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肠眼咽无语时:哭泣心理学
作者: Mints 编译 / 654次阅读 时间: 2020年2月27日
来源: Heather Christle 文 标签: 哭泣 眼泪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哭泣心理
Heather Christle 文
Mints 编译

哭泣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我们自己、我们的情绪、文化和社会关系。

很多人都会嘲笑流泪的人。他们说,眼泪女性化的、自我放纵的、戏剧性的。我们不难发现这些观念中的父权观念——应该具有哪些品质、应该嘲笑哪些行为。

语文老师告诉学生,不要通过哭泣来表现人物的悲伤,因为这会让眼泪显得很廉价。而另一方面,有些作者宣称,好的文章需要“大哭一场”的场景,他们为各种各样的哭泣辩护,因为泪水代表了愤怒。契科夫说,作品的人物可以哭,更重要的是要带着读者一起哭。

他们宣称自己是“哭泣者”,他们赞扬眼泪,因为它可以净化灵魂;还有些人宣称“有泪不轻弹”。他们认为我们应该强忍泪水,将其转化为行动和进取。

但是,与其带着对眼泪的价值预判审视哭泣,与其在尴尬或厌恶中远离眼泪,还不如透过眼泪,深入哀痛,追寻泪眼创造和揭示的各种哀伤离合。

2017年12月19日科比在其球衣退役仪式上强忍泪水

不是所有的眼泪都一样。

人体有三种眼泪:最基础的眼泪会在眼球上形成一层油膜,以防止眼球干燥;反射性的眼泪是在眼睛受到刺激后产生的,例如,洋葱的刺激或灰尘进入眼睛后,大量的泪水能够将刺激物冲出眼眶;精神和心理的泪水,会随着情绪的爆发而涌出眼眶。

情绪化的泪水会流淌得更慢,这增加了被注意的机会。泪水一种社会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情绪性泪液中的蛋白质含量高于基础性泪液和反射性泪液,这会让泪滴变得大,滴落舒服也会更慢。厚重的泪水会引起人们的好奇。眼泪在脸颊上流淌的时间也会越长,也就越有可能被另一个人注意到。

眼泪是一种社会信号。

有些人不同意眼泪的社会属性,认为人类会独自哭泣。可是,即使没有人在场的时候,寻求关爱的泪水也会留下泪痕。这是一种指向自我的社会信息;有时候,孤独的哭泣者会一边哭一边搂住自己的身体,以自我拥抱的方式抚慰自己。在那一刻,人们可能会想到诗人亚瑟·林波特的宣言:“我是另一个人”。独自哭泣的人,既是社会信号的发送者,也是接受者。


医生在量化人们的眼泪时,会在病人的眼睛上挂上一张收集泪水试纸,试纸的颜色会随着泪水的增加慢慢改变颜色。

精神科医生诊断抑郁症时,会要求来访描述他/她哭泣的方式,并且在问卷中列出不同的状况,从“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哭了”到“我为每一件小事哭泣”,以及麻木而又干涩的选项:“我想哭,但我不能哭。”

哭泣会让我们感到寒冷、发颤。而颤抖的疼痛在生命弥留之际化为一种令人惊讶的温暖。有些抑郁症患者能够哭出来,这样,她们就不会干涩和麻木。

与之相反,当情绪特别糟糕的时候,她们会发现自己竟然因为一件小事而哭了整整一个小时。

在讲述这些的时候,她们不希望别人认为这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当然,她们也不会为此骄傲。不过,泪水会扭曲或放大一些东西。人类的情感的根深之处很难用泪水说清楚。

这就是讲述泪水的意义所在。

眼泪可以在形成亲密的人际关系纽带。也会导致令人厌恶的分离。它们的影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泪水代表的关系和情绪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被人看见、被人理解。当然这也取决于这个世界如何共担泪水中的故事。

似乎最有潜力的眼泪是那些打破预期时而感到惊讶眼泪。武汉的医生在看到成箱的防护服时,无尽恐惧在长久的坚守之后化作了希望的涓流。此时的哭泣意味着不再孤独和社会支持。

离肠眼咽无语时

如果不是悲痛至极,很少有人能够一边唱歌,一遍放声大哭。喉部肌肉不能在控制音高的时候同时又最大限度地哽咽。哭的反面不是笑,而是歌唱。

当人们无法言说之时,就会用哭泣进行表达。

当语言已经触及了悲痛的极限之时,人们就会用哭泣继续表达。这并不意味着想说却说不出来的话一定是好的、正确的或值得信任的,但这确实意味着已经达到了一个转折点。这个转折点意味着我们需要关注被哭声撕破的部分。

眼泪和哀嚎是身体的隐喻。当眼泪快要流出来,又强忍泪水时,喉头哽咽会代替泪水的倾泻而出。无语凝噎是身体的宽慰——虽然意志能够控制泪水,让鮫珠在眼膛徘徊,但喉咙不会关闭,我们的身体正在照顾自己。

如果我们不再认为泪珠是凝化的悲伤,而是悲伤的表达,那会我们就能够透过哭泣来理解泪水所能揭示的丰富意义——快乐、压抑、悲伤、孤独、暴力以及改变的可能。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哭泣 眼泪
«用爱、工作和游戏提升生活质量 自我
《自我》
压力和焦虑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