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母之女——对张爱玲《心经》的精神分析解读
作者: 陶杏华 / 925次阅读 时间: 2019年5月01日
来源: 《精神分析研究》第一辑 标签: 俄狄浦斯 俄狄浦斯情结 精神分析 陶杏华 张爱玲 克管 母性女性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克母之女——对张爱玲《心经》的精神分析解读心理学空间 j/S'En Y
陶杏华心理学空间[]*u7Z-xsw

j(oF P/b[5O0心理学空间1X7J$XVgp@2[
心理学空间2ml p Kl

心理学空间bd/?c;W1]I[HS

【内容提要】在经典精神分析的俄狄浦斯情结中,人们看到了男孩子如何经历与父亲的冲突、如何得以认同父亲的发展之路。那么,对于女孩子而言,如何成为一位女性仍然是一个问题。本文要探讨的是,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中,她与母亲之间的关系如何表现,女性经历了怎样的精神冲突;以及,在母亲方面,其母性位置是否支撑在其女性位置之上,二者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心理学空间q/Xd.QH.R

_ j ?o3f3n0【关键词】克管 母性女性

/\%K\`n$B0心理学空间:w0Y,TX(y/Z*fe

“二十年了……你一生下来的时候,算命的说是克母亲,本来打算把你过继给三舅母的,你母亲舍不得。”许小寒的父亲幽幽地回忆着。心理学空间%Q0ZZ(V2F7?kEl6T

心理学空间s*ll(z#a/h l;^5eF%s

一、幸福的女孩

bXnaZ[t;`"N0

R#Ir,W'o)MBBX0然而谁都觉得上面所说的是错误的。因为二十年后,这个家庭成了最令人羡慕的家庭,而预言中的她也成了最幸福的女孩。“她高高地坐在白宫公寓屋顶花园的水泥栏杆上。五个女孩子簇拥着在她下面,一个小些的伏在她腿上,其余的都倚若栏杆。”她仿佛就是这世界的中心。而这一切皆来自于她有着一个太幸福、太合乎理想的家庭了。妈妈是典型的“相夫教子”的传统女性,贤惠、勤劳,伺候丈夫,精心照顾女儿,而爸爸有钱、有地位,与母亲相敬如宾,从不吵架,并且对自己唯一的女儿是百般宠爱,这使得她获得了其他女孩所没有的幸福。她可以无距离地亲近父亲,与父亲嬉戏,“用一只食指沿着他鼻子滑上滑下”“伸过一只手臂去兜他的颈子”;可以轻而易举地卸下父亲的长辈架子,责备父亲“连外衣都汗湿了,也不知道你怎么忙来着”,不满的时候可以白父亲一眼,“得了!少在我面前搭长辈架子”。试问,有几个女孩能有这样的父爱呢?总之,所有的情感都没有嫌疑,所有的玩笑都没有任何猜忌。生活在这样家庭中的小寒,就这样幸福地来到了她二十岁的生日,距离她的出生之日刚好二十年整!

)?9A,~ZV nI ?0心理学空间)w|k._i5B

对她来说,二十岁的生日是快乐的,同时也夹杂若不安与慌闷。因为她父亲居然在这天回来晚了,并且总是口口声声地说自已老了。她有些不安,她不再是父亲眼中最宠爱的女儿了吗?她就要与父亲生疏了吗?她伤心地流泪。第二天,她有意无意地向父亲“泄露”其同龄倾慕者,这时他们才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她深深地爱着自己的父亲。心理学空间t(E!|%~c6E

4AH4?`4k|`q#z0小寒低声道:“我不过要你知道我的心。”心理学空间s~V.@3g@

心理学空间YF_1p|.U2U4P\8g t

峰仪道:"我早已知道了。”心理学空间 e$` _'wt&c.q

!Z*A0v'y~0小寒道:”可是你会忘记的,如果我不常常提醒你。男人就是这样!”心理学空间&G2VP&Z}G.?

