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家庭班晚间演讲20190311 Heike Stammer《对不孕不育夫妇的心理咨询》
作者: Heike Stammer / 904次阅读 时间: 2019年4月01日
来源: 中德家庭治疗高级培训 标签: 中德家庭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h6}yG#Sg

"b,Vm|&E0

*I/~)k@qQ0讲座主题:《对不孕不育夫妇的心理咨询心理学空间E3q+nW3g

4_"h5e*K8x!Q3V,c0主讲人:Heike Stammer 中德班德方教师 心理学博士,

&jg9]+D Z ?0

:JFg.J'E f0       Ludwigsburg 大学心理学教授心理学空间j.l)h ^D

心理学空间8^~/@9cwf

主持人:孟馥  中德班中方顾问教员、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东方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医师

[ U9qOj3Yw0心理学空间#Of5`1t%t:h7x

翻译:冯强,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东方医院,临床心理科医师

-@{6ZQ#Im)\%u;Z0心理学空间g3oSAhC(] z?-o

时间:2019年3月11日 19:00-20:30心理学空间G&QXxX

心理学空间4Q2p'FTTz/B)l.|

孟馥老师主持开场

Rm$lI:]}(b0

Z6}1L|yVh1Q\S^0今天是中德班最后一次晚间演讲,为我们提供演讲的是美丽的Heike教授,她是一名德国的心理学家,也是大学教授。今天带来的题目是《对不孕不育夫妇的心理咨询》。我们大家欢迎Heike教授。心理学空间 W!~/o'C*u$I

心理学空间9X7bo a8O%Ob

Heike老师演讲心理学空间F5nb*J"JS}2{Q

|,S+Up,TNz0一、生殖医学方面的内容

0{)I [;M.~0心理学空间jzT C-@m1f

大家晚上好。心理学空间5Bf8tx6OUEL

心理学空间 \8MV/? J9wJ

今天我介绍的主题是《关于不孕不育夫妻的咨询》。

i7U'CCcn;t0

w3Ve5r-om+?u$x0接下来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些生殖医学方面的内容。现在的西方社会出生率逐渐下降。中国也是由于计划生育政策,新增人口也不是很多。对于年轻的新婚夫妇,他们当然很希望很快地孕育宝宝。但是无论是德国还是中国,孕产女性的年龄都在逐渐增长。一胎宝宝的孕妈妈年龄越来越大。所以随着年龄的增加,想要当母亲的决定的风险也会增加。

zaW5w YhTB0心理学空间rbnvlb\

同时,男性的不孕不育率也在增长。男性的不孕不育率增长的原因与环境的污染有关。随着环境污染,男性的精子很容易受伤。另外,现代的生活方式也导致了不孕不育的现象。

;~0}$z7\J0心理学空间@1i%l1RbC

而生殖医学是用来解决不孕不育的医学手段。心理学空间 pK#y};g@

心理学空间1K vH b7iA2k[$j3_$b

我这里有一组德国的数据,因为生殖医学的过程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数据也有时间的过程。我们看国家提供的数据,在德国,25岁的女性,有23%的自然生育率,35岁就降到16%了。随着女性年龄的增加,流产的风险也越来越大。35岁女性的流产率17%,40岁则达到了34%。所以形势是比较严峻的。心理学空间r h(v&]3r n;\rw

心理学空间tb%Z*[NA/~A@

2jJ4p&@v0心理学空间-Q(l P9p#i

在2015年,在辅助生殖技术(IVF体外受精-联合胚胎移植,ICSC卵浆内单精子注射)的帮助下,每次胚胎移植术后的成功率是32.3%。接下来稍微介绍一下试管婴儿的技术,这个过程是很复杂的医学过程。首先要通过激素让女性大量排卵,之后再体外提取卵子,并完成体外受精。目前已经有新一代试管婴儿的一对一的技术。也就是把一个精子送入到一颗卵子中去。在德国生殖医学中心有很高的成功率,用生殖医学来提高孕育的质量和数量。通过生殖医学技术,可以在试管婴儿的前一周通过测量女性的荷尔蒙,把生育成功率提高到73.2%。比自然生产率就高了很多。而流产的概率是20%。35岁的女性试管婴儿的成功移植率36%,成功生育率27%。给大家展示这些数据就是为了提醒大家,随着年龄增加,成功率、生育率都在减少,但是医学技术仍然在这部分努力。上面演讲的内容是希望给大家一个印象,也就是不孕不育率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Yf+y uB5X0

