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论的心理学解析
作者: Mints 编译 / 978次阅读 时间: 2020年10月30日
来源: Benedict Carey /NYT 标签: 阴谋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心理学家试图弄清哪些人格特质更可能导致古怪的信念。

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冠状病毒是PRC设计的武器,另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相信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为了秘密颠覆特朗普总统的连任,夸大了新冠病毒的威胁。


大约一半人是阴谋论

宾夕法尼亚大学安纳伯格公共政策中心9月21日公布的一项名为《阴谋论成为控制COVID-19在美国传播的障碍》的调查显示,随着该病毒开始在社区感染传播,持阴谋论的人数或许会减少,也可能并不会减少。

但是他们强调,一种特定的阴谋理论正在成为主流:这种阴谋论的信念认为“官方说法”实际上是一个大谎言,是强大、阴暗利益集团的喉舌。

极端情况下的阴谋论理论包括食人族和撒旦恋童癖(来自于网上流传的所谓QAnon理论);伪装成企业领袖和名人的蜥蜴人(植根于外星人绑架故事和科幻小说中);以及在今年瘟疫来袭之际,邪恶的科学家、政府和所有人合谋使用Covid-19来达到他们自己的黑暗目的。

估计至少相信一种不可相信的阴谋论的美国人大约在50%左右,但这个数字可能有些保守。而更大的问题是,心理学家没有很好的办法应对那些相信大谎言理论的阴谋论者。

Romer, D. , & Jamieson, K. H. . (2020). Conspiracy theories as barriers to controlling the spread of covid-19 in the u.s. Social ence & Medicine. doi.org/10.1016/j.socscimed.2020.113356


阴谋论者的特征

亚特兰大的一个研究小组对有阴谋倾向的人进行了迄今为止最全面的分析,他们勾勒出了阴谋论者的几种看起来截然不同的人格特征:

其中一类人大家都很熟悉——收集不公行为的人:这些人冲动而又过度自信,他急切的将每个人天真的一面暴露在世人面前,当然,除了他/她自己之外。

另一个特征则不那么明显——更孤独焦虑:这些人喜怒无常,超然疏离,可能包括许多年纪较大、独居的人。

分析还发现,极端情况下的阴谋论者的人格特征具有真正的病理学因素,即他们是“人格障碍”患者。

“随着政治、两极分化和缺乏尊重的情况的不断变化,阴谋论在人们的思维和行为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研究小组负责人埃默里大学的心理学家Shauna Bowes说,“目前而言,心理学家对于阴谋信念的心理基础也没有达成共识。我们试图在这项工作中解决这个问题。”

van Prooijen, Jan-Willem, & van Vugt, Mark. (2018). Conspiracy theories: evolved functions and psychological mechanisms.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3. DOI:10.1177/1745691618774270

阴谋论和人类社会一样古老,对于小规模的社区、脆弱的时局而言,防范隐藏的阴谋很可能是生死攸关的问题。像西奥多·阿多诺(Theodor Adorno)和理查德·霍夫斯塔特(Richard Hof-tadter)这样的学者认为,在现代社会,阴谋和偏执信念是政治运动的核心因素。

心理学家们只是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才认真研究了这个话题,他们发现的一些零碎现象大体上符合常识。

例如,人们往往会采纳阴谋论,以此来平息内心深处的怨恨。这些理论提供了一些心理上的压舱物,一种控制感,一种内在的叙述,通过这些来理解一个看似毫无意义的世界。

例如,相信制药公司发明疾病来销售他们的产品,可以在遭遇被突然诊断出严重疾病时提供一种应对方法。

新冠病毒的大流行,以及美国和国外的党派政治对其的利用,使得深入了解阴谋论变得更加迫切,因为错误的信仰——即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政治上的妥协——可能导致数百万人忽视公共卫生建议。


锡箔帽下的“迫害妄想”

