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A与APS之惑:心理学的「剑气之争」
作者: cp3 / 1127次阅读 时间: 2021年1月10日
来源: 新曲线心理 标签: APA APS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APA VS APS

APA(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和APS(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是心理学领域非常重要的两个正式组织,相信很多读者都听说过它们。不过,这两个缩写却很容易让人混淆,若再加上一道中文翻译则更是如此。例如,一种常见译法将APA译为「美国心理学会」,将APS译为「美国心理协会」或「美国心理学协会」。


那APA与APS究竟有何不同呢?既然有了大名鼎鼎的APA,何苦还要再成立一个APS?这些问题可能曾让包括笔者在内的不少人困惑,幸运的是Robin Cautin的一篇长文(见文末)可以缓解此惑。不仅如此,这篇长文还点出了心理学领域长期存在的一对根本张力,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关于心理学的诸多现象。今天,我们就为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篇长文。

1892年,APA正式成立,近100年后(1988年),APS成立。APS不是第一个从APA中分裂出来的组织,作为美国正式的心理学组织的母体,APA历经分合。一部分成员从APA分离出来,无非是因为新的组织更能代表他们的需求和利益。大体而言,致力于科研的学术群体与关注临床的应用群体之间的紧张关系是多数分合背后的原因,这也正是我们所谓的心理学的「剑气之争」。多次分裂的历史反映了心理学长期面临的自我同一性挑战。


APA初创——哲思与实证之争

APA刚成立时,它的成员有着多样的训练背景、兴趣以及职业。讽刺的是,在成立后的第一个十年中,APA仍然在做着许多哲学领域的工作,这引发了一些实验心理学家的不满,于是,APA的发起者之一Lightner Witmer首先提出要专门为实验心理学家成立协会。

可能考虑到这一提议的公开反叛性质,铁钦纳挫败了这一尝试,不过他转而采取了一种更温和的方式:通过非正式的个人邀请,在一些顶尖实验室轮流举办实验心理学家的集会。虽然从未正式成立,但铁钦纳实质上创建了一个被称为「实验心理学家」(Experimentalists)的组织,从1904年到1928年期间,除了1918年,每年春天他们都会组织一场会议。

这一阶段,主要的冲突是心理学学术群体内部的实证取向与哲思取向之争。


「一战」契机——学术与应用齐飞

进入20世纪,APA的成员人数稳步上涨,通过每年组织会议,它对心理学家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已成为学科的引力中心所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让心理学无论是在学术方面还是应用方面都有了很大的发展。在军方的公开背书下,心理学参与了几个服务于战争的重要项目,其中最突出的是人员选拔和智商测试,共有200万左右的人接受了心理测验。

对战争的贡献确立了心理学的有效性和重要性,战时的公开宣传让心理学出尽风头,心理测试变得极为流行。相应地,心理学的学术地位也大幅上升,工作机会、学生人数以及获取的各种资源都比之前多了不少。1920~1930年,APA的成员人数几乎翻了3倍。


应用群体的不满——第一次「剑气之争」

整个领域蓬勃发展之时,APA强调学术而忽视应用的做法引起了应用群体的不满。1917年,以Wallace Wallin和Leta Hollingworth为代表的一批人成立了「美国临床心理学家协会」(AACP),协会的宗旨是推动和建立心理学实践的职业标准,以便公众能识别合法的应用心理学家。这一点意义重大,因为在当时,任何「江湖骗子」都能自称「心理学家」。然而APA却拒绝提供这样的认证,认为这与协会的使命不符,会降低协会的标准并进而损害其科学地位(当时正是精神分析在临床应用中大行其道的时代)。

AACP的成立迫使APA召开了一个特别会议,会上发言人指责这是一种「分裂主义」,将会损害学科的繁荣。这些争论在两年后才得以结束,策略性妥协的结果是APA开始提供职业资格认证,而AACP则被APA下属的临床心理学分支所取代。

学术与应用的第一次冲突便这样结束,在那时,学术群体占绝对主导地位。


学术群体的坚持——冲突加剧

APA虽然成立了「咨询心理学家认证委员会」,但显然对此事并不积极,截止1927年停止提供认证服务前,总共只有25位心理学家得到了认证。这当然不能满足应用群体的需求,为之后更多的分裂留下了隐患。

与此同时,为满足应用群体的要求,而又不降低学会成员资格的标准,APA于 1925年推出了「准会员」制。这个新成员身份的要求是「拥有博士学位,并且主要从事心理学相关的工作」。准会员没有投票、担任协会公职或在大会报告的权利。作为对比,对「会员」的要求是「除了博士论文外还有其他作品发表」。然而这个看似折中的方案却两面不讨好。

在学术群体这边,相继成立了「实验心理学家协会」(Society for Experimental Psychologists, SEP)和「心理学圆桌会」(Psychological Round Table, PRT)。SEP继承了铁钦纳的做法,对实验心理学有着非常严格的定义,心理测验、教育心理学、变态心理学等都被排斥在外。由于SEP限制成员人数,许多有才华的年轻学者被排斥在外,于是他们成立了自己的「心理学圆桌会」。

在应用群体这边,许多地区性的协会得以成立,「纽约咨询心理学家协会」还联合其他几个州的协会成立了全美「咨询心理学家协会」(Association of Consulting Psychologists, ACP)。之后,ACP与其他的心理学职业协会合并,成立了美国应用心理学协会(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Applied Psychology , AAAP)。AAAP后来也并入了APA,不过这是后话。


