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sa对心理访谈的一点介绍
作者: 张宜宏 / 337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7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Teresa对心理访谈的一点介绍
  
   访谈:结构和目标
   访谈是临床方法中的一个基本工具,因此是心理学中一门科学研究技术。
   作为一门技术,它具有自身的经验性指导方针或规则,不仅用于扩大和证实科学知识,而且用于应用它,这一双重功能在访谈中特别有意义,因它有助于集中分析师身上研究员和专业人员的功能。为什么呢?
   因为技术是在科学和实践需要之间的“共有平面”。从临床观点来看我们可能会说它是理论和实践之间的“连接点”,这是由于它使得将科学知识传达到专业活动成为可能。
   访谈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工具,其范围应被限定因其用途复杂多样且有极广泛的多种对象(新闻记者,校长,法官,医生等)。
   从技术观点来看心理访谈包括两个方面:
   1) 技术:应用的实际规则或过程
   2) 技术的理论:访谈的心理因素

开放式访谈---封闭式访谈

   访谈可以是开放或封闭的。
   1) 开放式访谈
   在开放式访谈期间访谈者自由提问或进行干预。在每个特定病例中允许完全必要的灵活性。但是访谈者的灵活性必须尽可能使得被访谈人根据其心理结构决定访谈现场。换句话说访谈应与被访谈人的人格变量相一致。因而对被访谈人的人格作更为广泛和深入的研究会更容易。我们将在后面概述这一点。
  
   2) 封闭式访谈
   在封闭式访谈期间,问题已经连同提问的顺序和方式一起被设置好,被访谈人不能改变任意一种安排。事实上,这是一个同访谈紧密相联系的问卷,访谈按照特定的原理和规则来运行以促进这样的问卷的使用。这一过程的全部将允许在一个标准化方法内部的系统资料的对照。
  
   临床方法和访谈技术都来源于医学,而医学实践包含类似的过程,这些过程既不应是错误的,也不应与心理访谈重叠,它们可能是:
  
   咨询:是技术或职业协助的需要,能用许多种各式各样的方法被给予或满足,其中一个方法便是访谈,咨询和访谈并不是同义的。
  
   访谈不是现病史,这意味着搜集的资料具有一定的长度,有包含个体现在和过去史、个体疾病和健康状况的详细信息。如果病人不能提供这些信息,我们须设法从他那里获取到。
  
   我们对心理访谈感兴趣,强调其目的是实行心理诊断、评估被访谈人的心智(或个性),随后是对其生病或健康的评估。根据诊断,我们将决定对这一异常病人的最适当治疗。这也就是我为什么称它为心理访谈而不是分析性访谈的原因,因为对这个独一无二的病人而言我们将不得不决定他是否需要治疗,最为恰当的治疗应该是什么:不同取向的心理治疗,精神病药理学治疗,心理的,集体治疗等等。
   从这一点来看,我们按照这些目标来使用心理访谈或只是访谈这一术语,这些目标在我们的病例中会是:诊断,治疗或研究。
  
   最有意义的特征是在两个(或更多的)个体之间建立的关系,这是一种人类的关系,在这一关系中团体的一个人必须设法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且必须根据这些知识采取行动。基本规则不只是获得全部生活的完整信息,而是贯穿于访谈始终的所有行为。
   这一切行为包括我们通过运用倾听功能以及生活和观察功能所搜集到的信息(感受和看到的内容)。

特征

   访谈是一项任务,可通过其目标或方法被理解。
   在访谈开始说明规则是很必要的,超越了来自被访谈人一方可能的怀疑感。
   精确地限定访谈的目标是非常重要的,即让病人倾向于一个特定治疗性活动,完全不同于心理治疗性治疗的目标。
   访谈的一个基本规则是帮助被访谈人精神过程的自由表达,这在一个正式的,提问-回答式的框架里面是无法实现的。
   我们渴望明白一个个体是如何工作的,而不是他所说的他如何工作。
   在心理访谈里,我们寻求对病人来说未知的信息,不是认为他可能告诉我们的信息不合适,这会说明我们在由访谈所产生的互动过程中将能观察到的一切。
   因此,我们可以说访谈是一项有着特殊技术和目标的任务,其目的是正确判断病人的精神健康和对他最好的治疗。