&O@2h"W DjU{u0二、不孕不育夫妻所面临的压力心理学空间*Oxeu yPM

心理学空间2Z zx1A4J

对于女性而言,不孕不育是身份认同的压力。很多女性认为,生不出孩子,就好像不是女人一样。心理学空间G/v0eU6d M Td6H x

&w]Q9ro"\Zjt0不孕不育似乎有一种失控的感觉,所以他们总是想要找到掌控感。心理学空间e%uF [s[2d4q

,rw1S]!`&b.T0不孕不育让女性有一种缺憾,感觉有一种欠缺。心理学空间;|!U$Z/@ TIC1[fJ

9A%Nt#}g;]9M0不孕不育让女性陷入地位降低、困惑的境地;例如当自己的同伴有自己的孩子,没有生育问题,相比之下,自己就倍感压力。心理学空间J#E8{.R~o

心理学空间#A pZU\

同时,对于婚姻,性生活也有很大的压力。还有一个反向的力量,也就是通过不孕不育的力量把夫妻两个人拉在一起。从心身医学视角看待不孕不育的夫妻,通常有两种视角。第一个视角是不孕不育夫妻的矛盾与日俱增。第二个视角是夫妻两个人同心协力,紧密的结合在一起面对这个困境。心理学空间7Uf0f.IR:l*np(MQ

.Cc7f8i}"n s}0与其他能够生育的女性相比,她们更多的感受到疏离感。甚至觉得自己是失败者。也导致缺乏成功孕育孩子的信心。这种感觉让他们觉得自己不能控制自己。

2Y-k8V\"H0心理学空间%x|L9eK\4s*P

也会让他们感到被贴上病耻感的标签。

4FKDUPY k0

2B.TH \ |#b!F0在自己的生活中,也很困难去处理自己不孕不育的问题。心理学空间$G@ w$l0Dn

H!f%a L:b|p~!yf[0他们把生活的重心都放在了生育的事情上。所以总是有重复的想法,也许下一次就成功了,就不断的寻求医学的治疗和帮助。所以这种针对不孕不育的治疗本身也是让他们感受到压力的。对于一对夫妻而言,如果他要决定做试管婴儿,是要面对很多压力的,他们有自己的工作,而医生的建议,指导本身都会形成他们的压力源。对于女性来说,激素治疗和后续过程也是比较复杂,繁重的。对于男性而言相对是简单的,因为提供精子就好了。也就从另外一个层面让人为此感到内疚。心理学空间J8GY)S0o,gd

WBDE G+]gS0不孕不育的夫妻,也会存在与治疗者的紧张关系。因为一开始医生给了他们希望,随着一次次的失败,夫妻也会对医生有情绪心理学空间2e k[.jiG%U2N

7i$V*[?\"UeHg0接下来介绍一下这样的情境对于夫妻的压力。心理学空间T5V%aG4TH

[.@~6cw0因为不孕不育,夫妻关系的矛盾,冲突会恶化。

'Uar0R%t[SR"MI0

"O5Q4pW#M*K2_em*K C+U0对他们来说,也会体会到社会关系的丧失,因为可能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看到有孩子的夫妻。这样也会让他们的社会关系逐渐丧失。

['[`E"oe@0

[A'M[$E#ge0在这个过程中,也会让这对夫妻,丧失很多健康,和性生活的快乐。很多男性都会提到,在接受人工授精的治疗过程中丧失了性生活的快乐。

DrZ9~]O\0

j OJ|M$y,X0地位的丧失,自尊的丧失。很多女性会感到绝望,例如,就有一个女性问我,为什么母牛都可以生宝宝,我就不可以呢。心理学空间lC\xm2QM.bG

%y!HDA^ `0丧失掌控感,丧失安全感。例如很多女性会采取避孕措施,她们下意识的以为如果我不采取避孕措施,就肯定会怀孕。

;W H7X5nDb pG9~5D0A0心理学空间/d;Y5G S _

失去希望。有些人认为,如果我没有孩子,就没有未来。所有的事情都没有意义了。对于农村的夫妇来说,不能生孩子就意味着丧失了与外界的联系。心理学空间Z2m_`;VfSx!vK