r Ez B{2yz0峰仪道:“我的记性不至于坏到这个田地罢?”心理学空间 y I3c$F BY7R-^ q(uvL

}q w1?Z{m D:r0小寒道:“不是这么说。”她牵着他的袖子,试着把手伸进袖口里去,幽幽地道:"我是一生一世不打算离开你的。有一天我老了,人家都要说:她为什么不结婚?她根本没有过结婚的机会!没有人爱过她!谁都这样想也许连你也会这样想。我不能不防到这一天,所以我要你记得这一切。”

I Um \q*s iZ0

/Fbjg$H?0R0记得这七八年来的爱情么?记得他们那常常在人丛中用低低的、仅仅是嘴唇翁动的秘密谈话方式么?七八年了,他们是如此的亲密无间,以至于她能够确信,父亲对母亲已经没有爱了,而她是父亲最后的选择!如果她不放弃父亲,父亲是不会放弃她的。她知道他一定是个好爸爸,决不会作出背离家庭的事情。心理学空间){wbaG!s/N

心理学空间/p#z|\+Ks

二、挣扎心理学空间MEA%pld3V,o

心理学空间$t-g*z:jA%t(S

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父亲选择了长相酷似她的好朋友段凌卿,离开了她,而这一切又因为“现在的社会上的一般人不像以前那么严格了”而显得理直气壮。是的,她父亲有钱、有地位,不会让他的新爱情吃苦的。就这样,她所幻想着的爰情突然被现实击得粉碎,“她扑到他身上,打他,用指甲抓他,然而她被抓住,被甩到地上,渐渐的指甲划过了自己的腮,血往地下淌”,她终于知道,她不能够奔向父亲,不能够近他的身,她与父亲之间隔着满地的玻璃屑。事实上.她发现,这个突然变得强大而温情不再的男人“没收”的不仅仅是对她的爱,还有爱所赋予她的特权和力量。她求助于母亲,却总是被母亲冷冷地拒绝:“女孩子家,少管这些事罢!你又懂得些什么?”“我知道不知道,干你什么事?我不管,轮得着你来管?”孤注一掷的她马上去找段凌卿的母亲,以挽回局面,却不料在途中她被母亲喝住,以父亲生病住院为由把她拽回来。在雨中,当母女俩不得不同挤一部黄包车时,许小寒的腿紧紧压在她母亲的腿上——自己的骨肉!她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厌恶与恐怖。“她憎嫌她自己的肌肉与那紧紧挤着她的,温暖的,他人的肌肉。呵,她自己的母亲”。她不禁痛苦地叫唤道:“妈,你早也不管管我!你早在那儿干什么!”

x$T2\ R/B2g,bD0

U X5W%e0dn2R0V0B0三、沉默的母女之恨

_&{Nq@RzG0心理学空间` r qi{j9Bd;U9}c

因着那雨、那狭小的人力黄包车,因着那相压的母女骨肉,更因着那一声痛苦的叫唤,许小寒终于知道,自已不再是父亲世界中的唯一女性:那儿曾经有母亲,现在更有段凌卿!同时她心里也明白了些,这么多年来,她是多么厌恶、憎嫌着“大方”与“宽容”的母亲!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寻找“生气”与“权威”的母亲,也就是寻找一个能管她的母亲角色的存在。关于管,我们可以在《说文解字注》中找到如下解释:管,如箎,六孔,十二月之音,物开地牙,故谓之管。名词有“乐器”、"钥匙”等之义、动词有“管理”、“管教"、“过问、干涉”等义。亦通“官”、"馆"。为此,我们可以看到“管”与精神分析称之为阉割的东西具有类似的作用。那么,许母为什么不能站在母亲的位置上“管”女儿,或者说给予阉割呢?

