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滋生偏执
作者: mints 编译 / 664次阅读 时间: 2020年6月22日
标签: 偏执 新冠肺炎 不确定 社会动荡 大流行 大游行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带来了突如其来的不确定性,并因此滋生了偏执的行为。

耶鲁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在《eLife》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指出,在意想不到的不确定性时期(比如全球大流行的突然出现),人们可能更容易变得偏执。

耶鲁大学精神病学副教授、该项研究的资深作者Philip Corlett说:“当我们的世界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我们会本能地想要搞清楚其中的来龙去脉,并且会把这种冲击归咎于某个人,以此假想自己可以消除这种冲击。”

在历史上,大凡社会出现动荡(例如,公元前64年古罗马的大火或9/11恐怖袭击),偏执观念和阴谋论都会增加。


偏执是严重精神疾病的一种重要症状,其特征是相信他人有恶意。但在一般人群中也有不同程度的表现。例如,先前的一项调查发现,20%的人认为过去一年里有人在某个时候反对他们;8%的人还认为有人主动地伤害过他们。

精神病学理论通常认为偏执源于人们无法准确的评估社会威胁。但是,耶鲁大学的Corlett和该论文的主要作者Erin Reed假设,偏执的根源是(即使在没有社会威胁的情况下的)一种经由不确定性触发的更基本的学习机制。

Reed说:“我们认为大脑是一个预测机器;无论意料之外的变化是否是社会性的,都可能构成一种威胁——限制大脑做出预测的能力。”偏执通常是对不确定性的一种反应,这种社交互动可能特别复杂,难以预测。”

朝令夕改的川普增加了世界的不确定性

在一系列实验中,他们让不同偏执程度的受试者玩一个纸牌游戏,在这个游戏中,研究人员偷偷的改变了获得成功的最优选项。

结果发现:

那些很少或没有偏执的人,迟迟不认为最佳选择已经改变。然而,那些偏执的人会预测游戏会更加动荡。即便是在获胜之后,他们也会反复改变了自己的选择。

接下来,研究人员在游戏进行的时候改变了获胜的规则,也没有告诉参与者规则发生了改变——即,人为的增加了不确定程度。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那些偏执程度较低的参与者也表现得和非常偏执的人一样,他们不再愿意(通过选择后得到的反馈中)学习新的东西。


在另一个相关的实验中,耶·鲁大学的合作者Jane Taylor和Stephanie Groman训练老鼠完成一个相似的任务。

在这个任务中,成功的最佳选择发生了变化。服用甲基苯丙胺的老鼠——现已知道这会诱发人类的偏执——表现得就像偏执的人类一样。这些老鼠也会预期更多的动荡将会发生,并且更多地仰赖自己的期望进行决策,而不是通过任务进行学习。

最后,Reed、Corlett和他们的团队利用一个数学模型来比较老鼠和人类在执行这些类似任务时做出的选择。

研究人员发现,偏执伴随着(对任务环境变化的)更高的感知敏感性。接受甲基苯丙胺治疗的老鼠的表现与患有妄想症的人相似。再现了这种由不确定性驱动的信念更新和对不稳定环境的僵化预期之间的关系。

Corlett说:“我们希望这项工作将会有助于揭示偏执的行为机制,并且希望可以以此为起点,开发出针对偏执潜在机制的新疗法。”

Reed说:“从非社会的角度来看,偏执有其好处,我们可以在更简单的系统中研究这些机制,而无需重述人类社会互动的丰富性。”

Erin J Reed, Stefan Uddenberg, Praveen Suthaharan, Christoph D Mathys, Jane R Taylor, Stephanie Mary Groman, Philip R Corlett. Paranoia as a deficit in non-social belief updating. eLife, 2020; 9 DOI: 10.7554/eLife.56345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偏执 新冠肺炎 不确定 社会动荡 大流行 大游行
«美国种族主义偏见的病理学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
精神分析与艺术:无意识的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