心理学空间J&[9`Z3^

三、理论基础心理学空间z}Fa@ r/bz$e

!^4duAI0接下来介绍一下理论基础,把家庭治疗用在有躯体疾病的个体身上,这就是医学的家庭治疗。家庭治疗的目的是加强能够在得了某种病的条件下,改善他的应对方式。无论这个疾病有没有可能被治愈。

7C] U_@GuS0

lE"E*d4O^e lw+z V0降低由于做人工生殖医学技术,试管婴儿,所带来的冲突心理学空间EzN#@ F [!w(G K [

心理学空间"Ps7_6}?.D

增进夫妻之间的沟通,以及改善医患沟通。心理学空间7Yz ]GI-n&u.Yo

心理学空间*hFct(g Mj

鼓励他们能够接受如果问题不能被治愈的话的结果。大众通常认为,生病时,现代医学可以帮助我们治愈。实际上,现代医学只是能够在部分领域达到理想状态。所以这就需要我们知道所有的疾病,包括肿瘤,糖尿病。现在虽然医学增加了治愈可能性,但是还是可能失败的。心理学空间3FF)vjV!b

心理学空间S-g+aA;?*Z}(t ]3O_q

需要做好对应对各种未来的计划。家庭治疗很多夫妻原本的观念是,如果没有孩子就没有未来。

'N!|i ]'C5rFY0

.sQ1EOONh @ pi0四、不孕不育来访者的咨询心理学空间"ma9JK^Y

心理学空间(wJ9EdtO#kh"p

参加过培训的学员知道,治疗开始需要定义和确认咨询目标。在海德堡大学,针对这样的夫妻,我们严格控制治疗次数在10次以内。也就是每两周一次,持续10次。对他们持续工作是很困难的。第一次到第十次中间其实都会涉及到如何结束。这个后面会做解释。这样的夫妻很难结束一次又一次的医疗尝试。所以我们治疗中也会谈到医疗尝试的结束。治疗过程中需要让夫妻知道,丧失感,抑郁是对待这件事情的自然反应。

W7SrcB RG9U3Nk!Y0

.t5}-[ v aO%kl7II0有一项研究,调查了数千名夫妻。调查发现,精神症状与普通的夫妻是一致的。也许他们当中会有比较严重的精神类问题,但是不会多于普通的夫妻的。对于心理学家来说,能够成功的生育孩子,不意味着你是成功的父母。所以对于不孕不育的夫妻来说,也许他们认为我们生不出孩子,就不是好爸妈。所以他们变得很抑郁,生气,认为这就是我不能生宝宝的原因。心理学空间`H0T{9]%Xp6R

心理学空间O6muZ#[A

N2q3`0A#m d$J,v[9~6T0心理学空间mQ+F&\p? Z)^Kq-]

我们就针对这样的主观想法给一些解释。对于系统治疗师来说,我们治疗的是家庭的过程,而不是错的技巧与方法。对于系统治疗师而言,来访者如果说我想治疗我的心理问题,这时候我们就会告诉他,请把你爱人带过来。不孕不育不是女性的问题,而是夫妻的问题。在咨询室中他们可以自由地抱怨,哀悼,伤心,发泄。他们有时候会谨小慎微地在治疗室中想要获得掌控感,所以我们要为他们提供这样的空间。治疗中,治疗师也要展现一定的幽默。幽默是站在离问题有一定距离的位置上看待问题。有的时候幽默是非常重要的,帮助我们对一些问题一笑了之。

Ah\4aq}/l0

'g;F7s4oufY0心理学空间U y!p'_G

心理学空间;U$Q oGW)M&^

对于人工生育,找到有意义的视角去理解他们。上次讲座Liz讲到复原力,弹性,在这里也是有这样的含义。心理学空间)s.e&c M6X3[}

#Q{K:p5x@ z%x0

4uvI Pyt+x0G0心理学空间wM:s A@

咨询过程中也需要与夫妻建立工作联盟。我们可以向他们介绍咨询的方式;