@G U2dw&b$yQ0心理学空间 g"qQXV8B4|2P6I

因着她那撕心裂肺的质问,她母亲陷入了痛苦的记忆中——许太太说:“你叫我怎么能够相信呢?总拿你当个小孩。有时候我也疑心,过后我总怪我自己小心眼儿,门缝里瞧人,把人都瞧扁了,我不许我这么想,可是我还是一样的难受。我三十岁以后,偶然穿件美丽点的以上,或是对他稍微露一点感情,你就笑我……他也跟着笑.....我怎么能恨你呢,你不过是一个天真的孩子。”听了此话,小寒剧烈地颤抖了一下,连母亲也感到震动。母亲打了个寒颤,沉默。

D%K_OK9U"u1`#X0心理学空间0tOJ~Tkb

是的,此时此刻她们都清楚,母女二人之间真正发生了什么:母女之间的嫉妒和恨。其实对母女之恨,作者张爱玲早已在文中借段凌卿之口表达了出来;心理学空间}1X\/ocA

心理学空间 t(H&OKy*aY(Z

凌卿道:“女孩子们急于结婚,大半是因为家庭环境不好,愿意远走高飞。我……如果你到我家里来过,就知道,我是给迫急了……”心理学空间i0r*_E(` \,Q2^ `

心理学空间 bH GE)x!qi5y/h

小寒道:“真的?你母亲,你嫂嫂——”心理学空间/feM CkL7n)X}

心理学空间K*fvwy$W9d

凌卿道:"都是好人,但是她们是寡妇,没有人,没有钱,又没受过教育。我呢,至少我有个前途。她们恨我哪,虽然她们并不知道。”

$`:G:{3LC8l0

"Q.L'?$_#o!t3J8k0{0那时的许小寒并不相信,这样的嫉妒和恨同样会发生在她身上。事实上,因为同一个男人,母亲一直疑心着女儿,嫉妒着她,恨着她;而风华正茂的她也在不断地挑衅着母亲,嫉妒着她,嘲笑着她。七八年来,这母女间的嫉妒是在死寂般的沉默中进行着,并将一个家庭装扮得异常理想,异常标准,标准得近乎完美!而仅仅是在七八年后,父亲爱上另一个女人的这个事实才拉爆了母女间暗藏的冲突——因为迟来,所以更残酷,更让人心惊!无处可去的许小寒最终被迫发出那尖利的一声,而正是那一声,照亮了母女身上各自埋藏若的嫉妒、怨恨,那些曾不为人所知的力量,照亮了所谓“理想母女”背后所掩盖着的深刻冲突。心理学空间#rvG9E]H.t)^l

.`3y-Bp["O0四、“克母/之女"与“克/母之女”心理学空间_Tf.Ouw N

心理学空间`:A;h${L:P|3^

许小寒哭了起来。她犯了罪,她将父母之间的爱慢吞吞地杀死了,一块一块地割碎了——爱的凌迟!心理学空间!Q3s.ywW9s

心理学空间$e&o D:^6m!Fnb

小寒哭道:“我只想死!我死了倒干净!”

SK K/P.AzA'S.U0心理学空间1kZ%YVxP

许太太道:"你怪我没早管你,现在我虽然迟了一步,有一分力,总得出一分力。你明天就动身,到你三舅母那里去。”

X!P L%fJ#o Y{]ED9uC0

.LviJXdR&\D BE&`0三舅母?过继?二十年后迟来的过继!心理学空间$C?(F B+C I)m)KDF

*F5\;g)Lf0二十年前,作为母亲的许太太舍不得。二十年后,她终于不再沉默,毅然地做出了过继的决定——管管女儿。因为,对她来说,二十年前算命先生那一句“克母”之声在二十年后已经显示出其真正的意义。心理学空间z` P;X(l]y0x Z

3v}8pL#O"[Jm0而在这之前,此意义一直被掩藏着,仅仅被许太太所疑心着。对于“克母”的意义,她知道,却又不知道。一方面,她的“知道”诱惑着许小寒不断成为一个女性。另一方面,她的“不知道”使她无视于父女之间的过分亲密,无视于女儿“疯狂的”嫉妒和进攻。事实上,无法管一管的背后是她那无法确定的位置,是她对自已位置的疑心:母性?还是女性?作为妻子、女性,七八年前仍是最可留恋的、夫妻之爱的黄金时期,可是,不知怎么的,渐渐地,她只能偶然穿件美丽点的衣裳、对丈夫微微露一点感情。而丈夫并着女儿一起嘲笑她,这无疑加速了她倒向纯粹的母性位置:“(许太太)开门进来,微笑望了他们一望(注:父女亲密的姿势),自去整理垫子……眉心的两条皱纹却是越来越深”,我们可以看到,女性位置在许太太的疑心中一点一点地被“克”掉。她始终不能确定,在这个三口之家中,她究竟是母亲还是女人?还是两者皆是?女儿究竞是“克母/之女”(克母亲的女儿)还是“克/母之女”(与母亲身上的女性相克)?而正是丈夫成了找到新爱情的男人之后,在女儿与自已在狭小的黄包车真正相遇(身体上及话语上)之后,她才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

