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底的心理学观念
作者: mints 编译 / 309次阅读 时间: 2019年9月06日
来源: Daniel Silvermintz 文 | SAM 标签: 苏格拉底 心理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苏格拉底心理学观念
Daniel Silvermintz 文 | SAM
mints 编译



古代思想家认为自然科学在帮助我们了解自己的时候,只能告诉我们有限的知识。


如果咖啡因是性兴奋剂,那么,恋爱中的男女为什么不直接享受一块美味的巧克力,却要沉浸在浪漫关系的考验和磨难中不能自拔呢?

21世纪脑神经科学显得如此复杂,以至于很容易把超自然的机制误认为是最终的目标。现在的心理生物学完全无视生物学过程以外的意义。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因为苏格拉底完全无法解释人类的行为,加上他对自然科学之幻想的破灭,才引发了科学心理学的研究。

我们不仅要推进脑科学的进步,而且,如果我们的生活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而依赖于这种古老的方法的话,我们还需要重新发现古老的行为科学方法,以此来恢复心理学的意义。



苏格拉底(公元前469-399年)在遭受处决前的最后一次谈话中讲述了他对自然科学研究的兴趣,然后他又谈到了自己对自然科学家的失望。苏格拉底告诉那些聚集在他牢房里的人们:“在我年轻的时候,我非常渴望希比斯这些人所说的自然科学研究。我认为,了解每件事的原因、每件事的产生原因、每件事的终结原因,以及每件事存在的原因是一件荣耀的事情。”

爱奥尼亚的物理学家没有诉诸神灵的超自然世界,而是在历史上第一次试图运用理性来理解自然世界。米勒托斯的泰利斯(约公元前624-548年)提出了一个的主张,即一切都是水,考虑到水的可塑性和首要性,这第一次的尝试并不糟糕。



后来,思想家们提出的对立主张在原子论者的工作中达到了顶峰。他们认为可以通过一种不可分割的物质,来理解包括人类行为在内的所有现实,并且存在一个可以让所有原子移动的空的空间。正如一位原子论者所说,精神状态只不过是原子对生物体施加的感觉:创立原子唯物论的德谟克里特(大约公元前460-370年)说,“我们对任何事情都一无所知,但是所有人的观念,都是原子的流动。”

苏格拉底最初被物理学家所提供的解释力所激发,物理学家通过一些简单的原理解释了现存事物的多样性的原因。很快,兴高采烈的苏格拉底就沮丧了,因为他意识到,尽管自然科学可以解释很多事情,但是无法解释他希望理解的最重要的事情。苏格拉底详细描述他体验到的心智混乱的状态:“既然我已经放弃调查现实,所以我必须小心,不要让那些看见日食的人遭受不幸。”

“我们对任何事情都一无所知,但对所有人来说,观念都是原子的流动。”——德谟克利特

对苏格拉底来说,人类对自然科学的误用使得研究者无法看到正义、美丽和善良等基本概念,因为他们缺乏实质性的解释。他以生物学家解释苏格拉底为什么坐在牢房里为例,尖锐地说明了科学推理的谬误,苏格拉底在喝毒药之前说:

“我的骨头松松垮垮地挂在韧带上,肌肉通过放松和收缩,让我现在能够弯曲我的四肢。这就是我双腿弯曲坐在这里的原因。”

当然,人们不能反驳生物学家解释的真相;尽管如此,骨骼肌肉与苏格拉底为什么坐在死囚牢房里没有任何关系。



苏格拉底对自然科学的失望使他开始了第二次科学革命,在这一革命中,他建立了伦理学和政治学的理性基础。尽管他否认自然科学,但他仍然致力于试图通过诉诸单一原因来解释多种现象的科学方法。

因此,苏格拉底的科学革命并不是其追求的方法,而是在他的应用方法。

苏格拉底并没有把原始物质作为他的第一原则,而是以非物质伦理原则(如正义和善)的绝对存在为前提,提出了一条全新的调查路线。苏格拉底独特的研究方法始于无情地检验人们的信仰体系。

他进一步阐明了自己的作为一种治疗手段的方法——以此帮助他的讨论伙伴消除他们的错误观点。苏格拉底说:

“但是,我的艺术最大的特点是,它能从各个方面检验年轻人的思想产生的是否只是一种单纯的形象和假象,还是一个真实和真正的结论。”

弗洛伊德心理治疗不同,苏格拉底采用的谈话疗法让人们以共同调查者的身份一起参与了调查,进而使他们更加理性地思考自己的生活。



尽管苏格拉底什么也没写,但我们(或多或少是忠于原意的)保留了数千页这些独特的治疗课程。在其中一个讨论中,一位年轻人走到苏格拉底身边,以寻求医治反复出现的头疼问题——毫无疑问,这是由于前一天晚上年轻人纵欲过度导致的。苏格拉底告诉这个年轻人,大多数医生不能治疗许多身体疾病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们忽视了病人的心理健康。

相反,苏格拉底声称他已经学会了一种有效地治疗男孩的病情的方法:

“一剂草药,但是,还有一种魔力可以和治疗方案结合在一起。如果一个人说出了其中的魔力,那么,在这种魔力结合到了治疗中之后,治疗方案就变得完美了,但是,失去了这种魅力,草药就不会有任何的效果。”

接着,苏格拉底继续让这个孩子讨论了行房适度的意义。显然,与任何药物提供的立即缓释相比,节制能够为男孩提供一个更持久的解决方案。

在讨论结束后,人们意识到苏格拉底并不是完全直截了当描述治疗计划,因为他从未真正用过草药。显然,草药需要魅力,但哲学探索的魅力不需要添加药物来产生预期效果。


苏格拉底要求把人类的行为视为科学研究的合法领域。就像其他科学一样,他坚持认为伦理诉求必须得到证实才能被视为知识。正是这种对知识的严格承诺迫使他承认了自己的无知,尽管他不断的努力探索人类的行为:“我知道的一件事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正如仍在进行的癌症研究,尽管找不到治愈方法。即使许多基本问题仍未得到解答,苏格拉底依然要求在人文科学领域进行持续的调查。在对话中,苏格拉底对一位持怀疑态度的同道说:“我们有责任追查我们的无知,这将会让我们更加勇敢,让我不那么无助,而不是毫无可能的发现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作者Daniel Silvermintz 是休斯顿大学清湖分校的哲学副教授。
译者陈明是心理学空间网创始人,心理咨询师,以心理动力学、图式疗法和慈悲聚焦疗法为来访提供成长和改变的空间。咨询预约微信mintschen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苏格拉底 心理学
«黑暗人格三合一与光明人格三合一 科普
《科普》
你的记忆会欺骗你»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