L0? ]nX ?0

2?or;~az p\C0让夫妻熟悉咨询的过程,接下来我会告诉大家怎么做。心理学空间#j L+hy._;H

心理学空间$k/G iS2C+p%K,`%p

让夫妻得到被尊重的感觉;通常不孕不育夫妻的老公觉得自己是被谴责的对象。因为人们也许认为老公没有投入做一些生殖医学的努力。老公也会担心家庭治疗中,是否被治疗师以同样的方式对待。

w{G qB7ogC0心理学空间Q[?Br8i6?9o

治疗目标越直接越好。

y]0?5Du+tc"Zs'b|0

F?.T3C@ @$uz}0跟夫妻双方画家谱图。呈现家庭的动力。例如两边家庭的老人,祖父母都在期待孩子的诞生。或者兄弟姐妹都有了自己的孩子而这对来访的夫妻,他们的困境好像就是不能繁衍了。心理学空间5a_KB q(A

-d-zP\9^:B"J9k0

2?{"{2M7`S;a'_2^U~4?0心理学空间q_2f.@1QB@PA1M

咨询目标首要的是想要生孩子。那随着咨询,能够让他们了解的是,咨询可能通过帮助他们去掉一些心理障碍来帮助他们。心理学空间1`y s k rfH*}1M

i*[y.HG;dq'u0心理学空间`T3u d p,_/s:N

心理学空间#@n*Y8yT;oZ

这时候可以对他们说,目前的研究、经验,没有证据表明通过咨询可以帮助你们生孩子。

j-E,?6FG'CX0心理学空间1y1_8XSU/YP0K,P

可以问一些这样的问题,是什么让你们决定来寻求夫妻咨询的?哪一位对此更加有意愿,或者对此更有疑问?你们的希望,顾虑是什么?什么是对你们的目标有助的,什么是有害的?治疗师能否看到夫妻互动的模式。心理学空间#zy'Rm6cL@u

$K gn{1c7r%G0下面是干预的技巧与特点。心理学空间j-U h!n+g.s

心理学空间xVyHRt

心理学空间\/ts(p2Z8j%Y

心理学空间!xkA*M%M-JO3}

首先,表达希望和抱怨。大家学到的循环提问,例如:你觉得你的另一半希望你在医疗治疗中做一些什么呢?你的伴侣对于进一步做点什么有什么想法呢。这些问题很重要,通常夫妻不愿意谈论这样的一些问题。如果不交流的话,丈夫可能想他讨厌这些治疗,但是为了妻子,坚持了下去。或者妻子已经对医学治疗的过程很厌恶了,可是为了丈夫坚持下去。通过交流,他们了解了彼此的不同。特别是通过阳性赋意的办法。可以这样提问,例如:作为一对夫妻,你们看起来是一个整体。我想问,当你们有了冲突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当时是什么感受?你做了什么能够让冲突停下来?有时候妻子很担心,受困在不孕不育的状态,但是老公可能不在意。这时候妻子就会抱怨我觉得老公并不像我一样,迫切地想要一个孩子。如果详细地谈下去的话,可能老公会说我其实也深陷其中,非常难受。但是作为男人,我不能表达我的难受,否则两个人都会陷入深深的绝望。

x@Z]Xws0心理学空间^7sK6e6b9i/aBK

就像是前面提到的,我们要让他们理解到危机感、负面情绪都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所以可以问他们,什么时候你才能感受到生气,嫉妒是正常的?是不是你觉得表达深深的哀悼是不合适的?这种哀悼,伤痛是隐藏的。不孕不育有时候是不容易跟外人哀悼的内容,特别是流产,是隐藏着的哀悼。心理学空间#O e1U6O7uK

:m EDq{&m0心理学空间ZQ,f vX:K*ff3n1F

,n9A*F7O3TjO@0咨询中要充分肯定他们为此做的所有的努力。表达他们的确做了很多努力,这些努力都是值得去肯定和认可的。可以问他们:你们做了这么多,仍然没有很好的结果,你们有什么感受吗?别人都毫不费力的生下宝宝,你们会不会觉得是不公平的?这些问题都可以充分探讨夫妻挫败的感觉。然后找到一些新的应对方法。

wKg!OEEE&y,_0

5f;R+a s~\-u'g0可以从外化的技术来理解,孩子占据了夫妻多大的部分。心理学空间[#[ E8U I

c7dc _0BA lj7C0

9L \W TB ?8b0心理学空间p3jx%f4p7q

这其中非常重要的议题,是性生活。有时候夫妻并不知道,在适当时候的性生活会增加怀孕的几率,甚至最多可以增加30%的几率。例如可以问他们:你是如何预测怀孕几率的?很多夫妻都会表示,在人工受孕的过程中,他们的性生活都是不满意的。我们会帮助他们回顾近半年内性生活的状态,让他们对怀孕有现实感。这时候就可以探讨具体的问题。心理学空间+z5xi$R S