初始访谈――咨询的动机

   由于方法的原因,我们将初始访谈分为四个阶段:
   1、 病人和治疗师之间会见的介绍性阶段
   在诚恳地会见病人之后,按照每个文化的习惯,我们会告诉他,我们要求知道一些个人的情况,诸如姓名,年龄,婚姻状况,职业,学业,住址等等,从最初一刻起,这一简短的会谈会让我们观察社会文化特征,例如被中断的学业和工作。这是精神功能症状学检查的部分:定向力,记忆,意识,且会在我们的观察中引导我们。这第一个阶段也包括,在病人没有这样表达的情况下,询问咨询的动机。当病人很精确地将动机表达出来时,记录咨询的动机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知道在精神分析中词的重要性。
  
   2、 对病人的探索阶段
   在找到咨询的动机后,病人会开放地谈到在他身上正在发生或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努力不去打断她,除了轻微的刺激比如:头部运动,或者说“我在听”,“我懂了”等等之外。我们鼓励这一重述的姿态是很有必要的,因为病人可能会被阻止,或者要求我们对他提问;在这种情况下总是保持被动姿态,分析师的能力将会有用。这些情况是极端不稳定的,这一经验会告诉我们在每个病例中该怎么做。
   倾听
   在这一阶段主要任务是“听”;它是我们的诊断性研究工具(技术)。这是最困难的任务之一,只有同病人在一起的经历才会教会我们这一方法。它意味着去听病人所说,如何去说,在那些表达里所涉及到的情绪,事件,这些事件的次序,病人给予它们的意义,现实理解的歪曲或准确性,交流能力,客体丧失,爱的丧失,阉割,超我,过分猜疑的还是真实的。
   我们也将检验主要和惯常的防御类型,其可能的变动是,从神经症性防御中的压抑,边缘性障碍中的隔离,否认和透射,到精神病和其它疾病中的自我分裂。
   我们也将能观察到言语和非言语表达(手势,模仿动作,姿势),情绪发展水平,对现实的适应程度。这一阶段让病人组织访谈,因而制造了一个相关环境,在这一环境里所有现象都能被观察到,除了给予我们更广泛的信息之外,这些信息包括:咨询的明确动机,症状,症状出现的顺序,同事件的一致性,自我评估,内省力,付诸行动,精神病性补偿潜力和自毁潜力。
  
   3、 分析阶段
   概括地讲,当病人已经清楚地告诉我们他认为是问题或困难的任何内容时,这一阶段便开始了。我们已经评估了其谈话的深度及对这一病人恰当的“时间选择”。在这一阶段,分析师通过提出问题和建议来组织访谈,以便病人能谈到一些被遗漏的话题,一些冲突可能潜伏在这里。该任务是拓宽病人的见解,从而获得同其症状有关的更多症状学信息,以及同家庭、职业行为、人际关系、医学-精神病学背景等相联系的尽可能多的信息。这是治疗师开始描绘一个关于初始诊断假设的阶段。如果允许深一层访谈,被分析领域应得以扩展。
  
   4、 第四阶段或者访谈结束
   有足够时间为结束访谈做准备是有用的。一般来说,病人只是同另一个倾听和评估他的人进行了一次关于他自身友好而深入的谈话,会感觉很放心,因为检查对组织病人的个人体验,对找到在不同冲突和事件及其症状之间时间上和有意义关系的联系来说都很有用。病人愿意知道被分析师观察和理解到的某些东西,他的疾病是否严重,是否能得到帮助。提到病人时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谈论他的冲突是可取的,他所指望的通过好的治疗来治愈自身的资源应依次被指出来。
   如果达成了一个很好的和谐(共情-正性移情),治疗师从他的经历中树立了一个很有好感的态度,结果我们会看到一个得到安慰的病人,渴望合作,并愿意再次回来。对病人告别的方式,他是否会再次接受访谈或被转到其他的专业人员那里开展特殊的检查或治疗,这些对病人的自尊心和/或为他的疾病前来咨询的家庭而言非常重要。
   我想再次指出的是,以上所概述的四个阶段划分只是用于教学的目的和一个更好的理解。访谈的恰当操作将取决于每个专业人员的能力。
   Teresa Anna Yuan
   Copyrights Buenos Aires, Septiembre 2001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阻抗 张宜宏
《张宜宏》
对移情概念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