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必须克服成年人的道德困境
作者: mints 编译 / 2269次阅读 时间: 2020年6月18日
标签: 道德 道德发展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Caroline Smrstik Gentner于2019年8月19日对Paul Bloom的采访


心理学家和认知科学家保罗·布鲁姆(Paul Bloom)探讨了诸如帮助他人的义务、非人性化、种族主义等一些重大的道德问题。他还希望深入了解儿童的道德观念是如何发展的。


Q1:您最近的《反对共情》一书讲述了共情的弊端。您最近还在从事哪些研究呢?

保罗·布鲁姆:我正在进行的一个项目与道德义务有关,即,孩子在什么年龄开始知道不同的道德义务?

我们发现,研究结果与我们的预期相去甚远:最小的孩子承担的责任范围最广。他们认为我们有义务帮助陌生人。

对我而言,现在另一个有趣的主题是非人性化( dehumanization),以及非人性化的发展路线。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贬低他人,并认为他们低人一等?


Q2:这两个问题似乎是联系在一起的:儿童何时或如何学会关心他人或无视“那些人”?。

保罗·布鲁姆:是的,如果要理解孩子道德观念中谁重要的问题,其方式会有所不同——我们对彼此负有那些积极和消极的义务。

我的研究生茱莉亚·米歇尔(Julia Marshall)正在进行的研究表明:我的很多工作得出重要主张是错误的。我认为儿童最初的道德范围很小。他们只关心周围的人、朋友和家人,其他人什么都不是。婴儿在其发展和社会化过程中开始越来越多的关心他人。但是,朱莉娅发现,在某些方面,儿童的道德范围或他们的责任感比成人更广泛。

这很有趣,茱莉亚证明我先前的观点是错误的,这令人兴奋。


Q3:文化涉及到义务的内容是什么?

保罗·布鲁姆:我们现在正在收集来自日本儿童和乌干达儿童的数据,这些数据可能有助于我们找到更多相关信息。我们在其他工作中看到了一些证据,这些证据表明印度和美国的儿童有着不同的直觉。印度的孩子,甚至是成年人,更可能承担普世的义务,这意味着他们帮助陌生人的障碍非常低。

我们在研究中不断思考的问题是,这些研究中的跨文化现象,究竟有多大的影响?

我和Karen Wynn在研究婴儿研时着眼于这些现象的普世性:我们的共同点是什么。但很明显,文化会影响事情的发展。

我们发现,研究中的被试越年轻,拥有的普遍性的权利就越高。但是随着孩子的成长,就会有差异出现。例如,您和我认为种族主义是错误的,但两岁的孩子并不认为种族主义是错误的。


Q4:两岁的孩子知道种族主义吗?

保罗·布鲁姆:是的,他们不知道种族主义是什么,所以我们不能提出这样的问题。但是用另一种方式来说:历史上的大多数文化在识别“这是我的团体,那是你的团体”方面没有问题。我不在乎你的团体,也不会与您分享我的团体。”

孩子们会观察那些与众不同的人,而不会对其施加任何道德判断。

有一项研究向儿童和成人展示了一系列图片。实验人员给了他们一个指示语,他们必须在图片中找到那个人,但无法给这个人命名。实验的诡计在于照片中包含不同种族的孩子。

一个四岁的孩子可能会说:“哦,他就在黑人孩子旁边。” 但是大一点的孩子和成年人会说,他就是那个站在两个蓝色衬衫中间的那位。他们小心翼翼地避免提及肤色,因为他们认为这是错误的,这是发展过程中有趣的部分。


Q5:是孩子们被教化了,而不愿意陈述一些不礼貌的语言?还是他们在模仿成人的行为?

保罗·布鲁姆:这很难教,部分是因为作为成年人的我们在讨论和思考差异时时的不一致。一方面,我可能会说您的肤色对您如何看待世界没有影响。但是,我也可能说,学术会议没有更多的黑人是可耻的,因为我想听听他们的观点。

好吧,这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呢?我们有着同样的观点,还是有不同的观点?

如果我说男性和女性的人际交往风格不存在差异,那么其他人可能会说,如果一个团队既有男人又有女人,而不是都是男人,那么,他们就会相处得更好。

那么,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呢?在这项实验中,孩子们必须浏览所有图片。


Q6:回到您提到的另一个主题:道德义务的另一面可能是非人性化。我们阅读了很多和战争或犯罪背景有关的非人性化内容。儿童的这些观念是如何发展的?

保罗·布鲁姆:我怀疑我们是否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去人性化了。我认为,当我们说某人是邪恶的,我们想惩罚或伤害他们时,我们更多地通过认为他们低人一等促使自己识别他们的人性。

我不否认非人性化的存在,但是我不认为这是残酷对待他人的根源。我们对他人的很多残忍是因为我们认为这些人很坏,这的确是人性的特征。

我们只是从这些开始研究,并且研究三四五岁的孩子的这些观念,询问他们对其他群体的看法以及对坏人的看法。


Q7:这是非常沉重的情感,与许多旨在改善儿童发展研究主导的实际干预措施相去甚远。

保罗·布鲁姆:作为学者,我们正在努力找出问题所在。我认为,通过处理这些更抽象的问题,我们可以让这个世界取得真正的进步。例如,恨是什么?我们感受他人的感觉,是怎样的一种义务?那些关心动物的人与那些不关心动物的人有什么区别?

对于妇女和男子应享有平等权利这一观念,是一项不寻常的人类发现,尽管我们并非一直都拥有这种观念。

“个人有权决定自己命运”——这种想法也是一种相对较新的道德思想。我相信道德进步,而且我是道德乐观主义者,但这意味着我们道德发展最终的结果和最初的观念截然不同。文化在道德的发展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道德 道德发展
«共情有毒:道德需要用头脑思考,而不是用心灵 保罗·布卢姆 | Paul Bloom
《保罗·布卢姆 | Paul Bloom》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