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 Handley:我的单身故事
作者: mints 编译 / 462次阅读 时间: 2020年3月14日
来源: 露西·汉德莉 文 标签: 爱情 单身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露西·汉德莉:我的单身故事
露西·汉德莉 文
mints 编译

Lucy Handley是CNBC欧洲部记者

朋友们喜欢听我讲述我糟糕的约会经历。但我意识到,倾诉这些倒霉事会让其永远凝固。而且,我完全可以不和他们谈论我的爱情生活。

有些人认为单身是一种积极的选择,但是,我这几年的经验并非如此。

我强烈反对单身,对我孤身一人的事实感到愤恨。我经常约会,但为什么找不到合适的男人?为什么我真正喜欢的人拒绝了我?为什么我所有的朋友都有丈夫或男朋友,以及孩子,而我却花了很长时间从欲望到孤独再回到过去?这似乎不公平。

每当我有不好的经历,或者是一次好的经历,我都会告诉所有的女性朋友,毫无保留地和盘托出——和他们讲述那个说我很棒、却一直放我鸽子的男人;我十几岁时约会的那个男孩的小狗对我更感兴趣;或者,我妈妈会把我中学时男友当成成年人,不难发现,我和他的约会是一场灾难。

我的很多朋友在知道我进入了一段长期的恋爱关系之后,会自然而然地听我讲述我的单身冒险经历,或者要求看一眼我晚上约会对象的照片。

去年,一个朋友在一次集体晚宴上说:“我喜欢你的故事。”

作为一个作家,我的工作就是讲故事。不过,尽管朋友们在听到对我的搞笑故事之后的反应让我觉得自鸣得意,但这些只是短暂的满足。

在我的内心深处,我真正想要的,就是用爱和幸福来结束我的故事。

去年秋天的那个下午,我得到了一个启示:我就是让这种叙述延续不断的人,我一直准备着把我的所有恋爱经历告诉任何向我询问的人。

露西·汉德莉:“在我的内心深处,我真正想要的就是用爱和幸福来结束我的故事。”

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爱情生活,这意味着人们会(善意地)跟进,询问事情的进展。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时,我也不得不更新故事的进展,以便那些“可怜的我”或“搞笑的我”的故事情节继续。

当我意识到这些后,我决定开始不再公开我的爱情生活,并且开始选择倾诉的对象、透露多少。我仍然可以和我的朋友们谈论其他话题,只是有些事情仍然无法避免——她们会习惯性的问我:“你最近看上谁了么?”

我知道,我的麻烦来了。我开始含糊其辞,或干脆说不。然后我可以离开,我知道,下次我也不会再提及这些了。

但是,这总是很难做到:我一直觉得,既然她们是我的闺蜜,我就应该告诉他们一些事情。如果我不撒一些狗粮,我会冒犯别人吗?事实是,一点也不会。我们彼此的边界很好。

最近,有位单身的朋友要我帮她写一个约会计划。这感觉是一件越俎代疱的事,我礼貌地拒绝了。还有人问我几个月前的约会怎么就没有下集了,但我温和地说我不想谈细节。当然,当我和一个很棒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会讲得更多一些。

对关心我的人说不,会让人觉得很刺耳,因为我们以前习惯讨论这些,但我越习惯这些,问题就越容易发生。

我确信,不再过度分享我的故事,也会让我们之间的友谊更加紧密;朋友们不必老是问我的爱情生活,也不必总是给予我同情,对于大家来说,这也许是一种解脱。

我还发现,总是谈论约会,或者谈论我感情的缺憾,都会让我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单身女人。我告诉别人,我决定不再多谈自己的爱情生活,甚至在听到自己大声和她们说这些的时候,都会让我更加能够坚持自己的决定。

现在,我个人的爱情生活更多的属于我自己,我正在拥抱自己性格的另一面,同样,也是生活的另一面——我的工作,两个漂亮侄子,新的户外活动和健身训练。

我也开始真正欣赏我的独立性,我非常享受自己的一天。

现在,当我在约会生活时,遇到了一些有趣或令人兴奋的事情时,我会偷着乐呵,也许只是给亲密的单身朋友发发短信。

如果有什么悲伤的事情发生,我也不会把这些事情分享到朋友圈,而是坐在那里感受、睡一觉,如果感觉对的话,再联系一两个人倾诉。我知道,从心理健康的角度来看,让这样的情绪渗透进来对我来说是件好事。

给一百万个朋友发短信可能会带来很多同情,但这只会分散我的注意力。最终,只有我才能够决定自己的爱情。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爱情 单身
«既然相爱,又为何断背?同性恋的进化心理学解释 爱情婚姻
《爱情婚姻》
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哪个更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