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谈谈丧亲的哀伤和孤独
作者: mints 编译 / 539次阅读 时间: 2019年5月25日
来源: Vanessa Billy | 卫报 标签: 哀伤 孤独 丧亲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让我们谈谈丧亲哀伤孤独
p `)|8oRh!g0Vanessa Billy | 卫报心理学空间 Fe lF(i%Oio
mints 编译
`%p4BO5[ s^J0}0 心理学空间Y?J Bb&Y.Ow"S`
心理学空间F'v:~6oM)n%^ U
我父亲去世后,我丧失了基本的生活的能力心理学空间I%YJ.t:b9T({*F
心理学空间`,vuE l5Z5K#?
心理学空间"y`Y|@GzN

"a6qVC6^U.?*c`;R0心理学空间:y|(Q:aV$[!\ M;B X

在父亲去世后寻找哀伤咨询师支持的决定,让我获得了新生。这为我的悲伤打开了一个空间。

0IJ3_;I])Nc0

fm0Q^;x&Vu0六个月前,我还在家乡巴黎,那些天的天气好得异常温暖。我父亲在巴黎的一个绿树成荫的疗养中心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T4F|h {A U0

YE1Q1b1o8Kr0我和我丈夫在那里。我们三岁的孩子在隔壁的房间里玩耍,他幸福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在法国呆了五个星期,和我父亲一起度过了很多时间。我记得我在想“这很艰难,但我很坚强,我不怕”。我亲手安排了他的葬礼,并且在父亲去世后和妈妈一起待了几周,然后飞回悉尼。

-]t'|i1y7~+}e0心理学空间L9Hv^*@)t yk8p-u

回到澳大利亚的头几天很痛苦。但是,我不能说这几天是最艰难的。我的身体只能完成一些基本的日常事务,好在仍然能够运作。人们向我表示哀悼,给了我空间。我的同事非常支持我,提供支持、耐心和灵活性。这些是我需要的,而且我只能要这么多。

7y8Uo!]{bQ0

R(BETZK0 心理学空间3k8RVX5yW3I&ZNI

:w$o)y&eJ*T O-~d;p0我知道悲伤会很痛苦心理学空间 } T3^.K+]*i9ty
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孤独心理学空间2^ Y(q.o8b0re.S8i

心理学空间s&zge;DUo&HX

心理学空间6v u)GA*Z H|m

)bn~udolth0

"y SK1u?H0然而,几周后,生活又恢复了。这里有打包的午餐盒、重要的截止日期、需要出席的会议和聚会。哀悼的时间一到,这一切就都突然回来了了。我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是我没有。

;K p&g Uz e7u0

(j"n!a{]'],nT(n0抑制不住的哭泣或悲伤仍旧伴随着我。不舒服的沉默以及尴尬的对视不时的出现。我无法集中精神,跟不上日常生活的节奏。我挣扎的从夜惊和恐慌中醒来,然而每天的工作都期望我做出合理的决定和计划。很多次,当我被困在月台上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是本该就已经出发的地铁。心理学空间v+h d`3a{

心理学空间!D?e~W }X

我确实试着按照我的期望行事,回到我的“正常”轨迹之中。我试着与人交往,但是伤痛会让简单闲聊无法持续。如果我提到了自己的感受或与父亲有关的记忆,我就会察觉到人们的不安。

f1i-~\#xXJij0

#D&~:WM}\0我现在知道他们的尴尬源自于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不过,当时我会觉得,由于我无法简单的回忆美好的过去,无法恢复过来,我自己是负有责任的。心理学空间a o~Lf4p%ql,] e

c)I xis.v(t0 

U j7u |C0心理学空间N}#e#t3v0k:i

除了心痛
Gq-Kq4U*cB0我还感到内疚、缺乏胜任能力心理学空间)f!h!\#Ab)cI&QI

心理学空间g5tM3h&[


BlDI0Q7~+x3Z-MA0

)at6a3cG"u0

uU&Wnp7LqLen0我变得易怒——不,不是易怒;而是喜怒无常。每天早上上下班都会触发愤怒的爆泪。捡起女儿今天换下的衣服,变成了压力很大的折磨。所有的一切都很痛。人们说的、和没说的,都是痛苦。三个音符的音乐,一首特别的歌,一个行政问题,几乎任何事情都会让我害怕、愤怒或沮丧。 

HH_G V0

[:^m&z-UwD$o0有时候,即使在一个美丽的日子里,阳光也会把我撕碎。当我身陷囹圄的时候,那一天怎么会如此美丽呢?我必须做点什么,我不想让我女儿每天回到愤怒的母亲身边。我父亲不会容忍我变成这种样子。心理学空间I+F8N%r)~

IO6f L)a&A xbV0几个月后,我开始去见一位心理咨询师。这个决定让我重获新生。他只是为我提供了哀伤所需的空间。

-I5Q$t*q N#s-b(tA0

MpA~oK'l%s*E1U0我们谈到我父亲,谈到他最后的日子,我哭了很多次。就是这样简单地和这位告诉我一切都是正常的辅导员谈论了这件事,这让我如释重负。几周之内,坍塌的情绪周围筑起了一堵墙,愤怒消失了。尽管我仍然疼痛,我仍然悲伤,但我知道我会好起来的。糟糕的一天过去之后,更好的一天就会到来。

r7J+@AZ;uso0

;c:hES,~H1_1c0 

G,S5q'g G8L$^0心理学空间Z/rx S%]X

正因为我们害怕死亡
1^ ]#eOe:}0我们才会忽视它

%T+J`-R1noLJGQ0

4S&j7G\&k0C/T0心理学空间"b%bRE zSd;B*P
心理学空间;`UL8V'nX/}q

心理学空间 q D*X"I8k ANV}U

我们的社会无法应对死亡的观念。我们害怕它,正因为我们害怕死亡,我们才忽视它。我们拒绝将死亡和疾病视为生命的一部分。我们不合理地认为这不会发生在我们或我们所爱的人身上。这使得我们完全没有能力在它发生的时候处理它,并且与经历过它的人联系起来。心理学空间 ^E`e YM

心理学空间0G)A"j*p^5EU(P?D/F%g

失去亲人会导致悲伤,也会产生痛苦,不过没有人能完全将两者联系在一起。他们孤独的体验着这一切。但社会不应该掺杂在无力处理某人哀悼之中。我们大多数人都会承认哀悼的过程需要时间。但实际上,很少有人愿意承担由此而来的责任:人们不会简单地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克服它”,丧失的体验将深远地改变他们。心理学空间 ~T N"xB.}V6jz9D

心理学空间8w(u/|.K:`6[1p

我们的社会有责任知悉丧失之痛,并且帮助人们在悲痛中适应社会。我们需要承认,这并不总是那么困难,但它永远不会是一样的。心理学空间 c'h\0Y8S n

t-y q[6@`#Q(SA0黑暗、困境、压抑、悲伤、痛苦和不舒服;悲伤就是这一切。这不是我们想考虑的事情。但这将发生在我们所有人身上。我们需要在这里互相帮助。为此,我们需要准备好应对坏和难堪的事情。我们得谈谈死亡。心理学空间xby vd#K*`!py6J-] F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哀伤 孤独 丧亲
«改变你的想法需要付出高昂的认知成本 自我
《自我》
休息片刻可以提高学习效率»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