「二战高压」——重新聚合

二战迫使学术群体和应用群体联合起来为战事服务。1945年,在Robert Yerkes的力促下,不管私下如何暗流涌动,心理学的各个领域至少明面上统一在了一起,结束了之前各种协会分立的局面。APA的组织结构和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地区性的或州一级的协会被纳入了APA组织;由于APA的组织复杂性增加,像以前一样依靠会员的志愿服务已不能满足工作的要求,于是不得不成立常设的官僚机构。APA的使命改为 「推进作为一门科学、一种职业和一种促进人类福祉的手段的心理学」,自此之后,APA不再能以「不符合协会使命」的理由拒绝应用群体的诉求。


历史转折——媳妇熬成婆

二战后,美国社会对心理服务的需求大增。越来越多的心理学家开始将自己的专长推向市场。根据一项调查数据,1940年有75%心理学博士在学术岗位上工作,而从事非学术工作的只有25%;到了1962年,从事非学术工作的博士人数已超过了在学术岗位工作的博士。不仅如此,在学术岗位上工作的人中,有三分之二是在其他学院而非心理学院。

从1948至1963年这15年间,APA成员人数总体大幅上涨,但非学术群体的上涨速度远高于学术群体,前者的上涨幅度几乎是后者的3倍。成员结构的此消彼长,加上APA代表席位投票机制的改变(能从一定程度上保护少数人群的「共和」机制,变为完全按投票人数比例决定的「民主」机制),让学术群体和应用群体强弱易位。学术群体开始变得弱势,利益越来越被忽视,1959年的年会甚至出现了不准使用幻灯片的荒唐事件,这对于通常需要用图表报告结果的实验心理学家而言是断不能接受的。


捷报连连——应用群体的春天

虽然进入临床领域的博士越来越多,但传统的博士项目(即PhD)强调的是学术训练,这些毕业生缺乏从事临床工作所要求的训练。于是,人们创造了一种新的心理学博士学位, 即专注临床应用的PsyD,这个新学位通常学习年限稍短,要求至少一年以上的实习。稍微提一下,习惯上我们把PhD简称为博士,这通常没什么问题,但说到心理学博士时,这样做显然是不行的,因此暂且将心理学PhD称为「心理学哲学博士学位」。名字听起来或许有些古怪,这是因为古代的哲学对应的是今天的整个大学,而现代哲学已成了大学中的一个专业。到1997年,心理学领域拿到PsyD的人数超过了拿到PhD的人数。

对应用群体的最大利好来自其法律地位的提升。通过艰苦的政治游说,到了20世纪70年代,心理学执业者开始在美国各州陆续获得独立提供心理健康服务的资格,之前他们需要在其他专业人员监督或转介的情况下才能提供服务。此外,越来越多的州开始认可心理学家在法庭上当专家证人。

除了这些「外战」胜利,应用群体在APA内部也赢得了一场重要的象征性胜利。之前他们虽在代表委员会中取得了优势,但执行委员会仍然被学术群体主导。应用群体发起了一场抢夺APA领导权的运动,成立了一个「十二人小组」,号称不惜「动用一切手段」。最终,一位名叫Theodore Blau的私人执业临床心理学家当选了APA的主席。这一事件对学术群体的震动很大。在这之前,APA主席代表着学会的科学精神,人们期待学会主席是一位做出过突出科学贡献的科学家。要想了解当时的学术群体有多愤怒,你可以想象一下武志红先生当选中国心理学会主席的画面。


变革失败——天要下雨

学术群体中的一些人认为APA远离了科学,已沦为一个「行会」,于是提出了改变APA组织形式的提议,以便满足学术群体的需求。他们相继提出过多种改组建议,包括在APA内成立多个执行委员会以及学术群体和应用群体各自组建代表委员会等等。但很遗憾,这些提议均未能通过,其中各自组建代表委员会的提议以微弱的票数之差未能通过。屡次变革失败让学术群体内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内部变革的想法,成立自己的组织已经势在必行。1986年的一项调查表明,学术群体中有过半的人退出了APA,按他们的话说,「不是我们从APA退出,而是APA抛弃了我们」。

1988年,一群科学取向的心理学家成立了「美国心理协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Society),成立半年内成员人数就超过了5000人。2006年,该协会更名为「心理科学协会」(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

结  语

简单来说,APA在成立之初是一个纯粹的学术组织(这也是为什么APA传统上被翻译为「美国心理学会」)。后来应用群体试图加入APA,但一直受到压制。考虑到精神分析在应用领域的影响,学术群体的这种排斥姿态并不难理解。从二战开始,由于各种社会、经济、政治等因素的影响,应用群体开始慢慢占主导地位。在这种局面下,一部分学术群体觉得APA有些偏离科学轨道,于是创立了APS(在这一大背景下读斯坦诺维奇的《这才是心理学》可能会有更深的体会)。

需要强调的是,APA与APS只在非常有限的层面上有分歧,事实上很多人既是APA成员又是APS成员。APS特别强调科学性,包括临床应用中的科学性。APA则更具包容性,但也并非不强调科学性,实际上APA树大根深,很多顶尖期刊都在它旗下,包括JPSP, American Psychologist, Psychological Bulleti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等。

「剑气之争」是心理学的一个重要特征。一方追求坚实、可靠的科学知识,一方试图满足多样的、紧迫的市场需求。坚实可靠的知识可能有趣,但未必与很多人最迫切的诉求相关;很多应用方法看起来有效,但未必经得住严格的检验。弥合这两个取向的裂口是心理学面临的一项重要挑战。

想了解更详细的信息请看原文:
Cautin, R. L. . (2010). The founding of the 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 part 1. dialectical tensions within organized psychology.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4(3), 211-223.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APA APS
«人本主义心理学评价新探 心理学史
《心理学史》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