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为何难以接受复杂的性取向?
作者: mints 编译 / 673次阅读 时间: 2019年8月28日
标签: 同性恋 性取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人类社会为何难以接受复杂的性取向
mints 编译


Andrew Barron说,只将人类性取向分为两类的愿望有可能得出错误的结论。

关于人类的性取向,有两件事很清楚。首先,它是生物的;其次,它是复杂的。每个人的性行为、性身份、性吸引力和性幻想各不相同。只是生物学家一直未能认识到这一点。

在1948年出版的《男性的性行为》一书中,阿尔弗雷德·金赛和他的合作者展示了男性的性行为是如何平稳变化的,从大多数人认同的完全异性恋到少数人认同的同性恋。金赛写道,男性“不代表两个独立的群体,异性恋和同性恋……世界也不可分为绵羊和山羊。”五年后,他在《女性的性行为》中对女性作出了同样的结论。

生物学家经常寻找与性取向有关的因素,无论是遗传因素、荷尔蒙因素还是大脑因素。由于特别容易找到两个截然不同的群体之间的差异,因此,金赛描述的性取向的的平滑变化坍塌为一种认知二元体:异性恋或同性恋,有时是异性恋或非异性恋。

如何划分这些类别的边界,存在很大的差异。“同性恋”在一些研究中指的是大多数或完全是同性恋的人;在另一些研究中,指的是任何有过同性经历的人。双性恋者要么被归为非异性恋的同性恋,要么被排除在“不一致”群体之外。女性也可以被排除在外,因为人们常常认为女性性行为变化莫测。

为什么这所有这些类别都很重要呢?

正如丽贝卡·乔丹·杨(Rebecca Jordan-Young)十年前在她的书《头脑风暴:性别差异性科学的缺陷》所讨论的那样,我们通过扭曲性取向来适应我们的假设,通过这样冒险,我们编辑出了最有用的数据点,并得出了错误的结论。

进化心理学家Richard Wrangham在其最近出版《善之悖论》中,描述了人类认知进化的过程,但是在与同性恋有关的的章节中,Wrangham写道:“同性恋男人的脸型也有点女性化,比异性恋男人的身体更矮、更轻,很可能是因为胎儿期在子宫中接触睾丸激素相对较少的原因。”例如,具有强烈男性性行为的同性恋男性,似乎比那些具有女性性行为的男性更不容易受到产前睾酮的影响。

Wrangham承认这些发现“并不总是一致的”。但基础科学讲述了人与人之间的细微差异,而不是鲜明的对比。加拿大最近的一项样本量为863人的研究发现,男同性恋者比异性恋者略矮。尽管其他的研究没有发现这种区别。

最近一项对男同性恋者面部的详细分析发现,“男性特征和女性特征交织在一起”,独立观察者认为男同性恋者看起来更男性化。

倘若将男同性恋者的性角色与发育激素水平相关联,则需要通过复杂的、不一致的和间接的证据进行长期的因果关联研究。

越来越多结论似乎过于简单化:另一种错误的二分法是“男性脑”和“女性脑”,这种做法忽略了群体内的巨大差异。

归根结底,这一问题之所以重要,不只是因为生物学家把世界划分成同性恋和异性恋。而且是源于性取向科学为法律和少数团体的社会与自我认知提供的信息。

法工委发言人:一夫一妻制符合我国国情和文化传统

持续存在的负面刻板印象和对不同性取向的歧视正是生物科学在这一领域进行研究时必须要当心的原因。

我们需要清晰的,公正的性取向生物学本质答案——即便这些答案很复杂。



推荐李银河博士的《性学52讲》扫码试听购买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同性恋 性取向
«性唤起与性别无关,和刺激模式有关 爱情婚姻
《爱情婚姻》
新欢同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