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恋狂是好斗的混蛋么?
作者: mints 编译 / 872次阅读 时间: 2019年3月20日
来源: Brad J. Bushman 文 标签: NPD NPI 攻击性 自卑 自恋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R4|#\"On C7{I`0心理学空间/_9B+{Dod$M8J&b

自恋狂是好斗的混蛋么?
Brad J. Bushman 文
mints 编译

#Wb&|0L.C0

k pw#n,@-z)kl2X*q0心理学空间T6SN~L!Z

心理学空间9R9D.E3C cx

一个普遍的神话是:好斗的人自尊心很低
心理学空间O6wg\4J

心理学空间k3zJ q)i%~@&A;_|0Jh

^QW| fd0 心理学空间/` w)V|/p"J E{c

心理学空间lKf4a,fV_ A B

好斗的人是否自卑

*m!mM:`)K0

R(q6Ivmfz{^0如果你在微博上发起投票:好斗的人自卑么?大多数人能都会投赞同票,不过,他们错了。心理学空间U4Y$V nPLF

心理学空间I"G Z(T4F,JH\+i8?BT

我们很难确定“好斗之士皆自卑”观点的起源。而且,也没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可以证明这种观点。同样,也没有令人信服的理论让人们相信好斗的人自尊心很低。

l/m4c/~[0心理学空间#^3PsK1^7kM-bVE!^

那么,这又是如何成为大众的普遍接受的观点呢?心理学空间9?Q x#Ap,U v"K)]o

心理学空间 N~6fVSo+{ Z

这也许是基于直觉。从直觉上看,自尊心低的感觉很糟糕,而自尊心高的人,自我感觉很好。因此,人们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自我感觉不好的人更具侵略性。毕竟,令人不快的事情会让不舒服,也会增加侵略性【1】。心理学空间8l q+e6a b{p,gr k

y0D M5M|e#b0心理学空间|4O`6f:X3d0}7C

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脑力练习——想一下,在你认识的人之中,最有侵略性的人是谁?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自尊心高吗?他害羞、谦虚、自我怀疑、容易与他人相处、缺乏良好的自我概念吗?我请来了数百人来做这个思考练习,结果发现,没有一个人想到自卑的特质。

8lL/SJ OM0

DbY*D!| ` ` @0历史上情况和这个思想练习的结果大致相同。世界上最具侵略性的统治者似乎没有受到低自尊的困扰。例如,成吉思汗利用军事力量夺取了历史上最广袤的帝国领土。他对他的人民说:“在上苍的帮助下,我为你们征服了一个巨大的帝国。但我的生命太短暂,无法征服世界。“成吉思汗很自大,他觉得有资格统治世界!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例如阿道夫·希特勒、贝尼托·墨索里尼、约瑟夫·斯大林、匈奴的阿提拉、萨达姆·侯赛因和波拿巴的那不勒斯。所有这些领导人都非常具有攻击性,但似乎他们都没有一颗自卑的心。心理学空间*]2O1r eZ

-q @ iK-MJ'Q4R!^0虽然思考练习和历史例子都很有用,但这些显然不是科学证据。1996年,罗伊·鲍迈斯特和他的同事们回顾了与自卑有关的科学文献,结果发现,很少有文献支持低自尊预示着攻击性的观点【2】。

a:W,d?Lb0心理学空间HC8sk Y/v5UDc

 心理学空间-h+zP;ajeFu/b/B[

心理学空间dp)\+rP7z#H:G1j

攻击性强的人是自恋狂吗?心理学空间6pM%@.Hcg;b5|

j#e6JV BfJ"C0自恋一词来源于希腊神话,一个名叫纳西索斯的英俊年轻人爱上了平静水面上的自己的倒影。

$[-mrP![\#C0
心理学空间3@bx,uD T y

我为我的爱而燃烧!

