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选择心理治疗师
作者: 张宜宏 / 277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7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如何选择心理治疗师
   如何选择心理治疗师以及对在开始心理治疗时其它一些常见问题的回答
   John M.Grohol 张宜宏译
  
   时常有人问我:“怎样选择一个好的治疗师呢?”毕竟,没有人愿意找一个缺乏经验、效率低下、技术拙劣的医生解决自己严重的情绪问题。下面的规则将为你提供一些建议,这些建议有助于你去选择一个好的治疗师。顺便说一下,当我是一个治疗师时,我自己也在接受心理治疗。这篇文章是用我接受治疗和给别人做治疗两方面的经验写成的。
  
   一、在一个治疗师那里我首先应该寻找什么?
   首先,同这个治疗师在一起你感觉很舒服。治疗并不容易,而且治疗师不是你的朋友,不能也不会做你的朋友。当然,你完全可以选择这样一个治疗师,你觉得他(她)尊重你的个性、观点并尊重你自己。你必须100%充分信任你的治疗师,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或者你感觉不得不对你的治疗师撒谎,或者不得不对治疗师隐瞒重要的信息,你不会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帮助。你应该明白,在治疗某些方面或某一点上,去找治疗师其实是帮助你。如果你觉得自己的情绪问题并没有减轻,有可能你还没有得到有效的最好治疗。假如你已经在接受治疗,或者在同一个新治疗师的最初几次会谈期间出现值得你留心的现象,努力寻找这些迹象作为考虑选择另一个治疗师的理由。
  
   二、治疗师的学位有什么影响
   常有人问我:“咳,不同的学位之间有什么不同呢?”或者,“在一个人的名字后面所有那些字母代表什么?”理所当然,这些问题之所以被提出,乃是因为你作为一个人和一个在这一广阔领域具有选择机会的消费者,能够在选择心理卫生服务时做出最好的、最为明智的选择。在这一点上我一直有一个重要规则:量力而行。如果你一方面正在努力摆脱深切的情绪痛苦,另一方面却让自己背负沉重的经济债务,这于事无补。假如你有保险,许多公司起码会付一些最低的心理卫生保险赔偿费。你会发现当你进入保险后,那些赔偿费是多么的低。(这把我带到一个重要的与本题无关的观点------在美国要求从保险公司得到更好的心理卫生赔偿,哪一天我一定要把这个想法好好地写一下。)一般说来1995、1996年的大多数保险计划只会支付总共12―18次的门诊心理卫生服务费用。
   可是,再回到学位问题上来,答案依然不太清楚。有一个方案可能你会发觉特别有用……到你能够支付的最娴熟的专业人员(最好是心理学者)那里接受治疗。心理学者象心理卫生的综合实践人员一样,有独特的教育背景,接受过基础的科研训练,他们使用的技术对你最为有益。假如专业评估容许,心理学者象其他任何一个心理卫生实践人员一样,可以把你转给精神科医生,这些医生在使用精神科药物方面有专门研究。避免仅从精神科医生那里寻求帮助,因为几乎所有的精神障碍,情绪应激事件都可以通过使用药物得到减轻(对心理治疗来说可能是一个重要的附属治疗),但它们通常不当作一种"疗法”来使用。我认识的许多人想要解决他们的问题,并非仅仅只需服用一种药物就可使那些问题得到很好的控制。
  
   三、如果我支付不起心理学者的费用怎么办?
   如果你支付不起心理学者的费用,临床社会工作者是其次。同心理学者相比,他们的初始训练和临床经验较少,但在这一领域工作十二年左右之后,这一差别显得不那么显著和重要了。当这一领域近几年在美国发展起来后,临床社会工作者进行的心理治疗要普遍得多。
   这里应注明两点,以免你以为我只是在推销自己(因为我是一个临床心理学者)。第一,你可以仔细查阅我这里关于学历之间明显差别的其他文献。第二,研究迄今为止还没有表明任何真正重大的差别,关于各式各样的从业人员给病人做治疗之后病人在感觉上的差别。因此,从长远的观点看来,在我们现在所了解的范围内,我概括的这些区别可能并不完全那么重要。
  