&xx+P RZ0

O@g7dG{4]!M0心理学空间&d;{_@.c(B.x];^:g

另外一个咨询的技巧就是与身体交朋友。对不孕不育的夫妻,尤其对女性,有时候很讨厌令人挫败的身体。能够让她意识到这些自我批评的想法是很重要的。这些厌恶自己身体的想法对于发展有效的应对方式是不利的。可以问他们:你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吗?你是怎么友善地对待它的?你是如何创造一些让身体感受到支持的条件的?即便有时候你的身体不能达成你的愿望,如何友善地对待它?心理学空间 kx/]!pK%ZK1`

Oc8J4@I:m K0心理学空间 ?iQ6xI"v'l

\8Ge eO!iQ'@@0允许伤痛是非常重要的。在一开始绘制家谱图的时候就要问一下夫妻,他们之前流产的次数,或者是死胎的情况。对于这些没能够成功诞下宝宝的情况,可以询问你是怎么面对这个丧失的。我不太清楚中国面对这样的问题,夫妻是怎么哀悼的。在德国,夫妻会在院子里种树,或者立碑,做一些哀悼。有时候也许会保留B超的影像图,或者出生前为宝宝准备的玩具。有的会在家族墓地里立碑。所以可以想象任何类似于这样的事情,去鼓励夫妻能够以某种仪式的形式去哀悼。

*A9z YGl#U0

!x*[4w5DH0AP9K0T E0心理学空间DO+Pe*fG6n.z

心理学空间\ub!M`X w"_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让夫妻理解他们所拥有的资源。可以问他们的问题是,例如:到目前为止,你回想一下,在既往的困难情境中,哪些办法是可以有效帮助到你的?如果在家谱图中发现既往生活中经历过很多悲伤事件,可以问在这样的事件中,是怎么度过的,怎么解决它们的?以此获得关于危机事件处理的经验。如果有其他人也经历了这个事件,他们是怎么度过的,你能从他们身上学习一些什么吗?总之,去创造一个氛围,让他们体会到夫妻是应对问题的联盟。

sy)p sM?$_0

)i:Y:D+Co]r6@5{ Y0如果你设置你的夫妻咨询是10次,在最后也要探讨,如何面对一段没有孩子的人生。因为从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孕不育的夫妻往往会尝试3-4次医疗尝试,只有一半的夫妻能够成功受孕。捐赠卵子在德国是受限的。通过合法的医学手段进行受孕的话,有50%的受孕几率。对于这些夫妻来说,如果没有亲生的孩子,有的时候是很困难的。要面对这个现实,通过不断的谈论这样的话题,让夫妻谈论没有孩子的生活。但必须承认的是,依然会有很多夫妻在这个议题上,进行起来是很困难的。心理学空间 R%^ql+B/j,oE9~hY

w*H#}f kq]fy#f0心理学空间:E iJB9iYzD |

kbv O;_L;P0最后是夫妻治疗的结束。我们用了聚焦这个词,因为咨询师聚焦在不孕不育的部分。我们会问,这个治疗临近结束:你们的需求得到满足了吗?哪些是满意的,哪些是无助的?如果五年之后,你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有孩子与没有孩子有哪些不同吗?心理学空间Nw+e,N5f%U5Cy

