc od hist ecabuse fo het sursingpri mautoaticity fo het brian!)大多数人只需要一会儿时间就能意识到下一个词必须是什么。我们大脑中的自动化机制能预测词语,并且能快速地整理杂乱的字母。

l3s Q&o j:a*t'm l0

kOBC2c!\6|0一个重要的谜题是神经生理学的层面上如何准确地区分意识和无意识过程,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据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的哲学家Peter Carruthers的说法:可以说,我们只知道工作记忆中的材料——“用户界面”。但是工作记忆只占着我们所接收数据的一小部分。我们依旧残留了大多数涌入大脑的无意识输入,并且将这些提供给自动而又快速的系统1。心理学空间n]ppW#q3[K

jS]N9` ha"b0大脑对这些数据做了什么呢?它会不断地展望未来,考虑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么?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刺激?地平线上有危险吗?其他人在做什么呢?这种预测不仅与外部世界有关,而且与我们身体的内部环境有关。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对食物的渴望只不过是对即将到来的能量损失的无意识预期。我们的无意识目标是保持体内平衡,保持我们的身体(包括能量摄入和使用的平衡)处于稳定状态。心理学空间 H1dcu,B

3LX#i|-I7t!C0心理学空间9Z8e `'s:S yp+s*s

U!b9UKM\0心理学空间0VHOY i)XZ

心理学空间Q5y E#KGS'R0i P7h
心理学空间5oOKFK

心理学空间 ?om2\C8}!b

PREDICTIVE NEUROBIOLOGY 预测性神经生物学心理学空间5l%Z E^K?;Ob+G

@W3OH}@0南非开普敦大学的马克·索姆斯(Mark Solms)是预测性心智理论的有力支持者,他为无意识和意识功能的神经生物学基础增添了另一种见解。与弗洛伊德不同,他认为我们的思想不是在寻求更大的意识,而是相反——为了将意识维持到最小。正如他解释的那样,“你知道 Talking Heads乐队歌曲里会唱:‘天堂是一个什么都不发生的地方,什么都不会发生’么?好吧,这是大脑的首选状态,因为它既节能又省时。这是一种生存机制。”心理学空间.^s*@C _

1g%@0X eH-j/[8Q7wh0心理学空间 q jFRWX

#W\4D4cc5\0E0Mark Solms & Karl Friston心理学空间9F)LRd W

心理学空间g,x i0qtm;b`2L,d.B

索姆斯在与伦敦大学学院的卡尔·弗里斯顿(Karl Friston)在2018年合著的一篇的论文[2]中描述了这一想法,Friston是脑成像技术的关键人物,该技术已经彻底改变了大脑研究。大约10年前,Friston介绍了自由能原理(free energy principle)[1],这是预测大脑理论的数学化版本。在他的定义中,大脑中自由能所描述的神经元状态是由于大脑未能做出正确预测的结果,大脑会尽其所能地避免自由能。在最后的分析中,Solms和Friston断言,预测错误等同于惊讶、等同于意识;当事情不像预期的样子工作时,我们就会获得意识——这是大脑试图限定的一种状态。心理学空间Kqf1A|nI'ix

[1]Friston, K., Kilner, J., & Harrison, L. (2006). A free energy principle for the brain.J Physiol Paris,100(1), 70-87.  doi:10.1016/j.jphysparis.2006.10.001心理学空间\ bNB,M|-J

[2]Solms, M., and Friston, K. (2018). How and why consciousness arises: some considerations from physics and physiology.J. Conscious. Stud. 25, 202–238

^`@iI0
心理学空间X3R8Lt+@]

这一观点不仅支持了弗洛伊德的理论,而且与传统观点相矛盾,传统的观点认为大脑皮层(大脑的外层)是意识的来源。根据Solms的说法,这些更高级的脑区不是意识的承载者,而是被脑干和中脑的更深层结构“告知”了应该注意些什么。Solms将意识的源头定位在大脑中那些调节警觉性、情绪刺激的区域,这恰恰是弗洛伊德发现无意识的区域(见下图)。他说:“大脑皮层检测机制模式在没有意识觉知的情况下工作效率最高。它是大脑情绪的深层部分,意识从这些边缘结构浮现而出”。心理学空间V|h t)X[r$Hm

传统的大脑观点认为大脑皮层是高级精神功能的所在地。但是南非开普敦大学的 Mark Solms提出了一种模型,这个模型中的意识来自较低区域的活动,如网状激活系统(RAS)、中脑腹侧被盖区(VTA)和丘脑。例如,通过丘脑传递的所有感觉信息只有在与情绪或动机相关时才会成为意识,在这种情况下,前额叶皮质和扣带回皮质将我们的注意力引向感官信息。同时,纹状体和楔前叶在自动运动控制和定向中起着作用,使我们能够与环境互动,而不需要有意识地思考。心理学空间jL L|6Eq$sal#X