   四、那么一个人该怎样选择一个恰当的治疗师开始治疗,不管他们的学历吗?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又取决于那个复杂的保险问题了。一些HMOs和其他的保险公司设立起来,以便你在看一个治疗师(要么在他们系统内部,要么在系统外部)之前必须首先向他们的普通医生咨询并从那里得到一份治疗安排。对此查阅一下有关该程序的健康保险赔偿费手册,或者直接同你的HMO联系并请教。
   不然,操作起来更困难一点,因为在任何一个领域(如牙医等)选择专业人员都不容易。在美国许多大一点的郊区或城市地区,设立了治疗安排机构来解决这一问题。在小一点的社区,这一问题可以通过当地专业协会或心理卫生促进协会解决。该问题的答案也可能在你当地的电话本黄页中找到,以下任一标题下均有,“心理卫生”,“治疗师”,“心理学者”或“心理治疗师”。
  
   五、我应该寻找的最起码的资格是什么?
   寻找一个在其从业的州里得到许可的治疗师。这意味着对心理学者而言,在他们被列在黄页标题下之前(或在他们自称是”心理学者”之前)时,他们首先必须得到认可。临床社会工作者的学位前通常有一个"L”(如L.C.S.W)。一些州可能不发给临床社会工作者许可证,或在这一形式上不要求他们出示执照。问治疗师是没有把握的。专业人员或合乎道德的治疗师不应介意被问及自己的教育和专业背景。假如治疗师有学位,在广告中其学位几乎总是跟随在他们的名字后面(而且可能法律要求如此)。你也许应该从那些连起码的硕士学位(如理学硕士,文学硕士等)都没有的人那儿走开。避开这样的”咨询师”,他们几乎没有或者根本没有接受正式的培训,或者他们的称号不容易得到承认。例如,在纽约州,要成为一名”被鉴定的咨询师”,你只需一个高等学校文凭就够了。这听起来给人印象相当深刻,但它极糊弄人,因为得到这一称号所需要的训练是最起码的。
   对消费者报道读物最近的一个大规模调查表明,接受治疗的人一般将心理学者、临床社会工作者和精神科医师评价为近乎实力相当。据状态明显改善的病人所述,对婚姻咨询师的评价异常糟糕。(我收到过许多e-mail形式的宣传说到这一点,但我不想对这一资料提出争议。我将把这些留给别人在这一主题上做更多的辩论。请不要给我发e-mail抱怨这一点……这只是我阅读资料后提出的观点。)如果你遵循以上的标准,很可能你的状态好一点。
  
   六、OK,所以我投入进去并同一个治疗师进行了第一次约定,现在我该期望什么呢?
   在你通过电话作第一次约定时,你可能会被告知一点财政信息,如你随身应带多少钱。把钱带上并准备填写几份表格(特别是当你要去一个社区心理卫生中心或其它与政府有牵连的机构接受治疗时),第一次会谈有时叫作接受评估,常不同于你对以后所有会谈的期望。在这次会谈期间,治疗师将要求你解释:什么使得你来做治疗(例如,在你生活中的这一刻出了什么问题?),你在体验什么症状(如----不能睡觉,总想一些事情,感觉无助,等等),以及你的家庭和一般的来历。所采取的这一来历的深度将随着治疗师及其理论取向而变化,其包括的问题可能与你的童年,教育,社会关系和朋友,恋爱关系,目前生活状况及住房,职业或专业等有关。当对生活史的采集完成,临床医生对于你和组成你生活中重要事物的东西,以及你目前的困难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医生应该问你对他们是否有任何问题要问。如果有,请自由地问他们(即使临床医生忘记提出这一点也要问)。这是提问的极好时机,这些问题是关于医生的理论取向、训练、背景,特别是在治疗你所特有的问题类型方面的。如先前提到的那样,专业的及合乎职业道德的治疗师在回答这些问题时应该毫无疑问。假如你的医生在回答时出现问题,你也许应该在心里对你的医生敲第一个警钟了。
  
