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是自己的事
作者: 张宜宏 / 4093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7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五岁的儿子喜欢冒险,一次他想从桌子上跳到凳子上,结果摔了,哭了好半天。事后儿子对我说:”妈妈,我又想玩又不想摔跤。”我说:"你可以让自己少摔跤。你要想玩,就不要怕摔跤;你若怕摔跤,你就不玩。你是愿意不怕摔跤地去玩呢,还是再也不玩,再也不让自己摔跤?”
  
  儿子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去玩了。
  
  这是孩童的选择。人在一生中,都要做出大大小小的选择,在选择时面临很多矛盾,难做决定。此时,有些人会想到求助于心理医生。
  
  我遇到过一些这样的咨客。梅子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

忧郁的梅子

梅子30出头,身材窈窕,姣好秀丽,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
  
  梅子的心情却沉重而又忧郁。
  
  8年前同初恋男友中断联系后,梅子就很少开心过,但那不过是苦闷。5年前她同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结了婚,她以为婚后自己会忘记初恋男友,可不幸的婚姻使她非但无法忘记,对男友的思念反倒与日俱增。更令人伤心的是,丈夫不但无法减轻她的痛苦,相反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她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丈夫时常外出赌博几天不归,有接近一年的时间丈夫因为在单位出了经济问题,几乎一直在外游荡不归家。后来单位三番五次找到梅子,梅子多次力劝丈夫主动将问题解决,丈夫满脸不在乎地说:”你是外行,你不懂!”他宁可让梅子在家给他顶住诸多麻烦,也不愿自己去解决。直到最后,派出所找上门来。
  
  一次派出所来人时,梅子刚好在洗澡,丈夫和婆婆都在家中,警察在外高声叫喊着丈夫的名字,等梅子洗完澡出来,发觉厅里一片漆黑,丈夫和婆婆都站在厅里纹丝不动,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外面的喊声仍一阵紧似一阵。
  
  梅子心中怒火直冒:”是男子汉就出去把问题了结!”
  
  梅子要开门,婆婆堵在门口,梅子觉得不可理喻:”您就让他们在外不停地叫唤,不停地砸门吗?”
  
  老人固执地说:”那就让他们把门敲穿!”
  
  梅子不理会,勇敢地打开门,让丈夫走出去,警察将丈夫带走。
  
  婆婆跪下来给那些人求情,梅子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她拉起,梅子说:”他自己做的事早该解决了!”梅子的话中饱含着愤怒。
  
  从那时起梅子就彻底地开始忧郁了,她感觉自己一无是处,对自己信心全无,也对许多事情丧失了热情和兴趣,总觉得生活毫无意义。在她脑中经常冒出轻生的念头,她甚至这么去做过。梅子吃过好几次安眠药,希望自己一觉睡去再也不要醒来。但她还是醒来了,醒来后一切如旧。
  
  梅子喜欢一个人到河边漫步,看河水静静的流淌,她说那流动的河水就象自己心中永无止尽的苦涩泪水,永远都有说不完的忧伤。还有一次,她站在河水中往深处走去,希望清澈的河水淹没自己┉
  
  梅子的遭遇令我分外难受,她心中的忧郁也可想而知了。我想,显然梅子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些支持。
  
  我对梅子说:”你真是一个非常坚强和了不起的女人。虽然你没有一个正常女人的生活,虽然你遭遇了那么多麻烦和不幸,可你没有倒下,没有崩溃,而是主动地来找我咨询。其实你的忧郁主要是因为现实问题所致,尽管我也很难受,可我感觉你在面对不幸时表现得异常镇定和从容,这说明你在处理问题方面具有极大的潜力和智慧,并不象你自己说的那样一无是处,也许在你身上还有更多的潜力和资源未被发掘。听了你讲的这些,我相信不论有多大的困难和麻烦,你都会奇迹般地挺过来。”
  
  梅子如此自卑,我要帮她培养和建立自信。在支持治疗中我们常常要帮助咨客看到他们自己身上和周围环境中存在的一些积极资源,支持治疗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帮病人检讨其内在或外在的资源,因为当一个人面临心理上的挫折时,往往会忘掉可用的资源,没有好好运用以应付困难,特别是常常低估了自己内在的潜力,自己的长处未好好发挥。
  
  第一次谈话结束时,我给梅子布置了一项作业,让她每天记录自己的一个优点,到下次治疗时再把作业带来。并给她开了一种抗抑郁药。

你说我是离还是不离?