"M+G4b9x-U j l0这一假设可以凭借经验加以证实。例如,由于发育障碍而导致出生时没有大脑皮层的儿童却具有多种形式的意识能力。如果这些婴儿能够活到童年,不仅会保持警觉,还会表现出情绪反应。在2007年的一篇综述中,神经科学家Björn Merker得出结论,即使没有大脑皮层,也会出现许多意识现象。虽然不可能有诸如逻辑思维或自我反省之类的更复杂心理操作,但是还是可以体验到如快乐,烦恼或悲伤之类的情绪。

"Jp/`_*t6a9a4Kb4Q/pZ n0心理学空间z"@:p'xztk4w


Fp"iCR0lG0心理学空间 wf&kyj#]

'`3M+}v%XX0THE REAL MASTERMIND 真正的大师心理学空间7G8q3H5hBuW#c:T

心理学空间+o6u7`$g3Yd$V

许多人顽固地坚持本能无意识理性意识之间的古老区分,并且偏爱理性的意识。但是,正如我所展示的,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无意识过程极大程度地控制了我们的意识。你的注意力、你的记忆、你的想法,以及那些从信息轰炸的洪流中过滤出来的东西,你如何解释这些呢?你又是如何追求自己的目标呢?——所有这些都是自动过程的结果。弗吉尼亚大学的Timothy Wilson认为,我们对无意识的这种依赖是我们(为自己物种生存而)所付出的代价。如果我们总是被迫顾及周围局势的方方面面,并且不得不权衡所有我们需要做出的选择,那么人类早就死了。我们大脑中的自动化系统——而不是意识——让我们成为我们现在的样子。

!g4B I0P u-h0心理学空间0?s_"C1Z

那么,无意识就是真正解决我们的问题、并确保我们生存的大师。人们往往不信任无意识,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似乎无法控制。当我们不知道无意识将会在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影响我们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控制某件事情呢?然而,(无意识的)这种安排是奏效的。心理学空间F?5K/p:t@

心理学空间y-E H s#R L%Yw)aw

研究启动效应的耶鲁大学教授约翰·巴格(John Bargh)将人类的思维比作一个水手:一个水手要驾驶一艘船从A点到B点,就需要知道最终的目的地,并能够修正航向。然而,这种能力是不够的,因为洋流和风这些不可控制的因素(正如无意识的一样)都会影响航线。但是专业的水手会将这些因素纳入到抵达目的地的思考之中。心理学空间 o9fd2s,x$h3?

心理学空间(Q(OH&r8h^

我们最好以同样地方式款待我们的无意识,不要妨碍它。这就是我们日复一日的工作。当我把家人的照片放在办公桌上以激发我工作的动力时,或者当我走楼梯而不是电梯时,我在掌握着我的潜意识的方向:认识到休闲和休息的渴望在当下并不符合我的最佳利益。我能做到这一点的事实表明,意识和无意识是伙伴而不是对手。心理学空间-Q#bT(K8``y:u

心理学空间6^Z!iN,f?[

Consciousness without a Cerebral Cortex: A Challenge for Neuroscience and Medicine. Bjorn Merker in Behavioral and Brain Sciences, Vol. 30, No.1, pages 63–81; February 2007.  

|&zPJ+Rw]0心理学空间7R0k7Y\!\D:id2N _%m

Medial Prefrontal Cortex Predicts Internally Driven Strategy Shifts. Nicolas W. Schuck et al. in Neuron, Vol. 86, No. 1, pages 331–340; April 8, 2015.  心理学空间y]"G8m$]0VT;p

心理学空间z~%?5n*G)k [q6W8cb|0c

Surfing Uncertainty: Prediction, Action, and the Embodied Mind. Andy Cla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5.  心理学空间8ksR7Iq-J

心理学空间Zc?'g?(v oy

How and Why Consciousness Arises: Some Considerations from Physics and Physiology. Mark Solms and Karl Friston in Journal of Consciousness Studies, Vol. 25, Nos. 5–6, pages 202–238; May/June 2018.

\+? EXz D0心理学空间#@`8x!x,B~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弗里斯顿 感知副本 卡尼萨三角错觉 潜意识 索姆斯 意识 预测性心智 自由能原理
«提高记忆力的最佳方法 科普
《科普》
新年为什么要放鞭炮?»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