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正念太极
作者: 童慧琦 / 3010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7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聚会正念太极

2007-7-6星期五

我踏进家门的时候,中文台的《上海滩》正放着演员表,孙俪黄晓明等等那一排密密的名字在银幕上移动,终于消失在某个神秘的地方。每晚的9到10点本是我的中国电视连续剧时间。听中国人的故事,只要故事不差得太离谱,又有一两个我喜欢的演员,无论故事发生在何时何地,都具有安神作用。

今天主任邀请所有的Trainees―
练习生:Externs―通常为2-4年级的PhD或者Psy.D.的学生必须完成的实习前的临床培训,一般要积累1000小时,以备申请实习;

实习生:Interns, PhD或者PsyD学生学位最后一年,全时工作,有工资,工资不高,SFVAMC是26800美金,其他的VA,譬如盐湖城的VA则为23000,是地区差异,以平衡高生活费用地区的生活开支;

博士后:完成实习和论文答辩后,在正式找到一个职位前,接受进一步培训的时期,将来工作的方向基本在此阶段定下。工资约46000美金。

当然还有几乎所有的督导老师。

主任的家是按他的设计新造的,几乎就在森林里。房子虽是新造,但看上去并没有簇新的感觉,原来房子所用的木材中70%都是别处拆迁的房子回收的。房子如同大厦,一架三角钢琴在诺大的厅里,显得微小。两面是玻璃墙,可以看太阳升起落下。

这样的聚会自然是一个极好的增进个人感情的机会。每个人都忙着互相介绍,我跟在那里所有的督导老师都说了说话,发现我最感自豪的依旧是我的中国做精神科医生的背景,以及我会跟一个练习生将在下周一一起带一个PTSD的太极小组。

今天中午每月一次的精神科大查房的主题是有关正念的(mindfulness)的,请来的人中有Hayes 的学生,做接受与承诺治疗(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ACT),正念减压(MBSR: Mindfulness based stress reduction)的来自Palo Alto 军人医院的R. Walser,还有UCSF做MBCT(mindfulness based cognitive therapy)的一个教授,SFVAMC做ACT的治疗师,以及旧金山某个禅院的,一个面目沉静,六十岁上下的华裔女心理学家,已经整装将去苏旦 Darfur冲突区去工作,我总为面目沉静者打动,加之她又是华裔,马上就有了认同。

一个月前我在上海的中德会议上为来自德国的一个禅师Linda的正念减压工作坊做了三个小时的翻译,我看到了一些有点出乎我意料的场景:整个会议室里40-50个人,都做得那般投入;Linda又送了我一本她写的有关太极的书;后来又有朋友相邀一起编译一套有关佛教
与心理学的书;日本的学友送我一本Daniel Siegle的《The mindful brain》;再后来SFVMC就有人问我是否可以一起作太极小组。我慨然允诺,这正是绝佳的学习和提高的机会。我相信宇宙的星辰中必定发生着一些奇妙的变化,会让这一切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发生,是荣格的神秘的共时性或是佛的缘分。这些年我一直不知道应该“信”点什么,最能接受的还是佛教;我同时也怕自己被淹没在西人的心理学中,所以对东西方整合的理论或者治疗格外关注。我的无意识里肯能也在进行着类似的,指向东西整合的工作。这种意识与无意识层面的“共时性”如果真地可以提高人的情感的健康的话,我所感受到的这份惊讶,就让我振作和惊喜。我同时感到这是心理学的大趋势,应当有着很好的机会,而当我感觉到有了好的时机或者机遇来临,我会有一种直觉的兴奋。

这是一个东西整合的时代!一个东西方彼此靠近的时代!至少在我挚爱的心理学领域如此。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各科轮转简介 童慧琦
《童慧琦》
一个独特的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