  第二次来找我,梅子的状态比上次好了许多。她把作业给我看,那上面写了她自己的一连串优点;负责、勤奋、善良、人缘好、多才多艺等。
  
  “原来我还是有许多长处的。”梅子兴奋地说。
  
  情绪问题明显改善了,梅子这次主要谈自己不幸的婚姻,同丈夫结婚时自己不爱他,结婚后两人也无共同语言,一点小事都会大动肝火。丈夫脾气暴躁,头脑简单,嗜赌成性,梅子觉得他象一个甩不掉的包袱,没有他自己会轻松许多。
  
  他们已有两年没有性生活了,同他在一起梅子没有任何"性”趣。"我对他确实无任何欲望。”梅子无可奈何地说,"我只想跟我所爱的人在一起。”
  
  “那为什么没有呢?”我问,"为什么要选择跟自己不爱的人结婚?”
  
  梅子脸上出现十分痛苦的表情:"我一直盼望初恋的男友来找我,可他一次也没来┉哦,也不能这么说,他也不知道我后来具体的地方,他还是找过我几次却没有找到我┉可别的男孩怎么找到我了?好几个男孩都找我,可他们又不是我的初恋,我没法爱他们。一气之下我就和他中断了联系,再也不想理他,我也不再相信这世上会有什么真正的爱情,那时我对爱情的确很失望。于是我也不敢再同一个我喜欢的人去恋爱,因为无休无止地去思念一个人却又见不到他会让我无比痛苦。”
  
  “所以你就选择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结了婚?”我接过她的话问。
  
  “是的,就算是喜欢,我也只是假装喜欢,我很虚伪。结婚以前他口口声声说他爱我,对我百般奉承,把他真实的那一面隐藏得严严实实,婚后我才发觉,原来他还比不上我的一些普通的好朋友,以前的那些爱全都是伪装的,他只是为了得到我,占有我。让我尤其愤怒的是,他对我一点也不尊重,这同我的初恋男友简直有着天壤之别,那时我才发觉我的初恋男友还是爱我的,一切全都是我的错。”
  
  “你有什么错?”我问。
  
  “我不相信他真的爱我,我多疑,哪怕他是一个那么值得信任的男人。我只是等着他来找我。”梅子的眼眶湿润了。
  
  “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从来都是别人找我,结婚以前对我好的男孩子那么多,我从没想过要去找哪一个,在我看来,别人找我是理所当然的。”
  
  “那也就是说,你心甘情愿地将自己一生的幸福和命运交在男性手上,你希望他们给予你爱和快乐,却自动放弃了自己追求幸福的自由和选择的权利,更为不幸的是,在你结婚之后你将自己的命运放在一个你不喜欢的男人手里,处处受到他的支配和控制,生活中再也没有了快乐。”
  
  “你说得太对了!”梅子深有感触,”我从没想过去主动争取自己本该有的幸福和快乐,更没意识到自己还有这样一份选择的权利和自由。我似乎不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总以为只有别人才会给我快乐,这是不是我内心的依赖性在作怪?”
  
  梅子已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的依赖了。很多问题一旦意识到,也就向解决的目标迈出了一大步。
  
  我为梅子的进步而高兴,说道:”你对自己的问题领悟极快,几乎每个人内心都有或多或少的依赖,心理治疗的一大特点就是帮助提高独立性。你已经体会到自己的依赖,我相信在以后的生活中你还会或多或少的加以改变。同时我更感觉到,你也一定有过许多非常独立的表现。今天的治疗时间已到,你回去后把自己从小到大可以体现自己独立性的事情好好地回想一下,然后我们下次就那些事情一起讨论,好吗?”
  
  梅子点头答应了,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快要走出治疗室的时候,突然转过头极为恳切地问我:"医生,你说我是离婚还是不离婚?”
  
  有几秒钟我觉得很尴尬,她将我放在一个非常权威的位置上,可我无权为她选择。于是马上笑着说:"这个问题我们下一次可以接着讨论。谢谢你对我这么信任,只是我没有理由剥夺你做选择的权利。选择权终究在你手上,难道现在你又要心甘情愿地把它拱手送给我吗?”
  
  梅子不好意思地笑了。

对父亲的心理依赖

  第三次治疗时,梅子一进来就讲起一连串她以前如何独立的事情:4岁时一人出门走几里路,5岁时独自到医院打针,上小学后擅自改了自己的姓,单独到医院动手术而不让家人知道,15岁时独自出远门旅游,拿结婚证是自己独自决定,工作也是自己找等等等等。
  
  “可我的独立性从小就受到压制,不被理解。有一次我独自在学校呆了一夜不回家,他们说我是野心家;改了自己的姓后,却引起了周围人的公愤;独自到医院动手术,好多人都说我怪极了,竟不跟家人打招呼;上中学后有一次我一人坐车回家,不知道父亲去接我了,后来在路上碰到他骑着车在后面怒气冲冲地说我不等他,脸色难看极了,我却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满腹委屈也不知向谁诉说。”
  
