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病人
作者: 童慧琦 / 2787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7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放下病人

2007-10-14星期一

“如果你觉得需要,我可以在回来后第一天就见你,但我们也可以在11月5日见”。

E是我的一个长程治疗病人,上了七十岁,三年前失明。我每周一见他。他对自己的生存状况很是焦虑,对过去又有着诸多的悔恨。

我发现在回国前有点放不下我的病人,回国的时间怎么都不能超过两个星期,因为不能连着两个星期不见我的个人治疗的病人。我理解这是我对短暂中止治疗的焦虑。

E说那我就11月5日星期四见你。当然,这期间若他需要帮助,他可以在上午八点到下午四点半之间找我的督导,在其他的时间里可以直接打医院总机,并要医院处理急诊的分机,他将得到帮助。

“但同时我相信,你能够应对的。”

我将自己的焦虑暂时搁置,想到时限动力性心理治疗(Time-limited dynamic psychotherapy, TLDP)中有关治疗结束的讲法。虽然这只是短暂的中断,我可以应用当中的一些建议,譬如,强调病人可以将在治疗室中获得的技能或是新的理解扩展到治疗室外。而治疗师对分离的抵抗的种种原因,有好几条也可以应用到我的身上。

1)依赖--在提供帮助的过程中,获得继发性的滋养。
2)被需要的需要。
3)对分离与丧失的冲突(告别)
4)有关亲附与亲密的冲突(接受新病人)
5)亲密与有意义关系的丧失
6)治疗性的“完美主义”--对治疗效果的过分投资(入)
7)怕被认为具有虐待性的,不能给与的,拒绝人的
8)难以接受治疗干预效果的有限性
9)对自己的技能感到不确定
10)出于经济原因,想保留病人,以保持可靠的收入
11)对自己职业角色丧失的焦虑
12)对病人的负疚
13)对“成功”结束的过度关注

(Hanna Levenson, A Guide to Clinical Practice Time-Limited Dynamic Psychotherapy, p217)


对我来说,学着放下病人,是对我在病人生命中的意义保持谦逊,是对治疗室中发生的一切抱有信心,也是对病人在治疗室外的一切放心。(但对一切可能不良情况发生的应对都有了交待之后)

而我在治疗室外的生活也会更加轻盈。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千头万绪 童慧琦
《童慧琦》
应用心理学职业化进程之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