4g5YFuQfu0

']'Rf8{^b%de8@0  ——水仙花

$H,[u { x3B0
心理学空间wJ0m sn!P&Ki$eV

罗伊·鲍迈斯特和他的同事们提出,受到威胁的利己主义是攻击性最常见的根源。换言之,当其他人威胁到自己的自大时,自大的人就会变得有攻击性。这种夸大的自爱是自恋的特征。心理学空间,L#lZ2]P;Z:hp

心理学空间}Yt_Eom7B"{ N

自恋的极端形式是自恋型人格障碍。自恋型人格障碍被定义为一种(在幻想或行为中的)普遍浮夸模式。他们不断需要仰慕他人,他们缺乏共情能力【3】。如果自恋状态不是那么极端的话,一般人群中处的自恋状态将处于亚临床或“正常”水平【4】。
qE-t'iG u_.G H8B%v0

/F+Y_!HN0W F0心理学空间-I-M'K"sf0w({v

人们通常通过自评问卷衡量正常的自恋。

r;C ]R1?~]}w0

*wl.w&{,?5y*E~2_0例如自恋人格量表NPI),其中包含40项必须选择的问题,例如“统治世界的想法让我感到恐惧”(非自恋)和“如果我统治世界,那儿将是一个更好的地方”(自恋)。“我和其他人很像”(非自恋)和“我是一个非凡的人”(自恋)。

xRVUW v8^0心理学空间-U0^'z5C(v*_5Qgv

由于NPI很长(40项量表),研究人员开发了较短的测量方法。例如16项版本的NPI【6】,甚至是单项的自恋测量方法,即,只问一个问题:“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这个说法:我是个自恋的人。”【5】(注:“自恋的人”一词的意思是自私自利、虚荣等等)。心理学空间Z(J y1tPr^0x

8B*E@:b`0单项版自恋量表(SINS)的效果与40项量表和16项量表的表现相当【7】。显然,自恋者并不害怕向他人承认他们是这样的人。心理学空间&em+Y(iO*q"a7xO

心理学空间Ny8Zym _RB


2qOe pXY B["Y0

(jB$^K7?V0

d2N}6OI0大量的实证研究支持了受到威胁的利己主义假设

$Y8R;Nzxh0心理学空间e#\8b!f&_/A

例如,我和Roy Baumeister就这个话题做了两个实验【8】。实验中让参与者有机会攻击那些侮辱或赞扬他们的人,或者攻击无辜的第三者。

!?&\|o2Bl0心理学空间d"pK-szM8S3F1u?W5Z h

自恋者直接攻击侮辱他们的人,表现出最高的攻击性。而自卑的人不会比其他人更具侵略性。这些发现已经被重复证明了很多次。心理学空间'UC6b AL ~qox a
心理学空间'|2T[d:A*DC`

)oD _Hk3O"{:k4B0在另一项研究【10】中,我们有两个样本(n=18名来自加利福尼亚的暴力罪犯,n=47名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暴力罪犯),这些囚犯因实施暴力犯罪、严重殴打、强奸或武装抢劫而入狱。所有这些重罪犯都是男性。我们让他们完成一份NPI量表和一份自尊量表,自尊量表包含10个项目(例如,“我觉得我有很多好品质”和“我能做的事情和大多数人一样多”)【11】。

4WvvM z`0

oehs8Y T+~;|0我们将他们的自恋分数和自尊心分数与其他男性大样本进行了比较。对于自恋,我们找到了19个非罪犯的独立样本(n=1707名参与者)。对于自尊,我们找到了69个独立样本(n=7590名参与者)。样本分数如下图所示,左侧为自恋分数,右侧为自尊分数。

`m*?$L6\r0

6sK K!DI;Bp*Q;Ds0如图左侧所示,自恋得分最高的两个暴力罪犯样本(23.0和21.4)。事实上,两个暴力犯罪样本在自恋人格量表(NPI)中的得分都高于名人,也就是说他们觉得自己比名人还要重要。他们平均得分为17.84【12】。心理学空间D9ojf}
心理学空间i@_uY