  提到父亲,梅子显得很激动:”其实别人怎么说我都不在乎,唯独父亲说我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梅子的眼圈红了。
  
  梅子从小就很喜欢父亲,在她的心目中,父亲温柔体贴,风度翩翩,多才多艺,幽默而又风趣,就像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一个人人尊敬的上帝。在她心里,能让父亲快乐是自己最开心的事情。
  
  父亲只有一个缺点梅子不能忍受,那就是他的专制和独裁。 “父亲似乎不希望我长大,他幻想我永远是那个听话、顺从、可爱而又依赖他的小女孩。”梅子似有所悟。她想起以前每当自己表现得独立时,父亲都有些生气;而自己表现得依赖而又软弱时,父亲则对自己非常温柔和关心。
  
  “因为你长大了,就会离开他,不再依赖他,他也会感到失落,但这种失落是正常的,也是必须的。不然你永远也长不大。”我说。
  
  “我不也和父亲一样害怕失落吗?”梅子听到我的话一下恍然大悟,”我时常很难作决定,总是自我剥夺自己做选择的权利,不就是想依赖父亲,希望父亲为我选择吗?这样我在心理上就永远没有离开他,永远不会有失落。我害怕失落,所以我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选择权在心里交给了父亲,一切由他选择去吧。我不再选择。”
  
  治疗快结束时梅子说:”医生,上次我要走时你说的话太对了,我回去后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的确,不仅仅你没有理由剥夺我选择的权利,任何人都没有。只有我自己才能为自己选择。快乐和不快乐,离婚和不离婚,全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与别人无关。”
  
  “对,任何人都有作选择的权利,任何人也无权剥夺其他人作选择的权利,因为人生来就要选择。”我坚定地说。

内心深处的自卑

从第四次治疗开始我决定对梅子作认知转变疗法,因为梅子几次都对我说:”医生,我知道自己有选择的权利了,可为什么我总不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去选择呢?你说我能力很强,潜力极大,为什么我总是感觉不出来?”
  
  梅子内心深处隐藏着一种深深的自卑,她有许多关于自己的消极认知。在认知转变法看来,缺乏自信和压抑是由于对客观经验的一种过分的、消极性歪曲的结果,在信念形成过程中由于认知歪曲而导致自卑。
  
  我对梅子说:”我们对自己、对别人、对事情的看法都影响着我们的情绪和行为,对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就举现在这个例子吧,对你作选择的能力这件事,我认为你能力强,有很大潜力,所以我对你充满信心,相信你会聪明地做出自己的选择,而你却总觉得自己的能力不够好,所以总是不自信。这就是不同的认知态度对我们的不同影响,也只有积极的合理的态度才会产生积极的影响,而歪曲的片面的认识则会产生消极的不良作用。所以,当你在看待自己,看待一件事时,不妨对自己提出一些质疑和批判:我的态度是合理的还是歪曲的?”
  
  “哦,原来是这样。”梅子认真地听我讲解着,然后不解地说,”我发觉自己对很多事情的态度都形成了一种习惯,不假思索脑袋中一些想法就不知不觉地冒出来了,根本不容我多加考虑。”
  
  “这就叫自动思维。”我解释道,”它是最易于接近的表面的思维,包括我们的观念、信念、想象等等,就是在某种情况下立即出现的思维。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识别自己头脑中那些自动的负性思维。自动负性思维是那些表现出消极情绪、对自己失去信心的消极认知,这些消极思想的反复出现,会表现出对自己、周围环境和未来三方面的消极评价。”
  
  “那该怎么去识别?”梅子迫切地问。
  
  我告诉梅子可按如下三种顺序去检验:
  
  1. 我的证据是什么?
  2. 对那个问题有否别的认识存在?
  3. 假如那是真的,结果是否就会那么糟?
  
  还是举同样的例子:梅子觉得自己作选择的能力不够好,不相信自己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1. 证据是什么?
  
  梅子:因为我作过一次重大的错误选择,跟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结了婚。
  
  医生:这一次错误能不能全盘否定你作选择的能力?
  
  梅子:不能,可那是一次重大的错误。
  
  医生:很多伟大的人物一生都犯过一些重大的错误,你能说他们作选择的能力不够好吗?
  
  梅子(笑):当然不能了。
  
  医生:既然你不能这么评价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评价自己呢?
  
  梅子:因为我不容许有错误,总是习惯对自己求全责备甚或苛求,我向来都追求完美。
  
  医生(笑):那你希望做万无一失的仙女,是吗?
  
  梅子羞涩地笑了,显然第一步检验已奏效,梅子的证据不成立。按道理讲无需再作后两步检验,但为了教会梅子学会对她以后其它负性思维的识别,我还是按照顺序说下去。
  
  2. 有否别的认识存在?
  
