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心理学:Ad Vingerhoets访谈
作者: mints 编译 / 800次阅读 时间: 2021年7月27日
标签: 哭泣 情绪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哭泣心理学:Ad Vingerhoets访谈
Gail Kinman 文
mints 编译


Ad Vingerhoets是专注于压力情绪研究的临床心理学家。他花了20多年的时间研究我们为何哭泣,以及哭泣研究如何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人性。


1、您在哭泣研究领域享有盛誉。是什么让您对哭泣产生了兴趣?

那完全是一个偶然。当我刚刚完成了和压力有关的博士论文后,参与了一项和情绪有关的国际研究。在一次聚会上,有人问我,哭泣是不是一种健康的情绪。我不知道,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

尽管每个人都会哭泣,但是,我发现和这个主题有关的研究非常之少。

我的一些学生无意中听到了哭泣研究十分匮乏的情况,于是,他们热诚的投身于这个领域,帮助我填补该领域的空白。

从那时开始,我做了一些和哭泣有关的小型研究,但是,直到我后来搬到蒂尔堡大学后,我有更多的自由去关注我自己的这个兴趣。我的哭泣研究始于30年前,哭泣这个领域仍然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它依旧吸引着我。


2、您早期的研究旨在确定哭泣的前因后果,并且开发了衡量哭泣的标准。你是怎么做的?

在我们开始研究的时候,还没有哭泣的衡量标准。我对当时可以利用的大量心理概念测量方法感到沮丧——例如,几乎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压力,也都有自己的应对措施!因此使用一些已经被翻译成不同语言并在不同文化群体中得到验证的量表更为有效。

因此,我最初研究的一个重要目标是制定一些衡量标准,可以让不同国家的哭泣研究人员使用。我们从 37 个国家/地区的 5500 多名参与者那里获得了数据。

我们向参与者询问了一系列问题,例如,他们最后一次哭泣是在什么时候,当时发生了什么?你在哪里?那是一天中的几点?你和谁在一起?谁应该对你的哭泣负责?你感受到了哪些情绪?其他人的反应如何?

我们区分了哭泣频率(人们哭泣的频率)和哭泣倾向(可能导致哭泣的事件和情绪的类型)。我们获得了大量有价值的信息,为我们的后续研究提供了参考。


3、为什么区分哭泣频率和哭泣倾向如此重要?

哭泣频率高度依赖于环境因素,因为人们可能会有意识地避免或寻找可能让他们哭泣的情况,例如感伤的电影,或者能够引发悲伤情绪的音乐。

另一方面,哭泣倾向似乎是一个更稳定的特征。我们对同卵双胞胎和异卵双胞胎的研究表明,与哭泣频率相比,哭泣倾向更多的受到了遗传因素的影响。

哭泣倾向也更复杂:我们发现它有四个维度——依恋泪水、社会泪水、感伤/道德泪水和的共情的泪水。”


4、很多情绪都会引发哭泣——最常见的原因是什么?

最有可能让我们哭泣的,莫过于无助和绝望了。

哭泣是引发共情的社会扳机点——哭泣的人们会向他人发出一种“我需要你的帮助和支持”的信号沟通系统。这其中可能伴随着无助的悲伤因素——事实上,失去亲人或与亲人分离,例如死亡、离婚或思乡,是最强烈的哭泣诱因。

有趣的是,我们的研究发现,人们往往认为,最有可能让他们哭泣的情况和他们最后一次哭泣的实际原因之间有着很大的差异。

引发人们哭泣的情景往往与失落、身体疼痛和观看悲伤电影有关,但人们也普遍表示,他们可能会因为婚礼、聚会和音乐等更积极的因素而哭泣。

然而,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最常见的哭泣诱因与冲突、拒绝、批评和轻微的失败有关。其他的一些因素包括性别和年龄差异。女性常常因为沮丧或愤怒而哭泣,因为她们可能认为这些情绪并不适合公开表达,所以她们倍感无助……然后泪水就打湿了衣襟。

我们发现,女性也会因日常的小问题而哭泣,例如汽车坏了、电脑崩溃,尤其是人际冲突(在此期间她们会感到无力的愤怒)。没错,这些都是容易让男性对她们发誓的情景。

失落感和无力感仍然是一生中流泪的重要原因。


5、如果哭泣主要是对失落感和无助感的反应,那么我们为什么会在快乐时会哭泣?

