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在精神病理学中的重要性
作者: mints 编译 / 792次阅读 时间: 2020年9月15日
标签: CBT 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 惊恐障碍 强迫症 认知 GO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认知过程在许多心理障碍中起着基础性的作用。事实上,注意过程、记忆或推理过程在心理痛苦中的作用可能和正常状态不同。

认知在精神病理学中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患者是否存在不同认知因素,以及这些认知因素的演变方式是某些心理问题决定因素。

当我们在谈论焦虑、悲伤、责备的情绪,以及适应不良的行为时,有些人可能会联想到焦虑症的发作、抑郁带来的自我伤害危机,或者强迫症患者的某些仪式。

然而,注意、推理和记忆等过程在不同类型的心理障碍中的表现都不尽相同,有着不同的特点。那些在日常生活受到心理疾病影响,有着适应不良者的认知过程和适应良好的人是不同的。而且,严重心理障碍患者的这些认知过程也各不相同。

例如,强迫症(OCD)、广泛性焦虑症(GAD)或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患者的有着适应不良的各种期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这些期望值一直都会存在,也不意味着他们将永远无法摆脱这些异常的期望。


1、心理病理学的认知因素

各种心理障碍都会影响记忆、推理、思维、注意、知觉和情绪调节的心理过程。

以下是这些心理过程在各种各样的疾病中的表现。了解这些,有利于加深认知因素在精神病理学中的重要性。


注意过程:过度或有缺陷

注意过程在精神病理学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一心理过程显示了心理障碍患者的失调模式。

注意过程的失调模式与过度警觉有关。有心理状况的人往往更加刻意关注那些支持他们的恐惧和忧虑的内在和外在刺激。

例如,有社交恐惧症的人,往往会更加关注负面的信息和个人功能。他们不仅对那些可能表明他们没有被周围的接受的信号过度警觉,而且他们对自己身体中的内在感觉(心率和呼吸等的变化)也特别敏感,这就是自我灌注。


记忆游戏

在记忆认知过程中,现象的发生取决于所讨论的问题。例如:

选择性记忆

患有惊恐障碍PD、强迫症OCD、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广泛性焦虑GAD、情绪障碍或进食障碍(ED)的人往往会记住能证实他们恐惧的信息。因此,抑郁症患者可以记住那些支持他们的家人不理解或不支持他们的信息,并抹去那些与他们想法相悖的记忆。

过度的记忆

自我叙述的记忆可以是特定的,也可以是泛化的。有一些情绪障碍、进食障碍或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会以一种漫无边际或模糊的模式进行记忆,这些模式会扭曲他们的记忆。

反复出现的记忆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或惊恐障碍患者的记忆过程经常会侵入一些创伤情景,这些患者的记忆会困在有害记忆之中。

坚信自己的记忆

强迫症患者常常感觉自己无法相信自己的记忆能够正常工作。如果你不能相信你的记忆,那么你会怀疑自己确实关了炉子、锁了门。这种不确定性会导致强迫行为。


推理偏差

尽管每个人的推理都会出现偏差。然而,你可以通过这些更极端的偏差来理解认知在精神病理学中的重要性。不同的心理障碍有着不同的推理偏差。例如:

模糊刺激解释偏差

在诸如广泛性焦虑症或情绪障碍的疾病中,有一种倾向是把模棱两可的刺激解释为消极刺激。这些刺激可以是手势和面部表情的变化等。

消极归因方式

这种推理偏差是抑郁症的典型症状。消极归因方式是指发生的消极事件是由内部原因引起的。这种认知偏差特别顽固,很难改变。我们在精神病性障碍中往往会看到一种积极的归因方式,即,无论发生了什么坏事,被责备的对象往往总是“别人”。

概率判断

某些疾病中会存在这样一种倾向。即,高估坏事发生的可能性。患有这些疾病的人也高估了这种可怕的影像事件的可怕后果。这些概率判断偏差通常出现在恐怖症、强迫症、广泛性焦虑、PTSD、精神病性障碍或抑郁障碍中。


思维陷阱

当反刍、闯入性思维和先占观念(preoccupations)与心理障碍相关联时,情绪就容易变得更高或更强烈。因此,你可以看到认知在患有强迫症等疾病的心理病理学中的重要性。

强迫症患者的闯入性思维和反复出现的思想会得到加强。不仅如此,这些思维陷阱会更加频繁出现,而且会变得更强烈或更强大。

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他们的想法是“我一文不值”。焦虑的人会想“他们不会再爱我了”。另一方面,强迫症患者的思维陷阱是“我要毒害自己”。

一般来说,有心理问题的人高估了这些思想的重要性。这些想法如此之多,以至于他们最终认为这就是现实。

例如,强迫症患者的思维抑制尤其严重。如果你试图用你的意志“不去想”某些事情,分散你自己的注意力,或者消除思想,结果却是事情往往会向相反的方向发展。


结语:改变是困难的

因此,了解认知在精神病理学中的重要性有助于理解,为什么你不努力改变这些负面想法,那么情况就会变得更糟的原因。

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在为强迫症患者设计治疗方案时,他们必须明白:

困扰患者的每个心理障碍背后都有认知因素。这些认知障碍可能会挫败治疗措施方案。

因此如果抑郁症患者面对的日常生活既有消极的一面,又有积极的一面,而且他们的认知模又存在消极的归因风格,那么他们就很难脱离自己的病理性系统规则。这就是为什么专家的干预如此重要的原因。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CBT 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 惊恐障碍 强迫症 认知 GOD
«被爱妄想症 Erotomania 问诊策略与技能
《问诊策略与技能》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