  医生:作选择的能力不够好,是否因为自己曾经作过的满意选择太少,或自动放弃了许多本该有的选择,而使能力未得到充分而淋漓尽致的发挥?
  
  3. 假如那是真的,结果是否就会那么糟?
  
  医生:就算自己作选择的能力真的不够好,结果也不至于特别糟糕。因为能力总是在坚持不懈的训练中逐步得到提高的。何不给自己创造更多的选择机会,让自己的能力在实际选择的过程中不断得到锻炼和改进?
  
  眼看治疗时间已到,我给她布置了一项作业,要求她回去后尽可能多地记录下自己的一些自动思维并按我教给她的步骤去检验,到下次治疗再将作业带来同我一起讨论,梅子欣然答应了。
  
  这之后的十几次治疗都这样,在治疗时间以内我同她一起讨论她记录的作业,共同建立合理化的思维方式;治疗时间以外她也做着同样的作业,乐此不疲。
  
  这时候,梅子要面临一个很重要的自动思维了----
  
  “我想和丈夫离婚,可若自己主动提出这一要求,我觉得这样不道德。”
  
  医生:证据是什么?
  
  梅子:纵然我不爱他,可我和他发生了关系,他一直都需要我,尤其在他作出很多麻烦事时,他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更需要我去帮助他,我甩开他实在不符合道义,会受到舆论谴责和众人的非议。
  
  医生:你在做他的救世主,你同情他。同情是不是爱情?
  
  梅子:不是爱情。我心里不爱他,这我知道。
  
  医生:维系婚姻的感情基础是什么?
  
  梅子:当然是爱情了┉马克思说过”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五年来我一直和他维系着没有爱情的婚姻,我已经不道德了五年,这不是一个短时间。如果和他继续这样维系下去,我更不道德。
  
  医生:那你主动提出离婚以结束这种不道德的关系。你道德吗?
  
  梅子(释然):道德。
  
  我们不约而同地相视而笑了,梅子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
  
  就这样做了十余次治疗,梅子的许多消极认知得到了明显转变,情绪基本恢复正常,药物正逐渐减量,治疗接近尾声。

勇敢的选择

  经过十多次治疗之后,梅子终于能够做出勇敢而明智的选择。
  在快乐和忧郁之间,梅子告别忧郁,选择了快乐;
  在独立和依赖之间,梅子告别依赖,选择了独立;
  在自信和自卑之间,梅子告别自卑,选择了自信;
  在真实与虚伪之间,梅子告别虚伪,选择了真实;
  在生存与毁灭之间,梅子告别毁灭,选择了生存;
  在离婚和勉强维系之间,梅子决定告别不道德的婚姻,选择了离婚。
  那一年,梅子毅然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诉状。
  我想梅子的路会越走越宽阔,前方,还有无数个选择等着她去做。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悸、头昏全由紧张引起 张宜宏
《张宜宏》
疾病经历和治疗前提»

 张宜宏


张宜宏,女,心理学者,精神科医师,现居广州,个人执业。
 
工作室网址:http://www.zhangyihong.net/
 
工作内容:个体咨询,心理咨询师的成长性咨询,专业文献翻译,心理咨询师或心理学爱好者的小组活动。
研究方向: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心理治疗,操作化动力学诊断,心身疾病,创伤,性心理。
理论取向:动力学取向,森田疗法,认知疗法,以人为中心的咨询。
 
联系方式:
e-mail: Yihong125@126.com
qq: 942339309
msn: zhang-yihong@live.cn
skype: zhang-yihong2
 
成长简史及工作经历:
1972年12月出生于湖北省枝江市的一个小村庄。
1979年9月至1983年7月先后就读于芦花小学和凤凰小学,4年。
1983年9月至1986年6月先后就读于凤良中学和冯口中学,3年。
1986年9月至1989年7月就读于湖北省枝江市第一高级中学,3年。
1989年9月至1994年7月就读于武汉大学医学部心理卫生专业,5年。
1994年7月至2005年10月工作于武汉中德心理医院,担任精神科医师和心理治疗师,其间于1995-1999年先后担任副院长和院长职务,1999年晋升精神科主治医师。
2005年11月至2011年3月工作于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担任门诊心理治疗师,并开展病房心理医生的临床督导和心理咨询师的个人成长分析体验。
2011年4月开设个人工作室---广州市海珠区张宜宏心理咨询工作室。
 
专业资格:
执业医师
中华医学会会员
中国心理学会会员
全国高等医学院校应用心理学教材编委
首届中挪精神分析培训及提高班培训(为期6年)合格的精神分析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