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对好莱坞的影响
作者: mints 编译 / 324次阅读 时间: 2019年8月02日
来源: Lawrence R. Samuel 文 标签: 精神分析 好莱坞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弗洛伊德好莱坞的影响心理学空间$Ct G T5cK*n.UQ
Lawrence R. Samuel 文心理学空间qO }h)Am$a
mints 编译
2cD HGx p)]0
y T[+z,^+^"yZV0心理学空间0q6|*P w/O"};_

k2|7l{%Q1Q0

,~ JIW"RJ0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电影明星们都被精神分析迷住了。心理学空间;K+q7T Ci-Cl t

如果您非常熟悉20世纪50~60年代的美国好莱坞的电影,那么您就会知道精神分析在当时的好莱坞有多受欢迎。与精神分析有关的剧情经常出现在那个时代的电影之中,这在当时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名人们特别喜欢躺在躺椅上接受分析、体验自己的内心世界。马龙·白兰度就是这样一位电影明星,他认为精神分析有助于深入地了解自己,以及人性状况。

'O:[3f a"Z0

事实上,精神分析改变了白兰度对表演的看法;这就是他在60年代初选择仅仅拍摄仅有的几部电影的原因——白兰度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只出演了两部电影,他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制作和导演上。心理学空间f%T S%EEl

他在1960年说:“大体上来说,演戏是一种神经症冲动的表现,”他相信,演员选择拍电影是因为“演戏可以对他们的自恋有支撑作用。”

5?"Z+S&`X0心理学空间&y"{5eR$s4g8^ ea2Jk*T,w

《巴黎最后的探戈》里的马龙·白兰度和女主角

(S$n;aGH1Nfx0

很明显,白兰度很顺畅的剖析了演员的内心,毫无疑问,他在精神分析的躺椅上花了相当长的时间,也非常精通弗洛伊德理论。他继续说道:“可以说,演员扮演的角色是他们自己的化身,通过这种扮演,演员从神经质抑制的束缚中解脱而出。”白兰度得出的结论是,电影明星只不过是一种“虚假的爱和关注”。心理学空间1Z^W#G2z2g$EqvT"N s

白兰度甚至考虑完全退出演艺圈,尽管他最终还是有所保留。他承认:“演戏带给我的主要好处就是,我赚的钱可以负担我的分析费用,”这句话意味着他会有更多的拍戏机会,这样他就可以继续他的灵魂探索。

L G"R p4E0

rp7O*y?p0

20世纪60年代,有许多认为精神分析是一种改变生活的体验,白兰度只是其中的一位。演员加里·格兰特(Cary Grant)说,精神分析“让他(白兰度)焕然一新”。

.EIN,c2na w%J:O {0

达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每周要去见心理医生两次。“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霍夫曼在1968年说。他因为拍摄《毕业生》和《午夜牛郎》而名噪一时,这让他非常不舒服。“精神分析是我逃避这些东西的方法,我知道它帮助了我。”霍夫曼解释说,他认为精神分析可能不适合那些“喜欢疯疯癫癫”的人,但精神分析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是非常有益的一种体验,“(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只是有些神经质。”

+n1^2| bR6@y#Ne0

霍夫曼认为他在躺椅上的体验对他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因为你在表演中越了解人性,你的表演就会越好。”这种说法也许适合任何的职业。心理学空间6]@m5exv"ZIs }

tN1T9y*^^)K]Q0

K%E:^IS/C#F O0


)Zf#E|&u4m0

e^(?1w'_?'A0
心理学空间 Prn-Flo*XZ

然而,不是所有名人都受益于精神分析,朱迪·嘉兰(Judy Garland)的姐姐维吉尼亚·汤普森(Virginia Thompson)在1969年接受采访时说“我认为精神分析与她性格的改变有很大关系,”她认为精神分析让加兰(而不是好莱坞的主管)陷入了酒精和药物依赖。作为姐姐回忆说,加兰在19岁左右就接受分析,在那之前,她还记得自己是“一个特别(unusually)健康的女孩”。

l ^*a,V4L[&HU{0

?~9qo7P}4w ](y5x0

Kitty Kallen
心理学空间3w _.^(qZ8\%|7t#v

对流行歌手凯蒂·卡伦(Kitty Kallen)来说,她个人的分析也是个糟糕的选择。卡伦在1954年被Billboard和Variety评为“年度最佳歌手”和“最受欢迎的女歌手”。卡伦的《Little Things Mean a Lot》广受大众欢迎。不过,每当她在现场观众面前表演时,就发现自己患上了一种神秘的喉炎。当她在录音室唱歌时,她的声音又会变得很好,这让她意识到,这是心理问题,而非身体的问题。

%G:mK0[ k)~ A0

Little Things Mean A Lot心理学空间H4H$Krm0^ ?%EK&p

Kitty Kalen;Jack Pleis And His Orchestra - Little Things

(u#Vp2vbpx{3@0S0

卡伦接受了一位著名的精神分析家的治疗,后来,她在1960年讲述这一经历时,说自己后悔接受了精神分析。她对《华盛顿邮报》说:“五年来,我一直处于精神分析的魔掌中。”她每周24小时的治疗不仅让她花费了不小的一笔钱,而且,据说几乎毁了她的婚姻

/i7?0OB"@/n+Z0

U#Vhw-R P3F SJ'{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精神分析 好莱坞
«毛姆的俄狄浦斯情结 精神分析与文化
《精神分析与文化》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