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社交焦虑
作者: mints 编译 / 736次阅读 时间: 2019年2月15日
标签: 社交焦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数字时代的社交焦虑Betty Vine 文 | PT心理学空间kQK,[+K5v#wPi
mints 编译心理学空间 ziq!l:s(ZD

心理学空间#khQ:qc0W2q A/Id
对于社交焦虑的人来说,日益增长的网络交往意味着什么?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社会的格局,让我们的沟通方式变得即微妙又震撼。我们发短信而不是打电话。我们点赞、分享、转发、写微博、截图、关注和群发。即使我们身在同处,我们的眼睛仍然会贴在屏幕上。心理学空间x2Q `#F O6T!]&c2c
心理学空间Pz6y^qn
心理学空间(V;L(v9ul%mP
同样,在数字世界中,社交焦虑也可能会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社交焦虑并非是新的心理症状,只是改变了交往的方式而已,所以不需要创立一个全新的诊断分类。相反,相同的症状可能会以不同的途径、不同的催化方式表达,以便继续存在。DSM-5将社交焦虑症定义为“个体由于面对可能被他人审视的一种或多种社交情况时而产生显著的害怕或焦虑”。这种焦虑会干扰正常的功能,通常持续6个月或更长时间。一年内,估计大约有7%的美国成年人会受到这种常见焦虑症的影响,大约12%的人在一生中会遇到这种情况。
9k*q;WC[-G0心理学空间+eEwG2_I
波士顿大学焦虑及其相关障碍中心心理治疗情绪研究实验室主任Stefan G.Hofmann解释说,社交焦虑在某种程度上是适应性的,它“为人类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生存功能”。事实上,在儿童正常发展过程中都会出现包括分离焦虑、陌生人焦虑在内的各种形式社交焦虑。这些是非常重要的功能。如果他们没有表现出这样的焦虑,那么这个孩子就会出现严重的问题。
4t?2^~Hj@ricu0心理学空间0j%o_vY B
但是,在适度的焦虑和病理性焦虑之间有一个临界点,在这个临界点之外,社交焦虑超过了它的进化功能,变得不适应,甚至使人虚弱。如果我们过度使用社交媒体,也会如此。Hofmann说:“社交网络无处不在,因为我们都需要有归属感。” 社交网络使这种联系成为可能,并促进了我们满足社会需求的能力。“当人们因为过度沉溺于社交媒体,而丧失了真正的生活时,问题就出现了。”
'H1sx"w.?9yej8x0心理学空间ZqZ(_!PL
与面对面交流相比,是不是大多数社交焦虑症患者都觉得在线交流更没有有威胁性?他们会在社交媒体上花过多的时间,以至于失去了真正的生活吗?数字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尤其是数字技术和社交恐惧行为相互发生作用时。哥伦比亚大学焦虑症门诊部的联席主任Franklin Schneier解释说:“数字技术的好与坏很难笼统地说清楚”。对于社交焦虑症患者来说,使用网络可能是一种非适应性的回避行为。Schneier说,“另一方面,你可能会遇到一个非常害羞的人,以至于他们几乎没有机会进行社交活动。但是对他们来说,在线互动让他们从社会回避中走了出来,增加了他们的互动机会。”
7[;tcQ"Y ~7g kJ~4m0心理学空间.x"l@,~"FCYN