这个问题一开始就很难回答。

我们现在认为,人们的确会因为积极的情绪事件而哭泣,但是,此时的哭泣体验也会同时引发更多的消极情绪。

例如,有人可能会在与亲人重聚时哭泣;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他们可能还记得分离时的痛苦,以及分离带来的深切思念。

一位著名的荷兰女骑手在雅典奥运会上获得金牌的案例很好地说明了这种效果:她在颁奖台上失声痛哭,后来她解释说,她哭泣的时想到了在比赛前刚刚过世的父亲,他没有机会在场见证她的成功。

“幸福的眼泪”的另一种解释是人们可能会被积极的情绪所淹没,不知道如何恰当地表达自己;所以他们哭了。

这两种解释都可以解释人们为何会因为快乐而哭泣。


6、人们也可能会因他人的痛苦而哭泣。您能讲一讲同理心和哭泣之间的联系么?

人们常常会因他人的眼泪而动情。同理心较强的人,在看到别人的哭泣的时候,也特别容易落泪。更具共情能力的人往往更容易从事一些能够帮助他人的行业,更频繁地暴露于人类的痛苦之中,但很少有人关注他们自己的哭泣经历。

我目前正在研究医生、护士和心理咨询师的哭泣,尤其是他们在病人或来访者面前哭泣的情景。它多久发生一次?这种行为符合职业伦理么?当他们哭泣时,别人会如何回应他们?

有证据表明,护士不太可能认为工作中的哭泣是一种不专业的行为,不过,我们也对医生如何看待自己工作中的哭泣感兴趣,因为在患者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可能会被认为是非常不专业的表现,而且,其他人会认为这意味着他们未来会有更多的职业倦怠风险。

我们发现,医生和普通大众对于医生在病人面前流泪的态度并没有太大差异。在这两组参与者中,有相当比例的人对医生的哭泣持积极的态度,因为这反映了医生的同理心,意味着医生和患者有着共同的联系;也有少数人认为,医生在病人面前哭泣并不专业,不过,他们并不认为哭泣的医生不适合这份工作。

人们更愿意在依恋对象面前哭泣,例如他们的母亲或他们的浪漫伴侣,哭泣也被称作“声学脐带”是一种旨在确保照顾者靠近的依恋行为。
——Ad Vingerhoets


7、人们常说,大哭一场后,感觉就会好很多,哭泣在多大程度上是宣泄和健康的?

有些心理健康专业人士也有一个普遍的外行信念,即,抑制眼泪会损害身心。

我的研究表明,尽管大多数人普遍认为哭泣是有益的,但是,当我们要求实验参与者回顾他们最近的哭泣事件时,他们报告说,哭泣过后,情绪出现积极变化的可能性要小得多——有些人的情绪甚至可能会恶化。

首先,当事人处于良好的情绪状态中才能从哭泣中获益。

其次,如果一个人因无法控制的情况(例如失去亲人)而哭泣,则更可能出现负面结果,而且,可以操纵或控制的冲突情景,更可能引发更积极的影响。

其他人对哭泣者的反应是另一个决定性的因素。一般来说,人们会对流泪的人表达同情,并且会给予理解和支持。

另一方面,如果人们的反应是不赞成,或者如果他们无视哭泣的人,那么负面的情绪不太可能有所改善。

在可能的情况下,人们更愿意在依恋对象面前哭泣,例如他们的母亲或他们的浪漫伴侣,并且当他们与自己同在时,通常会试图忍住眼泪。哭泣也被称作“声学脐带(acoustical umbilical cord)”——一种旨在保证照顾者靠近的依恋行为,这种行为在整个生命周期中都会得到加强和维持。


8、你提到了遗传因素对哭泣倾向的影响。遗传对哭泣有调理作用么?如何预测在某些情况下哭泣的倾向?

哭泣不应被视为一种反射,而应视为一种行为本身,因此,它会遵守操作性和经典条件反射的法则。儿童频繁哭闹通常是对成人关注的一种反应,这种行为很难根除。虽然有证据表明哭泣倾向在某种程度上是由基因决定的,但我们对眼泪的控制能力比我们能够意识到的要强。表达和抑制眼泪的态度因文化而异:一些印度部落的问候仪式是哭泣,而不是握手,仪式化的哭泣可以在逆境和冲突时期激发相互联系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哭泣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在中世纪的欧洲,公开哭泣是下层社会的常态,在多愁善感的时代,伏尔泰和卢梭等哲学家也公开哭泣。然而,在维多利亚时代,哭泣被视为女性软弱的表现,并会受到社会的反对,但态度正在发生变化,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当今英国的大多数男性都乐于表达自己的情绪。运动员公开哭泣现在非常普遍——无论他们赢了还是输了。


9、在我自己对女性在工作中哭泣的经历的研究中,发现大多数受访者都谈到了使用眼泪来操纵或获取利益的人。你写过关于“鳄鱼的眼泪”的文章。人们伪造它们有多容易?

