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大腦,與快樂的科學-明就仁波切在紐約上州蓋瑞森學院一週閉關記
作者: 金吉祥女 / 14488次阅读 时间: 2009年8月29日
标签: 佛陀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時間:西元2006年6月29日~ 7月5日
地點:紐約上州蓋瑞森學院
報導者:金吉祥女

2006年盛夏,明就仁波切偕同三位科學家,帶領近一百位東西法友,在紐約上州蓋瑞森學院展開一場為期一週(6月29日~7月5日)別開生面的“佛陀,大腦,與快樂的科學”閉關(Buddha, Brain, and Science of HappinessRetreat)。參加的人員來自美國各州及世界各地,包括英國、法國、加拿大、台灣、以及北國挪威。不僅法友們的文化背景不同,專業領域也異常地多元化。當中除了有科學家外,還有不少的心理治療師、醫療人員、人類學家、律師、銀行家、大學教授、學生、地產經紀人、作家、教師、電影製作人、建築師、工程師等等。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內觀靜坐學會創辦人之一的莎朗‧薩茲伯格(Sharon Salzberg)(註一),演藝界的巨星、

搖滾樂的長青樹 - 盧‧瑞德(Luo Reed)(註二),著名的多媒體藝術家兼歌手蘿瑞‧安德森(Laurie Anderson)(註三),和風度翩翩的影界男星李察‧基爾(Richard Gere)(註四)也在座中。

白天的早晨和下午有仁波切精闢的禪修開示,晚上有科學家們輪番上陣對腦神經科學和量子物理學的演繹。在這場佛學與科學的對談、東方與西方的交流、理性與感性的平衡中,記不清有多少次當仁不讓的爭相發言,有多少次的脣槍舌戰,有多少次的相視大笑,有多少次的靜默低迴。這場人世間最美味的盛宴,個中滋味難以盡訴,只能勉力略記一、二,以饗讀者。

第一天 6月29日星期五

星期五(6月29日)提早半個小時下班,直驅紐約上州蓋瑞森市的蓋瑞森學院(Garrison Institute)。平時不塞車時的車程只需一個半小時,但是今天遇上星期五和下禮拜初獨立紀念日(7月4日Independence Day)的假期,路上的車子又多又擠,以致於在路上多花了半個小時才到達目的地。

抵達蓋瑞森學院的時間正好是晚餐時間,先在門口辦理報到手續,只見平時庭院深深,靜謐嚴肅的學院,陸陸續續湧進賓客百位,餐廳內杯觥交錯,人聲沸騰。不論認識與否,彼此之間卻都像是老朋友般地寒喧,交換會意的眼神,好像是在說“啊!你來了呀!”。

簡單的報到手續後,提著行李上到二樓的客房,推開古老木栓咿咿呀呀的房門,映入眼簾的是潔淨一套三式的白色床單,床罩,和毯子,床邊的小茶几,長形的大窗戶,書桌,鏡子,和衣櫃。從窗外看出去是學院的中庭,隱約還能聽到餐廳裡刀叉撞擊杯盤的叮叮噹噹,和高談闊論的聲音。鋪好床,整頓好行李,稍稍撫平興奮的情緒,我拿出筆,記下對這次閉關的第一印象:“這大約就是經書中所描述的彌陀西方淨土了吧!”

七點半,第一堂課的鐘聲響起,甫用完晚餐的各路英雄匯集在禪修大廳。明就仁波切首先介紹兩位隨身的侍從,喇嘛梭圖和喇嘛德揚,以及將和仁波切同台演出的三位著名的科學家:瑞奇‧戴維森博士(Dr. Richard Davidson)(註五)、安童‧拉茲博士(Dr. Antoine Lutz)(註六)和艾爾‧薛普瑞博士 (Dr. Al Shapere)(註七)。

接著仁波切告訴大家應以平常心來閉這個關。亦即心態不宜太緊張,也不宜太鬆懈。修法的動機一般有三類:壞的動機、好的動機、中性(不好不壞)的動機。

這些不同的動機就像是不同的種子一樣,只有好的動機才能產生好的結果。這次六天的閉關活動,而閉關的意義究竟為何呢?為何要進行閉關?仁波切解釋道,閉關有三種形式:外在閉關、內在閉關和秘密閉關。外在的閉關指的是將我們和外界的刺激隔離開來。為何要隔離開來呢?這是基於三個理由:第一,外在刺激的來源(例如常常困擾我們的人)和我們太接近;第二,我們感官上的認知往往是不正確的;第三,我們並不明白困擾我們真正的根本原因為何。

這三項因素的相互作用是導致我們造作惡業的罪魁禍首。為了轉變負面的情緒和切斷惡業的循環,所以要閉關。內在的閉關指的是“身”和“語”方面的訓練;秘密閉關指的是“意”方面的訓練 ---亦即用“心”運用禪修的技巧和佛法的教義於日常生活中的點滴。

禪修在梵文中為“Samadhi”,在藏文中為“ting-nge-dzin”三個字的組合。ting 為一種覺知的狀態;nge 指心被降伏、受控制;dzin是持守。合起來的意義是為禪修是能持守覺知,降伏妄心的一種狀態。當我們能伏心覺照時,那麼正等正覺的心就會自然昇起。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佛陀
«大乘佛教的慈悲观及其心理治疗中的转化作用(济群法师) 佛教与心理咨询
《佛教与心理咨询》
慈心观在创伤治疗中的运用»