JN:vfHMN:H M0DOI: 10.1016/j.chb.2016.04.003
v3^-Ms tfL0心理学空间0h,Og+?-] _}7P
一些研究也支持这样一种观点,即,许多社交焦虑症患者更喜欢在线交流。2016年发表在《人类行为计算机》杂志上的一项元分析显示“社交焦虑与在线舒适感之间存在相关性。”计算机的中介交流提供了一些可以吸引社交焦虑个体的关键特征:“建立在文本基础上的交流减少了音频和视频线索”,并且具有“匿名性”和“非同步性”。(即无需立即响应)。换句话说,在线交流缺失了一些面对面交流所需的社会线索。对于社交焦虑程度较高的人来说,如果现实交往中存在这些缺失的线索,通常会让他们担忧,并感到不适。Hofmann说:“手势、面部表情、眼神交流……这些都是社交互动的微妙特征,社交焦虑症患者经常会遇到这种问题。”因此,他们在数字环境中可能会感觉更舒适,这是有道理的。
(Z6x&K&HU b7UX0
!b:X,A3E9o0但是,对在线交流的过度偏好并不会给心理健康带来任何好处。上述元分析发现,社交焦虑与病理性互联网使用(pathological Internet use,PIU)之间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在这样的语境中,“有问题”是指与互联网使用有关的冲动控制和戒断症状受损。)心理学空间JKH,TCo$^&E-X
心理学空间~B)APLDid
研究作者写道:“可以说,社交焦虑的人……在网上感觉更舒服。因此,他们可能开始依赖(计算机为中介的交流),同时越来越回避(面对面)的交流。“一项关于人格和人格差异的研究发现,“社交焦虑更高的人会更频繁地参与在线交流,而且他们的自尊满意度更低、抑郁程度更高,这些都表明他们试图弥补线下社会幸福感的缺失和无法挽回。
t].G5\|I a0心理学空间 Y7jM BL:bRhi#Q:i
心理学空间 U8]"[dK/U Q
当然,数字技术也提供了新的治疗途径。例如,认知行为疗法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正如Schneier指出的那样:“鉴于大多数患有社交焦虑症和其他精神疾病的人,实际上根本得不到治疗,如果你能以更低成本和更低羞耻的风险让这种治疗变得更容易获得,可能就会产生积极的效果。”
FqV$I/wb&v9f'iR5a0
q!b{?([r+l0此外,他说,研究人员已经开发了基于计算机的任务程序,这些程序可能有助于各种各样的焦虑。例如,通过训练协助人们将自己的注意力收回,以远离负面刺激,以及模拟了公共演讲环境和社交聚会环境的虚拟现实暴露疗法。“虽然大部分情况都可以在没有虚拟现实的情况下完成,但它却可以作为暴露在更严峻的现实生活中的一块跳板”。心理学空间APjP5[ {uW6K-A
心理学空间LhJb(EJ9n3e;?,@3|
暴露在“现实生活”之中仍然是治疗社交焦虑的黄金标准,因为“现实生活”互动(而非虚拟现实模拟)才是人们恐惧的最终根源。作为一种治疗工具,它迫使患者直接面对现实并与现实接触,收集他们认为的不太可能发生灾难性后果的证据,并建立对自己应对能力的信任。此外,面对面的交流是我们更普遍的本质偏好,尽管在线交流很容易。Hofmann说,如果人们只是为了参加一次网络研讨会,为什么他们还要旅行数千英里参加会议呢?与之相对应的,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婚礼和生日晚宴的现场,而不是在Skype上露脸呢?
心理学空间+Q)Vsp,J4g3r2a5N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因为“我们在进化过程中已经被设定了,成为了一个与现实生活中的某个人在一起的个体。”霍夫曼说,“身体上的亲近直接关系到你与他人的联系,关系到你与他人之间的真实感受。一个人的气味,富有情感的眼神交流、面部的细微暗示,以及一个人怪怪的样子,所有这些都是真实的感受。您永远不能以电子形式重新创建这些。”心理学空间(~e nDfa

%V)_?3nx0就像缺乏关键维生素的饮食并不能够满足我们不断进化的需求一样,如果一个人只在网上进行的社交饮食,那么就会缺乏必要的营养,尽管我们能够不断地查看新鲜的咨询,但却无法让我们蓬勃的发展。这一观点可能适用于我们所有人,但它可能特别适用于那些由于网络的同步性和匿名性而依赖于互联网,并以此满足其社会需求的社交焦虑群体。心理学空间r5~i:d"X nv

心理学空间t,W?](E)E.Y/yb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社交焦虑
«新年为什么要放鞭炮? 科普
《科普》
创伤后应激障碍会传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