如果你现让我哭,我可能会哭,但我会通过回忆我经历过的悲伤情况来做到这一点。这意味着我的眼泪是真实的,但情绪反应不适合这种情景。演员告诉我,他们有意识地将现实生活中的情绪反应储存在记忆中,并在需要渲染特定场景需要的情绪时利用它们。一些人格变量,例如神经质和自恋人格,与使用眼泪作为操纵他人以实现目标的方式有关。此外,精神病和反社会倾向的人往往特别擅长产生鳄鱼眼泪。


10、你目前在做什么?

我和我的团队正在开展多项激动人心的研究。我们几年前进行的研究使用了哭泣者的照片,他们的眼泪已经用数字化技术删除或添加了。

我们发现眼泪会引起强烈的社会联系反应,人们更愿意帮助那些明显产生眼泪的人。没有眼泪的哭脸会导致对个人情绪状态的混淆,而明显的眼泪通常会产生同理心和联系感,并增强参与者提供支持的意愿。

然后,我们通过包含一些关于人们为什么哭泣的背景信息来扩展这项研究。我们告知参与者,这些照片是被判有罪的人——谋杀、贩毒、激情犯罪和酒后驾车。当照片中出现眼泪的时候,罪犯被认为更可靠、值得信赖和悔恨。

我们还询问参与者他们想如何惩罚这些假想的人;令我们惊讶的是,我们发现被试的惩罚建议程度几乎没有显着差异,但在酒驾情况下,明显哭泣的人会受到不那么严厉的对待。很难解释这些发现,但也许如果人们中没有看到罪犯的任何恶意,眼泪就会更有力量,而在其他情况下,它们可能更可能被认为是操纵法官的鳄鱼眼泪。

我们正在开展一项新研究,研究眼泪对人们对不太严重的违法行为的态度的影响,这些违法行为的意图各不相同,例如轻微的欺诈、借钱不还钱和不小心破坏了他人的贵重物品。

我还与克罗地亚的研究人员合作研究哭泣对情绪的缓解程度。我们让参与者观看了一部悲伤的电影,并在几个时间点比较了那些哭过和没哭过的人的情绪。研究结果支持了之前的结论,电影中立即哭的人比没有哭的人感觉更糟。然而,这项研究的新颖之处在于,我们发现支持哭泣的长期益处,因为在看完电影 90 分钟后的情绪明显比基线时(电影之前)更积极。

正在进行的另一项有趣的研究是验证哭泣能够缓解情绪的神经生物学机制:可能是通过刺激副交感神经系统,或释放神经化学物质,如内啡肽和催产素促进了放松。为了探索哭泣是否对疼痛耐受性产生影响,我们将人们暴露在悲伤的电影中让他们哭泣,同时测量他们的疼痛耐受性和情绪。我们还对近 300 名参与者进行了三项研究,试图复制和扩展以色列的一项研究,该研究表明,女性刚刚落下的眼泪可能含有一种抑制男性性唤起的物质。但是,我们无法发现任何此类影响。


11、您最近呼吁,需要进行多学科哭泣研究,以便进一步了解哭泣?

我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性,多学科研究可以帮助我们更多地了解哭泣的声音向我们传达了哪些人性。我不仅希望与社会、文化和发展心理学家合作,还希望与精神病学家、神经生物学家、进化生物学家和人类学家合作。哭泣的发展特别有趣,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它遵循正常的社会和情感成熟模式。

例如,当孩子对陌生人产生恐惧时,那些不熟悉的人会让他们哭泣;当孩子发展出内疚和共情能力时,这些情绪也会让他们哭泣。然而,在某些发展领域,认知-情绪模型不太具有说服力,尤其是面对深情的泪水时,这种模型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深入了解与自我牺牲和其他利他行为相关的哭泣与增强社会联系之间的关联,可能会告诉我们很多关于同理心、道德和利他主义如何发展的信息。我未来的大部分研究将旨在进一步了解哭泣的社会功能。

达尔文将情绪化的眼泪描述为毫无目的行为——我面临的挑战是证明达尔文在这方面是错误的,并且证明,对于我们的社会和道德运作来说,眼泪仍然是至关重要的纽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哭泣 情绪
«什么是文化,它的动力是什么? 科普
《科普》
抑郁症与腰背疼之间的关系»
延伸阅读· · · · · ·

 陈明

清华大学经济学专业,创立心理学空间网。

二级心理咨询师,以精神动力学、图式治疗和慈悲聚焦疗法为来访者提供心理支持、成长和人格内省的体验。
咨询预约加工作微信:mints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