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心理学
作者: mins 编译 / 85次阅读 时间: 2019年10月30日
标签: 冲突 复仇 复仇心理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学家Michele Gelfand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冲突,以及如何通过谈判解决冲突。她对报复心理特别感兴趣。
心理学空间0M{rc xV9k%Do

心理学空间d)Ev"@Au7tj
心理学空间%ck$\o:lBfY r3O

#[Rw7g0B?f0我们知道报复心理特别容易传染。有时候,那些事发当时没有卷入冲突的人,反而更可能因为团队中其他人遭受到了伤害而打算回去报仇。他们甚至可以向犯罪者的亲属或其他同伙发起攻击,即使这些人与伤害事件毫无关系。马里兰大学的Gelfand及其同事对复仇心理进行了阐释,揭示了复仇能给我么带来哪些启示。以下是对Gelfand的访谈。心理学空间U(Lo1b R y

y$`opTl{ d? C0Q1:复仇的话题特别吸引人,但似乎很难研究。你是如何研究复仇的?去找一些想报复的人,还是激发他们的仇恨感?
I:f_\,A5p,b0
心理学空间E6D y7ZjG/t b4^

心理学空间IjPv EY&A

我是一名社会科学家,因此,用多种方法研究所有的事物是我一贯的方式,因为每种方法都有其优点和局限性。你可以操纵实验室里的人,让他们处在一种存心被伤害的环境中。你也可以通过问卷询问他们曾经感到自己被伤害的时间、频率,研究他们在这些情景中的反应和情绪
D"z2\MFOJ0

eT8T5aLO"b+j0

/m#D%[ ]0S;N[)S0在最近出版的一些与荣誉文化有关的著作中,我们试图用计算模型模拟一些能够让复仇会变成好事的环境。因为在很大程度上,人们的复仇愿望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即使这样做是非常危险或昂贵的。计算机模拟的结果表明,不可靠的制度和普遍严酷的环境可能是荣誉文化演变的关键条件。
e7S#r:O1~_!y0

*]w^a"q#Te0
2004年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举行的反对以雪耻为由而杀人的示威游行中,一位女士手里的标语写着:“杀人一点儿都不光荣!”

*Q u&`d8Vy0心理学空间s Gy P/z8S*j

9Q ~~ M m%u,C0p0心理学空间)Bn.k!B%L

Q2:你在评论中写道“思想史上关注复仇的话题并不多”,为什么你认为这个话题一直都被忽视了呢?心理学空间6rfV/L5K;j Y

F\5}yk0心理学空间4_#^-U|i

有趣的是,报复是一种普遍现象。心理学空间2p+fZ&a0{"EQ

心理学空间Yzme.J j

我们将复仇定义为:人们在意识到自己的幸福受到伤害后的主动报复。复仇很常见,而且代价很严重。例如,在美国,60%以上的校园枪击案和四分之一以上的炸弹案件都牵涉到复仇的渴望。
v?XO-g|4IjD*l(js/T!Q0心理学空间p5m.R/}$H(DHD

F9?binF@ w0可能早期的哲学家更关注美德,认为复仇是一种非常消极的现象。研究人员最近才开始建立复仇的理论,认为报复的冲动可能反映了人类心理学的一些真正根本的东西,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
A p8UJG)P F0心理学空间R@~k*Yk/Hr"Ys

,f`s'T/|S1T0心理学空间 dQp ^)bko

cz;A"oTn?(u6@0

#`u} C'q'Y.QES0Q3:复仇研究常常认为复仇是需要避免或阻止的事情。不过,你和你的合著者强调“复仇是有作用的,甚至是必要的。”真的是这样么?心理学空间9F} x"HKdo
心理学空间)C l?C \/O^g

*u1Y[XM0?6UK0是的,复仇的理由各不相同。从个人的角度来看,人们一直认为复仇是一种威慑,以这种方式向他人表明自己强大而不受干扰。心理学空间Ab xk n.R;_5s

7Y4eV tv OxZ#G0

/VQ.t5btu1tk0复仇研究的焦点最近转移到了文化过程之中,这表明复仇也反映了群体的运作方式,而且,当合作对于整个群体生存至关重要之时,复仇能够让人们化干戈为玉帛、协同合作。在群体内对那些违反社会规范的行为进行报复,有助于保持群体的团结。心理学空间P? X;QO^j|A