fmh#z-J+d+T(U0而图右显示,暴力犯罪者自尊程度并不低。事实上,他们的自尊处于中等水平。

K)^-OF$m X'Mb+Nd0

]'ob,Sz9B&KW0心理学空间4QR J*^#_-TvK,L

Source: Based on data from Bushman & Baumeister (2002)
心理学空间x0MV},nu$K @LA

"o+a3g'IK G0心理学空间 ^tJyI

 

cZ qx*Ck3F a2@D0

4lU1|1G] X_0结论

:b&LnW*k.f"B/E0

t2U zgVV\z I0将信念建立在科学证据之上是最重要,而非直觉、常识、肚想、预感、本能、直觉力和预兆,这些往往会导致我们误入歧途。心理学空间is0bT C

心理学空间|O@wB4fRi

虽然许多人认为好斗和暴力的人很自卑,但是并非如此。好斗的人往往是自恋者。

(A9|r_3`\0

]1AP$YA#BZQ0自恋者认为他们是需要特殊待遇的特殊人群。当他们没有得到他们认为他们有资格得到的尊重时,自恋者以一种侵略性的方式猛烈抨击他人。心理学空间"u [#j%Y)j'b

心理学空间!IJf1UHu

References

)aMfH"E1IS0

|'ic-\Ue)Z0[1] Berkowitz, L. (1983). Aversively stimulated aggression: Some parallels and differences in research with animals and humans. American Psychologist, 38, 1135–1144.

)O(fE,NB ox L0

-MRR4IipZ8^0[2] Baumeister, R. F., Smart, L., & Boden, J. M. (1996). Relation of threatened egotism to violence and aggression: The dark side of high self-esteem. Psychological Review, 103, 5–33.

;^[Kq0e D^S9E0

w7J#U#bW9C0[3]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5.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7kXW2Z&pW]?0心理学空间o6X-SX_)H rBf H%K

[4]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5.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心理学空间xh4@8Z]!V

心理学空间vuT#b6Npp[F

[5] Raskin, R., & Terry, H. (1988). A principal-components analysis of the 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Inventory and further evidence of its construct valid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4, 890-902. doi:10.1037/0022-3514.54.5.890心理学空间3mu#f QR EF)tS

心理学空间8WMaKd `4q t

[6] Ames, D. R., Rose, P., & Anderson, C. P. (2006). The NPI-16 as a short measure of narcissism.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40(4), 440–450.心理学空间2g \^ N7fmo Z

心理学空间V{E'mqv

[7] Konrath, S., Meier, B. P., & Bushman, B. J. (2014).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the Single item Narcissism Scale (SINS). PLOS ONE, 9(8), e103469. DOI: 10.1371/journal.pone.0103469

Q4HD?B1T@0

%V1zE(u/S$q n e0[8] Bushman, B. J., & Baumeister, R. F. (1998). Threatened egotism, narcissism, self-esteem, and direct and displaced aggression: Does self-love or self-hate lead to violenc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5(1), 219-229. DOI: 10.1037/0022-3514.75.1.219

L2a}H?"k*C0

FY(V%qt#K0[9] For a review see Bushman, B. J., & Thomaes, S. (2011). When narcissistic ego deflates, aggression inflates. In W. K. Campbell & J. D. Miller (Eds), The handbook of narcissism and 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 Theoretical approaches, empirical findings, and treatments (pp. 319-329). New York: Wiley.

Xt{R%C a$L0

U.k `6S2ZI"[ Ee#D0[10] Bushman, B. J., & Baumeister, R. F. (2002). Does self-love or self-hate lead to violence?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36(6), 543-545. DOI: 10.1016/S0092-6566(02)00502-0心理学空间4p-?v zW9^E

心理学空间6nf|q({8y

[11] Rosenberg, M. (1965). Society and the adolescent self-image.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4PkI5_0o/yzV0心理学空间i M0l}yJdPP

[12] Young, S. M. & Pinsky, D. (2006). Narcissism and celebrity.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40, 463-471.心理学空间 GNLZ`G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NPD NPI 攻击性 自卑 自恋
«没有了 Brad J. Bushman 布拉德·布什曼
《Brad J. Bushman 布拉德·布什曼》
照镜子就可以瘦身 形象建构的“镜像”效应»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