RE2I(y.gcb6c0

dkU.Mv'M0许太太终于知道了二十年前“克母”之意——克/母之女,与母性中的女性相克相冲!她终于知道了自己的两个位置,成了真正“普通的”母亲,并最终能够管一管,做出了过继女儿的决定;许小寒也终于找回了女儿的位置。“她忍不住伸出手臂来,攀住她母亲的脖子,哭了”。心理学空间w.~m5V X(HIv

心理学空间;UX+XQ'V5sPQ

五、“克”的解读

^!WKv3i {JV0

8BNY.~3{ xb0出生,克母,过继!一切如二十年前的预言,丝毫不差。

B(@eO{0

VV#t+{+GBH%i0我们不禁想到了俄狄浦斯王,那个弑父娶母的悲剧性男人,多么相似的命运!“克”的悲剧存在于孩子出生的那一瞬间!心理学空间:gR_+mC@;r1b*`

*g8HK!U|h2X0中国人对“克”的悲剧的情感是极为复杂的。每一个孩子,男孩或者女孩,自诞生的那一天便有了一组最基本的生命数据,即生辰八字(以人的出生时间排成年、月、日、时四组干支,每组干支有两个字,比如甲子,四组即八字)。根据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基本原理(古代哲学认为,木火土金水五行是组成自然世界蔽基本的五种物质基础,这五种物质有生有克,生是促进,克是抑制,相生的规律是顺次相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周而复始;相克的规律是隔一相克,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然后又周而复始)。通过预算命局中五行兴旺的中和情况,孩子的未来便可被预知,包括他/她与他人之间的关系:克父,克母,也可能是旺父旺母(对女婴来说,她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克夫,克子,或者旺夫旺子)。“克”所可能导致的便是亲代或者子代的死亡,因而总让人心生恐惧。心理学空间t#ifI%l

心理学空间%s!m5r9YR2L-w yZ

正是这种恐惧,使得人们采取了反“克”之道一一转移:过继、拜干亲或是改称呼。过继是把自己的子女承寄到别人的名下,认别人为父母(如许小寒正是被过继给三舅母);拜干亲是指孩子除了自己的父母外,还认一个干爹干妈;改称呼是指不管爸爸为爸爸,而称“哥哥”或“叔叔”等,也不把妈妈称为妈妈,而叫作“姐姐”或者“婶婶”、“阿姨”等。总之,这样就能够转移命相,能使上下和睦,家道昌盛。

9w flQ@j ^#i\Y0

GaO-Y/b0一直以来,人们看到了“克”所导致的家道衰败,亲代或子代死亡的悲剧,是谓亲子之克。而张爱玲的《心经》则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克”的存在!把她的妈妈称为“婶婶”,把爸爸叫“叔叔”的作者张爱玲本人不仅仅看到了“移花接木”式的称呼背后所掩藏的亲子之克,更为敏锐地看到了其中的性别维度之克!许太太,一个始终没有自己名字的人,却疑心着“克母”的意义,这使得另一种“克母”事实终于得以浮出水面。其实,当人们用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来测算生命的时候,不正预示着这两种“克”的方式的存在吗?克母/之女,以及克/母之女!心理学空间&S g0F4Ww`y8{(MJ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俄狄浦斯 俄狄浦斯情结 精神分析 陶杏华 张爱玲 克管 母性女性
«《俄狄浦斯王》:“否认”,如何解除?又如何使之存续? 俄狄浦斯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
拉康词条:俄狄浦斯情结»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