7^'QD-q|-@|0

*LH$e^uo0

复仇是一种威慑,向他人表明自己强大而不受干扰。心理学空间;h3L3E:a4`t9_

心理学空间nBZkh5c

心理学空间|y2X uJ

-B4DU'^ C)S8?0

O.}L9Css0Q4:如果复仇有用,你会在某些情况下推荐它吗?心理学空间-Vm?ALT&`_2|K

G&Pj.]E2`0

O5T-P+L5phP2w0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推荐它,但是我们能理解复仇为什么存在、为什么需要复仇。当维护法治的机构不存在或力量薄弱、无法提供足够的保护时,复仇就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如果人们在这种情况下受到了伤害,他们往往会寻求报复、设法抵御侵略。所以,复仇真的起到了作用。
[7r(}V$I1H;[%X8r0

WL`0BRw8kD i H0心理学空间Q!~\'{p9FR"O
心理学空间n7y:r Y oGe$u X


"W1x+HmQB;O+C(T!^0

4J!Hf0{#@\ S5_0心理学空间4GcN2A7r!K\

Q5:你提到《圣经》旧约和新约中关于复仇的变化,从“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变成了“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其中的变化,如何用经文的写作时间和地点进行解释?
QO%h1E? v9C0

E.R {;R-bD#Q0心理学空间7w;@5t-W"U

可以说,与《旧约》的时代相比,《新约》是在我们拥有更大的国家、更稳定和社会组织时期写成的,那个时候,复仇的价值因此而降低。但我们需要更直接的测试。
]-z8}h2w9B~ mz m0心理学空间'B*GOe4r8s N?zu^

心理学空间#vQ^B3`y:D
心理学空间)d8`s0iCg

)moe&lfeG:?#u']!g*l0Q6:《新约》很久以前就有了。但是,现在我们仍在努力抑制人们复仇的冲动,你的研究指出了什么新方法吗?心理学空间7`h W$o@H"r

4tr$tHL*it0

k G7I|lg)k0增强权利机构的力量特别有帮助——例如,提高人们对警察或法律制度的信任。当你可以把这些惩罚外包出去,相信它们会公平公正的时候,复仇就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了。心理学空间[4[izDac
心理学空间 e)zlx$y#f(X1\

t}Q2sF)c)Qp;r0在个人层面上,共情和明察事理特别重要。如果我们了解自己的偏见,以及自己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冲突的话,就可能会有更多的宽恕。
] c]aT*Q$O6L^k0

MFs5OB4_(H6}0心理学空间koC(w Y@"`

最后,并非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认为我们应该帮助人们理解如何管理冲突,就像我们今天在学校教数学、物理和生物一样。谈判和冲突管理应该是一门必修课。
d6Ga%_9Du9m0心理学空间.cU^3mO\SH

Z Sw-b3{*C9{'Z0Q7:我们应该在学校里让人们明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在做了一些事后后悔的事情之前,让事情冷静下来是明智的吗?
+o5x%Duz |`S0心理学空间m!?(z/F c7E*d Q

心理学空间c:y'f ] OR_\

我想那是对的。人们经常在生气的时候寻求报复,这可能会降低他们的自制力。复仇往往有很大的风险,人们天生厌恶风险,而愤怒是压倒风险的最强因素之一。
!gOQ2I!e:ir0

Uy#w[A l,qS0

X z:u1o S$kJ0当事情冷静下来之后,人们就和这件事有了更远的心理距离,这有助于减少愤怒和报复的本能冲动。心理学空间U:oTU,C gf(p
心理学空间 q-G/k4g hn,m#l


7[-j*C{"@0
广告牌上写着:“嗨,史蒂文,你注意到了吗?”我对她了如指掌,你这个肮脏、阴险、不道德、不忠、天赋低下的贱人。一切都被录下来了。心理学空间 `4}a,Xf9f
——(即将成为你前)妻子艾米利
4d6N;x1k&d }$_0顺便说一句:我用我们银行的共用账户为这个广告牌付了费
心理学空间k7F7q#N3e|r-k

心理学空间0W}!M"g?6|

5C9f A+A+u y,w0Q8:还有一件需要让人们知道的就是,研究表明,个人很少在报复中获益。报复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遗憾的感觉。心理学空间 L^6i/nR)oX4sN
心理学空间*XHE5Qw(N,xvM-up

Qg u2UU_A0确实,经典成语“复仇的感觉真好”能够在经验上获得支持——神经科学研究表明,当人们只想着复仇时,大脑中的奖励中心就会被激活,人们会预测他们复仇后会很快乐。心理学空间]-j"u X2V
心理学空间ed#C4iT5i