   七、在上面一段你提到了"理论取向”,那是什么意思?我对此应该关心什么?
   理论取向描述临床医生在考虑一个人的问题及如何最好地治疗这些问题时支持什么理论。现在许多医生赞同称作"折衷”的一种取向。意思是,他们一般尽量根据你同人相处的方式和你呈现的问题制定出他们的治疗方案。其它为一般人所接受的治疗方案有“认知---行为治疗”,“行为治疗”和“心理动力学治疗”。很快我计划写另一篇文章,也就是此刻在这一页上我要做的,关于每个学派运用的主要理论、理论取向和治疗方案。你也应该知晓,一些治疗师用一种学派去思考(或推理),却同时用另一学派治疗。有关两种不同理论取向结合的这一型式最为普通的例子就是:用精神动力学的方式思考你的病例或观点,同时却用一种折衷或者认知---行为疗法来治疗。
  
   八、我作为一个咨客或者病人的隐私和权利是什么?
   看一个典型的"病人权利”声明的样本,在治疗开始你就会得到这一声明。
  
   九、好了,现在我已经开始治疗并且同我选择的治疗师在一起感觉很舒适,这应花多长时间?我该期望治疗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这看起来似乎象一个很容易的问题,但要回答起来却非常困难,因为不同的个体背景各异,其问题的严重度也大不相同。对较轻微的问题,治疗应相对简短或者短程,可能会在12―18次会谈以内结束。而对更严重的问题(尤其慢性或长期的困难)来讲,治疗时间会更长。一些治疗甚至能够持续一年或一年以上的时间。可当你想要结束治疗时,选择权总在你手上。如果你觉得自己已经从治疗中得到了你所想要的益处,你可以告诉治疗师,从而结束治疗。一个好的治疗师会尊重你的决定(对此提出一点质疑,看一下在这一决定后面的推理,确保它是合情合理的),并且会试图用另外一两次会谈结束这一过程,将整个事情覆盖并总结与治疗目标有关的进步。一个不道德的或非专业的治疗师会抨击你的决定并试图让你坚持治疗。坚定地对待这种治疗师,不管治疗师是否想要你离开,你都要离开他。令人遗憾的是,不是所有的治疗师在这一领域所有方面都恰如其分地发挥作用。
  
   十、在以上的段落里你已经提到了"治疗目标”,那指的是什么?假如我的治疗师不使用它们怎么办?
   我强烈地感受到,所有的治疗师都应使用治疗目标,但在这一领域里从未有一个标准。如果你带着特定的问题或者生活中的困难走进治疗,你当然愿意解决它们(或至少开始处理它们)。治疗目标,尤其是那些正式写下来的治疗目标会确保你和你的治疗师处在同样的"轨道”并处理同样的问题。通过偶尔回顾说过的目标,你也能看到你在治疗中的进步(或其中的不足),并且如果有必要,同治疗师一起工作来改变治疗。但是,如同所提到的那样,这一决定是由治疗师单独做的;如果你想设立一些目标,你可以一直请你的治疗师来帮助你这么做,我当然愿意推荐它。
  
   十一、如果我怀疑我的治疗师表现出一种非专业或者非伦理性的方式怎么办?
   最好是对你所在州发布许可证的部门(很可能在你电话本的“蓝页”中找到,州政府机构下面)以及治疗师的专业协会(美国心理学者心理协会;美国精神科医师医学协会;其他人不知道的)汇报这些违规,但这么做并不容易。对这些指控坚持到底一直都很棘手,因为这些职业通常是“自我管辖”的。那意味着同行们(例如―发布许可证的部门或者专业协会)该调查这些指控并对之追究到底了。其过程是相当缓慢的。
   如果你的治疗师在治疗期间对你犯了一些有害的错误(例如---对你提出性的要求,这在任何职业中从来都没有恰如其分过),确实应报道这一点,不然治疗师在你之后可能继续伤害其他人。阻碍你信任的不当行为,包括与你发生性关系或者没有你明确的书面同意侵犯你的隐私权,也应该加以报告。
  
   记住,始终牢记通往美好治疗历程的最重要的窍门……去找这样一个治疗师,同他(她)在一起谈话你感到很舒适,而且觉得他(她)正在帮你解决问题。治疗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如果你觉得很容易的话,这可能表明你或你的治疗师还没有充分努力地进行工作,不要害怕在这一重要的问题上来支持自己,你可以根据需要经常地变换治疗师,一直到找到真正适合你的治疗师。
  
   祝你好运!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癌症病人的心理治疗 张宜宏
《张宜宏》
心理治疗中的不当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