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和社交媒体是青少年抑郁的罪魁祸首么?
作者: mints 编译 / 1441次阅读 时间: 2019年3月01日
来源: Ken Alltucker 文 标签: 青少年抑郁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手机和社交媒体是青少年抑郁的罪魁祸首么?
Ken Alltucker 文
mints 编译

青少年面临着过去几代人都从未面对过的压力。不断上升的大学学费让学生债务缠身。校园贷款风波、就业困难、高企的房价不断的在提醒年轻人,需要他们承担的这个世界,有多么脆弱。不过,一些专家正在争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媒体是否是儿童和年轻人抑郁上升的原因。

青少年和年轻人的抑郁比率逐年升高,而且占比越来越大。2016年《儿科》杂志一项研究发现,2014年美国12~17岁儿童的严重抑郁症发生率从2005年的8.7%上升到11.3%。年轻人中的严重抑郁症也有所增加,但增速较慢。

主持这项研究的约翰霍普金斯彭博公共卫生学院教授Ramin Mojtabai说,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以了解青少年和年轻人抑郁上升的原因。

Mojtabai说:“可以推测,不断增加的数字设备,以及媒体的使用是其中的一个因素。有证据表明,网络欺凌会增加儿童和青少年抑郁的风险。”


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心理学家Jean Twenge认为,青少年花在智能手机上的时间与令人不安的心理健康问题迹象存在着直接的联系。

她在2017年出版的《iGen》一书中引用了国家健康调查和其他的统计数据。她认为,这一代青少年已经将智能手机作为他们首选的渠道,而且,在屏幕上花费时间最多的青少年可能最不开心。

Twenge告诉《今日美国》:“其结果是青少年的闲暇时间都转到了手机和媒体。他们的睡眠时间更少,面对面地和朋友在一起的时间也在减少……而他们父母年轻时候的情况根本就不是这样。”


即使是数字技术领袖也因为担心技术会影响大脑的发育而限制孩子使用数字设备。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限制孩子们使用手机,而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在2010年告诉《纽约时报》,他不允许孩子们使用最新的iPad。高调的投资者今年已经向苹果公司质问:你们如何应对儿童过度使用电子设备造成的身心健康危害,你们如何与之做斗争?而且,也有人怀疑,使用智能手机会导致青少年和年轻人的抑郁。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教育和培训部青少年和儿童精神病学主任Anne Glowinski说:“人们开始得出已下的结论——认为媒体的使用已经改变了文化。”

伦敦经济政治学院的社会心理学家Sonia Livingstone说,我们应该有一个合理的话语空间来辩论青少年使用智能手机存在的潜在危害和好处。

但她说了其他几个可能导致抑郁症上升的因素。 她说,最应该讨论的问题也许是孩子们希望公开谈论心理健康,并希望社会更加开放地接受存在的心理问题。

Livingstone对《今日美国》说:“现在的人们会更轻易地讨论心理问题。因此很容易将其视为一种流行的精神健康问题,但10~15年前,这些都是无人提及的可耻之事。”

她说,“这个世界变得更具竞争力,青少年和年轻人必须发挥自己的作用,因此他们在学校和课外活动中面临更大的压力。由此带来了越来越早的竞争,所以这是对童年的一种破坏。”


南加州大学健康与危机干预办公室的副教务长Varun Soni注意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与大学生的对话有着显著的差异。

他说,十年前,学生们更倾向于谈论生活的意义、目标以及如何过上非凡的生活等大问题。

近年来,后千禧一代在对话中透露了更多的悲观。学生们现在谈论的是缺乏意义和沮丧。

Soni最初认为这只是脆弱程度更高的学生正在寻求咨询的迹象。但是他在和其他大学同行的对话中也听到了类似的反馈。

他将其描述为高等教育中的“心理健康危机”。

Soni说:“从根本上说,这是一种分离感。这些学生通过同时在线进行联系,但是他们下线后,就中断了联系。这些学生可能在网上有1000个朋友,但在现实生活中很难交到朋友。”

Soni认为缺乏联系并不是影响年轻人的唯一因素。其他可能的因素有学生贷款债务,学校枪击案等等。

美国心理协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大规模枪击事件是75%的15~21岁年轻人压力的重要来源。

调查发现,与千禧一代或X一代相比,Z一代的成员更有可能将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报告为“一般”或“差”。

Soni说,学生在选择专业时更容易感到压力。随着学费和学生贷款债务的增加,学生们感到选择那些能够带来更高收入的职业会面对更大的压力。

Soni说:“学生们觉得他们必须把事情做好。”“更重要的是,我能在多大程度上还清债务。”这是非常大的压力,尤其是有些行业的变革太快,并被新技术以惊人的方式打乱的时候。”

6

乔治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心理学家兼副教授Mary Alvord创建了一个团体治疗项目,向华盛顿特区学校的学生传授恢复力和技能。

她没有简单的解释青少年和年轻人抑郁率的上升。她说:“我觉得事情更复杂,关于此事,我们需要讨论另一个问题,即,对此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她说,如果父母关心孩子数码设备的使用时间,他们可以限制入睡前的使用时间,或者要求他们在没有数码设备的情况下在户外多呆一些时间。

Alvord说,父母可以帮助孩子建立心理弹性,鼓励他们发展友谊,并提供社会支持,而不是只关注孩子的使用智能手机的时间。

Livingstone说,那些在课堂或学校里感觉被排斥的孩子,可能会在一个在线社区中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同龄人,并且只是通过在线联系来找到安慰。

Livingstone说:“对屏幕时间的恐慌让人们无法思考我们希望孩子在网上做什么。我们希望对话从屏幕上的时间转移出来,并开始关注各种活动,以及这些活动带来的感受。”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青少年抑郁
«认为男女大脑不同是一根筋么?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
让创造力激发的“心流”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Array
(
    [catid] => 66
    [upid] => 0
    [name] => 社会心理评论
    [note] => 
    [type] => life
    [ischannel] => 0
    [displayorder] => 1
    [tpl] => 
    [viewtpl] => 
    [thumb] => 2011/01/1_201101052206521RsrO.gif
    [image] => 2011/01/1_201101052206521RsrO.gif
    [haveattach] => 0
    [bbsmodel] => 0
    [bbsurltype] => 
    [blockmodel] => 1
    [blockparameter] => 
    [blocktext] => 
    [url] => 
    [subcatid] => 66,319
    [htmlpath] => 
    [domain] => 
    [perpage] => 20
    [prehtml] => 
    [homeid] => 70
    [upnam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