N2X A^!oli%\_0但其他研究表明,这种感觉是短暂的,人们往往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乐。从这个意义上说,可以认为复仇是件苦乐参半的事,不仅有好的感受,也会有坏的感受。心理学空间Wr/|&y#T T

I`7Ur'w~ Xd0

:F5A.yA"oCBEp$v0心理学空间 D*~F_\ KSb(Q

#wI P7W#D0心理学空间0},P2h1cw

Q9:你有过“复仇让我感到很满足”的体验么?
-F|Z9yZZ0

C E)H o#p}Fw0心理学空间MS6G3ae%? M/~

幸运的是,我不能说我的故事有什么特别。心理学空间&ikG/oS4El

p o(aG:G0心理学空间0\VJ5t(yF(K

心理学空间Li;sgUqh

f'GQ$W K'_^-@0心理学空间 m MNE!I'o

Q10:即使有,也不太愿意讨论这个问题。尽管复仇是许多著名故事和电影背后的驱动力,但这并不是我们通常可以引以为豪的东西。心理学空间;`;l@/~rdtZ%EUv:N
心理学空间"s:v+]p.e!L!u O

心理学空间*XvaxsC

我认为这在美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基本上是正确的,但我想知道这是否具有普遍性。当雪耻有助于个人声誉时,人们可能更愿意谈论这些故事,这种情况下的复仇可能是骄傲,而不是难堪的来源。
2i2X%h l'r0

JP8qlN$f,nQ0心理学空间GH `P j0IR9{

这个假设特别有意思,但是需要验证。复仇当然有一定的普遍性,但也有巨大的文化差异。在某些文化中,复仇被视为恢复名誉的绝对必要条件。荣耀的重要性在许多古老的谚语中都有体现,例如阿拉伯语中的“先尊严、后面包”。鉴于它的重要性,人们往往愿意为雪耻而战斗。心理学空间Q+p _*M%P!gSdJ[Z
心理学空间 HmM*S;e;LK4N6[

e*v%ol^ Ci0

#@ R U+nr/}a$F?,x s0心理学空间$d9c$^Q$}+H\


!@1O cl2A |0r0
心理学空间h0NYd:AtrE

d(Tda.d9R:a0Q11:令人吃惊的是,这种行为甚至可能会延伸,以至于报复那些以前没有参与侵犯行文的人。心理学空间#fK/S:y5Xb,w

N~%qS9p'aN%Z%I!E"T0心理学空间oI l;o0W#T*R$~~x;Mz u

是的。也许我们所学到的最有趣的事情就是——复仇如何在人和人之间传播,以及时间在其中的作用。我们认为这其中最基本的一点就是群体的实质性的 (entitativity),即,人们认为每个人都是可以互换的。例如,如果你和我都是实体,有人伤害了你,那感觉就像是伤害了我自己,并促使了我去复仇。
a uQ"Kn%[G0

0FD#^ jL,] nS0

w"fnz b;P0同样,也可以认为团体外成员具有可互换性。如果伤害你的人和另一个人有关,我可以向这个我从未接触过的人复仇。这样,冲突就可以从个人层面升级到群体层面,甚至跨代升级,这些都是源自对实体性的感知。心理学空间,{_f1y'q(VP

心理学空间4{'Y mV)P4Q

Q12:这种见解如何帮助我们打破群体之间的暴力循环?
;{/Ej Y@OR$t bo0

4m%l*A6qN0KX0心理学空间:ko4f|3@M7tS-I

试图减少这些问题的方法之一是扩大群体认同,促进民族认同而不是部落认同。然而,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我们不应该仅仅在认同的概念上运作。在转变观点的同时,还应采取措施结束歧视,促进权力和资源在群体之间的公平分配。
iR'z J%["s0心理学空间Qy4a+jrxc0B$a

心理学空间j0M,B.[Q*Fr;K

Q13:国家身份可以帮助人们在国家层面上团结起来,但这也可能同样刺激不同“国家”之间的冲突。即使在没有共同的外星球敌人的情况下,那么,是否有办法促进整个人类的这种共同身份?
5\!k7Z+rf&{ho0心理学空间{FeU%xO,K3s

+rBIFb fl0是的,我确实相信,全球认同——也许是气候变化等集体威胁所造成的认同——有能力团结人类,实现前所未有的合作。但是,这当然是一个非常乐观的观点,在我们到达那里之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心理学空间^5a?o7| m!wrg8Tr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冲突 复仇 复仇心理学
«David Chalmers查尔莫斯访谈对话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