/C-VI q&iF@0

6KP{BY/[m0心理学空间v1T0Q{j2}"|s

上面这些是站在夫妻的角度看待问题的,有时候也需要站在孩子的角度看问题。以下是我的一些反思。例如捐卵,捐精,代孕,冷冻卵子等等的情况。尽管这些技术在德国是被禁止的。在其他的国家,有可能是可以达成的。如果婚姻咨询中涉及到这些议题可能会产生一系列的心理学后果。

ai'f9{)w!Yl,Y0心理学空间 ]S0P0d M

心理学空间y"b&A p"r5i

mn iP$}#G5o-V0从心理学和系统的角度,我们会问:如果这么做的话,对孩子带来的好处是什么呢?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的孩子,我们并不知道孩子会如何成长。因为通过捐精获得孩子的数量在逐渐增多。他们长大之后,也可能会去寻找自己的生父。等孩子长大了之后,假如知道了养父养母的身份,他们就会感受到被欺骗。但是对于父母来说,也很难坦白地跟孩子讨论这个。怀孕的时候,父母可能决定会告诉孩子,但是当孩子越来越大,父母会感受到越来越难去告诉孩子真相。心理学空间5j gV0r,bCuA P

心理学空间vy6?Q3r J

心理学空间6i$}%^#pOc F{7S

q4Uv^%dl0所以对于在夫妻治疗中的新观念,我认为,可以从孩子的角度跟夫妻探讨一系列的问题。因为假如一对夫妻寻找捐精,捐卵的人,又找到了一个代孕妈妈,这时候孩子就会有5个父母。这种情况就很复杂。以上,就是今天演讲的内容。

mXW)z`0

nS1x(s_g0孟馥老师主持提问环节

&IPAZ \ Xyj*@\u0心理学空间x1tEj6\COF

特别感谢Heike教授带来这样一个很特别的议题。

yP!@tsO(L)TS0心理学空间%fz7{7Ah%WV

大家知道,世界上第一个试管婴儿是1978年在英国诞生的。我们国家的第一个试管婴儿,是在1988年3月10号,在北医三院诞生。现在的辅助生殖技术已经是比较成熟的了。在上海,医学发达的地区,生殖医学中心有很多家。但是,我觉得Heike教授的在辅助生殖过程中的心理咨询,特别是心理治疗,给我们介绍了很多。据我了解,目前在我们辅助生殖工作中,还没有把医学心理治疗加入到现在的工作中;今天Heike教授从不孕不育的夫妇面临的压力、怎么样跟他们工作、工作的具体策略,包括具体到工作的次数、干预的技巧、怎样结束等等,都给我们做了系统的介绍。

J3Fll |-oI~(D5d0

)k1l0GCZ$V0

7|4T` ZP,~(d I0n0心理学空间0N0E$pG5aU9} X

可能在座的很多人,听过liz老师第一天关于韧性或者说弹性的晚间讲座。其实,应对不孕不育,可以考虑如何引入韧性和资源的理念来开展工作。我的一对来访夫妇,他们在生殖中心已经做过了4次人工受精的过程(从排卵、取卵、体外授精到胚胎移植等)都失败了,医生让他们找心理医生。我问他们,假如你们还能做一些有效的努力,可以做什么?他们说也许可以去普陀山拜佛。人家说那里有送子观音,可以去拜一下;他们去做了这件事。历经四个过程的试管婴儿不成功,他们决定说算了、休息一下。于是,他们就去拜了菩萨。就解决了。所以,我觉得是他们开始有一种信念,这种信念支撑他们可以成功的做这件事。心理学空间"P'`Y8ec7| m-@

心理学空间 Cq,?I%p y

在这个过程中,心理咨询和治疗都是很重要的,通过尊重理解、表达诉求、支持陪伴、挖掘资源等,肯定来访者所做的所有努力。

7c9g s%{bj0心理学空间RX"jcsMuM;W

现在我们邀请三位同道提问。心理学空间!|9bg$K\5V+Y$fY

D3F#\#`"_3f Lh0提问一:心理学空间x\}:f!jm[

心理学空间*M1MAvk$MC

我是一名男性生殖科医生,

x(T(c$R P @VM7NS0心理学空间6pt,jV-rO/oZ#S W

请问10次治疗的方法具体是什么?心理学空间1_)sL/WZI*V`U

心理学空间+C$Z)o NO(@i CO0]

Heike:

W4M+Vm.L0心理学空间1cOvD j S&HWC@

感谢你对这个部分感兴趣。解释一下,每对夫妻的问题都是不同的,我们的治疗也有所不同。今天的介绍是把10次治疗过程中可能用的技术、方法、议题提出来,在治疗过程中,每对夫妻的谈话是不同的,不是像开处方一样提出来。心理学空间$FZ9@0MK\lZ/u