萨斯喀彻温省里贾纳大学商学院的行为科学家Gordon Pennycook说:“这这些阴谋论真的很要命,因为这些理论会让人害怕生病、死亡或传染给别人。这些担心分散了人们对在线阅读内容准确性的判断。”

Bowes女士和Scott Lilienfeld 领导的团队在发表在《人格》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在锡箔帽下寻找》的论文,该研究对近2000名成年人进行了一系列标准化人格调查。

阴谋论者会带上锡箔做的帽子说一些胡话,因为他们相信政府的卫星和手机会发射出某些波长,控制人的思想和潜意识,锡箔帽可以阻挡这些电磁波。

Bowes, S. M. , Costello, T. H. , Ma, W. , & Lilienfeld, S. O. . (2020). Looking under the tinfoil hat: clarifying the personological and psychopathological correlates of conspiracy belief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Doi.org/10.1111/jopy.12588

这项研究有两个要素。

首先,研究小组评估了每位被试阴谋论倾向的程度。

研究人员要求参与者被对普通陈述的真实性进行评分,例如“一些和UFO有关的目击事件和谣言是为了转移公众对真正的外星人的注意力而策划的”或者“政府为了掩盖其参与犯罪活动的情况,用普通民众当作替罪羊”。

然后要求志愿者们对特定的事件做出相同的陈述,例如“美国机构在1970年代故意制造了艾滋病,并且让黑人和男同性恋感染。”

研究人员在分析了网络和地面参与者的答案后发现,大约60%的人得分较低,这意味着他们对这些阴谋论持抵触态度;另外40%的人得分高于平均水平或更高。

在第二阶段,研究小组给了参与者一些标准的人格问卷。其中一项测试了一些较稳定的人格特征,如尽责性和社交能力;另一个问卷调查了焦虑和愤怒等情绪;第三份问卷用来了解极端(如自恋的)倾向。(“我往往要和那不如我重要的人打交道。”)

为了勾勒出一个或多个人格特征,研究小组测量了与更高程度的阴谋信念易感性有着最密切相关的性人格侧面。最后发现的相关特质和未发现的关联一样显著。例如,像尽责性、谦虚和利他主义这样的品质与一个人的阴谋论易感性的关系非常微弱;愤怒或真诚的程度、以及自尊都和阴谋论易感性没有明显的关系。

与阴谋信念密切相关的人格特征包括一些常见的方面:权利、以自我为中心的冲动、敌意(自信满满的收集不公事件的人)、高抑郁情绪和焦虑程度(受年龄或环境限制的喜怒无常的人物)。

另一些调查问卷旨在评估人格障碍——即“精神病性”的思维模式。精神病性是分裂型人格障碍的一个核心特征,其部分特征是“奇怪的信仰和神奇的思维”以及“偏执”。

精神病学的语言来说,这是一种较为温和的精神病,这种妄想状态中会反复出现一些精神分裂症的特征。这种神奇的思维模式远远超出了各种各样的迷信,在社会上通常会给人以一种思维断裂、怪异或“离奇”的印象。



结语

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科学家或治疗师迟早会尝试着给阴谋论的信徒们做出诊断。Pennycook博士说,就目前而言,足以知道的是,人们分心的时候更容易转发一些头条新闻,而不会审查这些消息来源。

他说:“一般来说,人们不想传播虚假内容。但是在大流行期间,当人们都在担心这种病毒的时候,像‘维生素C能够治愈新冠肺炎’或者‘所有这些都是个骗局’这样的标题往往传播得很广。

最终,这些东西传到了疯狂大叔那里,然后他和他的志同道合的人分享了这些东西。

阴谋论和政府阴谋论可能永远不会过时。在某种程度上,它可以防范真正的阴谋。这项研究表明,卡通版的吸血僵尸,也可能是他们的守护者。他们有一群核心支持者,在数字时代,他们的成员将很快找到彼此。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阴谋论
«谁更愿意帮助陌生人?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
睡得少的男人更阳刚,是一种刻板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