心理学空间K[ c+b%B;r-l9@@

提问二:

b+O#b tF%@;Z5zm0

~ |g:cqm.j8x0Heike老师的讲座让我很感动,我有一个案例跟这个部分相关,听讲座的过程中给我很多思路。我的案例中一对不孕不育夫妻,在辅助生殖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他们的困难是,多次治疗后,妻子的子宫无法着床。家庭的决定是去国外代孕,我在治疗中感受到妻子的本意并非这样,有很多不得已。我的问题是,作为家庭治疗师如何保持中立。心理学空间Mis)MOf}E(KAb

N)v#Yt y hf1t0Heike:心理学空间1}({Tc8Ku)n9^Rd

)f4l+ig |k#T9]0很好的问题,谢谢。针对差异提问:谁是做要找代孕妈妈决定的那个人?谁的愿望更强烈?如果丈夫的意愿更强,之后妻子会怎么样呢?做了之后对你们的婚姻有什么隐患?这样可以保持中立的姿态,讨论夫妻对结局的态度和想法。心理学空间9Cl,S0Dlzj

心理学空间bo Q xMvI

提问三:

9w FQ1_R ap6E'O0

j9t4O*?J/t]/R u x0咨询中,心理学空间VY@)si^

心理学空间eWU \{ UHQ1~"qB3W

夫妻完成不孕不育治疗的受孕,心理学空间'i+GH6l3TB Q:_

心理学空间q9N,y#PM5l pl

以后如何跟孩子交流?心理学空间~-wG$w;vu9S#Y

心理学空间r-z'{|"\f(L&B

咨询师如何给予指导?心理学空间t/yBcl~u

心理学空间5n N)^/]4K)V1|

Heike:心理学空间9f%PB.n:jO#b

{.C^1|2E1FU&\0非常感谢,这部分是我忘记谈的部分。有一些研究告诉我们,成功人工受孕的孩子,从生物学角度,我们还不能完全掌握有什么医学后果对于这些孩子不利,但是,不会有很严重的后果。从研究结果看是积极的,我们发现人工授精的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和发育发展都很好,甚至好于对照组,既正常生育孩子的家庭。一方面,受孕过程中是被强烈期待的,不像意外怀孕的孩子,是不被期待的,这是一个风险因素。另一方面,父亲往往也会很投入。心理学空间l1uhMp)y1\ I

%N XC wxo0心理学空间d3chVy?

心理学空间B0e;\0od

同性恋的夫妇养育了一个孩子,精子由一名男性提供,后来她们找到这个提供精子的男人,这对他们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后来通过努力也渡过了这个过程。心理学空间/C%vN%n@e#TIp;C4co&A

心理学空间;F }i:\Q'AIT+^G

谢谢大家。

t+b y9cX _'`0

Cs2z|!]J8J%{0孟馥:

~3L}/P'J ^Y v5f{)S0心理学空间*[qo%n;W5X2J0n

无论代孕、还是试管婴儿都会有挑战。我曾经看到过一篇报道,说试管婴儿成年后的生殖能力有下降,但是没有详实的科学数据。毕竟,这项技术的开展只有30、40年的时间,有待进一步探讨。但今天的这个话题很有意义。

bo-I#i K0心理学空间/ld-] K*h'k

此刻,我想起美国医生特鲁多的铭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无论是医学工作者,还是心理学家,都要去这样做。

y M+I3At0心理学空间Ri D#c/cJ|^7z

%t)Ff C&p0

3N3Ej9XR(_2D'bv0感谢Heike老师的讲座。感谢我们的翻译,东方医院临床心理科冯强医生。

n3e:?]k]&q^0

k;No*Tn@g0讲座到此结束。

L$A*?3T:J7fG Xa^-K0

;E7a8y:d!~*_#`#U@X L0大家晚安!

$Dg Uzz&Dt9A{ W%A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中德家庭班
«中德家庭班晚间演讲20190307 Liz Nicolai 《抗逆力》 家庭治疗案例/术语/讲座/微课
《家庭治疗案例/术语/讲座/微课》
家庭治疗长度的指示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